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明星”

故事会 日期:2021-5-2

运河中学初三(5)班有三个女生,一个叫苏秦玉羊,一个叫夏小雨,一个叫齐齐,她们三人是好朋友,有着共同的爱好,都是狂热的追星族。苏秦玉羊喜欢张柏芝,夏小雨喜欢周迅,齐齐喜欢章子怡。

这一天,她们从报纸上得到消息,张柏芝、周迅和章子怡将一同参加在省城举办的“亚洲巨星演唱会”,顿时高兴坏了,跃跃欲试,说什么也要去现场观看演出。然而,她们今年正上初三,马上就要面临中考,父母和老师肯定不会同意。怎么办呢?三个女孩子怎么也忍受不住明星演唱会的诱惑,特别是能够见到她们各自喜欢的明星,搞不好还可以来个近距离接触,这个想法让她们热血沸腾,心情再也不能平静下来。于是,她们各自给自己的父母留了一张纸条,偷偷拿了这些年自己攒下的压岁钱,坐上火车来到了省城。

她们下了火车,蹦蹦跳跳地随着人流走出了出站口,突然就见迎面走过来一高一矮两个男人,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头发长长的,一人一条小辫子,好酷。其中那个高个对夏小雨笑眯眯地问道:“小同学,你好,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谈谈吗?”

“谈谈,谈什么?”苏秦玉羊是三个人中的大姐,她把夏小雨挡在身后,警惕地问道。

“啊,是这样,我们是星宇电视制作中心的副导演,说白了就是星探。”那个高个男人笑道,“我们中心要拍一部反映中学生题材的20集电视剧《快乐的中学生》,我们导演说了,这部戏全部起用新人,由中学生自己演自己,我们这是来挑演员的。”

苏秦玉羊听了当然很高兴,她看了看夏小雨和齐齐,然后说:“叔叔,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被选中了?”

“是这样的,”矮个男人一指夏小雨说,“确切地说,我们看中了她。”

“叔叔,求求你,能不能把我们俩也留下啊?我们可喜欢演戏了,我们都是学校小剧团的演员啊!”齐齐央求说。

“是这样啊?那”高个看了一眼矮个,商量了一下说:“本来这部戏的主要演员就差一个,我们刚才挑中了她,既然你们俩也喜欢演戏,那就这么着吧,我们俩跟导演说说,你们俩就在戏中演个小角色吧。不过,你们俩要记住,演员不分大小,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只有小角色,没有小演员,对不?”

“叔叔,我们明白。”三个女孩高兴坏了,兴奋得又蹦又跳。做演员当明星,可是她们求之不得的呀!

苏秦玉羊、夏小雨和齐齐随着那两个男人坐上了一辆停在火车站广场的面包车,车身上还醒目地刷着一行大字:电视剧《快乐的中学生》剧组专用车。车子七拐八拐来到了城郊一座废弃的砖窑,砖窑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个和她们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她们一个个穿得破破烂烂,蓬头垢面,脏极了,身上还散发着酸臭味,熏得人简直睁不开眼睛。她们看到夏小雨三人,一个个咧开嘴好奇地笑了。

这时,就见从砖窑外走进一个女人来,年纪30岁上下,身穿短裙,高跟鞋,浓装艳抹,珠光宝气。那两个男人告诉她们三个,这个女人就是这部戏的导演,你们叫她王导就可以了。王导上下打量了夏小雨老半天,又吩咐剧组的摄像对着夏小雨一阵猛拍。她在镜头里看了好半天,才点点头满意地对那两个男人说:“哦,刘导赵导你们干得不错,我很满意。”

王导对夏小雨笑着说:“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夏小雨。”夏小雨迟疑了一下才说。

“不,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忘掉这个名字。”时髦女人环顾了一圈那些童丐装束的女孩们,然后对夏小雨解释说:“我们这部戏已经开拍一个多月了,这部戏主要讲的是有一群女中学生,她们都是追星族,因为追星,她们不幸误入一个专门干拐卖儿童勾当的犯罪团伙,成为一个个童丐,为犯罪团伙去偷去抢去贩毒受尽折磨的故事。”最后,王导对夏小雨说:“在我们这部戏里,每个人的名字都是用一个城市代号,你在这部戏里扮演的是一个从沧州来的小童丐,因此你在这部戏里的名字就叫‘小沧州’。”接着她又把这部戏里的主要演员一一介绍给了夏小雨,有“小重庆”、“小东北”、“小上海”等等。

王导告诉夏小雨,这部戏得等到下个礼拜才有她的戏,让她先看看剧本,熟悉熟悉剧情,揣摩揣摩剧中人物,看看别的小演员是怎么塑造人物形象的。王导还告诉苏秦玉羊和齐齐,她们俩在这部戏里是夏小雨的跟班,是群众演员,没有台词。王导说,这部戏拍完了,她将开拍一部新戏,也是儿童题材的,如果她们俩演得好,她将在那部新戏里让她们俩扮演重要角色。苏秦玉羊和齐齐听了,忍不住连连点头。王导又问了她们的家庭地址和学校,并请她们不要担心,她会和学校和家长好好沟通的,还批评了她们擅自出门让学校和家长操心,说得她们3个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知道自己做错了。

夏小雨一边看剧本,一边看那些小演员演戏,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这天,该轮到夏小雨她们上场了。根据剧情,夏小雨扮演的“小沧州”和“小东北”一块来到了火车站,只见“小东北”在广场上铺开一块看不清什么颜色的破布,拿出两只塑料碗,两只白色小球,大声吆喝着变起了戏法,很快便吸引来不少正在等车的旅客围观。

这时,就见“小重庆”飞快地在人群中穿梭着,很快便发现了目标。只见那人西装革履气派不凡,一眨眼的工夫,“小重庆”便把那人口袋里一只鼓鼓囊囊的钱包偷到了手里,并飞快地递给了“小上海”。“小上海”一点也不敢怠慢,又把那只钱包给了夏小雨。

这一切都被夏小雨看了个满眼。她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连想也没想,便朝那人跑去,边跑边喊:“叔叔,您的钱包。”

那人听到喊声忙回过头来,接过钱包激动坏了,说:“小朋友,谢谢你,真是太感谢你了!”然后打开钱包,拿出其中两张百元大钞,递给夏小雨略表谢意。夏小雨摆摆手拒绝了。

“小东北”、“小重庆”、“小上海”一见可气坏了,她们把夏小雨拉到没人的地方恶狠狠地说:“小沧州,你想干什么?你赔我们钱!”

“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老师说了,偷钱拿人家东西不是好孩子。”夏小雨理直气壮地说。

“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小重庆”生气地说,“告诉你‘小沧州’,你和我们一样也是一个小偷!”

戏全演乱了,根据剧情,夏小雨拿到那只钱包后,应该马上跑下场。王导赶紧叫停,向夏小雨重新说起戏来。她告诉夏小雨:“你演得太本色了,其实那个被掏钱包的人,也是我们的演员。”夏小雨这才恍然大悟。

重新开拍,场景不变,夏小雨这回是实实在在地“偷”了一个钱包下场了,把它交给了王导。

一连七天,王导都在重复拍这组镜头,只不过地点总在换,一会儿是火车站,一会儿是公园,一会儿又是热闹的商场,一会儿是繁华的马路,反正都是人多热闹客流量大的地方。夏小雨和苏秦玉羊、齐齐搞不明白,这组镜头为什么拍了这么多遍?

这天总算换了新镜头,剧情是“小东北”她们没挣到一分钱,“买卖”都让夏小雨扮演的“小沧州”给搅黄了。没有偷来钱物交给一个叫“老广州”的犯罪团伙的头目,就换不来“老广州”手里那些特别好吃的糖豆。“小东北”她们一个个无精打采昏昏欲睡难受极了,恨不能一头在墙上撞死才好受呢。

“小沧州”并不知道,其实“老广州”每天给小童丐吃的是摇头丸、冰毒一类的毒品,她们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都是老资格的吸毒者了,白色幽灵已经深入了她们的骨髓,麻木了她们的小小灵魂,使她们再也离不开“老广州”,只好拼命的去偷去抢,并且还利用童丐这一不引人注意的特殊身份,到娱乐场所推销K粉摇头丸冰毒等毒品,为“老广州”带来数不尽的滚滚财源。

“难受了是吧?活该!谁让你们整天白吃饭不干活了。”“老广州”忽然翻了脸,骂声不绝,眼露凶光,恐怖极了,“你们这些挨千刀的,小不死的,我这里可不是慈善机构,坐吃山空那可不行!你们可知道,我为了买你们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你们不还谁还?嗯?!”

“老广州”一招手,上来一个打手,手里握着一把小纸团儿。“老广州”对那些童丐冷冷地说:“不给你们一点教训,你们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还会偷奸耍滑不好好干活,那到什么时候才能还上我的钱啊!我得想法赚钱啊!“老广州”略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这里每人有一个小纸团,只有一个里边写了一个‘打’字,谁抓到这个纸团,对不起了,我要把她给废了,看你们还敢偷懒不?哼!不听老娘的话,你们谁也跑不了!一个个的来吧。”小童丐们一个个吓得脸无血色,心惊胆战地伸出肮脏的小手,小心翼翼地去抓那一个个小纸团,没抓到“打”字的不由惊呼一声,感到很幸运。

这时,就见“小上海”一打开纸团,当时吓得就哭了,她飞快地跪在“老广州”面前,讨饶道:“‘老广州’,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我一定去多偷多抢,偷好多好多的钱献给你。你就饶我这一回吧,我、我再也不敢偷懒了。”

“老广州”根本不为所动,一挥手,上来两个打手,连踢带打,出手凶狠,“小上海”惨叫一声,当场便昏了过去。

“再给老娘挣不来钱,瞧见没有,她就是下场!”“老广州”冷冷地面对那帮小童丐,然后拿出一包五颜六色的摇头丸,一扬手扔给了童丐们。只见那些童丐,一下子炸了窝,根本不管“小上海”的死活,疯狂地抢食起了摇头丸。

夏小雨、苏秦玉羊和齐齐都被剧情深深地吸引住了,她们都忘了这是演戏,都觉得“小上海”她们演得太好了,太逼真了。

时间过得真快,夏小雨她们已经拍了半年戏了。还有最后一场,这部戏就要结束了。

这组镜头的内容是:由于风声太紧,公安局查得很严,“老广州”觉得她们没有了利用价值,决定把她们从海上卖到国外去从事色情服务。拍摄这组镜头是在晚上,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夏小雨她们十多名小演员乘面包车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海滩上,在“老广州”和她手下打手凶狠的催促下,一个个不情愿地上了一艘小船。

在黑夜的掩护下,小船就要起锚开船了。就在这时候,突然海滩四周亮如白昼,警笛长鸣,紧跟着是一声大喝:“不许动!我们是公安局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老广州”和她手下的打手还有那些“蛇头”,都乖乖地举手投降。这时,苏秦玉羊、夏小雨和齐齐惊喜地看到她们的爸爸妈妈都飞跑了过来,眼含着热泪,把她们紧紧地搂在怀里。

直到这时,苏秦玉羊、夏小雨和齐齐她们才明白,原来那个所谓的王导和刘导赵导根本就不是拍电视剧的,他们是利用中学生狂热追星的心理,假借拍电视剧为幌子,让她们当小偷。如果她们偷东西被逮着了,就说是拍戏;如果没逮着,那她们偷来的钱就都进了“王导”的口袋,为他们带来滚滚财源。当他们发现事情快要暴露,便想通过“蛇头”把她们拐卖到国外,从她们身上最后再榨取一笔不义之财,同时掩盖他们的罪行。

再说夏小雨她们的父母,自从女儿失踪以后就急坏了,四处寻找不见,马上向110报了警。公安局接到这些家长的报案,联想到最近一个时期经常有中小学女生走失的情况,十分重视,调集警力加大侦查力度,终于一举摧毁了这个犯罪团伙,解救了这些被拐的少女。

苏秦玉羊、夏小雨和齐齐听了,感到震惊极了,也后怕极了,后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4170.html

送你一枚创可贴

柳镇阴阳医

原谅小三

请台商吃饭

完美的交易

最佳夫妻搭档

阿P斗老板

凶画索命

比手艺

王府的秘密

最新文章阅读

  • 谈修养

    ★中国有句俗话:“要想公道,打个颠倒。”说的是为人处世不要只从一面去想,而要注意替对方想想,换个位置想想。只要能设身处地地看问题,就容...

  • 让幸福追上你

    没有人不向往幸福的生活。一旦发现幸福的端倪,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蜂拥而上,展开旷日持久的追逐。当人们被这种追逐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才蓦然发现幸...

    读者文摘2021-5-7
  • 轻体,别瞎忙活

    不探索,不可取;瞎探索,同样不可取。 前天有朋友问我:“你将来想做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干吗。” 昨天公众号有朋友给我留言,说:&ldqu...

    读者文摘2021-5-7
  • 盛名之下的印度医疗

    印度医疗水平一直给人价廉物美性价比高的印象:一方面,印度一级大医院的医疗人才和设备水平比起欧美同行不逞多让;另一方面,印度的医疗和药物价格相对...

    青年文摘2021-5-7
  • 赞美小女孩的话语

    赞美小女孩的话语 1、小毛头长得很小,头只有我的大洋娃娃那么大;脸圆圆的,红红的,像只大苹果。她睡得很甜,两只眼闭得紧紧的,像两条线...

  • 宽容成就帕特里克:从盗名牟利到诺奖得主

    20世纪60年代,法国少年帕特里克在巴黎靠卖书维生。他在每本书的封面都模仿名家题赠了签名和不同的献辞,再拿出去卖,果然供不应求。 那天,帕特里克正在...

    青年文摘2021-5-7
  • 有人叫我吴局长

    一天,我与妻子来到服装一条街,想买服装。 路过一家服装店时,正犹豫进不进去,店主热情地叫道:“吴局长,你也买服装啊,来到我店里瞧一瞧吧,&rd...

    故事会2021-5-7
  • 记忆力

    前几天晚上,我和同事小蕊一起逛街,她买手提包差钱,就向我借了50块,说好第二天还我,可直到今天下午快下班了,她也没有还钱的意思。估计她忘了向我借...

    故事会2021-5-7
  • 额外赠送和打折的秘密

    据统计,纽约人去年花了3100万美元购买冰咖啡,每天30万杯。换算一下的话,每杯16盎司,3000杯是37500加仑,一个月下来是1162500加仑,比奥运会比赛用的...

    意林2021-5-7
  • 这双手虽然小

    她生于1954年。翻翻历史书,知道那年代仍有饥荒。到5岁,竟不会走路,受到兄弟姐妹的排斥和父母的漠视。 那一年,她20岁,长得小胳膊小腿,但眼神倔强。...

    读者文摘2021-5-7
  • 痴心菜谱

    曾经以为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有两种:用来分享的,或者,需要争抢的。 可以综合两种最好吃食物在一起的,是童年时代的冷餐会。一年一度的儿童节,每个小朋...

    青年文摘2021-5-7
  • 船吸现象是怎么回事?

    根据流体力学的有关原理,流体的压强与它的流速有关,流速越大,压强越小,反之亦然。当两艘船平行着向前航行时,在两艘船中间的水比外侧的水流得快,这...

  • 王献之的拒绝

    孝武帝司马曜修了一座建康宫,主殿匾上要书写“太极殿”三个字,宰相谢安便把这件事交给当时最著名的书法家王献之了。 照理说,这可是一个无上...

    读者文摘2021-5-7
  • 爱情乱码

    世间女子莫不是因为爱,才走上婚姻之旅的;但其中有不少人,在和曾经的爱人分道扬镳时,却不是爱逝缘尽,而是情非得已。 和所有类似故事的开头一样,妻子...

    青年文摘2021-5-7
  • 写给衰退期的的毕业生

    亲爱的大学四年级生,刚刚与我们这儿的新毕业生交谈。他们告诉我,他们仍在大学里的同学将面临一个可怕的就业市场。这样说其实有失公平,因为几十年来,...

    青年文摘2021-5-7
  • 不愿上赛道的“马”

    我认识明月之前,从不相信世上真有如吸尘器般卷吸知识的人。 我是在巴黎见到明月的,后来去欧洲其他城市时,也见过她当然,我是去异地旅游,她是在异地上...

    读者文摘20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