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在劫难逃

在劫难逃

故事会 日期:2021-10-2

马宝林是特区横海市东城区行政“第一把手”,别看他只是一个区长,但出入名车,地位显赫,算得上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这天,马宝林陪同几个私营老板在一间大酒店用餐,酒过三巡后,突然感到肚子不舒服,便放下筷子,匆匆去洗手间。没想到就在如厕时,马宝林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惊人消息,原来隔壁有个人在打手机:“扯!马宝林算什么鸟?我老实告诉你,他拿外商回扣,贪得无厌,纪检反贪局的人已经在盯着他了,很快就动手……”

隔墙的一番话,直把马宝林听得冷汗淋淋,再也憋不出屎来了。

近年来,马宝林的确成了暴发户。他手握大权后,先后从建学校、搞基建、办厂子以及从外商身上捞了不少钱财。现在突然从隔墙听到这样的风声,马宝林岂能不怕?于是他提起裤子出来后,就推说身体不舒服,在几个老板疑惑的目光下先行告辞了。

其实,马宝林也只是听到一半,没有听到另一半。刚才隔墙的人只是和朋友随口说说的,要说在凤城,哪个平民百姓不羡慕马区长身边美女如云、财大气粗呢?别人心有不平,随口说马区长是个贪污犯,发泄一下不满也是可以理解的,可谁想到马宝林却当真了。

马宝林一向行事缜密,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光环后面藏着的阴暗一面。但是他抱着小心驶得万年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匆忙驾车回家了。他打算乘纪检、反贪的人没找上门之前,先转移走部分不明财产,必要时就溜出国,反正瑞士银行里还存着一大笔美金,富人还愁给饿死?!

郊区连接高速公路口不远处,是一片富丽堂皇的别墅区。马宝林发迹后在城里城外购置了很多房产,自从他老婆死后,更加肆无忌惮地包养了不少女人。郊区这一栋别墅住的女人叫桃芝,人长得水灵,今年芳龄二十三,不过马宝林却嫌她老了,平时是很少来的。今日过来,是图这里相对偏僻,不容易招惹人眼,而且这别墅不是用他的名字登记的。

桃芝万万没想到今日马宝林会过来,因为她对一身横肉、脾气暴躁的马宝林也没有好感,跟他只是图他的钱。她是不甘寂寞的那种女人,平时见马宝林很少来,守着偌大的屋子寂寞难耐,就偷偷包了别墅区内一个长相俊俏名叫阿龙的保安。

此时,桃芝无意间在外阳台看见远处马宝林的奔驰车正一路风驰电掣般地奔驰过来,顿时脸色一变,赶紧缩回屋内,踢了一脚趴在床上的保安阿龙,急急地说:“快起来!我老板回来了。”阿龙一听,忙滚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揭开窗帘。果然看见马宝林的车已经从直路拐了个弯,就快就要开到别墅门口了。

阿龙见过体形健壮的马宝林,自忖一对一单挑不是马宝林的对手,当下急得满头大汗,说:“哎呀,真是呀!他今日大白天的怎么过来了?”

“谁知道呢?你快想办法溜走。”桃芝更加惊恐了,她深知马宝林为人心狠手辣。想当年,她还在夜总会当红牌小姐的时候,就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想和马宝林拗手瓜,争夺对自己的“抚养权”,可当晚就给马宝林派人灭掉,从人间蒸发了。现在要是让马宝林知道自己偷汉子,还不活剥了自己的皮!

阿龙左瞄右瞄,飞快地转到靠着卫生间的窗户,像只猴子一样飞身攀爬了上去。窗子下面是别墅区内的人工湖,占地数十亩,平均水深3米。跳下去并不难,难就难在阿龙一点也不会游泳,他犹豫不决地爬在窗口,想跳又不敢跳。

时间紧迫,桃芝恨不得一脚把站在窗台上探头探脑的阿龙踢下去。她心急如焚,一边在睡房收拾杂物,一边冲外面的阿龙连吼带叫:“你快跳呀,不然我们死定了!”

这时,马宝林在外面“嘟、嘟”地按响车喇叭,催促桃芝打开别墅的大铁门。车喇叭刚响完,桃芝就听到“扑通”一声水响。她总算松了口气,扯扯睡衣,光着脚板跑下楼去开大铁门。

马宝林将车开进别墅停好后,提着牛皮袋下了车。桃芝脸上挤着不自然的笑容,风情万种地迎上前说:“林哥,我想死你了!”说着殷勤地想帮他提行李,可马宝林一拍她的手说:“不用。”

马宝林在沙发坐下,掏出几张百元大钞丢给桃芝,吩咐道:“去,出去给我买条烟回来。”桃芝不敢怠慢,拿了钱,趿上一双拖鞋就出了门。走到外面,她冒着冷汗想:幸好阿龙溜得快,今日总算避过一劫了!

马宝林是故意支开桃芝的,乘她出去买东西,便拎着牛皮袋上了二楼。推开客房,里面有一个空的保险柜。他掏出钥匙打开锁,拉开牛皮袋,取出几叠外币放进去。随后,他又走到保险柜旁边挂着的一幅油画下面,掏出一条小钥匙,对着油画框上的一个暗锁转了转,接着轻轻把油画移开。这时,墙壁出现了一个窟窿,原来油画背后还装有一个暗格。接下来,马宝林从牛皮袋里捧起那个古色古香的木盒放了进去。

马宝林放好木盒,正想把油画移回原位时,突然觉察到身后的窗帘动了一下。可他还来不及回过头,一条人影闪电一样冲了出来,“砰”的一声,一根木棍就重重砸在他后脑壳上。马宝林没吭一声,头破血流地倒在地上。

袭击马宝林的人是阿龙。这会他得意洋洋地提着一支棒球棍走上前,踢了一脚不省人事的马宝林,冷笑着说:“哼,财入我眼,可怨不得我!”原来阿龙一直就没有离开别墅,刚才他怕跳下湖给水淹死,就从窗上溜了下来。溜下来时,无意撞倒一个花盆,花盆跌下湖发出“扑通”的水响,让桃芝误会是他跳水逃走了。

阿龙也没想到这么巧,马宝林会走进自己藏匿的客房来藏宝。他刚才大气不敢喘,提着一支棒球混,藏在厚厚的窗帘后面。阿龙原来打算要是被马宝林发现了,便冲出来和他拼命,可当他从窗帘的缝隙瞅见马宝林袋子里有货时,禁不住心动了,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这才冲出来先下手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