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找个情人好快活

找个情人好快活

故事会 日期:2021-11-25

如今这世道真是邪了门,不管是城里乡下,不少男人都想找个情人时尚风光一把,好像只有这样才显得自己了不起有能耐。罗均也想找一个。

罗均前几年不走正道,偷鸡摸狗的没少丢人现眼,以至把婚姻都耽误了。后来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罗均没办法,只好剜到篮里就是菜。就这,新婚那晚,那女人还给他约法三章,如果犯了“老毛病”,她就立马走人。罗均也下了决心,要依靠劳动致富,在村外建了个养鸡场,两年过去腰包就鼓了起来。看别人家都有了电脑,罗均也买了一台,还学会了上网,网络世界真是太丰富了,罗均在里面看到了不少新奇的东西。

这天,罗均进入一位好友的空间里,这里真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几篇日志的标题就十分吸引人的眼球:“没有婚外情的男人没有出息”、“有情人的男人活得潇洒”、“女人也想有情人”……罗均看得血液沸腾:别人都找情人,我也要找一个!

罗均将平时接触到的女人在大脑里过了一遍,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一个叫华翠翠的女人身上。华翠翠的老公长年在外打工,一个儿子在镇里上学,星期六才回来住一晚上,其他时间只有华翠翠一人在家。女人如果没有家庭负担,没有小孩拖累,清清爽爽一个人,那模样就显得年轻了十几岁。华翠翠就是这样,虽然时年35岁,看上去不过二十多,每次与她迎面而过,她身上散发出的好闻气息总会让罗均暗咽一口口水,心里羡慕不已:瞧人家的老婆多水灵,像个熟透的桃,多美呀!我咋就弄了个寡妇婆娘呢?要是我能和她……罗均虽然打定了主意,可华翠翠愿不愿意做他的情人,他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

要想得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女人,必须做出些什么事情,让她对自己产生感激心理,这样才有可能把这个女人搞到手。做什么事情呢?罗均一时想不出。

罗均又进了一位QQ好友的空间。突然,一篇日志让他两眼一亮,顿时来了灵感。这篇日志的标题是“预防地震有妙招”,介绍了一个预防地震的办法:在住房中挂起一块吸铁石,让吸铁石吸附一块铁,然后在吸铁石下面的地上摆放一个能发出响亮声音的铁桶或脸盆。地震到来之前,吸铁石会失去磁性,上面的铁块正好落在下面的物体上,“哐啷”一声就会向主人报警。这时候离地震到来约有10分钟,有这10分钟,就可以带上钞票金银和孩子跑出家门,免遭劫难。

这两年世界各地都闹地震,人们一听地震就“谈震色变”,会不会在自己家乡闹地震,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不少人为此忧心忡忡。大伙听说罗均发明了一个能预测地震的装置,纷纷跑来看稀罕。罗均神秘兮兮地告诉大家,说这个“装置”是他苦心琢磨了大半年才研究出来的,到地震时候一定能救大家的命。看他说得这么玄乎,大伙都将信将疑。

华翠翠不知啥时候也来了。罗均主动凑上前,表示万一发生地震一定会先告诉她。华翠翠嫣然一笑,说:“那我就先谢了!”

罗均贪婪地望着华翠翠,暧昧地说:“翠翠,你可是咱村会流动的风景,你要有啥闪失,咱这小村可就黯然失色了。”

华翠翠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嗔怪地骂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然后转身走了。

望着华翠翠远去的俏丽身姿,罗均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她搞到手!

第二天午夜,家家户户大人小孩都沉浸在睡梦之中。罗均手持木棍和脸盆从家中跑出来“咣咣咣”地边敲边惊慌失措地高声叫喊:“不好啦要地震啦要地震啦”

罗均的叫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凄凉,家家户户先后亮起灯光,小村顷刻间呼儿唤女的乱作一团,好像到了世界末日。

罗均来到华翠翠的院门外,别人家都炸了窝,唯独她家静悄悄的。罗均有些奇怪,丢下手中木棍脸盆,翻墙跳进华翠翠院中,对着窗子连声喊:“翠翠、翠翠。”

屋里传出华翠翠绝望的哭声:“罗、罗均兄弟,俺、俺的两条腿软、软软的,咋、咋也站不起来了。你快、快来救俺呀!”

“翠翠,别怕,有我呐,我一定救你出来,你先把房门打开!”

华翠翠先前是惊吓所至,害怕得腿脚不听使唤。一见罗均,她又有了希望,爬起来打开了房门。罗均一把抱起华翠翠跑出屋子,一直跑到村外一个茅草棚才停住脚步。华翠翠的胳膊死死地揽着罗均的脖颈,身子瑟瑟颤抖。这一切正是罗均所期望的,他暗暗庆幸自己的计策终于就要成功了。

这时,华翠翠突然想起了什么,恳求罗均赶快给她住校的儿子打个电话,让他赶快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罗均不知道她儿子的电话,华翠翠说她手机上有,可是手机睡前放在了床头柜上,催促罗均回去取。罗均这才不情愿地放下华翠翠,他知道这会儿正是取悦华翠翠的绝好时机。

罗均回到华翠翠家中,床头柜上果然放着一部手机。罗均拿了手机顺手又抱起一条棉被。回到茅草棚里,罗均把棉被盖在华翠翠身上,告诉她已往学校打过电话了,华翠翠感激地把头靠在他身上。这正中罗均下怀,掀起棉被就大着胆子抱住了华翠翠。华翠翠没有拒绝,问他:“好兄弟,那会儿如果地震真来了,你还敢去救俺吗?”罗均掷地有声地说:“为了我喜爱的女人,就是死了,我也心甘!”华翠翠非常感动,情不自禁给了罗均脸上一个吻。接下来,罗均如愿以偿得到了华翠翠。

直到天亮,地震也没有到来,大伙虚惊一场。有人骂罗均故意制造恐慌,多数人没说什么,地震没来毕竟还是值得庆幸的。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所谓“地震”不过是罗均为得到华翠翠有意设置的迷魂阵。

罗均以为就这么过去了,想不到这事惊动了政府,派人下来调查。罗均一看随行的还有公安,当时脸就白了。调查人员看了他的“装置”,严肃地告诫他这是扰乱民心,是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即使发现震情,也要先与政府部门取得联系。罗均诺诺连声。

从此,罗均开始和华翠翠晚上悄悄幽会。华翠翠一直为罗均冒险救她心存好感,答应做他的长久情人。罗均心花怒放,没事就偷着乐。

俗话说:乐极生悲。这天晚上,罗均又收到了华翠翠约他去她家幽会的短信。罗均感到偷情的感觉真是太好了,虽然偷偷摸摸,却销魂刺激,他后悔咋没早几年把华翠翠搞到手。罗均满怀激情地来到华翠翠家中,华翠翠摆了一桌酒菜正等他。罗均刚要搂抱亲吻华翠翠,猛然听见旁边有人咳嗽一声,把他吓了一跳,这才发现一旁坐着一个陌生男子。

不等华翠翠开口,陌生男子主动自我介绍,说他是华翠翠的姑表哥,听说罗均不怕丢性命把翠翠表妹救出来,他十分感动,今晚特意赶过来想和罗均交个朋友。说罢连连向罗均敬酒。

罗均本不是来喝酒的,看推托不了,只好坐下来应付。几杯酒落肚,罗均不胜酒力醉倒了。不知过了多久,罗均才从酒醉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村外一棵老柳树下,醉前发生的事他还隐隐记得,是华翠翠约了他,还有她那个“姑表哥”,他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时他感觉脸上有火辣辣的疼痛感,用手一摸,手上黏糊糊的有一股血腥味。罗均感到不妙,赶紧挣扎起来赶回家。

回到家中,罗均拿镜子一照,大吃一惊,镜子里的他满脸血污,像个吐血的厉鬼,上面几条划痕清晰可辨。他懵了,心说怎么会这样?这时,他的一只手下意识地插进口袋里,从中掏出一张纸,上面有几行字:“臭小子!你他妈真是找死,竟敢用假地震欺骗翠翠,不但骗取了她的好感,还骗取了她的玉体。酒后吐真言,这都是你龟孙亲口交代的,真是可恶至极!我警告你,从今往后你必须和翠翠一刀两断,再对她有非分之想,就不是脸上挨刀子这样便宜了,我会卸掉你的胳膊大腿,让你生不如死,不信就走着瞧!”

罗均连看了两遍,觉得纸条的口气不像是一个姑表哥,他倒更像华翠翠的相好。意识到是自己的情敌,罗均的火气“腾”一下就上来了:华翠翠又不是你老婆,老子好不容易才搞到手,你想独霸华翠翠,没门!

罗均悄悄返回华翠翠家中,那个男子果然没走,此刻正搂着华翠翠肌肤相亲呢。还真让罗均猜对了,这男子根本不是华翠翠的姑表哥,而是华翠翠的情人,名叫陈凡生。早在罗均之前,二人就有了半年多的情人关系,由于华翠翠的丈夫长年不在家,儿子平时又住校,陈凡生时常来华翠翠家过夜。罗均的突然插入,赢得了华翠翠的欢心,陈凡生被冷落一边。他知道一定是有人横刀夺爱,偷偷潜入华翠翠家观察,果然不出所料。陈凡生不甘心,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夺去他情人的就是半个多月前谎报震情的罗均。他向华翠翠道破了这场骗局,华翠翠还不相信。陈凡生说他有办法让这位“英雄”现出原形,于是他让翠翠摆了一桌酒席,约罗均过来,他事先在酒水里加了些“佐料”。罗均不知是计,连连饮酒,酩酊大醉,把怎样骗取华翠翠的经过如实交代一遍。恨得华翠翠左右开弓给了罗均两记耳光,让陈凡生把他扔到村外去。陈凡生恼恨罗均这半个多月霸占了华翠翠,一时气极,摸出刀子在罗均脸上划了几下,以解心头之恨。

罗均在华翠翠的房门上拍了几下,深更半夜的,华翠翠战战兢兢地问是谁,不敢出来开门。罗均一直拍门不止,而且越拍越响。华翠翠不想让邻居听见,况且还有陈凡生在,她就披衣起身开了门。看到一张满脸是血的面孔从门缝里钻进来,华翠翠一声尖叫,双腿一软扑倒在地。床上的陈凡生来不及穿衣服,光着膀子跳出来。罗均一见他恨得咬牙切齿,抡起棍棒就打。陈凡生挨了一棍,气急败坏地跟罗均打成了一团……

这场闹剧惊动了邻居,大家赶来制止了两个争风吃醋、头破血流的男人。民警也很快赶到现场,把他们“请”进了乡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