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房迎客

故事会 日期:2021-1-10

福州人有句俗语说“宁可饿瘪肚皮,不要糟蹋面皮”。傅传仁就是这样一个爱面子的人。前不久傅传仁的亲侄孙结婚,作为大伯公的傅传仁不甘落于一般亲戚朋友之后,在摸清了各家馈赠的红包底数后,他一下子就封了一个1000元的红包,外加送给新娘子的500元见面礼与500元开口礼,整整2000元!为此,害得积蓄不多的傅传仁老夫妇俩关起家门整整吃了一个月的青菜萝卜。难怪他夫人总要唠叨他“死要面子活受罪”,可傅传仁就是这么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这不,自打上个月接到台湾表弟陶国客说要来大陆探亲的消息后,傅传仁夫妇俩就上了心事。特别是傅传仁,简直用得上愁肠百结、坐卧不安这两句成语了。然而,要怨也只能怨傅传仁自己:谁让他往常与表弟通讯联系时,总是大夸海口、瞎吹牛皮呢?分明住的只有五十多平方米的小套房,他偏要说成是200平方米的大住宅;分明家中除了一台普通的12寸旧彩电与一把电吹风外,再没有任何时尚的家用电器,他偏要说成家中空调、冰箱、音响、微波炉一应俱全。现在,眼看他所吹的牛皮就要豁边了,怎不叫人干瞪眼、暗着急呢?!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傅传仁,因为他做梦也想不到有这么一天,在分别几十年后,已经八十开外的表弟还有这份兴致,从台湾飞来大陆,来探望他这个表哥!

自从大陆与台湾实现通商通邮之后,表弟陶国客就经常来信来电,热情邀请表哥全家去台湾作客,观赏游玩宝岛的旖旎风光。作为表哥的傅传仁,何尝不想趁这有生之年去一趟台湾,以解半个世纪以来表兄弟之间的相思之苦呢?然而,傅传仁实在是囊中羞涩呀!去一趟台湾得多少钱?这来回绕道香港的飞机、火车费用,这走亲访戚所携带的土特产费用,这一身无愧于大陆公民的光鲜挺括的衣着打扮费用,估算一下,至少得三年不吃不喝才花费得起呢!所以,对表弟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请,傅传仁只好推说老伴身体欠安走不动,或者借口自己年纪大了难出远门。令傅传仁没有想到的是,表哥这边推三阻四不肯去,表弟那边却意气风发地要来大陆了!傅传仁得知此消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样,哪怕借钱筹款也要争取去呀!省得到时候人家来了,自己只有出洋相的份。

傅传仁这一急,急中生了智。他把目光瞄向了紧邻的杜小飞家。傅传仁住凤凰新村132号,杜小飞住凤凰新村133号,同一楼层同一梯位,面对面。不过,傅家住的是五十多平方米的小套,而杜家住的是一个近200平方米的大单元。家中的装修更是有天壤之别:傅家简易粉刷清冷单调,连木地板也没有铺;而杜家金碧辉煌,就连墙上的壁纸听说也是意大利进口的。傅传仁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硬着头皮按响了杜家的门铃。

杜小飞夫妇都是国家工作人员,小飞还是个小有名气的业余作家,不时有稿费单送上门。小两口丰衣足食,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傅传仁好不容易涨红老脸,支支吾吾地把来意向小飞夫妇说个明白,当即得到了小夫妻俩的支持。杜小飞说道:“不能让人小看了我们改革开放的成果,傅伯伯,这事我一百个支持你,配合你!”当场表态:一定密切配合,唱好这台戏。傅传仁顿时湿润了双眼。

掐指一算,这几天表弟陶国客就要到了。由于时间紧迫,第二天傅、杜两家就互换了门庭:傅传仁夫妇住进了杜小飞家,杜小飞夫妇则搬进了傅传仁家。杜小飞心细,在互换住宅的同时,还把两家的门牌换了。杜小飞夫妇告诉傅老,他俩出远门去海南旅游,留下的空间和时间,让傅传仁夫妇自由安排。傅传仁连声说谢谢。

没几天,大腹便便、红光满面的陶国客夫妇大驾光临了。表兄弟半世纪后重逢,自是悲喜交集,姑且按下不表。

话说陶国客环顾着表哥那金碧辉煌、装修高档的家,不由感慨万千,迭声夸赞,说现在大陆民众的生活水平一点也不比台湾差,表哥一家的生活如此富裕,让他们放心与开心。陶国客发自内心的一番话,说得傅传仁喜上眉梢洋洋得意,他的目的达到了。他要的不就是那个比什么都重要的面子吗?

不过,闹心的怪事出在陶国客随身带来的一只手机上。这是一只款式新颖的多功能数码手机,可以照相还可以收看电视广播节目。一番寒暄后,陶国客就拿出手机,劈头埋怨傅传仁道:“我说表哥,你家里怎么老没人呀?一路上,我不知往你家里拨打了多少个电话,都没人接。”

“这不可能吧?知道你要来,这几天,我们可一直都呆在家里,大门没出二门没迈呀。”傅传仁一时没回过神来,信口答道。

“难道是我记错了你家电话号码不成?”陶国客也开始怀疑自己年老记忆力差了,他又和傅传仁核对了电话号码后,再次按下了重拨键。奇怪的是,家里的座机依然声息全无,倒是对面133号的房间里隐隐约约地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陶国客一连拨打了几次,都是这个样。这下,陶国客的奇怪就变成了惊异:“表哥,这是怎么回事?对面那套房子也是你的吗?”

这时,反应有点迟缓的傅传仁还没回过神来,他果断地摇摇头:“对面那套房子住的是一对新婚小夫妻,他俩外出旅游去了。”

“那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按重拨键,你家的电话没响,而他家的电话铃倒响了。”陶国客狐疑地打量着表哥,等待着他的答案。

陶国客说说也就罢了,可他一打量,终于把傅传仁打量了个如梦方醒,他开始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顿时,一辈子没造过假的老人,“腾”地闹出了一个大红脸,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好在陶国客没再往下追问,总算勉强搪塞了过去。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傅传仁的一颗心刚放下没多久,又悬了起来。那天他们刚从闽江口观景归来,陶国客忽然又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这下,比上次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陶国客刚按下按钮,家里的电话就铃声大作了起来。傅传仁不明就里,走过去拿起话筒,里面竟传来了表弟陶国客的声音!当下,表兄弟俩大眼瞪小眼,全都愣在了那里。

“表、表弟,你、你是怎么知、知道这个电、电话号码的?”傅传仁结结巴巴地冒出一句问话。

“我、我……”陶国客一时也被表哥的话问住了。他两眼急速地眨巴着,脑子快速地旋转着,好一会儿,他才如释重负似的笑了起来:“这才是表哥家的电话嘛,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4123.html

候机楼的故事

人人要面子

绝对真迹

吃同一个西瓜

犬娃传奇

为老爸赎房

晨跑泄天机

血玉

[法律故事] 谁封了我的帐户

《手机响一声》等

最新文章阅读

  • 低调才能专注

    2011年4月1日,《财富》中文版公布了“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华为集团的CEO任正非位居榜首。可是,当媒体记者来到华为采访任正非的...

    意林2021-1-21
  • 选择一条充满危险的路

    在非洲广阔的草原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角马是其中的一种。雨季期间,雨水充足,草原上一片生机,广阔的非洲草原上到处都是角马。 但是到了旱季,草原...

    读者文摘2021-1-21
  • 皇宫里的梦游者

    唐天宝年间,安史之乱爆发,叛军势如破竹,仅两个多月,就攻破了大唐东都洛阳。安禄山在洛阳称帝,国号“燕”,过了一把皇帝瘾。没多久又攻破...

    故事会2021-1-21
  • 最经典哄女朋友开心的话

    最经典哄女朋友开心的话 1、快到情人节了,刚才我去楼下买完东西。老板:“先生买花么?”我:“买花干什么啊?”老...

  • 绝对真迹

    刘老板有钱没文化,但特别喜欢附庸风雅。这天他来到一家古玩店,看到了一幅署名齐白石的《虾戏图》。他忙问店主:“这是齐白石的真迹?” 店主...

    故事会2021-1-21
  • 房灵玉,有手就够了

    房灵玉生在河南孟津县,和别的穷孩子不同的是,她精灵乐观,而且遇事非常有主见,这在穷山沟里很难得。14岁那年暑假,她去省城姨妈家,姨妈家四世同堂,...

    青年文摘2021-1-21
  • 谁是谁的明月光

    张爱玲这句经典的话你一定听说过: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致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

    青年文摘2021-1-21
  • 谋杀的证据

    一 周四晚上,一条电视新闻引起了约克警长的关注:关押在丹恩兰肯监狱的抢劫惯犯比尔越狱逃走,并在公路边的指示牌上留言,要对抓捕和指证他入狱的所有人...

    故事会2021-1-21
  • 懂得欣赏

    2003年3月,美丽的美国西雅图城郊,风景秀美的开比特尔山下,来了三位游玩的老人。领头的一位,年近七旬,名叫加尔文,他是大名鼎鼎的摩托罗拉公司的总裁...

    意林2021-1-21
  • 享受生活的“小新鲜”

    莫名的郁闷,让我连陪女儿过生日都少了兴致。照相馆里,妻子带女儿化妆、换衣,和摄影师交流、摆Pose。她俩不亦乐乎,我却心不在焉。墙上的亲子照吸引了...

    意林2021-1-21
  • 选酋长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位老酋长病危。 他找来村中最优秀的三个年轻人,对他们说:“我就要离开你们了,我要你们为我做最后一件事...

    读者文摘2021-1-21
  • 《红楼梦》:一场关于贪腐的家族共谋

    凤姐和贾母打牌,总是故意输给她,贾母很开心,说,不在于赢钱,只是图个小彩头。贾母眼里这个小彩头是多少呢?每次大概一吊钱多一点,书里说凤姐的盒子...

    意林2021-1-21
  • 蔡达标:米饭对抗汉堡

    耕耘十余载坐上中式快餐第一把交椅、高二辍学、半个知识分子就是理论和经验的结合…… 要当半个知识分子 用米饭挑战汉堡可能是蔡达标发起的...

    读者文摘2021-1-21
  • 月光下荒野里一块石头

    月光突然间洒下来惊醒了沉睡的我,那种朴素干净的凉意使我僵硬的四肢产生明爽的快感,仿佛一股莫名其妙的痛楚,从身体最为隐秘的地方漫散开来。 我不知道...

    读者文摘2021-1-21
  • 被忽略的小花

    6月的一个美丽早晨,露水还在草丛中闪着光芒,一个名叫杰克的小男孩一头扎进了他妈妈的花园。他在争奇斗艳的花丛中流连,一种清新、淡雅的芳香在空气中飘...

    意林2021-1-21
  • 跳着跳着,青春就过去了

    读书的时候,忽然兴起了跳舞热。 一个姓叶的女同学,城里人,很时髦,说:“我学了一个交谊舞,好看得很,教你们!”另一个女同学乐颠颠地走过...

    青年文摘202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