替情敌尽孝

故事会 日期:2021-4-3

沈红梅是市民政局的一名副局长,这天她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石蕾昨天出车祸死了!沈红梅大吃一惊,一种无以名状的自责和内疚顿时涌上心头,她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石蕾怎么会突然死了呢?她死了,她的母亲怎么办?”一想到这些,沈红梅再也坐不住了,匆匆忙忙往石家赶去。

沈红梅心急火燎地来到石家,只见“铁将军”把着门。这时,邻舍走出来一位大嫂跟她搭讪:“同志,你是来看石大妈的?”“是呀,石大妈上哪去了?”“唉呀,别提了,石大妈真是命苦哟,她唯一的女儿昨天遭遇车祸去世了,石大妈听到这个噩耗,一阵眩晕竟从楼梯上摔了下去,现在还在市人民医院抢救,真是祸不单行呀!”沈红梅听到这里,头皮直发麻,她没顾得上与那位大嫂道别,就马不停蹄地直奔市人民医院。

在市人民医院外科特护病房,沈红梅见到了腿上绑着石膏、手上打着点滴、鼻孔插着输氧管正昏睡着的石大妈。她在石大妈病床前难过了一阵,就径直去了值班医生办公室。医生对她说:“这老太太也太可怜了,本来就患有败血症,如今她唯一的女儿又遭不幸,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多次寻死觅活的,你可得好好开导她……”

从此沈红梅每天都抽空去医院陪护石大妈,在沈红梅的倾心开导下,石大妈渐渐打消了自杀的念头,积极配合治疗,一个月后终于可以出院了。沈红梅去接石大妈出院时,医生对她说:“老人家年纪大了,骨头难以愈合,回去后还必须天天按摩、换药、吃药,否则下肢会坏死。”听了医生的话,沈红梅沉思片刻,最后决定把无依无靠的石大妈接回自己的家中。

这天,沈红梅正在给石大妈换药,门外传来熟悉的汽车喇叭声,不一会儿,出差多日的丈夫吕建国走进了家门,他诧异地说:“红梅,家里来客人了?”沈红梅把吕建国拉到一旁说:“这位石大妈,无依无靠怪可怜的,我想暂时留她住下来,她的腿伤还没有完全好……”吕建国调侃道:“你呀,真不愧是民政局的干部,把老弱病残、孤寡老人都搬回家里来了。”

经过沈红梅的精心照顾,石大妈可以下地活动了。一天,小保姆陪着石大妈在庭院里散步,石大妈望着别致的庭院,漂亮的小洋楼,啧啧称奇:“你沈姨家真殷实,住这么宽敞漂亮的房子。”小保姆说:“沈姨的爱人吕叔叔是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他们家当然阔气了,光这套豪华别墅就值好几百万呢。”“她们家没孩子?”“有一个儿子,去年出国了。”两人正说着话,吕建国开着一辆白色宝马车回来了。石大妈和小保姆笑着跟他打招呼,吕建国回应着,不经意地望了一眼石大妈,突然感到这张面孔似曾相识,像极了一个人石蕾。难道她是石蕾的母亲?沈红梅怎么把她接回家里来?

说到这吕建国,他还真算是个时代的幸运儿,虽然下过乡、下过岗,但他现在毕竟成了该市数一数二的大款。他的发迹,妻子沈红梅功不可没。他与沈红梅是中学同学,一同下乡,一起回城,一块奋斗。他敬佩妻子也深爱妻子。按现时的潮流,大款配美女是时尚,但他一直洁身自好,从无愧对妻子。

石蕾是他的装潢公司新聘的一位公关小姐,外貌出众,聪慧机灵,来公司才三个多月,就做成了一笔不小的生意,让公司员工和老板对她刮目相看。一天,吕建国到东莞与台商洽谈一笔生意,将石蕾也带了去。凭着石蕾的姿色和她的才干,生意做得很成功。吕建国高兴极了,拍着她的肩说:“石小姐,你为公司做成了这笔大生意,为了表示感谢,今晚我请你上‘好梦酒吧’宵夜去。”

不知是不胜酒力还是因为太高兴多喝了几杯,石蕾竟有些醉了,吕建国只好搀扶着她从酒吧出来。石蕾小鸟依人样依偎在吕建国的怀中慢慢走着,吕建国看着身边面若桃花的醉美人,虽然有些心猿意马,但理智代替了情感,他压抑着冲动,把石蕾送回了宾馆房间,让她躺在床上休息。当吕建国帮她盖好被子正要离开时,看似娇柔的石蕾突然大力地拽了他一把,吕建国猝不及防身子扑倒在石蕾的身上,石蕾的玉臂就势箍住了他的脖颈,她那对丰满坚挺的乳房紧贴着吕建国的胸脯。吕建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本能地喘息着把嘴贴在了石蕾性感的唇上……

第二天清晨,吕建国被石蕾“嘤嘤”的哭泣声惊醒,见一丝不挂的石蕾那副悲戚戚的模样,吕建国才想起昨晚的“风花雪月”。他伸手把石蕾揽入怀中,温柔地替她拭去眼泪,石蕾伤心地说:“老板,我本是处女身,昨夜被你毁了,你让我还有何脸面见人?”吕建国望着欲哭还羞的美人,有些不知所措,慌乱中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钱对她说:“真对不起,都怪我一时冲动,这些钱算是给你的补偿吧。”石蕾把钱一推说:“老板,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那你要我怎么做?”“我要你负责,我要和你在一起!”“这不可能,我早有家室,你是知道的。”“我不要你和妻子离婚,我只要你陪我两年,每月给我6000元生活费。”“钱好说,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二十万元。”“不,我现在若要你二十万,你完全可以告我敲诈,我可不会做傻事。”吕建国没想到石蕾会跟他来这么一手,他沉吟片刻,在石蕾保证不告诉他妻子的承诺下,答应了石蕾。其实经过昨夜的销魂,他也开始贪恋石蕾的美色。

可是,一个多月前,与吕建国同居才半年的石蕾突然销声匿迹,让吕建国感到茫然不解,他弄不懂这个女人,满世界寻她不着。这天,他找了个机会与石大妈闲聊,想从石大妈嘴里探听一些情况,吕建国道:“大妈,你长得真像一个人。”“是吗?像谁?”“不知有个叫石蕾的姑娘,你认不认得?”“石蕾?我的女儿就叫石蕾呀!”一提到石蕾,石大妈的眼泪就簌簌地流了下来,哽咽着说:“怎么?你认识我女儿?只可惜她再也不会回来了。”接着,石大妈把女儿突然在一个月前把干得好好的工作辞掉,说想换一个新的打工环境,后来在广州去中山的途中遭遇车祸的事告诉了吕建国。吕建国听后大为震惊,有些失态地说:“这怎么可能?她真的去世了?大妈你快告诉我她为啥要辞职?”“我也不太清楚,她什么都没跟我说。”吕建国对发生的这一连串意外深感疑惑,石大妈怔怔地看着他:“怎么?吕老板和她熟悉?”“是的,石蕾以前就在我的公司打工,我一直在找她。”石大妈惊讶不小,心想:自己和女儿怎么会与这家人这么有缘?

石大妈的腿痊愈了,但沈红梅一直不让她回去,说:“大妈,你就在这里安心住着,我也好有个伴,不然建国老出差,我挺孤单的。”石大妈拗不过她,只好留了下来。吕建国每次看到沈红梅和石大妈有说有笑,有如一对亲身母女,他就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心虚与内疚。这天晚上,他再也受不了良心的折磨,向妻子敞开了心灵阴暗的一面,把自己与石蕾同居的风流韵事和盘托出。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沈红梅听完后,只是怔怔地望着他,说了一句:“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这件事。”

其实,沈红梅是从她的一位闺中好友那儿得到丈夫在外有女人的消息的。女友有一天外出办事,途经一间豪华酒店,沈红梅丈夫的白色“坐骑”刚好停下来,她正想上前去跟吕建国打招呼,却见车门里钻出一个青春靓丽的女人,下车后挽着吕建国的手亲热地朝酒店大门走去。她大吃一惊,吕建国对沈红梅的感情她是知道的,难道真是应验了那句话:男人有钱就变坏?

女友把这消息告诉了沈红梅,沈红梅差点没气晕过去。很快女友打听清楚了,那女人叫石蕾,是吕建国公司里的公关小姐,并设法把她约了出来。在一间茶艺居里,沈红梅见到了石蕾,她鄙夷地望着自己的情敌,没想到石蕾却红着脸大方地叫了一声:“沈大姐,你好!我在吕总的办公桌上见过你的照片。”未等沈红梅开口,石蕾又鼓足了勇气接着说:“我知道你找我的目的,我想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其实这事不怨吕总,你的先生是一位很正派的男人,至于他后来和我同居的事,完全是我设下圈套逼他就范的。如果你愿意听下去的话,我可以把事情的原委如实告诉你。”

原来,石蕾是个命运坎坷的女孩子。她很早就死了父亲,是母亲靠着微薄的工资把她拉扯大,并把她送进了大学校门。她大学毕业后,分到市经委下属一家公司工作,谁知工作不到半年,公司就倒闭了。生活无着的她只好东借西凑了几万块钱,开了一间“蕾蕾化妆品”店。由于进了一批假冒护肤品,招惹来好几场官司,弄得倾家荡产,偏偏这时她的母亲又被查出患了败血症,一星期至少一次透析,费用在1000元以上,把石蕾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石蕾在好朋友的介绍下,应聘到吕建国的装潢公司,当了一名公关小姐,可是一个月下来,领了一千多元工资,只够母亲做一次透析,如果不能尽快弄到钱,母亲就要停止治疗!石蕾苦思冥想后,突然想起“女人变坏就有钱”的说法,为了母亲,她只好用自己的贞操来换钱了。她先与相恋两年多的男友断绝了关系,随后把目光盯上了她的老板。几经试探,发觉吕建国并不是“男人有钱就变坏”的那种男人,于是便对他设下了圈套……石蕾说完后,对沈红梅说:“大姐,现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你不要为难你先生,他实在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沈红梅听完石蕾的叙说,心情异常复杂,她心里原先对石蕾的怨恨突然减轻了不少,甚至开始有些同情她。她缓缓说道:“看来你并不是贪图享受的坏女人,但你的这种做法害人害己。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你马上离开吕建国,至于你们母女的生活困难,我可以给予你帮助。”

石蕾第二天就离开了吕建国,她为了不让吕建国找到她,想走得远一点,谁知却踏上了不归路……

后来石大妈知道了自己与沈红梅的缘分源于女儿充当了第三者插足过沈红梅的家庭时,不禁羞愧难当,她满脸歉意地说:“红梅,对不起,是我没有管好女儿,让你受委曲了。你真是个难得的好人啊!不但不怨恨我,还把我当亲人待,我真不知该怎样来报答你。”沈红梅恳切地说:“大妈,快别这样说,石蕾的突然逝去,令我感到很内疚,我决定替石蕾赡养你一辈子……”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6218.html

一只绣花鞋

叫你老实点

难逃一死的金匠

换房度假也麻烦

漂亮的女佣

输在哪里

神秘的匿名信

行走刀锋

保姆的尊严

租个干妈逗你玩

最新文章阅读

  • 你的人品金不换

    新兴小区住着一对小夫妻,男的叫金来,女的叫刘洋,有个四岁的女儿金玉儿,两人都把她当成眼珠子般呵护。 这天,正是元宵灯会,刘洋单位里有事脱不开身,...

    故事会2021-4-11
  • 真心朋友话语

    真心朋友话语 1、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没有人能够单独的走完一生。于是,茫茫人海中,你追寻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真心朋友。真心朋友不仅是...

  • 致命狂飙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十字路口。走错走对,往往就在一念之间。如果当时能做出正确的第一选择,那么很多悲剧就不会发生…… 1.意外肇事 邵飞...

    故事会2021-4-11
  • 乌合之众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乌合之众 【汉语拼音】wū hé zhī zhòng 【成语解释】 像乌鸦般聚在一起的一群人。比喻暂时凑合,无组织、无纪律的一群人。语...

    成语故事2021-4-11
  • 渡越忘情海

    女孩卓贝达一直暗恋着琼斯。他俩都出生于医生世家,曾是青梅竹马的玩伴。 十六岁时,琼斯以优异成绩被波士顿一所医学院录取。他告诉卓贝达,自己之所以选...

    青年文摘2021-4-11
  • 请你千万别成熟

    看《少有人走的路》这本书,开头第一句就击中我:人生苦难重重。 成年以来,我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面对生活和命运,早已经习惯了独善其身,虽然我骨子里依...

    读者文摘2021-4-11
  • 你知道什么叫作“水木剧”吗?

    你知道什么叫作“水木剧”吗? 不知道。那还敢说自己看的韩剧多? 这种叫法其实是指在周几播出。在韩国和日本,星期的记法是承袭了中国古代的...

    读者文摘2021-4-11
  • 关于名人的警示名言

    关于名人的警示名言: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更美好!但很多人都死在明天的晚上,故而只有真正的英雄才能见到后天的太阳!马云 因为每个人在某些...

  • 一生定要美一次

    电视中有档《人与环境》的节目,介绍了一种奇怪的花,依米花。 依米花生长在非洲荒漠地带,默默无闻,很少有人注意过它。许多游客以为它只是一株草而已,...

    读者文摘2021-4-11
  • 不平的椅子

    他从家具店买了一对儿硬木靠背椅,一左一右地放到封闭式的包窗阳台的地坪砖上。可是左边的那只椅子怎么也摆不平。难道是四只椅子腿长短不齐?试来试去的...

    读者文摘2021-4-11
  • 拿破仑的读书生涯

    1769年8月15日,拿破仑出生在法国南部科西嘉岛的阿雅克修城,父亲卡尔洛·波拿巴是律师。除父母亲以外,他还有一个哥哥、三个弟弟和三个妹妹,家庭...

    读者文摘2021-4-11
  • 回“家”的路才是旅途

    大学毕业那年,我被某著名国企录取,那年竞争相当激烈,3万名竞争者里,总部只需要3个人。拿到offer之后,我狂喜了一段日子。直到入职培训的电话打来,我...

    读者文摘2021-4-11
  • 为什么你挣得比别人少

    为什么有的人挣得多而有的人挣得少?这个问题我问过好几个人,得到的回答首先令我对自己的表达水平感到绝望。有80%的回答者认为我要把话题引向社会不公的...

    读者文摘2021-4-11
  • 给内心打个电话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为了学英语,买过几本美国大学生的课外读物,是一些大师写的针对某个社会问题的观点性评论文章。整本书是以正反两方面的观点出现,赞...

    青年文摘2021-4-11
  • 格调

    一种怡人的格调的养成,有赖于一种氛围的熏陶。诸如,读最优秀的书籍,听最美好的音乐,交最出色的朋友等等。 这样一种氛围不但是美丽的,而且也是重要的...

    读者文摘2021-4-11
  • 胜利的手势

    收到鲍勃照片的时候,我很难把照片上这个搂着“州年度最佳射手”奖杯、一脸阳光的年轻人,同12年前那个瘦弱畏缩的男孩子联系起来。但是,他...

    读者文摘202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