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心的女人

故事会 日期:2021-5-4

丁少山是市化工厂的工人,前些日子下岗了,眼下正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发愁。这天一大早,他便接到女友宋丽娟打来的电话,说她给车撞了,让他马上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去。他放下电话,脸也没顾上洗,便带上钱,骑着自行车匆匆向市第一人民医院赶去。

此时正是上班时间,马路上车来人往,丁少山左躲右闪,恨不能生出两翼,立刻飞到医院里。由于他脑子溜号,转弯时迎面撞倒了一位老人,老人倒在地上头破血流。丁少山一时傻眼了,一位过路人对他说:“你还愣着干啥?还不赶快送医院!”丁少山这才回过神,背起老者就朝附近的市第二人民医院跑去。

来到急诊室,大夫说老人伤势严重,需要住院治疗,需交押金1000元。丁少山交上钱,办好住院手续,便在手术室外急切地等候着。半个小时后,手术做完,护士将老人推进病房,对丁少山说:“现在老人需要休息,千万不能打扰。现在由我们监护,你一个小时以后再来陪护吧。”

丁少山蹒跚地走出医院,脑子里像一团乱麻。忽然,他想起了女友宋丽娟,她的伤势如何?是否需要住院?想到这里,他便打的火速赶到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下车,猛然发现宋丽娟正伫立在医院大门口,眯着两只杏仁眼,抹着口红的嘴角露出狡黠的微笑。丁少山顿感意外,惊讶地说:“丽娟,你不是让车撞了吗?伤势重不?”

宋丽娟笑道:“傻瓜,俺这是在考验你对俺忠不忠呀!”她抬腕一看手表,嗔怪道:“你可是迟到了。从你家到这里,顶多半个小时,你为什么一个小时才赶过来?”

丁少山一听,气恼地说:“你简直是胡闹!你知道吗,你这一考验,我可闯下大祸啦!”

宋丽娟听罢丁少山的诉说后,深感愕然和后悔。稍顷,她悄声说:“反正你也替他办了住院手续,钱也替他交了,就别管他了吧。”

丁少山坚决地说:“不行!我把人家撞伤了,如今再逃跑,那还算人吗?”

宋丽娟不高兴地白了他一眼说:“你呀,真是个死心眼!那老人那么大年纪,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能脱身吗?”

一霎时,丁少山还真犹豫了。要逃现在正是机会,他不回医院就是了。然而,他眼前又浮现出老人头破血流,痛苦呻吟的情景。他感到内疚,说:“我不能做那缺德事。再说老人的家属还不知道,我怎么能撇下他而逃之夭夭呢?”

宋丽娟愠怒地说:“你真是个二百五,你回去等着找麻烦吧!”说罢扬长而去。

丁少山来到商场,买了一大包营养品,急匆匆地赶到市第二人民医院。走进病房,见老人已经苏醒了。老人叫刘少波,是市纺织厂的退休老工人,刚才正让护士打电话把他女儿刘倩倩叫来。此刻,刘倩倩正坐在父亲的床前难过地流泪。

丁少山走上前,将礼品放在床头柜上,诚惶诚恐地说:“老人家,实在对不起,让你受罪了,我向你致歉。”

刘倩倩怒视着他吼道:“你这个混蛋,你赔我父亲!”她似乎还不解气,抓起礼品猛地朝丁少山身上砸去。丁少山没有躲闪,他觉得这样心里会更好受些。

“倩倩,休得无理!”刘少波忙摆手制止女儿。

丁少山怯怯地说:“大姐,我错了,任你怎么惩罚我,我都毫无怨言。”

刘倩倩见丁少山憨厚的样子,渐渐消下气来,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惩罚你又有什么用?再说你毕竟没有昧着良心逃走。我看这样吧,我工作忙,不能照顾老人,我父亲的医疗费和营养费都不用你包,你就在医院里照顾我父亲吧。对了,你在哪个单位工作?”

丁少山说:“原在市化工厂工作,前些日子下岗了,新工作还没找到。”

刘倩倩说:“我看你这人还挺诚实,以后你的工作就包在我身上了,眼下你要尽心尽力照顾好我父亲。”

丁少山想,这样也好,反正自己眼下没事干,如果她真能给自己找到工作,也算因祸得福了。

从下午开始,男男女女的人陆续不断地到医院来看望刘少波,礼品堆得像小山,红包放满床头柜。这时,丁少山才知道,刘倩倩是市纺织厂厂长。

第二天,丁少山看见宋丽娟也来送红包。在走廊里,宋丽娟气咻咻地对丁少山说:“都是你惹的祸,害得我又搭上了一个月工资。”

丁少山说:“如果你不搞恶作剧,我也就不会出事。再说,你不是一贯反对给当官儿的送礼吗?今个怎么也破例了?”

宋丽娟悻悻地说:“我们厂效益不好,马上又要有一批职工下岗,我不来送礼行吗?”

这天傍晚,丁少山拎着一饭盒鲅鱼馅饺子来到病房。原来昨天在闲谈中,刘少波无意中说鲅鱼馅饺子好吃,味美可口,好久没吃了。丁少山便记在心里,可他跑了好几家饭店,都没有鲅鱼馅饺子,于是他便到市场买鲅鱼亲手包了饺子煮好送来。刘倩倩下班后也来看父亲,得知后大为感动,她品尝了一个,赞不绝口地说:“没想到你这饺子比饭店里卖的还好吃。”她一边服侍父亲吃水饺一边说:”小丁,关于你的工作,我给你联系了好几家,他们不但要押金,而且工资也不敢保月月开。也难怪,现在各厂的日子都不好过。因此,我打算雇你当保姆照顾我父亲,月工资500元,吃饭你就和我父亲一起吃,我不跟你要生活费。他一个人住两间平房,家里也没有多少活儿,无非打扫一下卫生,洗洗衣服,买菜做饭,没事就陪老人说说话。你看成吗?”

丁少山忙不迭地说:“成、成,只要大姐你信得过我,我一定会像对待亲生父亲一样照顾好老人。”

刘少波出院回到家,丁少山就正式“上班”了。他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天三顿饭菜不重样,做得味美可口,刘少波直夸他。

不知不觉一个月到期了,刘倩倩马上付给丁少山500元工资。丁少山有些不好意思接,直说太多了。

刘倩倩说:“这是你应得的报酬。如果仅仅雇一个保姆,花300元就能雇到,但我对她们的人品不了解,不放心,我对你却百分之百地放心。只要你能使老人生活愉快,我以后还要给你发奖金。”

有一天早晨,丁少山正在扫地,见刘倩倩用塑料袋拎着一双半新的高跟皮鞋走进屋,对父亲说:“这双鞋我暂时不穿,放在家里碍事,先放在你这里。”说罢,将鞋塞入床下一个纸箱里。

刘倩倩走后,刘少波对丁少山说:“小丁,你要是不嫌弃,就把你大姐刚才塞到床下那双旧皮鞋拿回家给你妹妹穿吧。虽是旧的,其实还有八成新。我这人实在,你别见外。”

丁少山说:“大爷,还是给大姐留着吧,说不定她以后还会穿呢。”

星期六傍晚,丁少山和宋丽娟在月湖公园约会。丁少山说:“丽娟,你明天能不能替我照顾刘厂长的父亲一天?我想到图书馆查阅资料,学门技术。我一个大小伙子,总不能当一辈子保姆吧?”

宋丽娟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不但不答应,还破口大骂刘倩倩心太黑,她红包白送了,结果还是下岗了。

丁少山安慰她说:“你别这样,我觉得刘大姐这人挺不错的。我找个机会跟她说说,让她在别的单位给你另找份工作。她对我不错,应该会答应的。”

翌日,宋丽娟顶替丁少山来到刘少波的住处打扫卫生。刘少波从床底下掏出那双旧皮鞋,对宋丽娟说:“小宋,如果你不嫌弃,这双皮鞋你就拿去穿吧,放这里还碍事。”

宋丽娟一边推辞,一边在心里说:“你闺女穿剩的破鞋送给俺穿,这不是损人吗?俺再穷也不丢这个脸!”她见刘少波到户外散步去了,便把那双皮鞋拎起来狠狠地摔在水泥地上。不料一只鞋后跟摔裂到地上,当她拣起鞋后跟要往鞋底上按时,忽然发现鞋后跟的凹槽里有一卷纸,她忙掏出来打开一看,不禁大为惊讶,原来这是两张以刘少波的名字各填着50万元的银行存单。她又惊讶又愤怒,难怪厂里效益总是不好,职工一批一批地下岗,原来都让这个黑心的女厂长贪污了!宋丽娟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这可是你撞在俺的枪口上了。”她把存单揣进衣兜里,把鞋后跟按上,放到床底下。这时,刘少波正好踱着方步走进来,宋丽娟拎起竹篮子说:“大爷您喝茶,已经给您沏好了,我出去买菜。”

宋丽娟骑着自行车,直奔工商银行。她想把这100万巨款据为己有,让刘倩倩哑巴吃黄连。不料取钱时才知道存单是带密码的,而且要本人来取,她只好尴尬地说忘带密码本了。

吃罢中午饭,刘少波就上床午睡了。宋丽娟悄悄从床下掏出那双旧皮鞋,将存单放回鞋后跟里,再放回床底下。

星期一早晨,宋丽娟便给反贪局打电话,问揭发贪官污吏能给多少奖金。电话里一位男工作人员说:“若揭发属实,奖给举报者最高奖金为1万元。”宋丽娟一听便把电话挂上。她不想当英雄,一心只想得到巨款,没想到反贪局这么小气!

晚上,宋丽娟躺在床上反复思考如何从刘倩倩身上获取这笔钱。她想公开找刘倩倩摊牌要50万,估计刘倩倩不敢拒绝。然而,刘倩倩会心甘情愿地将到手的巨款分给自己一半吗?她肯定不会甘心,肯定会想办法报复自己,万一她要雇杀手除掉自己,能躲得了吗?不行,公开敲诈等于飞蛾扑火自找死。对,何不以写匿名信的方式来敲诈她呢?为了不使刘倩倩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宋丽娟决定推迟她的计划,等刘倩倩给她找到工作后再实施。

再说丁少山,在刘倩倩来看父亲之际,便求她给宋丽娟找份工作。刘倩倩打心里不愿意,因为宋丽娟在厂里表现太差,不是迟到就是早退,而且平日根本不把她这个厂长放在眼里。她没想到丁少山这么个忠厚老实的小伙子,怎么会看上宋丽娟这样的女人。看在丁少山的面子上,刘倩倩还是给宋丽娟在服装厂找了份工作。宋丽娟接到上班通知的当天,就带上礼品到刘倩倩家致谢。刘倩倩板着脸说:“你不用谢我,要谢你就谢你的男朋友丁少山吧,我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给你找这份工作的,希望你到服装厂后好好工作,别给我脸上抹黑。”

宋丽娟装出一副诚恳的样子说:“以前都是我不好,我到服装厂后,一定尽心尽力地干,决不会给你丢人。”

宋丽娟上班半个月后,就急不可耐地以银行工作人员的名义给刘倩倩寄去敲诈信。刘倩倩接到敲诈信后,果然没有怀疑到宋丽娟的头上,因为她的秘密只有银行的人才知道。自从大批职工下岗后,她就听到风声,有不少职工向反贪局写信,告发她有贪污行为。然而,反贪局多次到厂里调查,就是找不到证据。难道是反贪局的人到银行调查,让工作人员知道了来敲诈自己?

刘倩倩感到无可奈何,只好答应敲诈者的要求。她想,等我查到这个可恶的家伙时,一定不会放过他!

这天半夜时分,刘倩倩按敲诈者约定的地点、时间和方法,用一个垃圾袋装上50万元,来到工商银行大楼道旁的一个垃圾箱跟前,环顾四周寂静无人,便装着很随便的样子将塑料袋扔进垃圾箱,然后便躲在远处的一条小巷里注视着垃圾箱。

不多会,就见一个戴着大口罩,穿破衣烂衫的妇女,背着一个编织袋来到垃圾箱前,四下看了看,飞快地将黑色垃圾袋装进编织袋内,急匆匆地朝一条胡同走去。刘倩倩马上跟踪,当她就要追到拣垃圾的妇女时,不料从胡同前后冲出四名公安人员,把她们逮住了。当公安人员扯下拣垃圾的妇女的大口罩,刘倩倩顿时惊愕得说不出话,原来她正是做发财梦的宋丽娟!此刻,更令这两个女人纳闷的是,公安人员是如何得到这个消息的呢?

原来,宋丽娟本想把今晚取钱的差事让丁少山干,并许诺此举成功,他俩就结婚远走高飞。不料丁少山坚决不干,并严正地说她这是犯罪行为,刘倩倩贪污应当向组织举报而不应敲诈。宋丽娟气得大骂丁少山是头号大傻瓜,放着巨款不要,非要当什么正人君子。无奈之下,她便只好乔装打扮亲自出马了。她做梦也没想到,丁少山在劝说她无效的情况下,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最终使这两个贪心的女人同时落入法网……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5829.html

秘书的选择

法律故事:不一样的欠款

飞来的大奖

真的很麻烦

不该露一手

身临其境

小镇皇帝

父亲的好运气

真假救命恩人

长得帅的好处

最新文章阅读

  • 谈修养

    ★中国有句俗话:“要想公道,打个颠倒。”说的是为人处世不要只从一面去想,而要注意替对方想想,换个位置想想。只要能设身处地地看问题,就容...

  • 让幸福追上你

    没有人不向往幸福的生活。一旦发现幸福的端倪,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蜂拥而上,展开旷日持久的追逐。当人们被这种追逐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才蓦然发现幸...

    读者文摘2021-5-7
  • 轻体,别瞎忙活

    不探索,不可取;瞎探索,同样不可取。 前天有朋友问我:“你将来想做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干吗。” 昨天公众号有朋友给我留言,说:&ldqu...

    读者文摘2021-5-7
  • 盛名之下的印度医疗

    印度医疗水平一直给人价廉物美性价比高的印象:一方面,印度一级大医院的医疗人才和设备水平比起欧美同行不逞多让;另一方面,印度的医疗和药物价格相对...

    青年文摘2021-5-7
  • 赞美小女孩的话语

    赞美小女孩的话语 1、小毛头长得很小,头只有我的大洋娃娃那么大;脸圆圆的,红红的,像只大苹果。她睡得很甜,两只眼闭得紧紧的,像两条线...

  • 宽容成就帕特里克:从盗名牟利到诺奖得主

    20世纪60年代,法国少年帕特里克在巴黎靠卖书维生。他在每本书的封面都模仿名家题赠了签名和不同的献辞,再拿出去卖,果然供不应求。 那天,帕特里克正在...

    青年文摘2021-5-7
  • 有人叫我吴局长

    一天,我与妻子来到服装一条街,想买服装。 路过一家服装店时,正犹豫进不进去,店主热情地叫道:“吴局长,你也买服装啊,来到我店里瞧一瞧吧,&rd...

    故事会2021-5-7
  • 记忆力

    前几天晚上,我和同事小蕊一起逛街,她买手提包差钱,就向我借了50块,说好第二天还我,可直到今天下午快下班了,她也没有还钱的意思。估计她忘了向我借...

    故事会2021-5-7
  • 额外赠送和打折的秘密

    据统计,纽约人去年花了3100万美元购买冰咖啡,每天30万杯。换算一下的话,每杯16盎司,3000杯是37500加仑,一个月下来是1162500加仑,比奥运会比赛用的...

    意林2021-5-7
  • 这双手虽然小

    她生于1954年。翻翻历史书,知道那年代仍有饥荒。到5岁,竟不会走路,受到兄弟姐妹的排斥和父母的漠视。 那一年,她20岁,长得小胳膊小腿,但眼神倔强。...

    读者文摘2021-5-7
  • 痴心菜谱

    曾经以为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有两种:用来分享的,或者,需要争抢的。 可以综合两种最好吃食物在一起的,是童年时代的冷餐会。一年一度的儿童节,每个小朋...

    青年文摘2021-5-7
  • 船吸现象是怎么回事?

    根据流体力学的有关原理,流体的压强与它的流速有关,流速越大,压强越小,反之亦然。当两艘船平行着向前航行时,在两艘船中间的水比外侧的水流得快,这...

  • 王献之的拒绝

    孝武帝司马曜修了一座建康宫,主殿匾上要书写“太极殿”三个字,宰相谢安便把这件事交给当时最著名的书法家王献之了。 照理说,这可是一个无上...

    读者文摘2021-5-7
  • 爱情乱码

    世间女子莫不是因为爱,才走上婚姻之旅的;但其中有不少人,在和曾经的爱人分道扬镳时,却不是爱逝缘尽,而是情非得已。 和所有类似故事的开头一样,妻子...

    青年文摘2021-5-7
  • 写给衰退期的的毕业生

    亲爱的大学四年级生,刚刚与我们这儿的新毕业生交谈。他们告诉我,他们仍在大学里的同学将面临一个可怕的就业市场。这样说其实有失公平,因为几十年来,...

    青年文摘2021-5-7
  • 不愿上赛道的“马”

    我认识明月之前,从不相信世上真有如吸尘器般卷吸知识的人。 我是在巴黎见到明月的,后来去欧洲其他城市时,也见过她当然,我是去异地旅游,她是在异地上...

    读者文摘20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