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箱中的魔术

故事会 日期:2019-11-5

春江市商业局纪委书记简秋鹏,参加了春江宾馆的股份转让后,感到惊讶。民营企业老板秦德天为什么能够咬住那个数字不松口,最后以接近底价的价格,获得春江宾馆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难道有人把谈判底价泄露给他了?

简秋鹏还了解到,当天晚上,秦德天设宴庆祝转让成功。在弟兄们一再夸耀他有本事捡了便宜货时,秦德天酒后吐真言,说,实际价格起码还要再加上60万元。按此推测,那个泄密者的好处费应该在50万元以上。

正在猜疑之际,简秋鹏接到一个打给局纪委书记的举报电话,说是有个在转让春江宾馆中行贿的录音。这当然是简秋鹏求之不得的事,当即承诺,如这个录音有价值,将给予一定的奖励。

上午10时半,门卫把一个特殊的信封送到了简秋鹏办公室,说是有位戴着墨镜口罩包得严严实实的人送来的,还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马上直接送给纪委书记。

简秋鹏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卷录音带。插到录音机一听,是商业局局长谭伍宁和秦德天商谈春江宾馆转让的事,还听到秦德天特意清晰地说了句:“这里是50万元,请笑纳。”

得到这录音带后,简秋鹏考虑了许久,举报局长马虎不得,需慎之又慎,千万不可盲目行事,否则,打草惊蛇还要被反咬一口。录音带是个重要证据,但还需要补充一些材料,他把录音带藏好了。

那么,这送录音带的是谁,他又是怎么得到的呢?

其实,送录音带的是个几进几出派出所的小偷,他叫徐罗章。

那天傍晚,徐罗章看到春江宾馆门口的一辆豪华车里放着一只皮包,见四下无人,就悄悄地走了过去,用精湛的开锁技术把车门打开了。他拎起包就走,到了隐蔽的角落里,拉开后,取出值钱的东西,把空包一丢走了。

回到家,他看到那只手表非常新颖,忍不住摆弄起来。突然,里面传出了声音,仔细一听,是商量春江宾馆转让的事,那句送50万元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这肯定是行贿者怕受贿的收钱不办事,特意录下的证据。徐罗章突然想到,如果用它向受贿的人索要几万元钱,是不成问题的。他知道,春江宾馆是商业局管的,那个受贿的百分之八九十是局长。主意已定,就把这手表藏到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

这辆被徐罗章弄开的车,正是秦德天的,皮包失窃后,他报了案。警察根据春江宾馆门口的监控录像,很快把徐罗章抓住了。因他偷到的金额不大,只拘留了一个星期。放出来的当天晚上,几个蒙面人来到了他家里,要他交出手表。徐罗章一口咬定没有看到过手表,这些人哪里肯罢休,把整个屋里仔仔细细地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就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顿,害得他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徐罗章越想越气,这一定是那个行贿者指使这帮人干的。他知道,行贿是和受贿一样定罪的,非要让那个叫人打他的人去坐几年牢,出出这口恶气。他也听说过,商业局的纪委书记非常强硬,就把这录音转录下来,给他送去了。

过了几天,徐罗章没钱花了,他想,现在的贪官最怕被别人抓到证据,敲他一竹杠拿出几万元是心甘情愿的,根本不会去报案,这钱不拿白不拿,何不给那局长打个电话试试。他查到商业局局长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后,来到公用电话亭,拨通后,东拉西扯地说了几句客套话,从回话中辨别出这人就是录音中那个受贿者后,就把那件事直说了,还放了一段录音。

谭伍宁局长在电话中听到录音后,大吃一惊,连忙请他提条件。徐罗章提出5万元赎金,谭局长虽然也进行了讨价还价,听徐罗章不松口,也只得答应下来。并商定当天晚上8时在春江公园门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徐罗章戴着眼镜口罩去等候,不一会儿,谭伍宁夹着包来了,他们很快接上了暗号。

谭局长最怕的是敲诈的人留有后手,以后一次又一次地要挟,就拍着皮包说:“钱按商定的一分不少,但你有没有另录一份备在那里,以后再来敲诈呢?”

徐罗章信誓旦旦地说:“就是在这只录音手表里的,绝对没有复制过。”

但谭伍宁还是不放心,想要看一下他的真面貌,以后如果没完没了,可再想办法对付他。就要他一起到路灯下,钱货两讫后,谭伍宁突然摘下徐罗章的口罩和眼镜说:“我别无恶意,只是让我认识一下,以后如果再来敲诈,我就不客气了。”

等到徐罗章反应过来,已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谭局长仔细地看了一会说:“你是徐,徐……”

徐罗章也认出来了,他不是外婆的堂侄儿?三年前在外婆做寿时见过面的,排起辈来还应该叫他表舅舅呢,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这亲戚虽然远得连晾竿都打不着了,但毕竟还沾着点亲。徐罗章就把一份录音已送给商业局纪委书记的事实说了。谭伍宁一听,心情非常沉重。

回到家里,谭伍宁连忙放起了录音。想不到这秦德天还留了这一手,用隐蔽性高的录音手表把送钱时的话录了下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的。这一夜,他哪里还睡得着觉。如果把这录音带交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不要说局长这顶乌纱帽要摘下,牢狱之灾也避不掉了。现在看来,简秋鹏还没有把那卷录音带送上去。可是,那个简秋鹏,他也交过多次锋了,是个软硬不吃的人,如何从他手中取来这录音带呢?

这天晚上,简秋鹏夫妇参加亲戚的婚宴,等回到家里,见屋里翻箱倒柜被弄得一塌糊涂,简秋鹏和妻子清点了一下,小偷并没有偷去什么东西。看得出,是为那份录音带而来的。幸亏简秋鹏早有防备,并没把它放在家里,才没被偷去。

星期五下班时,简秋鹏刚和谭伍宁走出电梯,就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是他们房子靠河边那堵墙倒塌了。

简秋鹏原来是和父母住在河边那幢两层楼老房子里的,结婚时就在那里做的婚房。前几年在闹市区买了新房后才搬迁的,老房子就由二老居住了。近来,大雨接连下了三天三夜,河水浸着了他们那幢房子的墙根,可凶猛的洪水还在继续向岸上冲来,这幢房子毕竟有些年头了,哪里还经得起这样的侵袭,靠河边那堵墙就倒塌了,幸亏简秋鹏的父母住在后半间,才没有受到伤害。

简秋鹏马上赶到父母那里,对着倒塌的墙不知怎么办好。因为那卷录音带就放在里面,他几次想挖那些断垣残壁,可一想,这也不是一时能挖出来的,再说,这样一来,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第二天,雨一停,简秋鹏就雇人来修理了,他站在塌墙边一步不离地看他们挖。下午3时光景,简秋鹏好像看到了什么就亲自动手了,几锄下去,挖出了一只保险箱。

这是只非常普通的家庭保险箱,那一年,晚报现代生活版举办“我饰我家”征文。还是个小科员的简秋鹏,喜欢写点文章,就参加了这一活动。文章被采用后,赞助方送了只家庭微型保险箱。简秋鹏正在装修婚房,就把它装进了床背后的墙里,放一些贵重的东西。搬家后,这保险箱也没有拆下。这次,他把那卷录音带和一些举报材料放在了里面。

简秋鹏把保险箱搬到楼上父母的房间,用一些杂物盖住。材料已搜集得差不多了,他准备后天去市纪委举报。

星期一上午,简秋鹏处理了一些事务后,准备到老房子里取那些材料。可就在这时,他接到了市纪委的电话,请他到河边的父母家去一趟,他们已经在等候了。

等简秋鹏到来时,那只保险箱已被父亲搬下了楼。市纪委的同志让他把箱子打开。

简秋鹏想不明白,市纪委怎么知道自己今天要去举报,上门来取材料的呢?

在众目睽睽之下,简秋鹏打开了保险箱。一看,真是老母鸡变鸭,里面哪里还有什么准备举报的东西,放着的竟是一捆捆百元大钞,数了下有20万元。

在事实面前,简秋鹏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他被市纪委带走了。

顿时,人们议论纷纷,简秋鹏直接参与春江宾馆转让价的匡算,还参加了一次又一次的转让谈判,想不到这底价是他泄露出去的。现在的贪官,表面上看非常廉洁,给人一个很好的形象,背后却在做见不得人的事。看来,简秋鹏也是那种人。

泄露底价受贿的人被抓住了,谭局长特地设宴庆贺,全商业局干部职工包括清洁工都被邀参加了。

就在宴会进行中,警察突然出现了,一副锃亮的手铐戴在了谭伍宁的手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谭伍宁和简秋鹏是一伙的?

原来,简秋鹏看到保险箱里的举报证据变成20万元钞票后,犹如当头挨了一棒,保险箱里的魔术是怎么变的呢?他感到有点蹊跷,向纪委的同志谈了自己的看法。这案子只得请警察来破了。

在保险箱的里里外外,发现了一个可疑的指纹。一对照,是徐罗章留下的。他曾经偷窃过秦德天的皮包,又是个开锁高手,难道是他干的?可窃贼只有偷钱财,怎会往里放巨款呢?

徐罗章被带进了公安局,在事实面前,他只得如实交代。为了弄回简秋鹏那里的录音带,谭伍宁要利用这位表外甥了。那天晚上,简秋鹏家遭遇窃贼就是他干的,可找不到录音带。后来,谭伍宁严密注意简秋鹏的行动。在电梯出来时听到简秋鹏父亲打来的电话,才猛地记起了他们另外那幢房子,难道录音带放在那里了?他忙派徐罗章前去探查。清理残墙时,徐罗章看简秋鹏挖出了保险箱,马上到隐蔽处给谭伍宁打了电话。

谭伍宁想,看来,这录音带肯定在那只保险箱里面。如果光是把录音带和举报材料拿走,简秋鹏还会继续搜集,现在必须把他置于死地,以绝后患。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做了。就拿出20万元钱,让徐罗章用钱换取那些证据,以达到嫁祸于人的目的。星期一清晨,谭伍宁装作晨练的样子,在公园的电话亭给市纪委书记打了匿名电话,举报了简秋鹏在保险箱中藏赃款的事。

警察根据徐罗章的交代,以及那20叠钞票上留下的谭伍宁指纹,把这位局长挖了出来。在谭伍宁的家里,搜出了那只录音手表和巨额赃款。

保险箱中的魔术终于真相大白,谭伍宁他们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简秋鹏终于松了一口气。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1328.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缘分测试

    好不容易有个清闲的周末,阿贵和老婆约好了一起去看电影。可刚走到门口,老婆的手机就响了。接完电话,老婆扫兴地说:“真不巧,赵主任说医院刚送来...

    故事会2019-6-20
  • 原形毕露

    那是1945年8月,苏联红军以排山倒海之势,碾压不可一世的日本关东军。天皇颁布诏书宣告日本无条件投降,百万关东军土崩瓦解。 话说当时在黑龙江某地,驻...

    故事会2018-11-25
  • 钻火圈

    老游和小游父子俩靠卖艺为生。这天一大早,爷俩来到两河县街头,摆好场子,铜锣敲上三遍,引来了里外三层的看客,他们刚要当众表演拿手绝活钻火圈,突然...

    故事会2019-3-24
  • 许望阉猪

    青石垸村有个名叫许望的年轻人,聪明伶俐,学什么东西看过一两次后就能掌握到百分之八十左右。就凭着这一先天条件,他便通过在县兽医站当站长的姐夫,给...

    故事会2018-10-18
  • 偷车这点儿事

    浓郁的喜剧氛围让你身临其境,夸张而滑稽的场景让你忍俊不禁,如果你好久没有开怀一笑了,那就赶快走入这个热闹的剧情中感受一番吧! 在偷车贼中,刘顺是...

    故事会2018-11-25
  • 就要拖住你

    老李是个很认真的门卫,这天中午,他看到一男一女进了小区。那男的没见过,女的是小区住户,叫金梅。看到金梅对那男人格外热乎,老李就多了个心眼。他知...

    故事会2019-8-12
  • 突然失踪

    包工头老毛近日是肚子里有五十只老鼠百爪挠心,难受啊!眼见着冬天就要来了,可是他还欠着民工们30万元的工资呢。再说,明年的工程还没有着落,马上得疏...

    故事会2019-10-15
  • 微小说·父亲

    ●他是一个无线电发烧友,毕业后整天躲在阁楼上捣鼓无线电设备,拒绝与父亲沟通。他能搜到几万公里外的电台,可是附近有一个信号时断时续,他始终不能联系...

    故事会2019-4-30
  • 唐刀魂

    1。横财 何秋从机械厂下岗之后,就在江城的古城墙下摆起了地摊。因他熟读历史,所以平时靠卖一些假古玩赝品度日,凭借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也能混口饭吃。 ...

    故事会2019-5-12
  • 死亡新娘

    打开电视,电视台正在播一条新闻,昨晚本市地铁站发生一起事故,一个女孩候车时不小心被挤下站台,葬身铁轨。画面里,女孩就像一只四分五裂的破布娃娃陈...

    故事会20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