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子的智慧

故事会 日期:2021-9-3

早春的一天深夜,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靠山村的村民们正在酣睡,村头的丁豁嘴家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把大伙从睡梦中惊醒了。

“救命啊!救命!豹子进村咬人啦!救命啊……”

男人们听到喊声,立即穿衣起床,点了灯笼火把,拿着刀叉棍棒赶往村头丁豁嘴家。大伙赶到丁豁嘴家门前,看见丁豁嘴两口子只穿裤衩没穿上衣,刚从屋里逃出来,惊魂未定,浑身筛糠般抖颤不止。

有人就问:“豹子呢?豹子在什么地方?”

丁豁嘴哆哆嗦嗦地回答:“在屋里呢,比小黄牛还大,一身的铜钱花!”

丁豁嘴的老婆带着哭腔央求大伙:“快救救我儿子吧!我家小飞还在屋里,被豹子抓住啦……”

恰在这时,屋里传出小飞惊恐万分的哭叫声,显得十分瘆人。

“豹子要吃我儿子啦!求求你们快救我儿子吧!我给各位老少爷们磕头啦!”丁豁嘴的老婆果真“扑通”一声朝大伙跪了下去。

看着丁豁嘴老婆的可怜样子,人们心都软了。大伙于是将丁家的住房团团围住,一边呐喊着给自己壮胆,一边挥舞着刀叉棍棒向屋子靠近。包围圈缩到最小以后,有人揿亮手电朝屋里到处乱射。透过板壁上的缝隙,人们终于发现两点绿色的荧光,分明是豹子的眼睛。原来豹子已蹿到二棚上面,嘴里叼着个小男孩,正是丁豁嘴的3岁儿子小飞。豹子虽然被发现了,可是谁也不敢开门进去,只能围着屋子商议对策。

有人说,这事太奇怪了,豹子不是早就绝种了吗,现在咋又钻了出来?

有人说,都怪某些人乱捕滥猎,山上没有吃的,豹子饿急了才进寨子吃人。

有人说,可惜猎枪都被公安部门给收缴了,要是有枪,还怕这头豹子?一枪崩死它个狗日的!

大伙正在议论纷纷,村主任披着上衣赶到现场。村主任把丁豁嘴叫到面前,询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丁豁嘴结结巴巴地汇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丁豁嘴说,他们一家三口共睡一张大床,他和老婆睡在两边,3岁的儿子小飞睡在中间。半夜时分,他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老婆捅醒。老婆惊恐万状地指着山墙对他说:“大猫!大猫……”他定睛一看,就见一头豹子正从山墙上的洞口跳进屋里,以极快的速度扑上床来。他们两口子吓得魂飞魄散,本能地拉扯被子蒙住脑袋。屋里随即响起儿子惊恐的尖叫声。两口子忙掀开被子一角,见豹子叼了睡在中间的小飞,已经顺着柱子蹿到了二棚上面。强烈的恐惧感使他俩不敢呆在屋里,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一边呼救一边连滚带爬地逃出家门。村主任听了丁豁嘴的汇报,当即向大伙发出指示:豹子是国家保护动物,千万不能伤害;为了救出孩子,只能想办法将豹子吓跑。

大伙听了村主任的指示,便将包围圈解除一半,分明是网开一面的意思。然后找来铜锣、脸盆等各种响器,一边敲打一边大声呐喊,企图将豹子吓跑。奇怪的是那头豹子竟然置若罔闻,始终一动不动地潜伏在二棚上面。唯一有所变化的是孩子不再叼在口中,而是被它抱在怀里。每当孩子企图挣脱它的怀抱,它就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咆哮以示警告。试过几次之后,噤若寒蝉的孩子只好绝望地放弃挣扎,瑟缩在豹子的钢牙利爪下面听天由命。有人找来根长竹竿,通过墙洞捅到豹子身上。豹子一口咬住竹竿,轻轻一甩便将竹竿弄断,握竹竿的人被拉扯得打个趔趄,差点摔倒。

天亮以后,豹子仍然不肯挪窝。村主任想出个点子,叫人找来一串鞭炮,点燃后扔进屋里,乒乒乓乓炸了一气,直炸得硝烟弥漫纸屑乱飞。豹子受了惊,叼住孩子从墙洞里蹿了出来,但见影子一闪,豹子叼着小飞噌噌爬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树,速度快得惊人。大树离地面两丈多高的地方分成三根树杈,那里刚好有个废弃的喜鹊窝,直径比斗笠还大。豹子爬上鸟巢,依然将孩子抱在怀里,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下面的人群。这下子,足智多谋的村主任也没辙了,只能望树兴叹。

这时候,村里的老人、妇女和儿童都已起床,听说豹子叼着小飞爬上了两丈高的大树,纷纷壮着胆子跑到树下来看稀奇。其中有位见多识广的老者,大伙都叫他丁五爷。丁五爷手搭凉棚朝树上观察了一阵,对大伙说出了他心里的疑惑:这头豹子抓到小飞后明明有路可逃,但它却没有逃走,而是一直呆在丁豁嘴家里;受到鞭炮惊吓后也没往山里跑,而是爬到树上。小飞一直被它抱在怀里,看样子并未受到伤害,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种种迹象表明,这头豹子似乎与丁豁嘴有什么过节……

丁五爷话音刚落,丁豁嘴的老婆突然发疯般扑了过来,揪住丁豁嘴拳打脚踢,嘴里骂着:“都是你惹的祸!你这挨千刀的,小飞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大伙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丁豁嘴的老婆拉开。丁豁嘴苦着脸叹了口气,向大伙讲出了两天前发生的一桩事情。

原来,丁豁嘴以前曾经是个猎人,在他枪口下丧生的飞禽走兽成百上千。最近几年,政府提倡保护野生动物,明令禁止打猎,公安部门收缴了猎人们的枪支弹药。可丁豁嘴并未金盆洗手,依然暗中支铁夹下扣子,小打小闹地进行偷猎活动。前天下午,丁豁嘴去鬼打箐支铁夹,发现岩洞里有只野猫,被他堵住洞口,活活给逮住了。他将野猫带回家里,用铁笼子关了一夜。第二天乡场上正好逢集,他将野猫拎到乡场上,卖给了大黑冲煤矿的一个司机。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当天夜里豹子便闯进屋里,劫持了他的儿子。

听完丁豁嘴的讲述,丁五爷说:“看来你逮住的根本不是什么野猫,而是豹子产下的幼崽。亏你还当过猎人,怎么连豹子和野猫都分不清?”

丁豁嘴说:“咱们这一带豹子早就绝种了,我从没见过豹子,咋会分得清呢?”

丁五爷说:“这几年政府封山育林,野物渐渐多了起来,豹子又回来了。你赶紧去大黑冲煤矿找到那个司机,把你卖给他的小豹子赎回来,不然你儿子就别想活了!”

丁豁嘴苦着脸说:“谁知道那头小豹子还活没活着?也许早就成了人家的下酒菜了!”

丁五爷叹口气说:“死马当作活马医,不管怎样你还是跑一趟吧!”

丁豁嘴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于是借了一辆朋友的摩托,风驰电掣般赶往三十里外的大黑冲。打听了几个人,终于找到了那个司机。谢天谢地,幼豹没变成下酒菜,正在院子里嬉戏玩耍。听司机说,他买回“野猫”本想杀死吃肉,谁知他上幼儿园的小儿子一见活泼可爱的“野猫”就喜欢上了,于是他便没杀“野猫”,把它当作宠物养了起来。“野猫”食量很大,每天要吃一斤鲜肉。丁豁嘴说明来意,恳求司机将“野猫”退还他。司机十分爽快,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丁豁嘴带着幼豹回到靠山村的时候,天色已近傍晚。那头母豹子仍然蹲在树杈上面的鸟巢里,怀里抱着他的儿子小飞。丁豁嘴将幼豹放在树下,树上的母豹立即亢奋起来,发出几声低沉的吼叫。幼豹听到母亲的呼唤,马上作出回应,一面叫着,一面绕着大树转圈。丁五爷示意众人赶紧回避,于是大伙纷纷后退,撤离到几十米以外的地方。回头一望,只见母豹叼着丁豁嘴的儿子从高高的树杈溜了下来,将小飞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叼起幼豹朝着远处的山沟飞奔而去,一会儿便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之中。大伙回到树下,只见小飞安然无恙,身上仅有一点轻微的擦伤,不禁啧啧称奇。丁豁嘴的老婆惊喜交加,搂着豹口余生的儿子直淌眼泪。

丁五爷不无感慨地对大伙说:“你们都看见了吧?野牲口都是有灵性的,只要人类不伤害它们,它们也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人类。从今往后,谁也不许再伤害野牲口!”

丁豁嘴满面羞惭地作了一通自我批评,他向大伙保证,从今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再也不当偷猎者了。大伙被丁豁嘴的一番话逗得笑了起来。

从那以后,靠山村的人们果然说到做到,再也没人随便捕杀野生动物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0846.html

阿林的艳遇

穷时富后

招聘小偷

你咋这么警觉等

“大款”请保姆

请你让我摔一跤

多子多福

人际关系指南

《调查》等

新钗头凤

最近更新的文章

  • 蚂蚁大力士

    每天一大早,小蚂蚁都要出门去寻找食物。有一天,走过蟋蟀家门口时,看见蟋蟀坐在漂亮的庭院里弹琴,十分羡慕。她呆呆地看着,自言自语地说:“如果...

    寓言故事2021-9-27
  • 芦花开在故乡里

    是秋天了。 草,慢慢地枯了;叶,悄悄地落了;菊花,悠然地开了……行走在秋天的城市里,我的目光总是下意识地掠过眼前熟悉的一切,向着远方...

    读者文摘2021-9-27
  • 没有声音的舞者

    他从出生起,就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到了上学的年龄,还不会叫一声妈妈。 12岁时,有一天,在电视里,他看到一个节目交际舞比赛,那如蝴蝶般翩翩起舞的舞者...

    意林2021-9-27
  • 人为什么会长头发?

    人体作为一个整体系统,自己有自己的独立光子信息,人体存在的时候,自己的光子信息并不是自己完全吸收,而是要向空间辐射,特别是自己的头部四肢,它是...

  • 阿林的艳遇

    在老婆的眼里,阿林是个好男人,他“工资基本上交”,每月只留50元的车票钱;“家务基本全包”,老婆要干的只是铺床叠被的活;&ldqu...

    故事会2021-9-27
  • 安慰伤心朋友的话

    安慰伤心朋友的话 不要害怕做错什么,即使错了,也不必懊恼,人生就是对对错错,何况有许多事,回头看来,对错已经无所谓了。 不要去反复思...

  • 龙肝豹胎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龙肝豹胎 【汉语拼音】lóng gān bào tāi 【近义词】:龙肝凤髓 【反义词】:一钱不值 【成语出处】《晋书·潘尼传》:&...

    成语故事2021-9-27
  • 我喜欢的那个祥子_读后感

    我总相信夜晚的太阳也在放出光芒,只不过照射于地球另一方。人的心也一样,人的情也一样,有时不是我们冷漠,而是我们的疏忽,是生活的无奈使我们忘记亮...

    读后感2021-9-27
  • 吃蛋黄对健康不利吗?

    吃蛋黄对健康不利吗? 很多人认为蛋黄中的胆固醇含量很高,吃了容易导致血管硬化,对身体不利。 尤其是一些老年人和患有心脏病的人,更是从来不吃蛋黄。 ...

  • 蒋开儒,月圆月缺都美丽

    蒋开儒是我国当代著名的词作家。 蒋开儒生于广西的一个地主家庭,16岁时考入军政干校,开始了他坎坷的军旅生涯。23岁时,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却因为他的...

    意林2021-9-27
  • 时髦信号

    如果你穿越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一定会被街头的“时尚青年”所震驚。 他们骑着自行车,戴着深色镜片的“蛤蟆镜”,穿着格子衬衫和喇叭...

    读者文摘2021-9-27
  • 像落叶那样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我能将自己美丽的生命存放在一片落叶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以为那些生命的元素会变得更加的精彩灿烂,就像我一直以来精心培植的...

    读者文摘2021-9-27
  • 最得意的爱情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过年。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的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有三个年头没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

    青年文摘2021-9-27
  • 以貌取人,取的是什么

    内在的涵养和思想,能够潜移默化一个人的容貌,你的脸就是你灵魂的模样。 1 我承认,我是个俗人,识人先识脸。 也曾看不起“以貌取人”这样的...

    意林2021-9-27
  • 在桃花绽放的季节

    春日姗姗,四月草长莺飞已数日,方见迎春迟迟黄花吐蕊;一夜春雨绵绵,忽见桃花羞赧吐红。万柳丝中,蓓蕾如丹,桃红梨白,争相怒放,迟到的春天终于光顾...

    读者文摘2021-9-27
  • 张忠谋再创业

    56岁时,张忠谋决定重新出发,干出一番事业。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办一个世界级的半导体公司。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让对手发抖 在这之前,张忠谋已经...

    意林202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