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子之死

故事会 日期:2020-10-12

这天早上,刑警大队队长林剑接到一份报案,桃源小区九号楼下发生了一起命案。林剑带上几名助手马上赶到了案发现场。死者30岁左右,左腿残疾,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一只拐杖靠在楼下的墙壁上,在尸体的不远处,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在案发现场的草丛里,助手们发现了一把匕首,可死者身上并无一处刀伤,很显然,死者并不是被匕首伤害。法医仔细检验了死者,初步断定,死者死于今天凌晨1点左右,是从高处摔下致死。

报案人老杨是这个小区的物业管理员。今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他像往常一样起来沿着小区的柏油路散步。昨天晚上下了一整夜大雨,小区的柏油路上尽是雨水,老杨走得很慢。忽然,他发现九号楼3单元楼下的大树旁有一个人仰面躺在那里。老杨凭经验判断,那似乎是一个醉倒楼下的酒鬼。尽管是盛夏,可早上的天气还很凉,弄不好就会生病的。老杨走过去想将那个人扶起来,可走到跟前一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压根儿就不是一个醉汉,而是一具死尸,死者是他认识的邻街的杜明。老杨当即就向警局报了案。

第一个念头跳进了林剑的脑海里:这个叫杜明的男子会不会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或是自己不小心坠楼身亡的?如果是这样,死者和楼上的某户居民必定熟悉。经过排查取证,死者和楼上的居民没有任何往来。林剑把破案的切入口放在了死者的死因上。经过解剖,证实了法医的判断,死者左肋断了两根,脑子颅内出血,系从高处坠下摔死。匕首上除了被害人自己的指纹外,并没有其他人的指纹。难道说,这匕首是被害人自己的?那么,被害人在凌晨1点冒着大雨持匕首到小区里来干什么呢?会不会是被害人和这楼中的某人有仇前来寻仇,反被仇家所害?可小区内的铁门那么高,被害人左腿残疾,是个跛子,又是怎么进来的呢?如果说被害人从高处坠下摔死,一定会有什么声响,可楼上的居民都说昨晚下了大雨。他们偶尔听到的只是不时传来的雷鸣声。

虽说这楼上的居民都说和死者不熟,可林剑认为,凶手说不定就隐匿在这些人当中。林剑细致地分析了这楼上的每户居民。楼高六层,可五、六两层是没有售出去的上锁的空房,而一、二楼的主人都是子女在外、年过花甲的老人,杜明除了左腿残疾外,身体非常健康,从一、二楼上坠下致命的可能性不大,唯有三、四楼的主人可疑。可三楼的主人常年在外出差,杜明死亡的时候,他还在外地,因此作案的时机不存在。于是,林剑把目光锁定在了四楼的主人柳儿身上。

柳儿是个20岁的漂亮姑娘,见林剑到来,并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慌乱,相反却对杜明的死产生了同情。柳儿说,他是个好人,可他们从来没有过接触。昨天早上她起床时,就听见楼下乱哄哄的,打开窗子一看,发现那个叫杜明的男子蹊跷地死在了她的楼下。林剑他们仔细地在柳儿房间内搜索着,但没有发现一丝可疑的线索。这时,报案的老杨又向林剑提供了一条线索,说案发的前几天,杜明白天不止一次来到小区内,有一天晚上想进来,还被他挡在了铁门外。这么高的铁门,就是正常人爬进来也相当的费力,他一个左腿有残疾的人是怎么进来的呢?会不会是死者被害后被凶手移尸至柳儿楼下,来转移警方的侦查视线呢?林剑陷入了沉思之中。

林剑决定在杜明的家中搜查一下,以求打开案情的突破口。杜明的家在邻街的六楼,据楼内的人讲,杜明年幼时父母便遭遇车祸死了,他跟奶奶在乡下生活,又不小心摔断了左腿,奶奶去世后,杜明这才回来。他没有亲人,朋友也少得可怜。他平时少言寡语,和邻居们来往也少。林剑打开了杜明的房间,房间里凌乱不堪,在他的角柜里,林剑发现了一些冲洗好的胶卷和一架照相机,还有一些散乱的照片。令林剑不解的是,这些照片有好几张照的都是一幢楼前的绿树。另外,林剑又发现,在杜明的镜框里有一幅他和一个女子并肩坐在一起的合影,两个人都笑得挺开心。这个女子会是谁呢?

林剑觉得有收获,只要找到了这个女子,说不定杜明的死因就会真相大白。林剑继续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搜索着,这时,他在杜明的书柜里发现了一本日记,日记里夹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一定是杜明认为非常重要的人留给他的,这个人是谁呢?同时,助手们还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借据,借据上写着一个叫宝哥的人去年12月向他借了5000元。这个宝哥又是谁呢?他会不会因为5000元就将杜明置于死地呢?

林剑调查了杜明的邻居,都说不认识这个叫宝哥的人。不过,很快就排除了宝哥为避债杀人的动机,因为在杜明被害的小区内的住户登记表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宝哥的。再说,因为5000元就杀害一个人的可能性不大。倒是杜明对门一个叫池田的老人为林剑提供了一条线索,一个身材苗条长相清秀留着长发的姑娘曾经找过杜明几次,他记得很清楚,姑娘来的时候误认为他们家就是杜明家,因此这姑娘留给他的印象很深。林剑将照片拿到池田面前,池田当场认定这姑娘就是常来找杜明的那个女孩。

这时,助手们又在杜明书架上一只书箱里发现一沓杜明写给一个叫晓梦的情书,令林剑大惑不解的是,信封上没有地址,却都贴上了邮票。这些情书写得情真意切,看得出杜明对这个叫晓梦的女人爱恋之深。这个叫晓梦的女人会不会就是照片上的那个漂亮姑娘呢?日记里那张纸条上留下的电话号码会不会就是她留下来的呢?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林剑拨通了这个电话。接电话的人告诉他,这是大鹏小学教务处的电话。林剑就说找晓梦,对方说他们这儿没有叫晓梦的人,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林剑觉得奇怪,他决定和助手们去大鹏小学核实一下,看看教师们认不认识照片上的姑娘。大鹏小学离这儿大约有40公里,半个小时后,林剑和助手们来到了大鹏小学。校长接待了他们,当林剑拿出相片让校长辨认上面的姑娘时,校长说这个姑娘是他们学校的语文老师白芳。林剑见到了白芳,白芳说她是杜明的表妹,常常为他送些生活用品,当她得知杜明死亡的消息时,难过得掉下了眼泪。林剑问白芳,杜明跟没跟她说过,他和一个叫晓梦的姑娘有恋爱关系?白芳想了想说,她从未听表哥提起过。白芳还说,那个叫宝哥的借款人是她哥哥,她哥哥年前去了上海,过几天就会回来。回来的路上,林剑就在想,杜明写信的那个叫晓梦的女人会是谁呢?这个女人没有地址,难道会是杜明在孤寂无聊的境况下凭空臆想出来的人物?

回到警局,助手告诉他,那些胶卷已经洗出来了,林剑一看,相片上都是一个坐在窗口的漂亮姑娘,或侧影或正面。林剑心里一动,找出杜明家里的那几张窗前有绿树的那幢楼的照片,林剑发现,这幢楼的窗口和坐着漂亮姑娘的窗口是同一个窗口。因为这些相片在窗口旁的同一处无一例外的都有一盆百合花。这姑娘看起来很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这姑娘会不会就是杜明所爱恋的那个叫晓梦的姑娘呢?林剑为这一发现兴奋不已,同时在思考,这些照片是在哪儿照的呢?他决定再次到杜明家勘查。在杜明家里,林剑意外地发现,杜明的阳台居然对着案发现场那幢楼上柳儿家的阳台,因为林剑看见了柳儿在阳台上擦玻璃的身影。林剑恍然大悟,杜明照片上照的漂亮姑娘就是柳儿!由此可见,杜明是一个偷窥者。他见柳儿年轻漂亮,因而产生了偷窥拍摄她的欲望。可杜明爱恋的是一个叫晓梦的女人,为什么偏偏对柳儿感兴趣呢?这一切会不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林剑看着杜明留下来的照片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家后,林剑将这件离奇的案子向妻子柳华讲述了一遍。柳华是一家医院的心理医生,她听完林剑的讲述,看了林剑拿回家的相片后说:“这个案子看似复杂,实则简单不过,一切等到明天就会见分晓。不过,明天的事儿得听我安排。”林剑就问:“那你是知道杀害杜明的凶手是谁了?快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柳华却笑而不答。

第二天一早,柳华没上班,而是跟林剑来到了警局。到了案发现场,柳华让一位警员爬到树上,看看有没有树枝被利刃砍过的痕迹。林剑问:“柳华,你让警员上树干什么?”柳华笑着说:“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警员爬上去,果然发现了一根被砍的树枝。柳华说:“杜明就是从这棵树上掉下来摔死的。”林剑惊愣在那里,有些将信将疑。难道杜明的死因真如妻子所说的那样简单吗?如果柳华判断得不错,可她凭什么就断定这棵树上有一根被利刃砍过的树枝呢?

柳华这才说出自己的见解。柳华认为,杜明所爱慕的姑娘就是他对面楼上的柳儿,晓梦只不过是他在不知对方何名的情况下凭空臆想出来的。柳华说,从杜明遗留下来的照片来看,有两张柳儿窗口前的相片,不同之处就在于后者比前者多了一根树枝,而那根树枝恰恰就挡住了杜明偷窥柳儿的视线。因此,柳华断定杜明的死不是他杀,而是从树上摔下来致死。因为在杜明的心目中,柳儿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女神,长期压抑的情感只能通过偷窥来得到满足。当柳儿窗前的树枝长大,挡住了他窥望柳儿的视线的时候,对这样一位孤独的人来说,铤而走险除掉那根树枝就成为他眼前必须要做的事情。在那个漆黑的雨夜,这个痴情的人拖着一条残腿,拄着拐杖,不知历尽多少艰险,终于翻过了大铁门到达这棵树下。他不知又费了多少力气爬到了这棵树上,找到了挡他视线的树枝。当他欣喜若狂地用他手中的利刃在割砍这根树枝的时候,一个响雷在头上轰然炸响,他掉到地上摔死了。事情的经过就这么简单。听罢柳华的这番话,大家都认为柳华的分析有根有据,杜明就是在树上砍树枝时不慎摔死的。

林剑想,这个叫柳儿的姑娘会不会对杜明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呢?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林剑敲响了柳儿的门。当林剑说明来意,拿出杜明生前偷拍的照片的时候,柳儿惊愣了半天,才说出一番话来。

柳儿说,杜明是个好人,其实他们早就认识,只不过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当初柳儿刚搬来这儿的时候,总会看到杜明打量她的眼光。刚开始,她还以为这个左腿有残疾的人对她不怀好意,可日子久了,并没有发现他对她有什么不轨之处。直到后来有一天,柳儿对他的看法才有了根本性的改变。那天晚上,柳儿拎着挎包从小区里出来,突然从旁边的胡同里冲出一个人,抢走了柳儿的挎包。当时柳儿的挎包里有不少重要材料,她就呼喊着抓贼。就在这当口儿,杜明出现在胡同口,拼着全身的力气将那个人堵住,从那个人手里抢回挎包交到了柳儿手里。打那以后,柳儿对这个每日里注视她的瘸子态度友善起来,见面的时候也互相点头。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暗恋她的瘸腿男人,为了除掉挡住他窥看她视线的树枝时竟掉下树摔死了。说到这儿,柳儿的眼泪掉了下来。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5057.html

生死门

难解隔夜仇

农夫与驴

麻辣锅等

超规格接待

选择

退不回的衣服

倔孩子

局长发言

最受欢迎的快递员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好的皮鞋

    大二时,万强处了一个叫阿媛的女朋友。阿媛是班花,其他男生眼红不已,都说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 临近暑假,同学们相邀去卡拉OK厅唱歌,万强也带着阿媛参...

    故事会2020-10-12
  • 为什么吃饭之后很多人会犯困?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在吃完一顿大餐之后立即出现昏昏欲睡的感觉。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我们大脑内分泌的一种激素——食欲激素。当一个人吃完饭之后,...

  • 朋友·知己·孤独

    一 在绍兴安桥头村带着鲁迅坐船去看社戏的那伙小朋友,途中争着要偷自己家田里的罗汉豆,后来他们之间的友情又怎样发展虽不得而知,但无私和单纯心态的形...

    青年文摘2020-10-12
  • 幽默 童话等13则

    童话 从前有只羊,一天得干10个小时的活儿。有一天,主人告诉它,多干活有奖励,于是它照做了。接下来,主人每月把它身上的羊毛剪下来1/3,年底到了,给...

    故事会2020-10-12
  • 你不孤独你和自己在一起

    不管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接受,每个人的人生中,可能都会或长或短地有过一段“一个人住”的时光。也许是单身日久,一直独自生活;也许是中年...

    读者文摘2020-10-12
  • 老婆爱打包

    阿强的老婆下午去喝喜酒,叮嘱阿强千万不要做晚饭,等她连饭带菜一块打包回家。 早在两天前,老婆就在酝酿这场喜酒该怎么打包了。说来也是,阿强家可不富...

    故事会2020-10-12
  • 一直想对你说

    一、给你一个惊喜 这天下午,爱丽雅经过城市西郊火车站时,忽然从身后走来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可怜兮兮地说:“您好!能借我点零钱吗?我已经一天...

    故事会2020-10-12
  • 城市这么大,再没见过你

    (1) 葬礼灰蒙蒙的。慕善跟着人群向前走,小姑在一旁安慰他:“别难过,你妈妈会在天上看着你快乐地长大。” 他13岁。在大人眼里,仿佛长大就是...

    青年文摘2020-10-12
  • 与死亡约会

    有一则古老的传说,一位富有的巴格达商人派仆人去市场。人群中有人推挤了仆人一下,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位身穿黑袍的老妇人。他知道那是“死亡&rdq...

  • 跛子之死

    这天早上,刑警大队队长林剑接到一份报案,桃源小区九号楼下发生了一起命案。林剑带上几名助手马上赶到了案发现场。死者30岁左右,左腿残疾,仰面朝天躺...

    故事会2020-10-12
  • 为什么猫被剪掉胡须就不捉老鼠

    聪聪家养了一只可爱的小花猫。它白天总是呼呼地睡大觉,可是到了晚上却特别精神,因为它要捉老鼠。 一天,小花猫又在睡懒觉,淘气的聪聪看见它的胡须很好...

  • 不听老人言的小公鸡

    一只大母鸡孵出了10只小鸡,9只因不听大母鸡的安全教导,都掉到井里淹死了。而剩下的一只更使大母鸡提心吊胆,它时时叮嘱小鸡崽要听妈妈的话,别到井边去...

  • 我那非常环保的男朋友

    有过一个非常环保的男朋友。 真的非常环保。家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出门如果可以骑车就骑车。从工体到西单,半个小时就骑好了。要么就坐公车地铁,反正很少...

    青年文摘2020-10-11
  • 职场回头草,该不该吃

    常言道:“好马不吃回头草”。然而,职场上离开又回来的员工并不少见。离职的员工重回公司是否还会受到同事欢迎、得到领导信任呢?这不,公司...

    青年文摘2020-10-11
  • 真情如故

    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家里住着一位知青,是上海来的,叫刘小良。看到父亲对刘小良关怀备至,我还以为自己是父亲从路上捡来的呢。后来,刘小良走了,回了上...

    读者文摘2020-10-11
  • 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

    许晴朗一眼看中的人是费宁,费宁的脸白啊,费宁的眼神够忧郁啊,费宁的手指够纤长啊!套用小资女青年周迅的话说:费宁满足了许晴朗对男朋友的一切想象。 ...

    青年文摘2020-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