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又一个李昕

又一个李昕

故事会 日期:2021-11-19

李昕的号码还在我手机簿里,翻到这个名字,我会忍不住按一按键,拨过去。但回答我的,总是一个冰冷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请用其他方法联系。

好长一段时间,有大半年或者一年吧,我只要在我的手机里看到李昕这个名字,就会拨过去。但回答我的,依然是那个冰冷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请用其他方法联系。

这天晚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忽然又想到了李昕。一想到李昕,我就很伤感。我拿出手机,翻到李昕这个名字,又拨了过去。这回竟然通了,手机里传来好听的彩铃声。几秒钟后,我听到手机里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喂,你找谁?”

我很惊喜,也很激动,我说:“李昕,你是李昕吗?我终于打通你的电话了!”

女孩说:“我不是李昕。”

我说:“你是李昕,你就是李昕。”

女孩说:“我真的不是李昕。”

我说:“你不是李昕,怎么会有李昕的手机号?”

女孩说:“我前不久在移动公司上的号,可能是你说的那个李昕停机很久了,这个号又被他们给了我了。”

我听了,心就冷了,我说:“这样啊?”

女孩没再说什么,挂了。

我这个晚上真的很伤感,为李昕伤感。我在黑暗里呆了一会,又拨了过去。对方接了,还是那个女孩,女孩说:“怎么又拨过来呀?”

我说:“我拨通你的电话,就好像拨通了李昕的电话。”

女孩说:“可我不是李昕,你再拨,就是骚扰。”

我说:“对不起,我这会儿很想很想李昕,所以情不自禁又拨了过来。”

女孩说:“这个李昕是你什么人?”

我说:“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听我说几分钟?”

女孩说:“那我就听听吧。”

我说:“李昕是我的同事,她分到我们单位时才十八岁,是个非常可爱也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不仅如此,她还勤快,她跟我一个办公室,每天,她都会早早地到办公室来扫地抹桌子,然后,笑着在办公室门口迎接我们。我那时候总觉得,李昕的笑脸,就像外面的阳光一样灿烂。而没有阳光的日子,李昕的笑脸就是阳光。”

女孩插了一句:“你把这个李昕说得太好了。”

我说:“在我的印象里,李昕就是这么好。我接着说吧,李昕后来跟一个男人好上了,那是一个有老婆的男人。据说这男人很有钱,也对李昕非常好。有人说李昕跟男人好是看上男人的钱,我不这么认为,也许那段时间他们真的有感情吧。李昕跟这男人好了两三年后,想和男人分手。但男人却不想分手,坚决不让李昕离开他。后来他们经常吵,吵了几次后,男人动手打人了,只要李昕一提分手,男人就打她。这样,李昕更是铁了心要分手,躲着不见男人。有一句话说走了和尚走不了庙,李昕家里开了一家店,卖种子农药。男人有一天派了几个人去砸了李昕家里的店,店里的东西全部被砸了,种子撒了一地。不仅如此,李昕的父亲也被那些人打成重伤。而闻讯赶来的李昕,也被那几个人用打碎了的酒瓶划烂了脸,破了相。”

女孩又插话说:“报案呀。”

我说:“报了,但派出所后来只抓了几个打人的人。”

女孩说:“应该抓那个男人呀。”

我说:“没有证据,被抓的几个人只说是生意纠纷,没有供出指使人是谁。再说,男人在当地非常有势力,黑白全吃,他不但没被抓,还放出狠话来,说他只要见到李昕和他家里的人,不管是谁,都打,李昕的哥哥、嫂嫂甚至李昕的姨父都被打过。”

女孩说:“这还有王法吗?”

我说:“当黑社会猖狂时,有时候真的会颠倒黑白,要不,中央为什么要下决心打黑除恶呢。”

女孩说:“后来呢?”

我说:“李昕还在我们侈城呆得下去吗?为了不让家里人挨打,她躲走了。再说,她也破了相,更伤感。但你不是李昕。”

女孩说:“我也很伤感,我没想到,在现在的法制社会,还会有这样的事出现。”

我说:“我也没想到,但这是真的,我真的经常想到李昕。有时候,我还会到李昕父母以前开的种子店去,那是郊区,已经人去楼空了,门口因为撒了一地的种子,后来长出禾苗来了,没人管的禾苗就是草,李昕家门口一片荒芜。”

女孩说:“这是一个伤感的故事,但我还是挺感动的,为你!”

我说:“为我感动,为什么?”

女孩说:“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都一年了,你还惦记着你的同事。”

我说:“谢谢你!”

女孩说:“谢我做什么?”

我说:“谢谢你这么晚了还在听我倾诉。”

说着,我挂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我手机嘀地响了一声,是短信的提示音,我拿过手机一看,显示是李昕发来的。但我明白,这个李昕,只是刚才那个跟我通话的女孩。

她发来三个字:睡了吗?

我回复:没睡,睡不着。

女孩:我也睡不着。

我回复:打扰你了,对不起。

女孩又发来短信:不要紧,以后你想李昕的时候,就打我的手机吧,你就当我是李昕,打通了李昕的手机,你就会开心一些,是吗?

我回复:谢谢!

这个短信后,女孩没发短信过来,但十几分钟后,我的手机又嘀地响了一声,一看,李昕不,就是那个女孩又发来了短信:刚才,我把李昕的故事打电话告诉了我的男朋友,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我回复:不知道。

女孩:他说他想见你。

我回复:你男朋友是谁,他为什么要见我?

女孩:我没问,反正我把李昕的故事说给他听,他没听完,就说要见你。

我回复:一定要见吗?

女孩:见一见吧,我男朋友说明天上午十点在李昕父母以前开的种子店门口见。

我回复:好吧,我也想去那儿再看看。

第二天,我去了李昕父母以前开的种子店。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十点钟的时候,一辆小车开了来,车上下来几个人,他们一走近,就对我拳打脚踢。我觉得莫名其妙,我一边躲,一边喊着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打人?”

一个满脸横肉的人冷笑一声,然后说:“妈的,事情都过去一年了,你还在外面胡说八道,而且胆敢跟我的女朋友说,我打死你。”

我说:“你女朋友是谁?”

“横肉”说:“你说是谁,你昨天晚上又是打电话,又是发短信,你真的是找死。”

说着,他们又对我拳打脚踢了一阵,然后扬长而去。

我知道我为什么挨打了,我一直想找到李昕,昨晚,我找到了,但是,她是另一个李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