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两个谈生

两个谈生

故事会 日期:2021-11-18

腊月二十五这天,一部车开进明溪村。几个干部模样的男女在村主任的陪同下,一家一家地去“送温暖”。走在前头的干部一脸福相,弯弯的眉毛使他的眼睛看起来总像在笑,村主任对大家说他是民政局的局长谈生。这个干部也很开朗,走到哪家都谈笑风生:“我叫谈生,谈话的谈,生孩子的生!大家叫我小谈就行了。”村民们一听都跟着呵呵地乐,觉得这个局长很平易近人。当谈局长来到一个破破烂烂的房子里,问房子的主人叫什么名字时,想不到这个村民也叫谈生。只是这个谈生胡子拉碴,穿着单薄,在从四面灌进来的寒风中抖抖索索,不停地搓着手。谈局长若有所思地回到车上,拿了一包衣服回来送给农民谈生,笑说:“咱们同名同姓,真是难得的缘分啊!这包衣服是我自己的,如果你不嫌弃,就穿上吧!”谈局长接着又揭开米缸和锅盖,然后问农民谈生:“嫂子呢?”农民谈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说:“什么刷子?”谈局长说:“就是你老婆啊!你老婆呢?去哪了?”农民谈生一听脸刷地红了,擦擦眼屎:“嗨!就我这穷样,年轻的时候都找不到老婆,如今都四十了,又老又穷,谁还嫁给俺呀!”

谈局长把村主任拉到一边打听,这才知道,原来这农民谈生因为父亲早亡,被老娘拉扯长大,连小学都没读完。年轻时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小帅哥,曾经跟村里最漂亮的春芹相好,后来不知怎么春芹却嫁给了别人。不久他母亲又死了。经受这两个打击,谈生整个像换了个人,在村前村后抓蛇捉蛙,捕雀打鸟,有一天没一天地混日子。因为在田埂上挖洞捉蛇,常与村人发生矛盾,这使谈生在村里很不得人心,更别说为他介绍对象了。

谈局长听了,沉吟一会,拍拍农民谈生的肩膀:“我说兄弟,把头抬高点!不就是找个老婆吗?这有何难!我看你们这地方,有山有水有树有花,不是没有机会发财致富,而是没想到点子。你等着,等过了这个年我再回来,我帮你想个发财的路子,辛苦干他几年,等你发财了,18岁的姑娘随便你挑!”农民谈生一听两眼直了,问谈局长:“谈局长,您不会是开玩笑吧?”谈局长笑眯眯地回答:“你说呢?”

谈局长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可是农民谈生却当真了。这不,局长谈生刚走,第二天农民谈生就到村主任家来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村、村主任,你说谈局长他、他真的还能来我家吗?”

村主任此时正忙着洗花生包粽子,头也不抬地回答:“那当然!人家大局长能说假话吗?”农民谈生想了想点点头,回家去了。其实村主任这话明显是忽悠农民谈生的,所以当放完鞭炮过完年,正月十六农民谈生再来问他谈局长什么时候来时,村主任就有些吃惊了,把他打量了半天,问道:“你今年多大了?”农民谈生说:“问这个干吗?”村主任说:“没干吗,就问你多大了?”农民谈生说38了!村主任咧开大嘴笑了:“这不得了!你说你个奔四十的人了,怎么倒像个3岁小孩似的,人家说改天给你颗糖吃,你就整天傻乎乎地等啊?”

农民谈生一听,脸色通红,转身一声不吭地走了。村主任看他走远,悻悻地说:“这家伙,八成想女人想疯了,真把民政局当成婚姻介绍所了!”

正月二十五早上,村主任扛着犁耙赶着牛下田,刚到村口,就被农民谈生叫住了:“村主任你等等!”村主任回头说干吗呢?农民谈生怯怯地说:“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谈局长的电话?我想打个电话跟他说说!”村主任一听双手一抖,犁耙差点掉到地上这家伙还真是头倔驴,不达目的不罢休!村主任想了想说:“电话倒是有,可现在不能给你。你再憋几天,等我犁完了田再给你,行吧?”农民谈生有些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

正月二十六,村主任挎上那个以前阉鸡时用的皮包,来到农民谈生的家。农民谈生问谈局长的电话号码呢?村主任说:“还要啥电话号码?快换件像样点的衣服,我带你进城,直接找谈局长去,这不比打电话更直接?”农民谈生一听直叫“要得!”穿上那件谈局长给的西装,就跟着村主任急三火四地往城里去了。

两人来到城里,转了几条马路,村主任指着一间富丽堂皇的门面说:“到了,咱们进去吧!”农民谈生抬头一看,差点跌倒在地,原来门楣上写的是“二合一发廊”!农民谈生说:“开什么玩笑,要理发我也不进发廊啊!”村主任说:“你以为你去找的人是放牛的?就你这熊样,还没进大门早被门卫赶走了!快进去,把人弄精神了再去找谈局长!钱的事你别管,全部由我来付!”村主任说着把他一推,几个发廊妹嘻嘻哈哈就把农民谈生拉到里面,问他要按摩还是洗头,一边问还一边把手朝他身上乱摸,弄得他急火攻心口干舌燥的,好不容易才挣脱魔掌逃了出来。

农民谈生吹胡子瞪眼,责问村主任到底什么意思?村主任这才板起脸说道:“哎呀!你以为那谈局长真是局长?告诉你,他只是个司机,那天是因为真正的局长喝多了酒,才要他冒充局长给我们送温暖的。你现在去找他,不是明摆着让局长难堪吗?要弄得他不高兴了,以后不给咱村送温暖了,这损失你能弥补吗?”

村主任说着点起一支烟,猛抽一阵,说:“你这么大年纪还没有老婆,肯定不好受,所以才带你来这里,让你尝尝女人的滋味!你想想吧,要不咱们现在再进去?”

农民谈生摇摇头,说:“这年头都兴艾滋病,发廊我是肯定不进的!你说那咱们该怎么办?”

村主任说:“还能怎么办?今天咱们是回不去了,就在这城里住一晚。”农民谈生只好跟着村主任到一间小旅社住下,村主任放下皮包,进卫生间洗了个澡,出来时却找不到农民谈生了,估计他可能想通了,找“特殊服务”去了。可是等了一个小时,还没见回来,村主任一个激凌,想这倔驴莫不是自己找民政局去了?赶紧打电话给那司机谈生,司机谈生接了电话,说:“你也到我这里来吧,我要跟你认认真真地谈件事!”

村主任赶了过去,问他谈什么事?司机谈生指指农民谈生说:“帮我同名同姓的兄弟找个来钱的炉子,要不我对不住他啊!”司机谈生说着拿出两沓百元钞票,激动不已地说,他们这个地方小偷太猖狂,他们家被偷过好多次,连保险柜都撬过。他们于是就把钱到处乱放,而他夫妻俩又都是丢三落四记不住事的,把本来要拿来还房贷的两万块钱藏进旧衣服里却忘了。这不,送温暖就把这钱送到农民谈生手上了。

怪不得他这么急于找“谈局长”,原来是要还钱啊!村主任从民政局宿舍出来后大摇其头,骂农民谈生:“你个大傻冒!干吗把钱还给他?”农民谈生一听猛拍脑袋,说:“对对对!我他妈真傻!有这两万,找两个老婆都行,还想什么发财炉子?”农民谈生想了想又直搓手,说:“可是,我妈临死前对我说过,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再说了,人家送咱们温暖,我们却不明不白地要人家的钱,这样的事我下不了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