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失窃

故事会 日期:2021-6-6

(一)皮包被盗

这天中午,税务局局长史大明在“玫瑰酒楼”潇洒后,打着饱嗝,踉踉跄跄地走出酒楼,准备去“富豪花园”。那里有他的私人秘密别墅,他在那里金屋藏娇,养了一个美女市歌舞团的舞蹈演员顾雨菲。这个顾雨菲只有21岁,清纯妩媚,使每个见到她的男人都失魂落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见到史大明后,顾雨菲就抛弃了众多的情人,甘愿做史大明的“二奶”,她觉得史大明才是她寻找的目标。

史大明一步三晃地走向他的奥迪A6轿车,打开车门,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来,他去酒楼参加酒宴时,把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放在了车里,这时,他见到副驾驶座上的皮包无影无踪了。

史大明又往后座扫视了一下,仍不见皮包的踪影。他又在整个车厢内细细寻找,仍没有找到。他的心怦怦直跳,冷汗刷地流了下来,眼前开始冒金花。稍微镇定了一下,他开始检查车窗的玻璃。车窗完好无损,看来,窃贼并不是从车窗拿走皮包的,而是打开了车门。只有自己和司机崔军有钥匙,难道是他?也不一定,现在的窃贼行窃手段越来越高明,他们有万能钥匙,打开车门不费吹灰之力。那么,他们为什么只拿皮包,却不把车直接开走呢?这辆奥迪车是单位刚换的新车,自己上手才一个多月,难道他们不是一般的窃贼?也许他们另有企图?皮包里有两万多元现金,史大明并不放在眼里,钱对他来说就是地上的韭菜,割了一茬又长一茬。让他担心的是,皮包里有一个黑色的小本,那里有史大明的全部秘密。小本中记载了他当权以来所有的不正当收入,还记载了涉及的人和具体时间。这个包如果落到了检查机关或公安部门的手中,那可就全完了!

想到这,他的左心室隐隐作痛。近年来,由于过度的贪婪,整日的花天酒地,他的精神、肉体严重透支,加上担惊受怕心力交瘁,使他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看来获得不义之财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时,黄副局长打来电话,说下午两点三十分有个会议。他哼哈几声说一会儿就回单位,就撂了电话。史大明神情恍惚地上了车,迷迷糊糊地开着,屡次闯红灯,也没理会警察的制止,几次差点与迎面而来的汽车相撞,最后总算开到了单位。史大明梦游似的进了电梯,来到18楼的会议大厅,途中一些员工与他打招呼,他都视而不见,与平时判若两人。他匆匆地走进会议大厅,几个副手早已坐在那里,史大明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会议开始了,各科室的主管依次汇报着各自的工作成绩和来年的规划,而史大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的脑海中只是反复重复着一个问题:怎么办?直到秘书小王轻轻碰了他一下,他才如梦方醒,知道该自己讲话了。以往他的讲话就像老太太的缠脚布又长又臭,而今天他简单说了几句话就宣布散会了。下属们都惊讶地瞧着史大明,心中在说:“局长今天是怎么了?”

史大明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快去工作。等人们刚一散去,他匆匆地下了楼,来到楼前的停车场,走到汽车边。这时,车门突然开了,原来司机崔军坐在车里。

史大明满脸疑惑地上了车,惊讶地道:“你不是休假了吗?怎么又来了?”崔军说:“局长中午喝了酒,我不放心,所以又赶回了局里。”史大明没说什么,又呆呆地想着心事。崔军问:“局长,去哪里呀?”史大明一挥手:“回家。”崔军听罢,一踩油门,汽车飞驰而去。当汽车拐进“富豪花园”时,史大明喊道:“呀!怎么开这里来了?”崔军惊道:“不是回这里吗?”史大明知道崔军已经习惯了,这也不能全怪他,连忙解释道:“回原来的家。”崔军露出了一脸的疑惑,他不知道一向不回家的局长,今天是怎么了?

到了家门口,史大明急匆匆地下了车,开门进了屋。他的妻子晓丽惊讶地叫了起来:“哎呀!老公,你今天怎么回来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升起啊!”史大明没有理她,径直走向卧室,进了卧室一下子倒在床上,心事重重地发着呆。晓丽推门进来,把一杯橙汁放到茶几上,又追问史大明发生了什么事情。史大明嘴里嘟囔了一句:“烦死人。”背过身去,脸朝着墙不再理她。

这天夜里,史大明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打开台灯,一会儿打开电视,一会儿又一根接一根地吸烟。晓丽也被他搅醒了,责怪道:“你折腾个啥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史大明瞧了一眼晓丽,生气地下了地,抱起一床被子去了儿子的卧室。他家五间卧室,儿子去年出国留学了,这几百平方米的房子里更显得空了。

史大明躺在床上,仍在考虑皮包丢失的问题。他在想:司机崔军为什么对他回家感到惊讶,而不对他皮包的丢失感到惊讶?另外,顾雨菲原来那个情人吴为也值得怀疑,那天自己将他撵出别墅时,他那恶狠狠的眼神,至今想起来仍历历在目。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过不了多久,又被噩梦惊醒。就这样度过了一夜。

(二)到底是谁

第二天,史大明六神无主地在局里熬过了一天。上午和下午他给顾雨菲打了两次电话,问她想不想他。雨菲在那边发着嗲,说她正闷得难受,叫他晚上一定回她这里来。

下班后,史大明去了“富豪花园”。令他吃惊的是,他今天换了一个新皮包,在崔军面前摆弄着,崔军却视而不见。崔军一边开着车一边和史大明闲聊着,史大明用眼角余光瞟着崔军,心想:如果是你偷了皮包,我一定饶不了你!

崔军把车开进了“富豪花园”,停在了别墅前。史大明走进了别墅。顾雨菲一见史大明进来,立刻拥上前去,嗲声嗲气地说:“老公,想死我了!昨天你干吗走了?”

史大明皮笑肉不笑地说:“拉倒吧!你还想我,我不在,你不还有那个吴为陪着你吗?”

雨菲立即做出委屈的样子,嗔怪道:“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你知道自从我跟了你,我和他就断了。上次你在这里遇见他,那是他听别人说我住在这里,顺路来看看我的,我们根本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关系。”

史大明用手轻轻拍了一下雨菲的面颊说:“看你还当真了,我不过在逗你呢!”

雨菲破涕为笑,她张罗着让保姆做几样大明爱吃的小菜。

一会儿,两人对坐在餐桌旁,雨菲关了屋内的灯,点上几根蜡烛,开了一瓶香槟,两人边喝边聊,打情骂俏。

史大明从皮包里抽出一沓钱,递给雨菲说:“明天去买几件衣服吧!”雨菲兴奋得涨红了脸,她连忙接过钱放入自己的包中,一面说:“老公,还是你对我好。”史大明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咀嚼着说:“先别说我好,我有事要求你,我想让你把吴为邀来。”雨菲听了一愣,不知史大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史大明一见,哈哈大笑起来:“你看你,咋这样呢?我见吴为是个人才,想帮他在我们局里找个工作,算是交个朋友吧!”雨菲看了史大明一眼,说:“你不要多疑了,以后我和他不来往还不行吗?”史大明说:“你真是误会我了,我真的想和他交个朋友,我说的是真心话。”雨菲疑惑地看着史大明,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晚餐后,史大明留在这里过夜。第二天早晨临出门前,他对雨菲又嘱咐了一遍:“千万记住啊!你一定要把他给我邀出来呀!”

这天中午,史大明接了一个神秘的电话,一个男人在电话里压低嗓子说:“你要知趣点,否则,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史大明心一惊:“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没什么,你心里明白。你就考虑着办吧!”那边电话撂下了。

史大明的心又隐隐作痛,他想,不能再拖了,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情。于是,他又拿起电话打给雨菲,问吴为邀了没有?雨菲迟疑了一下,答应为他引荐吴为。

第二天,在“玫瑰酒楼”三楼的一个包厢里,史大明、崔军、吴为三个男人开怀畅饮。

史大明举杯说:“来,咱们碰一下!以后咱们就是哥们了,小吴,你的工作在一个月内给你解决,保管你吃喝不愁。崔军嘛,我也想好了,不能老叫你跟着我跑了,我想安排你当个科长,这也算对得起你呀!”

崔军、吴为感动得频频举杯向史大明敬酒,史大明也敞开了酒量喝。他是海量,他今天准备将两个人灌醉,然后找出谁是真正的偷窃者。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3418.html

族长的非常之举

特色行业——碰瓷党

这一步走对了

谁是傻子

狗东西

这里不让抽烟等

30万元存款

美女的拥抱

关于痒的微小说二

感人的说服

最新文章阅读

  • 白色的喜悦与哀愁

    白色是最“单纯”的颜色,一直深得各种文化背景的人们的喜爱。对那些白色的动物,人们也是钟爱有加。 人们如此青睐白色动物,从另一个侧面说明...

    意林2021-6-6
  • 这个字念啥

    办公室哲学是很有讲究的,特别是面对上司时,一举一动都要小心谨慎。可是,一味的奉承就是对的吗? 小刘在大华集团公司机关办公室从事文字工作,是个典型...

    故事会2021-6-6
  • 虚耗的时间

    我一直怀疑我们虚耗的时间比用得有价值的时间多很多。人人都知道时间宝贵,人人却都在浪费着时间。 试计算一下,你虚耗在等候上的时间有多少?等车,等船...

    人生感悟2021-6-6
  • 木和炭

    男女间的感情,可以以一种十分奇妙的方式存在或进行。成年男女,经历了生活的风霜,不像少年男女那样狂热而不计较周遭的一切。但是成年男女的感情更深邃...

    意林2021-6-6
  • “沙漠绿洲”和“海市蜃楼”是怎样形成的?

    烈日炎炎,炙烤着戈壁大地,浩瀚的沙漠上,蒸腾着滚滚热浪。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也没有一点风。一支干渴的骆驼队艰难地行进着。突然,在远处的地平线上,...

  • 归来的温馨

    我的住所幽深,院内树木繁茂。久别之后,房子的许多去处吸引我躲进去尽情享受归来的温馨。花园里长起神奇的灌木丛,散发出我从未领受过的芬芳。我种在花...

    读者文摘2021-6-6
  • 赚钱的辩证法

    我从前的导师请我给她的学生做督导。一开始是不收费的,最近按照要求开始收费了,自然是象征性的,比我实际工作的价格低很多。但这样之后,我的体验并不...

    意林2021-6-6
  • 平铺而无力的社会

    中国社会自宋以下,就造成了一个平铺的社会。封建贵族公爵伯爵之类早就废去,官吏不能世袭,政权普遍公开,考试合条件的,谁都可以入仕途。 这种平铺的社...

    读者文摘2021-6-6
  • 王莽的棋局

    做人难,做中国农民更难。 按照现在的说法,古代中国的农民绝对是弱势群体,他们肩负着缴纳国家绝大部分税收的重任,在官府中却没有选票,也没有自己的新...

    读者文摘2021-6-6
  • 从钱穆那里选定人生道路

    我曾对钱穆不以为然,尤其是他身上那种老派的不现实。 这种不以为然也许能追溯到上小学时,在杨绛的散文《车过古战场》中,我第一次读到了钱穆,他看起来...

    读者文摘2021-6-6
  • 安慰剂等两则小故事

    有一类药叫安慰剂,本身没有什么明确治疗效果,但如果有权威人士告诉你它有效果,你吃下就会感觉好些好很多。 例一:有个小伙子口舌生疮大便干燥心慌气短...

    人生感悟2021-6-6
  • 王树彤:创业这活儿停不下来

    王树彤一直停不下来。从小跑步跑到别人害怕,不愿意和她一起跑了;创业也停不下来,她希望创到绝地逢生,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这是王树彤离开清华的...

    意林2021-6-6
  • 蓝色灯光下的美丽人生

    日本水户市铁路局,一名年近六旬的铁路守道工扎尔枝子像往常一样巡夜,这是他坚守了近四十年的职责,他的父亲当年将这个职责郑重地交到他的手中,一本正...

    意林2021-6-6
  • 你的信任去了哪里

    陌生人是“大灰狼”? 上海有个调查,上海居民仅有不到2%的受访者表示会让陌生人进家门。 这是什么意思呢?是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陌...

    意林2021-6-6
  • 王安石输给了谁

    纵观中国数千年历史,改革的失败,一般都是因为既得利益集团的反抗。但也不尽然,比如北宋熙宁年间王安石的变法,它的阻力一方面来自既得利益集团,另一...

    青年文摘2021-6-6
  • 门为谁开

    跟儿子聊天时,儿子说他的一个朋友在谷歌得到了一份工作,说这话的时候他一脸的崇拜。 他的朋友是这样得到谷歌工作的:偶然一天,他在大学校园的广告栏里...

    青年文摘20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