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谎行动

故事会 日期:2020-3-23

星期六傍晚,我和杨望兴并肩走出校门,打算到图书城逛逛。

“喂,同学!”一个人突然从地下钻出来似的拦在我们面前。这个人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理小分头,穿着双色T恤,斯斯文文,但神色有些不安。

“同学,”他说,“请问你们是大一学生吗?”

“是的。”望兴素来心直口快。

我急忙抢前一步反问:“你找谁?有什么事?”近来同学一出校门就被人骗的事不时发生,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哩!

那人说:“我想请你们帮忙。”

我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转:帮忙?专找一年级的?以为一年级的嫩学生容易上当吗?

“有什么事就直说嘛。”望兴有点不耐烦。

那人说:“你们能帮助我冒充一天大学生吗?如果你们没时间,两三个小时也可以。”

“呸!”望兴一下凶了起来,握着拳头吼道:“要我骗人?”

“不不不……”那家伙惊慌地后退了一步,两手乱摇,语无伦次地说:“我是想骗……不,我不是要骗……我是想请你们帮我骗……不不,不是……”

我拉了望兴一下,上前一步瞪着那家伙。我要用威严的正义眼光与他交锋。

那家伙却平静了下来,指了指路旁一个大排档说:“我们到那边坐坐,好吗?”

我和望兴交换了一下眼色:哼,要想打架,望兴可是校武术队的优秀运动员;要耍诡计,我可是业余侦探,福尔摩斯的传人哩!我们随着他走了过去,一左一右坐在他两旁。环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形迹可疑的人。这大排档我们曾吃过,大概不会是行者武松上“十字坡”。

我们各点了一杯饮料,那人要了一盘炒河粉,他说还未吃饭,一下工就跑来了。东西摆上桌后,他又不吃,只顾给我们讲述他的故事。

他叫朱启文,十九岁,白灵县卫庄人。自幼父母双亡,是爷爷一手把他扯大的。爷爷年过古稀,身体不大好,但仍然辛勤地耕作着几亩茶园。老人家只有一个心愿:供唯一的孙子上大学。去年朱启文将要高考时,爷爷操劳过度病倒了。偏偏朱启文不争气,落榜了。他怕爷爷伤心,就与邻村几个一同赴考的通了机关,骗爷爷说考上我们这个学院了,老人家高兴得手舞足蹈,病立时好了。把孙儿送上车时还再三叮嘱在大学要好好读书,爷爷起码能坚持到他读完大学的。

朱启文进城后,一边打工一边拼命补习,自信今年一定能考得上大学。他不时写信打电话给爷爷“汇报学习情况”,还告诉爷爷自己在搞勤工俭学,不用寄钱来。

我和望兴边耐心地听,边观察着朱启文的神色,心里揣测着故事的真实性。如果真是如此,那朱启文对爷爷说谎还是情有可原的。

“可是爷爷要来了!”朱启文苦着脸叹了口气。

“哎哟,那怎么办?”望兴脱口叫道,惹得周围的食客都望了过来。望兴放低声音说:“叫爷爷不要来!”

朱启文摇了摇头说:“爷爷的脾气犟,一旦作了决定,你用火车也拉不回头的,这次他肯定是听到了一些风声才要来的,不让他来,他岂不更疑心?”

“所以你想弄个法子骗过爷爷?”望兴一语点破地问。

朱启文点了点头。

我问:“你在什么地方打工?住哪里?”

“在新体育馆建筑工地打工,就在工棚睡。”

“能看看你的身份证吗?”

朱启文爽快地掏出了一本证件,证件没有什么破绽。我继续问:“你爷爷什么时候来?”

“明天。”

“明天?为什么今天你才来找人?”

“我来过好几次了,没人帮我。”

明天是星期天,唔一套帮助朱启文圆谎的行动方案在我心头浮现,但凡事三思而后行,暂且不要露口风,何况总得同老允他们商量商量嘛。

我们寝室一共四个人:我、望兴、老允、虾干。老允因为“老”(比我们大一岁),所以他当室长。我和望兴把路遇朱启文的事一说,大家就拢在一起开起“黑会”(熄灯时间已到)。老允说:“大学生为朋友两肋插刀,这事我们得管。”他总爱把许多句子中的“大丈夫”改成“大学生”,好像“大丈夫”与“大学生”之间是划了等号似的。

我把心中的“圆谎计划”说了一遍,大家作了些补充修改,就一致通过了。虾干有点顾虑地提出:“这会不会犯校规?”老允一拍胸膛说:“大学生做事岂能前怕狼后怕虎,问心无愧就干了再说。”

我给朱启文打电话的时候,老允庄严地宣告:“圆谎行动委员会成立,委员会主席老允!”我想,这家伙就是官瘾大。

第二天,圆谎行动开始。

一大早,朱启文奉命把部分行李带了过来,随后我们兵分两路:我和望兴、朱启文“打的”去接朱爷爷,老允和虾干留守布置场地并准备午餐。

我们把朱爷爷接到寝室时,老允和虾干已经把饭菜弄好了,都是从外面买回来的熟食,难得的是有两瓶酒。我们让朱爷爷居中上坐,就开始吃喝起来,一边吃喝一边交谈,无非是祝朱爷爷身体健康之类的话,这些都是围绕朱启文做戏给朱爷爷看。我说:“启文,我跟你去勤工俭学行吗?”望兴说:“启文,田径组还有一个名额,你干不干?”老允说:“启文,当着爷爷的面说定,下次数学竞赛再得奖,你可得请我们涮一顿!”虾干说:“文哥,明天请一天假陪爷爷逛逛吧。”朱爷爷立即摇手加摇头说:“嘘,别耽误了读书,我下午就回家。”我们说,爷爷既然来了,至少要好好逛逛校园。那朱爷爷一听啊,笑得有牙无眼,连说好好好。两杯酒下肚,他还给我们讲了许多启文年幼时的趣事哩!

饭后,虾干先出去侦察了一下,回来使了个眼色。老允会意说:“爷爷,我们去逛逛校园好吗?”朱爷爷一个劲叫好。

我们四个人拥着爷孙俩走,一路上不停地指点介绍着:那是启文和我们上课的教室,那是启文和我们做操打球的运动场,那是启文和我们做实验的大楼……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破绽:那朱启文伸长脖子入神地听,一双眼珠四处瞧新鲜,有几次还几乎开口要问什么,一副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的模样。好在朱爷爷只顾快乐地笑,没有留意到孙子的怪模样。

一切顺利。眼看就要转完一圈了,只等到时把朱爷爷送走,我们的圆谎行动就大功告成了。

就在这时猛然听到虾干见到鬼似的叫了一声。我转头一看,妈呀,哪怕真的见到鬼也没有这么令人心惊“食古”赫然从教学楼里迎面走了出来!

“食古”是我们数学老师的绰号,这位老师对历史特有研究,每逢看古装电视剧他都几乎气得吐血,大骂编剧导演荒谬无知哗众取宠篡改历史贻害观众。“崇祯是这样的吗?胡说八道!真正的崇祯是……”通通通一轮引经据典。“九宫山之战是这样的吗?历史上的九宫山之战是……”通通通又是一轮引经据典。这位“食古”先生平时最恨人说谎,学生旷课他可以放你一马,不做作业他可以放你一马,就是与他顶撞两句他也可以放你一马,但说谎就不行,一旦知道你是在说谎,他不把你搞到骨折才怪哩!

万密一疏,我们竟没考虑到今天是这位老师值日,更想不到在这个人人都在午睡的时候他会冒了出来。我们挨个受处分还在其次,要命的是,一旦对朱爷爷造成打击……

只见“食古”迈着他每步距离不变、节奏不变的步子走过来了。

我们几个正在手足无措之际,虾干突然迎了上去:“林老师,我们陪朱启文同学的爷爷看看校园。”他把“朱启文同学”五个字咬得清脆而响亮。

啊,伟大的虾干!平时胆小如鼠的他竟如此大智大勇!我立即接上去说:“林老师,朱爷爷从乡下来看朱启文同学,他担心启文不认真读书哩!”

“朱启文?”“食古”的目光犀利地在我们脸上扫来扫去。朱启文见状就从望兴身后转了出来,壮起胆子叫了声“老师”。

“食古”愣了一下,又扫了我们一眼,猛地发出了一声狮吼:“朱启文,爷爷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不是说过要同你爷爷喝两杯吗?”

我们一下子都傻了。

朱爷爷那张脸呀,笑成了一朵盛放的大菊花……

事后,我们找到“食古”不,可亲可敬的林老师报告了事情的原委。大家问:“您怎么会那么信任我们说的话?”

数学老师很辩证地回答:“胆敢当面邀请‘食古’参加的谎言,肯定是美丽的谎言。”

我们笑了,他知道我们背后给他起的绰号。

“笑什么?我还没有处分你们哩!”“食古”蓦地板起了脸孔。

我们一愣,都不敢出声了。

“除了搞好自己的学业外,明天起把朱启文的功课给我补上来让谎言变成现实!”

“是!”我们齐声响亮地回答。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5568.html

景阳冈之三碗不过岗后传

压岁钱的来历

离婚

圈子里的事

绝妙的告发

以权谋私

白领丽人之死

傻妞雯丽

割不断的亲情

将计就计

最新文章阅读

  • 假如你二十岁,正要去读中文系

    二十岁那年,我瞧不起很多人。比如我会非常佩服很牛逼的李敖,而瞧不起当时还不是太牛逼的韩寒等青春写手。那时,年龄还没有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治疗各...

    青年文摘2020-3-24
  • 路在脚下

    二十多年前,一个高高大大的农村壮小伙子,因一次意外,从一片白茫茫的医院苏醒时,捡回了性命,丢失了双腿。 没有脚了,也没有路了,从此就不再需要鞋了...

    意林2020-3-24
  • 不能被增加的人

    我打算送一件礼物给一位国外的朋友的时候,才忽然发现,原来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你简直无法用任何东西来增加他,他自己已是一个完美的宇宙。 也许我可以学...

    读者文摘2020-3-24
  • 表达祝福的话语

    表达祝福的话语 1、尽管没有浪漫倾城的风花雪月,也没有意乱情迷的海誓山盟,但我们却能感觉到彼此相偎时的那种心跳!我爱你! 2、“相爱的...

  • 老啃族:做城市的人,操农村的心

    “啃老”、“自啃”或者“老啃”,这个并不严谨的分类,大致可以囊括工作着的年轻人。“老啃族”,准确描述着...

    读者文摘2020-3-24
  • 汪涵的真情守护

    不久前,湖南卫视娱乐脱口秀栏目《天天向上》策划了一期以“考上名校的学子”为主题的节目。 来自北京电影学院2012级的新生张艺萌、金鑫等多位...

    读者文摘2020-3-24
  • 北大的气质

    进入大学后,有不少片约找上门来,我对他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我只能给出寒暑假的档期。明星读大学,很多都是走个过场,大家各取所需。但我希望自己...

    意林2020-3-24
  • 为孩子降落的雪

    雪在初冬落地松散,不像春雪那样晶莹。春天,雪用冰翼支撑起小小的宫殿,彼此相通,在阳光下,像带着泪痕的孩子的眼睛。春雪易化,好像在说它容易感动。...

    读者文摘2020-3-24
  • 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敬畏

    为逃避服兵役,韩国当红歌星刘承俊入了美国国籍,此举招来韩国民众大怒,于是骂声一片,刘承俊拍的广告被束之高阁,主持的电视节目被替换。就在前不久,...

    人生感悟2020-3-24
  • 我的男友是理科生

    小时候,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事实证明,我不是一个听话的好学生,数学、物理、化学无一精通。无奈之下,分科...

    青年文摘2020-3-24
  • 网购手机

    买家:这个手机的铃声怎么样? 卖家:绝对能响! 买家:这个手机的最大优点是什么? 卖家:可以打电话。 买家:哦!有什么缺点呢? 卖家:不能剃须。 买...

    故事会2020-3-24
  • 三个不合时宜的词

    第一个是红颜薄命。不是因为有了红颜,然后才薄命。只为一个人应该薄命,所以才罚做红颜。这是清人李渔的美人观。五个重罪犯是一个团伙,被拘留在地狱,...

    青年文摘2020-3-24
  • 为什么大雁要排队飞行?

    大雁在冬季来临迁徙时,常常排列成整齐的“人”形或“一”字形,自北向南缓缓掠空飞行。大雁在飞行时,除了扇动翅膀外,主要是利用...

  • 相信自己并且喜欢自己

    学会爱自己,让自己的身体长得更强壮,让灵魂陶冶得更高尚,这样才能更好地关爱别人,也能更好地去接受别人的关爱。 有一位顶尖级的杂技高手,一次,他参...

    人生感悟2020-3-24
  • 我读懂了落叶

    秋日,行走在林间的大道,总会感叹满地堆积的黄叶。一夜之间,风起,叶落,无声。没有半点痛苦和挣扎,面对凛冽与萧瑟,叶是坦然的。 春日萌芽,汲取阳光...

    读者文摘2020-3-24
  • 有些幸运,从未离开

    一个朋友发来一篇她所激赏的文章,标题是“上帝以这种方式告诉我他与我同在”。讲的是一个女子,因为母亲病重而急于从美国赶回国内,机票钱是7...

    读者文摘202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