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偷东西的丞相

故事会 日期:2021-4-8

南北朝时期,有个传奇的两面人,他在文学、绘画、音乐、医术、美食、军事、外语、算卦等方面全方位立体式的发展;同时,他道德败坏、贪污受贿、贪财好色,居然还有偷窃癖,此人就是北齐丞相祖珽。

不过,祖珽却赢得偷名远扬,因为他非名人不偷。一次,祖珽参加胶州刺史司马世云举办的派对。酒足饭饱散席时,服务员发现少了两套铜碟餐具,赶紧汇报给主人。那时铜制品可是稀罕物,司马世云问谁,谁都说没拿,就火了:“那就对不住了,劳烦各位。”他让手下人对客人挨个搜身,结果从祖珽的怀里搜到了。

又有一回,北魏权臣高欢请手下的员工聚餐,正聊着天喝着酒,服务员发现盛酒的金笸箩没了。这次可没搜身,高欢让在座的诸位都把帽子摘掉,祖珽又被抓了个现行,他的发髻上明晃晃地插着那金笸箩,高欢哭笑不得。为帮祖珽戒掉偷窃癖,高欢让人抽了他两百鞭子后,发配他到制造铠甲的甲坊劳动改造。

550年,高欢的儿子高洋创建了北齐王朝。高洋瞧不上祖珽的小偷小摸习性,每次见到他,就亲切打招呼:“哈喽,贼来了啊!”祖珽很腹黑,嘴里不说心里总琢磨着找机会报复,还真让他逮着了机会。高湛即位后,准备给高洋“显祖文宣帝”的谥号,祖珽表示反对:“这谥号不妥。高洋性情粗暴,哪能称‘文’?又没有开创基业,怎么能称‘祖’?”高湛觉得有道理,就问他:“那你觉得啥谥号合适呢?”祖珽说:“‘威宗景烈皇帝’挺好。”这谥号听上去挺美,实际却是将高洋贬得一文不值。“威宗”是说高洋之所以能够开创北齐王朝,其实是继承了老爸老哥的威风基业,而“景烈”是暗讽其暴虐。像祖珽这样患有盗窃癖,集诸多秽行和天纵才华于一身的极品丞相,亘古罕见。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0304.html

肥水不外流

外出午睡

谁更懂感情

钱的疑惑

滩涂迷雾

想送你回家的人,东南西北都顺路

一触即发

拆字趣闻

语音密码

哥们义气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后一瓶酒

    年幼的儿子喝了父亲藏的所谓“最后一瓶酒”,给意志消沉的父亲上了珍贵的一课。 那年,他35岁,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本来经营得相当红火的...

    青年文摘2021-4-9
  • 看重现在

    这一天晚上,所有的工作结束后,我真的觉得很累。天空飘着细雨,季节即将转换的时候,就是我筋骨酸痛最难抵挡的时候。我忽然想念起温泉来,对让我搭便车...

    人生感悟2021-4-9
  • 盼着土匪来抢钱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

    故事会2021-4-9
  • 老去

    人是奇怪的动物。人会理性思考,聪明,能辨是非,但面对客观事实时,却不一定肯承认。我们一天一天地老去,属自然规律,但不少人拒绝接受。 有个朋友爱热...

    读者文摘2021-4-9
  • 和男孩子表白的正确方式

    有个网名叫丧心病狂的读者前两天跟我说:“玛门,我就要毕业啦。我想跟我男神表白,但是怕班主任骂我,你说我表不表白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你...

    意林2021-4-9
  • 身家数亿当文员

    2009年年初,我在一家公司做顾问时,碰到一位奇特的职员:一个身家数亿的女士,竟然到一个公司做了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我发现她的“秘密”纯属...

    意林2021-4-9
  • 到底和谁关系好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

    故事会2021-4-9
  • 管好那张不会说话的嘴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1-4-9
  • 阿P修车记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

    故事会2021-4-9
  • 书的莞尔一笑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

    人生感悟2021-4-9
  • 你让我们懂得怎样看待人生_读后感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

    读后感2021-4-9
  • 一年清致雪霜中

    1904年,天津,严氏家塾。 她十岁,在城西的严氏女塾念书,喜欢穿素净的长棉袍和厚厚的毛坎肩,把一头长发盘进帽子里,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 女塾设在严...

    读者文摘2021-4-9
  • 想象尚未发生的事

    我每天都在想象尚未发生的事,各种媒体中正在报道的新闻事件,未来会如何演变?朝鲜会不会真攻击对手?H7N9会不会大流行?虽然这些事我都离现场很远,但...

    青年文摘2021-4-9
  • 转变

    这些年来,你的价值观,是否有转变? 一定有吧,否则,何以存活。 必然逐年修订,十几二十年之后,可能与出发点南辕北辙,完全改变了方向。 不过,内心深...

    读者文摘2021-4-9
  • 不试试,怎么知道爱不上

    “站在十米跳台是什么感觉?”我畏高畏水又懒于运动,面前站着的却是奥运跳水选手邱波。 他去过世界各地比赛,拿过大大小小的奖牌,但他没有体...

    意林2021-4-9
  • 为孝行埋单

    接到二弟的电话,说是母亲病了,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急三火四地坐上客车往老家赶。 正逢双休日,车上人很多,连过道里都挤满了回家探亲、外出旅游的乘客...

    青年文摘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