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心狱

故事会 日期:2021-4-21

十年前的那个春天,24岁的秦大富来到赣西某市九鼎贸易公司,找到总经理吴九鼎,希望能在他的公司找一份工作。吴总看了他的求职资料,得知他是财经大学毕业生,便把他放在贸易部任助理。秦大富既高兴又感激,要知道,他毕业大半年了,一直找不到工作,下岗在家的父母急得长吁短叹。

九鼎虽是小公司,但生意兴旺,员工待遇不错,这让秦大富看到了自己的前途与希望。不久,他将自己的女友鞠玫介绍过来。鞠玫毕业于本市一所高校文秘专业,求才若渴的吴总把鞠玫放在办公室,她的顶头上司是吴总夫人王景凤。王景凤是办公室主任兼会计。

这年秋天,秦大富与鞠玫喜结良缘。舒适的工作,不菲的收入,生机勃勃的公司,使这对小夫妻对未来充满憧憬。

然而,一场大火却让事情急转直下,陡然生变!

那是次年春节前夕,公司生意繁忙,很多员工不得不加班加点,作为老板的吴总夫妇,更是忙得团团转。一日深夜,加班的人陆续回家了,秦大富忙完手中的事,去喊妻子回家。忽然,一声尖叫划破夜空:“着火啦!快救人!”循声望去,公司办公室的窗口已是浓烟滚滚。秦大富冲到四楼的办公室门口,借着外面微弱的路灯光线,看见妻子和三个办公室人员正困在办公室里找不到出口。秦大富打碎玻璃门把他们救了出来,这时,火势已经漫延开来,整个四楼都是噼噼啪啪的火苗在窜动。“老板娘呢?”“她和儿子在里间睡觉!”“要出人命了,怎么办哦?”几个办公室人员急得直跺脚。秦大富一面吩咐他人打电话报警,一面用湿毛巾蒙着脸摸黑去救人。鞠玫拉住他,说:“这样很危险,你不熟悉老板娘的位置,我带你进去!”不等秦大富阻止,她用衣服捂住鼻子冲进浓烟中。他们摸进老板娘的办公室,终于在外间接待室的沙发上找到已经昏迷的老板娘。秦大富背上她赶紧往回撤,鞠玫先摸到一个小包,再摸到孩子,她把小包藏进裤兜后抱上孩子拼命往外跑……

此时消防战士已赶至现场灭火,在外办事的吴总也刚好到家,目睹公司一栋大楼被火魔吞噬,捶胸顿足。“吴总,别的事先放下,火速救人!”秦大富的一声大喊让吴九鼎回过神来,他与秦大富一道将王景凤母子送往医院。

在医院抢救室,医生忙了两个小时,最终摇头叹息:病人因在睡梦中吸入过多有毒浓烟,已双双窒息死亡。

消防部门很快找到了失火原因:是王景凤先开里间的电暖器在办公桌上工作,后来也许是太困了,也许是跟来玩耍的5岁的儿子吵着要休息,她又打开外间接待室的空调,带着儿子在沙发上睡着了,忘了关闭的里间的电暖器烤着棉罩引起火灾。

公司毁了,妻亡子夭,多重打击让吴九鼎精神几近崩溃。

树倒猢狲散。员工们怀着惋惜各奔东西,秦大富也急着同妻子商量出路。鞠玫说:“大富,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我救人时摸到一个钱包!”说着拿出包。秦大富拉开一看,眼都直了:“有这么多钱?还有项链?”鞠玫把她找孩子前摸到钱包的过程说了,还说冲出浓烟后又急着送他们上医院,直到从医院回家,才想起包里的东西,急忙解开,见那东西竟是老板娘的钱包,还有她的白金项链。她数了那沓钱,足足2。5万元。“这钱,我们是不是还给吴总?”鞠玫征询丈夫的意见。秦大富有些六神无主,许久不置可否。最后,夫妻俩达成一致意见:把钱留下。而且,鞠玫还将三千多元的项链以两千元的低价卖给了首饰店。这样,手里没有积蓄的鞠玫夫妇就有了2。7万元存款。

春节过后,秦大富夫妇南下珠海,租下一间旧货店当起了老板。

创业伊始,秦大富既当老板,也做员工。每天,他带领几个打工的伙计走街串巷收购那些有钱人家用得不顺心的家具、电器,很快,他的店就成了远近闻名的“旧货超市”。那些外出打工的人,为了省钱,往他的“超市”去物色,准能买到价廉物美的东西。而鞠玫也没法闲着,她的工作是办好每天的伙食,给大家洗衣、守店、卖货、管理财务。

通过半年的运转,秦大富发现了一个秘密:那些利润大的物品,大都是些家用电器。比如有台29英寸的三洋彩电,市场卖价是2600元,而他收购的一台七成新的同品牌彩电,仅花了700元。当然,电视有个小毛病:画面图像不清晰。他请修理工做了一番调试,电视清晰如新,最终以1500元卖出。让秦大富心疼的是,修理工不到半小时挣走了160元,相当于他应得利润的20%。由此,秦大富痛下决心:去学一手电器维修绝活!

秦大富来到广州,找到一家电器修理店当学徒。师傅见他是个正规大学毕业生,又那样谦虚好学,把自己的看家本领教给了他。半年后,秦大富基本掌握了普通家电的维修技术。

有了维修技术,秦大富在旧货市场打拼起来更是如鱼得水。往往低价收购的有点瑕疵的家电,他稍作摆弄,就能卖个好价钱。加上鞠玫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她掌握了顾客送货上门的心理,又善于指出物品的不足,所以砍价特顺;而对买旧货的顾客,又能一针见血地道出商品的价廉物美来,一番循循善诱,往往使顾客空手而来,满载而归。

用“货物多、人气旺、生意好”来形容他们的旧货城,是最恰当不过的。他们将方圆一公里内的几个旧货店都挤垮了,他们的财富在几万、十几万、几十万地积攒着。

五年后,鞠玫回家乡办事,见当年九鼎公司的废墟上已建起一幢电信大楼。而受公司破产、家庭破碎打击的吴九鼎,听说已疯疯癫癫,不知所踪。鞠玫不禁感慨万千:要不是那场大火,他们夫妇应该还在那里工作;要是还在那里工作,自己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发财机会。回珠海后,鞠玫把打听的情况和自己的感想告诉丈夫。秦大富听了,许久沉默不语。“我的心情好沉重,”秦大富说,“那件事像一块巨石,堵在我的心里已经多年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为吴总做点什么……”

“我知道你说的是那笔钱!”鞠玫打断他的话,“其实,我们冒险去救人,捡到钱包也算是上帝恩赐,不捡白不捡的!”“可不能这样说,毕竟钱的主人不是我们!”大富语气坚定。鞠玫不得不认同:“这倒是,我承认我当初还是有私心的。但老板娘不在了,事情又过去这么多年,还是别把这事放在心上吧。”顿了顿,鞠玫又说:“听说吴老板患了精神病,走失了,我们就是想为他做点什么也找不到人了。”秦大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人生在世,祸福难料啊!”

由于心中藏个疙瘩,秦大富经常受到良心的拷问,总觉得自己积聚的财富中有些不仁不义的成分。他只好努力做善事,献爱心,以减轻心中的那份愧疚。近年来,他为福利院、残联和希望工程捐资已达二十余万元。

今年春节前,旧货城租期到了,已挣下百万家产的秦大富夫妇决定回家另求发展。

回到家乡后,他们安排七岁的儿子入学,随后打听当年老板吴九鼎的下落。熟悉的人都说,吴九鼎得病后四处游走,一直未见露面,现在是死是活无人知晓。夫妻俩感叹一番,也就死了那份要找他的心了。不久,他们来到省城,租了店面“重操旧业”。

繁华地段加上熟门熟路,很快激活了店里的生意,不到半年,他的店就扩大一倍,雇请了四个搬运工还人手紧张。秦大富委托伙计们再去找一个人,这样,让他们牵挂多年、寻找多次的昔日老板吴九鼎就奇迹般“从天而降”了!

那是一个夏日的上午,吴九鼎在别人引导下来跟老板见面。刚一坐下,秦大富就觉得他面熟,一看他填的招工表,姓名一栏居然是“吴九鼎”!“你是吴总?!”秦大富万分惊愕地握住他的手,“我是大富呀!”吴九鼎眼神呆滞,想了许久才说:“秦大富?你怎么在这里?鞠玫呢?”这时鞠玫已闻声走进办公室,激动地说:“吴总,我们都在这儿,谢谢你还记得我!”夫妻俩就这样陪着他聊了大半天。尽管吴九鼎思维不如原先敏捷,但从他断断续续的答话中还是得知了大致情况:火灾中,吴九鼎损失财富三百余万,几乎一夜之间一文不名了。损财、破家的双重打击,使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他父母早逝,没有近亲,只有远嫁南昌的一个表妹算是最亲的。表妹把流浪街头的他找回,送到南昌治病。半年后病愈出院,但大脑记忆力仍未完全恢复。他租了一间小屋住下,靠做搬运苦力维持生计……

从此,吴九鼎固定在秦大富店里打工。见大富夫妇总是喊他吴总,吴九鼎说:“我现在不是什么吴总了,喊我老吴吧!”大富夫妇只得改口。

不久后的一个夜晚,秦大富夫妇商议如何把那笔钱还给吴九鼎,以了结心中夙愿。商讨了好几个方案,最终敲定一个:将那个钱包的秘密告诉他,连本带息还他三万五;同时,为了表示他们的忏悔,开个分店以帮助他摆脱生活的困境。

翌日晚,大富夫妇请吴九鼎吃饭。几杯酒下肚,大家都有些醉意了。大富说:“老吴,今晚我们有个重要的秘密向你公开,当然也是表示我们的忏悔!”接着,秦大富就把十年前他们夫妇在那场大火中冒险去救王景凤母子以及鞠玫捡到王景凤钱包没有及时交出来的事说了一遍。他直言不讳地说:“当时因为你夫人去世,我们出于私心没有把钱交出来,而且还将项链换成现金,我们用这些钱做本在南方开店,终于掘得了第一桶金,但我们常常会受到良心的拷问与折磨,多次去寻找你却无法找到,而今,你竟然来到我们店里干活,这分明是上天的安排啊!我们今晚向你公开秘密,要把那些钱还给你,以请求你的宽恕!”鞠玫拿出一沓钱,递到吴九鼎眼前:“这是连本带息三万五千元,你拿着吧。”吴九鼎拒绝接受:“你们舍生忘死救人,我该感谢你们才对,这个钱包,你们不捡,也早已变成灰烬。”秦大富说:“老吴,你一定得拿着!这本来就是你的钱呀!”最后,吴九鼎只同意拿2。7万元,所谓利息他一分不要。

还了钱,秦大富夫妇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下一步开分店的计划,又在紧锣密鼓实施中。

不久,秦大富又租下一间店面做分店,因距总店有一段距离,秦大富把主要精力放在分店,还请吴九鼎协助他把市场做活。生意走上正轨后,秦大富要吴九鼎把现在租住的房子退掉,搬到分店吃住。这为吴九鼎每月省去400多元房租和水电费,他乐呵呵地搬到了分店。

经历了半年的学习与实践,秦大富觉得吴九鼎能经营好这个分店了。

一个秋夜,他与鞠玫郑重其事地来到分店,由鞠玫宣布聘请吴九鼎为分店经理,并告诉他,总店每月给他发两千元基本工资,分店的利润五五分成。这不是给我买了双保险吗?吴九鼎一脸惊诧。秦大富说:“老吴,招几个工人单独干吧,相信你能干好!如有困难,随时找我!”“不,你是投资人,经理该由你当才合适!”“这是我们的一致决定,老吴,你就接受吧!”鞠玫真诚地把已经更名的营业执照递给他。吴九鼎接过,两行浊泪倾泻而下:“看来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一定尽力管好这间店!”

走出分店时,秦大富夫妇仿佛一桩心事已了,一块石头落地。他们面对夜空默默念叨:感谢上苍,让我们有机会悔过自新,走出心狱!要不然,纵有家财千万,心灵藏着一道阴影,我们又怎能过得轻松!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3592.html

地窖里的奇遇

超感应力传奇

钻钱眼

怎样鉴别狼和狗

差点叫“亲爹”

二百五一词的来历

野象谷惊魂

吝啬鬼传说

诱狼咬屁友

小张和小李

最新文章阅读

  • 乔布斯如是说

    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 成就一番伟业的唯一途径,就是热爱自己的事业。如果你还没能找到让自己热爱的事业,继续寻找,不要放弃。 求...

    读者文摘2021-4-21
  • 水样的春愁

    同芭蕉叶似地重重包裹着的我这一颗无邪的心,不知在什么地方,透露了消息,终于被课堂上坐在我左边的那位同学看穿了。一个礼拜六的下午,落课之后,他轻...

    读者文摘2021-4-21
  • 汪涵:玩收藏就是没事偷着乐

    收藏的种子 在舞台上娱乐大众的汪涵坦承,生活中他娱乐自己的方式,是跟别人不同的。他对古玩收藏情有独钟,并且收藏偏冷门,对古铜印尤为专注。那一颗颗...

    意林2021-4-21
  • 黄家猫少爷

    我妈年轻时养过很多猫。她养的猫确实不同凡响,据我爸描述,当年我妈每天下班回家的时候,自行车刚刚骑到胡同口,离家门还有好几十米,家里的猫们就坐不...

    意林2021-4-21
  • 什么叫区别

    什么叫区别 胸口摸得着的尺寸叫胸围,摸不到的尺寸叫胸襟; 眼睛看得到的地方叫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叫视野; 嘴里说得出来的话叫内容,说不出来的话叫内涵...

    故事会2021-4-21
  • 无风扬波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无风扬波 【汉语拼音】wú fēng yáng bō 【近义词】:无风生浪、无风作浪 【反义词】:息事宁人 【成语出处】明·李贽《...

    成语故事2021-4-21
  • 动物的生死观

    难舍遗体:期待奇迹出现 没人知道大猩猩贾纳的脑中或是心里到底充斥着一种怎样的情绪,但动物学家能肯定的是,在野生的环境下,几乎所有的猿类和猴类母亲...

    青年文摘2021-4-21
  • 我们很近又很远

    那是在几年之前的一个夏天,我去故乡接我的母亲。天空中下着小雨,我扶着母亲登上从故乡的县城返回济南的列车。 天气并没有因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减少它的...

    读者文摘2021-4-21
  • 琥珀手串

    祝小凤当护工已经六七年了,照顾的大多是老太太。照顾一段时间便送她们离开,有的从前门出,有的从后门出,家属们便有的欢喜,有的悲伤,祝小凤也看惯了...

    读者文摘2021-4-21
  • 一个陌生女孩的来信

    笔耕不辍,久栖文坛,很是收到过一些陌生人写来的信。当弃则弃,应留则留,竟渐渐地由欣然而淡然而漠然。有时,那一种无动于衷,连自己都深觉太愧对认认...

    意林2021-4-21
  • 所求何奢

    威王八年,楚国大举进犯齐国。齐王派淳于髡去赵国请救兵,携带黄金100斤,车马10辆作为出兵的交换条件。 淳于髡接到大王的口谕之后仰天大笑,齐王莫名其...

    哲理故事2021-4-21
  • 悟之韵

    悟,虽类直觉,却总能直透物象事理的灵魂。 悟之精妙,虽能让人心领神会,陶然自醉,却喜意内蕴,难以口授言传;若以象喻之,则悟是思之藤上乍然绽放的花...

    人生感悟2021-4-21
  • 怀表五色情

    一、苦涩乡愁 北投七星峰下,一座单体别墅,竹林环绕,松柏苍翠。别墅的主人叫吴梦千,眼下已是近九十高龄的老人了。由于他是行武出身,体质一向很好,只...

    故事会2021-4-21
  • 用舍失宜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用舍失宜 【汉语拼音】yòng shě shi yí 【近义词】:轻重失宜、祸国秧民 【反义词】:立竿见影、举措得当 【成语出处】明˙胡...

    成语故事2021-4-21
  • 战壕风衣风行史

    从战争走出,风靡全球,战壕风衣依旧延续着它的经典。 起源于一战的冬雨 战壕风衣,或译为防水风衣。长度由小腿中部到膝盖以上不等,用防水的重型纺织棉...

    青年文摘2021-4-21
  • 只记录有太阳的日子

    年轻的时候,我是一个很敏感、很脆弱、心思很重的人。记得我刚刚工作是在印刷机的机台上。机长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平时一脸严肃,我是能躲开就躲开...

    青年文摘2021-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