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总能相会

故事会 日期:2019-12-30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巧得真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下午快要收工时,工地李老板对张晓权说:“小张,你把我买的柑子替我送到我家。顺便跟莉琴说一下,今天晚上我不回去吃晚饭了。”说着,便将一袋柑子递给他。

张晓权知道这是李老板让他把这袋柑子送到金屋藏娇“二奶”那里去。李老板跟张晓权一样,也是乡下人,后来在省城搞建筑发了大财,便买了房子养了“二奶”。

李老板的“二奶”叫王莉琴,张晓权见过几次,人长得如花似玉,据说还是大学毕业生呢!李老板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张晓权也去过两次,都是跟李老板一起去的。那里叫“新加坡花苑”,是一处高档别墅区,别墅的样子都是一个样,十分漂亮。

张晓权洗了手,就连忙骑上自行车,拎着柑子朝“新加坡花苑”骑去。

一刻钟后,张晓权来到“新加坡花苑”的一幢别墅前,停好自行车后,就上前去敲门。想不到他刚要敲门,门竟然自动开了,原来门根本就没有关。他连忙问:“家里有人吗?”却没有人回答。

就在这时,从楼上传来了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你上来一下。”

张晓权听声音是李老板的“二奶”的声音,心想原来她在上面呀!于是便拎着柑子朝楼上走去。到了楼上却不见人影,倒是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张晓权终于听出了这声音来自卫生间,又看到外边客厅里的桌子上放着一套女人的内衣,才知道王莉琴原来正在洗澡。他顿时感到有点六神无主起来,是在这里等呢还是到楼下去等。

就在张晓权不知所措时,卫生间又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你把我放在桌上的衣服拿来。”

张晓权一下子呆住了:要我把她的内衣拿到卫生间去?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是有意挑逗我吗?虽然王莉琴长得沉鱼落雁之貌,男人见了都会有点神魂颠倒,张晓权也不例外,可她毕竟是李老板的女人啊!自己就是有再大的胆子,又怎么敢碰李老板的女人呢?再说,李老板平时对自己一直很不错,也很信任,把自己当作亲信,自己要是对王莉琴有什么坏心思的话,能对得起李老板吗?想到这里,张晓权便想立即下楼。

想不到就在张晓权想下楼时,在卫生间洗澡的王莉琴手里拿着一块大浴巾突然走了出来,嘴里还嗔怪着说:“你是怎么搞的?叫你拿件衣服还要等到现在?”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连忙用大浴巾将自己身子的关键部位遮挡住,十分吃惊地问:“你是谁?怎么跑到我家来?”

张晓权一看走出来的人根本就不是王莉琴,心里不禁“咯噔”一声:天哪!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走错门了?就在他准备逃跑时,突然传来洗澡女人的一声大叫:“张晓权!你怎么到我家来了?”

“你?”张晓权听声音有些熟悉,一下子站住了。他转身仔细看了一眼站在卫生间门前如芙蓉出水的女人,原来这女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高中时的同班女生秦兰芬。他心里倏地一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在省城上大学吗?怎么住在这么高档的别墅里,有点儿像个“二奶”呢?

“你等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秦兰芬连忙走到客厅的桌前,将衣服拿到卫生间里去穿。

就在秦兰芬刚穿好衣服时,一个中年胖男人走上了楼梯。他见张晓权站在楼梯口,一副惊魂不定的样子,不禁产生了怀疑,于是恶狠狠地问:“你是谁?干什么的?”

张晓权本来就有些魂不附体,突然见到一个中年胖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更是感到不知所措,他语无伦次地说:“我、我送柑子来的,大、大概是走、走错门了。”

“走错门?”中年胖男人看着惊慌失措的张晓权,心里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便朝他冷笑了一下说:“怎么这么巧啊?”

“张晓权,你先在楼下的客厅里坐一下吧!”秦兰芬这时正好从卫生间走出来,手还在扭着衣服扣子。当他看到中年男子后,一下子怔住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么?是不是我回来得不是时候?”中年男子阴着一张胖脸问着。

“不、不是。我、我是说,你、你平时都是很迟才回来。”秦兰芬结结巴巴地说着,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中年胖男人见她这副样子,不禁怒气冲天地骂着:“你这个臭婊子!竟然趁我不在家时跟小白脸约会。你瞧他那叫花子似的打扮,一看就是一个打工的。”骂到这里,又甩了她一个耳光。

秦兰芬挨了中年胖男人一记耳光后,顿时跳了起来,毫不示弱地骂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啊?一个乡下土老财!以为有了几个臭钱了,就当自己是比尔·盖茨啦?告诉你,林德彪!老娘傍大款是想享福的,不是来挨你打的,也不是嫁给你的,你吃哪门子醋啊?!”

林德彪挨了秦兰芬这么一骂,竟然一下子呆住了。他也知道她的脾气,宁折不弯。当初她要不是为了父亲的医疗费,又怎么可能看上自己这样的人呢?良久,他悻悻地说:“好,你有文化,我说不过你。请你从现在起,不要再住在这里了。”

“做你的梦去吧!林德彪,我明确告诉你,这房子的户主是我,不是你!要是真打起官司来的话,看谁会从这里滚出去!”秦兰芬毫不示弱地说着。

原来当初买这套房子时,林德彪为了讨好秦兰芬,是以她的名义买下来的。想不到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做下了这么一件糊涂事来。想到这里,他气得拂袖而去。

林德彪走后,张晓权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苦笑着对秦兰芬说:“对不起!都是我走错了门,才让你们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不好意思!我走了。”

“你也要走?”秦兰芬咬牙切齿地说,“难道你也跟他一样,不是个东西?”说到这里,她突然感到自己对张晓权有些过分了,便连忙道歉说:“对不起!我是被那个土老财气昏头了。唉!我们中学毕业后已经有好几年没见面了,今天你误打误撞中闯到这里来,恐怕也是天意,干脆就在这里吃晚饭吧!”

张晓权偷偷看了秦兰芬一眼。上中学时,自己是班长,她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由于两人经常在一起商量班务,也就渐渐地有了好感,但两人当时都没有表露出自己的心迹。本来张晓权也考上了大学,就因为家里生活困难,缴不起学费,最后才放弃了上大学而出来打工的。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这种场合遇上了她,还让她造成这么大的误会。想到这里,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客气了,我还要把这袋柑子给别人送去呢。”

“给谁?”秦兰芬连忙问。

“嘿嘿!我们工地李老板包的‘二奶’,叫王莉琴。”张晓权说着就要走。

秦兰芬不禁“扑哧”笑出声,说:“原来王莉琴是你们老板包的呀!她就住在我家西边的一幢别墅。她跟我是大学里的同学,我认识林德彪还是她介绍的呢!”

张晓权怔怔地看着秦兰芬,脸上露出十分复杂的表情。

看着张晓权的目光,秦兰芬不禁长叹了口气,低声喃喃着:“唉!我当时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呀!”

原来一年多前,秦兰芬的父亲得了胰腺癌,虽然知道这种病根本就无法治好,可家里人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样死去啊!可治这种病需要花很多钱,家里本来就生活困难,哪能拿得出钱来呢!就在走投无路时,王莉琴给秦兰芬介绍了林德彪,说好了包养她两年,她父亲的医疗费由他来给。秦兰芬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委屈自己,做了他的“二奶”。

听了秦兰芬的叙述后,张晓权方才知道她傍大款竟然是为了救父亲,真不知说什么好。良久,他苦笑着说:“我该走了。”

张晓权将柑子给了王莉琴后,便回到了工地。这一夜他怎么也睡不着觉,他真想不到秦兰芬为了父亲竟然做了人家的“二奶”。

由于一夜没有睡,到了第二天上班时,张晓权感到浑身无力,很想睡觉。李老板见他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便关切地问:“小张,你今天是怎么啦?像是鸡瘟了似的没精打采的?”

张晓权讪讪地笑了一下说:“昨天晚上蚊子太多,咬得我一夜也没有睡好觉。”

就在说话间,王莉琴和秦兰芬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张晓权惊叫了起来:“秦兰芬?你怎么来啦?”

王莉琴瞟了张晓权一眼说:“人家是来看你的,还硬拉着我来。”

张晓权的脸倏地像猴屁股似的红了起来,王莉琴见状,不禁揶揄地说:“我本来以为你昨天晚上送柑子给我时,真的是跑错了地方呢!现在看你的表情,恐怕是早就有预谋的。”

“我向天发誓,我真是跑错了地方。”张晓权连忙举起右手说着,脸上的表情十分尴尬。

“你就别来这一套了,我又不是3岁的小孩子。”王莉琴瞪了他一眼说,“你那点花花肠子一点也不新鲜。”说到这里又狡黠地笑了一下,“不过,你们本来就是高中同学,有一定基础,你就是有那层意思,我也理解。”

张晓权感到自己真比窦娥还要冤,他急得满头大汗,却又不知如何解释。

李老板看了他们一眼,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于是问:“你们究竟打的是什么哑谜呀?”

“没你的事。”王莉琴推了一下李老板说,“你去忙你的事吧!不过,中午你请客,我要跟同学在这里吃饭呢!另外还要把张晓权带上。”

“嘿嘿!”李老板笑了一下,便知趣地离开了。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秦兰芬突然来到张晓权住的工棚,笑着对他说:“晓权,我已经把林德彪的事情解决了,他同意把那套房子给我。我想把那别墅卖了,然后开一家超市,靠自己的能力挣钱过日子。不知你肯不肯到我超市去帮我的忙?”

听秦兰芬这么说,张晓权怔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是一个聪明人,知道秦兰芬说这话的意思。他沉思了一下后,一语双关地说:“如果你真的信任我的话,我当然可以为你效劳。其实我在上中学时,就有想要帮你打一辈子工的愿望了,只是那时不好意思表达出来。现在你既然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秦兰芬见张晓权这么说,感动得热泪盈眶。她苦笑了一下后,十分激动地说:“在跟你说这件事前,我心里一直很矛盾,知道自己已经是昔日黄花了,真怕遭到你的拒绝。不过,有时人为了自己的愿望,只能赌了。我终于赌赢了。但愿我们像经营超市一样,好好经营我们的未来。我过去也是被生活所逼,才委身于人,想想那真是一场噩梦……”

张晓权激动地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深情地说:“忘掉过去,让我们一切重新开始吧!”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2308.html

绝妙任命

省长打来电话

[经典传递] 清宫奇菜

发个红包给我吧

相亲计中计

买条金链送后妈

情人的圈套

你会识宝吗?

搬不下来的写字台

论文等

最新文章阅读

  • 树木的力量

    我的家地处高层建筑林立的商业街,这里有一棵我最喜欢的道边树。某天深夜,我经过那棵树时不经意一抬头,发现它枝繁叶茂,我莫名地被它伸展出的枝条散发...

    读者文摘2019-12-30
  • 在爱情世界里,作一个有尊严的女子

    我曾经在网上发过一篇关于女性在生活和感情上应当保持独立的文章,当时就收到了大量的留言和回复。其中有不少女孩子对我说,你说的真容易,可我根本作不到...

    青年文摘2019-12-30
  • 傻媳妇的故事:照镜子

    有个傻媳妇,从没见过镜子,在外做生意的丈夫给她带了一面镜子回来。 傻媳妇拿过镜子一看,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哭哭啼啼地跑回娘家去了。 傻媳妇拿着镜子...

    故事会2019-12-30
  • 民国时期怎样打击空置房

    关于民国治房的文章,其宗旨就是带读者一起回首上个世纪前期的房价、房租、房产税、购房纠纷、开发黑幕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住房政策。丘吉尔说,回首越深...

    青年文摘2019-12-30
  • 何时你才能开始自己的梦想?

    你认识的人当中,有多少能够真正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指的是基于激情和渴望的梦想,而非那些基于实际需要或职业发展而设定的目标。这种梦想可以是任何形式...

    读者文摘2019-12-30
  • 以无用之事治时代焦虑症

    生活方式就是限制方式。你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就是选择了某种限制,无一例外。卢梭早就说过: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20世纪70年代安东尼奥尼所拍...

    读者文摘2019-12-30
  • 有缘总能相会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巧得真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下午快要收工时,工地李老板对张晓权说:“小张,你把我买的柑子替我送到我家。顺便跟莉琴说一下,...

    故事会2019-12-30
  • 爱久见人心

    01 这世上,至少有2万个人适合做你的伴侣,就看你先遇到哪一个。 可是,你怎么知道什么叫合适? 12岁的时候,你觉得那个陪你走夜路,把你送回家的少年,...

    青年文摘2019-12-30
  • 呕心沥血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呕心沥血 【汉语拼音】ǒu xīn lì xiě 【成语解释】 “呕心”,把心吐出来。语本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隐秀》。“...

    成语故事2019-12-30
  • 她为什么总吸引坏事

    友人开着一家小餐吧,聊起餐吧的一个主管。她说你知道吗,有些人,个人风水不好,做什么事都是错,坏事总找上她。乍一听,挺玄。但听完整个事情后,我觉...

    意林2019-12-29
  • 用味蕾留住爱

    2012年十一期间,中国传媒大学研二女孩杨涵去养老院做义工时,接触到了几位临终老人,在聊天中,老人们倾诉了一生中的愿望和遗憾,给她很大触动。 有一位...

    读者文摘2019-12-29
  • 西装革履见爹娘

    在政府机关供职的我,平日里常一副西装笔挺、皮鞋铮亮的职业装扮,总感觉太板太单调。所以,每逢双休日或是放假,便迫不及待地换上一身休闲装,也好让紧...

    青年文摘2019-12-29
  • 白米杀人之谜

    唐朝末年,朝政腐败堕落,各级官员不仅奢侈腐化,而且结党营私。以李德裕为首的“李党”,和牛僧孺为首的“牛党”互相排挤倾轧,拼...

    故事会2019-12-29
  • 人生要敢于尝试

    汤姆·邓普西生下来的时候只有半只左脚和一只畸形的右手,父母从不让他因为自己的残疾而感到不安。结果,他能做到任何健全男孩所能做的事:如果童...

    励志故事2019-12-29
  • 最孤独的虚拟饭局

    7月24日晚上,22岁的福州女生阿伦在饭店打包了几个菜回家。然后,她搬来小板凳,打开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脸和饭菜,开拍。 这是阿伦“人生中的第一个...

    意林2019-12-29
  • 我们的快乐与痛苦在被什么操纵,列举六大因素

    1.社会价值排序 什么是“社会价值排序”呢?简单说,只要你根据社会的观念,认为一个白领就比一个民工高档,一个大学生就比一个小学生厉害,那...

    读者文摘2019-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