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借“狗”杀人

借“狗”杀人

故事会 日期:2021-11-20

……………惨剧发生……………

中午12点整。一辆黑色的轿车沿着香山的盘山公路缓缓下来,周政峰一边开车,一边和秘书程小雨打情骂俏。

这时,周政峰的手机响了,是老婆孙晓梅打来的,他有些心虚,看来老婆的疑心病已经越来越重了,照这样下去,自己和程小雨的事迟早会败露。手机响了一阵儿,周政峰不情愿地拿起来接,孙晓梅却按断了,她发来一条短信,说:“老公,你是不是今天回家?我随团出去旅游了,现在在海南,三天后回!”周政峰回道:“嗯,知道了。旅游愉快!”

放下手机,周政峰心情愉快,还一阵窃笑。程小雨嘟哝着嘴,说:“被老婆查岗,还乐啊?!”“我老婆出去旅游了,哈哈!”程小雨惊讶地看着他,周政峰喜滋滋地说:“这就意味着我们又可以逍遥几天了!”

三个小时后,车在锦江花园一栋小楼前停了下来。门开了,屋里果然没人,周政峰一把揽过程小雨,程小雨突然惊慌失措地推开了他,说:“狗!狗!”周政峰回过头来看去,呵呵一笑,安慰说:“别怕!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欢欢。欢欢,几天不见,你想不想我呀?”

周政峰说着,张开双臂,半弓着腰,迎上前去。欢欢“汪汪”大叫两声,突然一跃而起,将周政峰扑倒在地,准确无误地咬向他的咽喉。霎时,血花飞溅。程小雨“啊”的一声惊叫,转身就跑,欢欢丢下周政峰,追上程小雨。门近在咫尺,程小雨已经抓住门把手并扭动它了,这时,腿上忽然一阵剧痛,欢欢咬着她使劲往后拖……

……………要不要立案……………

肖扬是在半个小时后接到的报案,他带人火速赶到现场。

刚才家住顶楼的吴大妈下来扔垃圾,当她走到五楼时,无意中看到周政峰家的门半开着,她以为遭了小偷,便壮着胆子看看。可头刚伸进大门,一股很浓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一个黑影受到惊吓,忽地从吴大妈的腿边擦过,“咚咚咚”跑下楼去。吴大妈吓得一把推开了门,赶紧闪到一边,还好,那个黑影只是周政峰家的那只藏獒。吴大妈定了定神,回过头来,脸一下子全白了。只见从门口到客厅,长长的一条血痕,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躺在那儿,头歪到了一边,眼睛圆睁,淌着血,正朝自己的方向看。吴大妈的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当她的心神稍稍平静下来,就立马报了警。

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肖扬忽然鼻子一痒,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屋里有两具尸体,一男一女,经确认,男死者就是屋主周政峰,尸体完好,因被咬断脖子而死。而女死者,是周政峰的秘书程小雨,她被咬得面目全非,因流血过多而亡。两具尸体上除了深深的犬齿印没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肖扬走出屋,问道:“吴大妈,您刚才说看到一个黑影从屋里跑出来?您能确定那个黑影就是周政峰家的那只藏獒吗?”吴大妈点点头:“我确定!我们楼里就周政峰家养了一只狗,我认得它,错不了。”

回到警局,肖扬反复看着现场勘查报告,这时,助手走进来,说:“肖队,找到孙晓梅了。她昨天随旅行团去海南旅游,刚知道家里出了事,正往回赶呢。”肖扬“噢”了一声,继续看手中的报告,助手又说:“肖队,有什么发现没?”肖扬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助手呵呵一笑说:“依我看呀,本来就没什么好查的。”肖扬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为什么?”助手说:“一条疯狗咬死了主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那狗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咬死主人?还有这个程小雨,她怎么会出现在周政峰的家?”肖扬放下报告。“这……”助手支吾道,“这也好解释。周政峰和程小雨趁孙晓梅外出……不想惊动了疯狗……”肖扬笑笑,未置可否。

孙晓梅回来了,一听案情经过,气得当场就破口大骂:“真是活该!他们瞒着我出去风流快活不够,居然还要到家来?现在被欢欢咬死,活该!”肖扬不放过一丝线索:“他们之前到哪里去了?”“香山!”孙晓梅气呼呼地说,“到香山开什么会,我就知道他对我撒谎,所以一气之下才跑去海南玩的。”“欢欢的性情怎样?它以前咬过人吗?”肖扬问。孙晓梅怒气未消地说:“咬!它专门咬坏人,咬那些狼心狗肺的人!”

……………这只狗很怪……………

第二天早上,肖扬走进办公室,助手放下电话,激动地说:“肖队,刚有人打来电话,说在城南一工地发现了欢欢。工人们已经采取了紧急措施,就等着我们过去呢。”

肖扬风驰电掣般赶到工地,一个工人指着西边一间小屋,急急地说:“电视里报道的那只疯狗就躲在屋里面。大家都知道它咬死过人,谁也不敢进屋去赶。屋里放着我们干活用的工具,你们要是再不来,我们今天就没法开工了。”

肖扬点了点头,谢过工人,说警方马上就会解决问题。说完,他让两名助手便从腰中掏出枪来,换上了麻醉弹药,又买来了几根肉骨头,远远地扔在小屋门口当诱饵。可是,半天时间过去了,欢欢连面都没露过一次。

大家都有些心焦,正在发愁。这时,晚报的记者李娜娜听到消息带着人赶来了。“肖大队长,发现杀人疯狗这么大的新闻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前两天我白给你做报道了啊!”远远地,李娜娜就开始兴师问罪。

肖扬正想回话,鼻子突然一痒,连打了几个喷嚏,他连忙摆手说:“你身上什么味儿?太重了,你别过来,我有香水过敏症。”李娜娜哼了一声,也不理会,径直走上前来,还故意往肖扬跟前靠。肖扬眉头大皱,一只手紧紧地捏起了鼻子。

“怎么,狗不出来?”李娜娜问。肖扬点点头。李娜娜踮起脚来,朝屋子方向看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肖大队长,你可真有趣!人家好歹是藏獒啊,你用几根骨头就想骗它出来,它会上当才怪呢!”

肖扬恍然大悟,他命人买来了一大块牛肉,李娜娜看了看,非常自信地说:“这回保证错不了!小张,准备录像,咱们又抢到头条新闻了!”

牛肉就抛在小屋的门口,大家都各自隐蔽了起来,不一会儿,欢欢闻到肉香,真的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砰”“砰”两声枪响,欢欢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巴甫洛夫实验…………

晚上吃过饭,肖扬坐在沙发上思考问题。儿子走过来,诡秘地说:“爸爸,咱们来做一个游戏好不好?”肖扬微微一笑:“做什么游戏呢?”儿子说:“我这里有一串葡萄,你闭上眼睛,伸出手来,我拍你一下手,你就张开嘴,我给你吃一颗。我不拍你手,你就紧闭嘴巴。就这一串葡萄,看咱俩谁先出错。”

游戏开始了,儿子时而拍他的手,时而又停止,肖扬都能很清醒地应付。转眼,他已经吃了十来个葡萄了,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一点儿差错都没有。这时,儿子拍了一下他的手,肖扬又张开了嘴,可是,他等得脖子都酸了,儿子还没把葡萄送进嘴来。肖扬装作生气的样子说:“儿子,你出错了,快给爸爸吃葡萄!”儿子捂着嘴咯咯大笑:“哈哈,巴甫洛夫的实验真厉害,原来警察也会上当!”

肖扬睁开了眼,愣愣地看着儿子:“什么实验?”儿子递给他一本《自然科学》教科书,肖扬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个有关验证条件反射的实验。肖扬心里不由一怔:狗、铃声、条件反射?他眼前一亮,给李娜娜打去电话,得到她的肯定答复后,脸上露出了微笑……

第二天,肖扬核查了一下程小雨的遗物,便让助手去传唤孙晓梅。孙晓梅来了,一脸的不满。肖扬不温不火地说:“这次叫你来,主要是想告诉你,指使欢欢杀人的凶手已经找到了!”

孙晓梅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她问:“是谁?”

肖扬正视着她,说:“就是你啊!”

孙晓梅哈哈大笑:“你是警察,说话更应该讲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幕后真凶?”

肖扬笑而不语,命人牵来了欢欢。欢欢带着一个项圈,温驯,乖巧,一点儿都不像杀人的疯狗。肖扬说:“孙女士,我想此刻我如果要你靠近欢欢,你应该不会感到一丝害怕吧?”

孙晓梅不解地看着他,冷冷地说:“谁说我不害怕?我怎么知道它会不会再咬人?”

“那你就走走试试!”肖扬命令道,孙晓梅不敢不听。这时,肖扬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香水来,非常严肃地说:“如果再往你身上喷一点点这种香水,我想打死你你也不敢靠近欢欢了!”

孙晓梅惊讶地看着他,肖扬继续说:“为了报复周政峰的不忠,杀他和程小雨于无形,你一直在训练欢欢只吃喷有这种香水的食物,因为你知道程小雨用的就是这种香水。时机成熟后,为一次杀死他们两个,你故意先饿了欢欢几天,然后给周政峰和程小雨创造一起接近欢欢的机会……只可惜,你没有想到,我会对香水过敏。勘查程小雨死亡现场时,我就打了喷嚏。那次诱狗行动,李娜娜也喷了这种香水,结果我又打了喷嚏……这里面有偶然也有必然,孙女士,你说我分析得对不对?”

肖扬说着,挥手只往她身上轻轻一喷,欢欢就两眼炯炯有神起来,孙晓梅吓得连连后退,最后一屁股瘫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