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悬念的谋杀案

故事会 日期:2019-5-18

一、一见钟情生歹念

高神狐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山菜加工厂会火爆到这个程度:加工出来多少山菜,就能卖出去多少,简直供不应求!高神狐便在电视上打出了这样的招聘广告:“青蛇山山菜加工厂”因生意火爆,欲招聘5名女选菜工,年龄在1824岁之间(女大学生优先),保底工资3000元,还有丰厚奖金;联系电话13188370796。

广告刚打出来,高神狐的手机就被打爆了,没用半天工夫,就有四五百人报名,经过面试,高神狐竟然录用了五名大学生。最让高神狐怦然心动、甚至不知东南西北的大学生叫夏春燕,她的长相完全可以用万里挑一来形容:桃腮杏面,唇润鼻挺,眸含秋水,姿色天然,倾国倾城。用他自己的话说:见过中国大地上的美女,但像她这样既长得国色天香,又有丰富文化知识的美女还是头一次。男人有三贪:贪权、贪钱、贪色,高神狐竟把色放在了第一位。在他的心目中,只要能得到夏春燕,让他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值:能在花前死,做鬼也风流!每月开工资,高神狐竟偷偷给夏春燕开1万多元,而夏春燕竟然欣然笑纳。

这天上午,来了一个外商,经过考察后,跟高神狐当场签下了百万元的合同。下午,高神狐便领着外商去青山湖游玩,陪同人员自然是夏春燕。晚上,高神狐便在县城里最为豪华的“阳春大酒店”设宴款待外商。酒宴结束后,高神狐便把夏春燕领到了他的房间,就在他伸出双臂,准备拥抱夏春燕时,夏春燕竟然躲到了一边。高神狐怔怔地看着夏春燕:“怎么,我还差什么地方吗?”夏春燕用她那摄人心魄的眼神看着高神狐:“我没说你差什么地方啊!”高神狐急了:“那你干吗要躲开我啊?”夏春燕甜甜一笑:“难道你真不知道还差什么地方吗?你想让我当你的‘小三’是不是啊?”高神狐的眼睛猛然一亮:“怎么,你想当老大?”夏春燕斜眼看着高神狐:“你别癞蛤蟆吊在半空中,不知天高地厚,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做你的老婆啊?”高神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怎么,我这山菜加工厂给你做靠山难道还不够格吗?”夏春燕“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想让我做老大,你就必须跟秋芬离婚,这山菜加工厂是你岳父留下的,拥有者是秋芬;你要是离婚了,你还拿什么当我的靠山?”高神狐连连眨了几眼:“你知道我们旮旯为啥叫‘青蛇山’吗?就因为山上有的是蛇,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毒蛇,几乎每年都有人被蛇咬死。秋芬经常去山上挖山菜,捡蘑菇,说不定哪天就被蛇咬了,要是她有了什么不测,你当真肯做我的老大?”夏春燕又甜甜一笑:“要是秋芬真有什么不测,我百分之百做你的老大!”高神狐一下子惊住了。

二、毒蛇咬死结发妻

高神狐心里比谁都清楚,秋芬自然被蛇咬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他想要得到夏春燕,秋芬就必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而让秋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绝妙的招法只有一个:让蛇咬死。高神狐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很快就有了一个恶毒的计划。

这天一大早,高神狐便去了青蛇镇,这里有很多人卖毒蛇,他便买了两种最毒的蛇。买完毒蛇后,高神狐又去五金店买了一只铁炉和一只小铁锹,然后去了青蛇山。来到青蛇山,高神狐便选了一处山菜长得最为茂盛的阳坡,用小铁锹挖了个洞,将铁炉放进去,再将两条毒蛇放进铁炉,用厚厚的塑料薄膜将铁炉口封闭,然后用木棍在塑料薄膜上捅几个小眼,用泥土把铁炉埋上,又挖几棵山野菜栽在上面。秋芬只要踏在这上面,她的脚就会陷进铁炉,两种不同的毒蛇咬上她,她就必死无疑。

第二天早上,高神狐便领着秋芬来到了青蛇山,在他埋好铁炉的地方开始挖山野菜。挖了不一会儿,秋芬就踩在了铁炉上面,她的右脚自然就陷进了铁炉里。高神狐的心一下子就狂跳起来,秋芬必死无疑了!然而,让高神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秋芬竟安然无恙地将脚拔了出来,两条毒蛇竟然没咬她!高神狐懵了,这两条毒蛇为什么没咬她呢?听老辈人说,抽老旱烟的人不被蛇咬,因为他们身上的烟味太浓,蛇受不了,闻到老旱烟味蛇就早早溜了,可秋芬并不抽烟啊!毒蛇为什么不咬她呢?高神狐趁秋芬去解手之机,扒开塑料薄膜一看,他惊住了:两条毒蛇竟然死了,蛇身肿得就像是充了气。高神狐一下子明白过来:把两种不同的毒蛇放在一起,它俩相互攻击,导致双双中毒死亡。没过几天,高神狐又去青蛇镇,这回他买了两条相同的毒蛇,这种毒蛇老百姓管它叫七步蛇,意思就是它们的毒性太大,被它们咬了后,走不上七步就会倒地身亡。

这天早上,高神狐又领着秋芬来到了青蛇山,两人在埋着铁炉的地方前挖了一会儿山菜后,高神狐便悄悄躲到了一棵大树下。高神狐很精明,秋芬被蛇咬上后,肯定会喊他,他不应答,就会给他打手机,他已经把手机卡拿出来了,手机就会提示秋芬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秋芬就会赶紧给她弟弟打电话,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是他所为,就是狄仁杰在世,也破不了此案!一切都是按照高神狐的设想进行,秋芬的左脚刚一陷进铁炉,就“妈呀”一声惨叫起来:“神狐,我被蛇咬了,你赶快过来啊!”高神狐躲在树后一动不动,秋芬就再次高声喊他,高神狐依然没有应答。秋芬无奈,赶紧掏出手机,给高神狐打电话,手机提示无法接通,就只好给她弟弟打电话:“老弟,姐姐被蛇咬了,可能活不了了,你一定要照顾好爸爸妈妈啊!”高神狐赶紧跑出来,背起秋芬就往山下跑,他一边跑,还一边高声大喊:“秋芬,你一定要坚持住啊,你千万不能舍我而去啊!”

秋芬的弟弟领着家人爬到半山腰时,便遇到了高神狐,秋芬趴在高神狐的背上已经昏迷过去。等把秋芬送到医院时,秋芬已经死去了。

高神狐为秋芬守了三天三夜的灵,不但没合过一眼,而且还因为过度悲伤时常哭昏过去,村里老辈人都说,为失去老婆而痛苦悲伤的丈夫他们见过,可像高神狐悲伤到这个份上的他们还没有见过。他们哪里会料想到,最最悲壮的场面还在后头呢。

秋芬下葬时,高神狐一声大喊:“秋芬,你为什么要舍我而去啊?你走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啊?”高神狐竟一头撞在了秋芬的棺木上,他头破血流,当场就昏死过去。

三、隔壁有眼知天机

秋芬离开人世已经100天了,不管是她的家人,还是左邻右舍,没有一个人怀疑秋芬的死因,就连夏春燕也没有怀疑。夏春燕很郑重地告诉高神狐:“你什么时候想娶我,我就什么时候嫁给你。”

在农村,人死去百天,家人都要到死者的墓地去点香烧纸,祭拜亡灵,俗称烧百。高神狐在给秋芬烧完百,刚准备下山时,他的手机便进来一条短信:在你妻子坟上面第六棵大树下,有个小纸包,里面有个跟你生命一样重要的东西,你打开看一下,随后我会继续跟你联系的。高神狐来到第六棵大树下,树下果然有个纸包,高神狐打开纸包一看,原来是一张手机储存卡,高神狐将卡放进手机里,打开储存卡后,他的心一下子就狂跳起来,脑袋差一点就胀爆了,原来他谋杀秋芬的整个经过全在这手机视频里。高神狐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是谁用手机这么专业地把他的作案过程给拍摄下来了呢?高神狐把给他发来短信的手机号码调出来,拨打过去,原来是个男人,听声音好像只有十五六岁。高神狐问道:“你为什么不把视频交给警察,偏偏要交给我啊?”男孩“哈哈”一笑:“交给警察我分文得不到,而交给你,我会得到老鼻子钱啦,我干吗要交给警察呐?”高神狐叹了口气:“说吧,你想要多少钱?”男孩“哈哈”一笑:“这价格你不该问我啊!你感觉你的命值多少钱,就付给我多少钱,你说了算。”高神狐咬了咬牙:“那就给你10万吧!”男孩子“哈哈”大笑起来:“天哪,堂堂正正、威风八面、花钱如流水的大老板,命竟然这么不值钱!既然你自己都觉得你的命不值钱,那我就更不觉得你的命值钱了,我马上就把视频交给警察了。”高神狐赶忙说道:“别别别,我给你20万怎么样?”男孩“哈哈”一笑道:“我不想跟你讨价还价了,你必须付给我30万!”高神狐眨了一下眼,说道:“我一下子真拿不出这么多钱,我分两次付给你,明天我给你20万;半月后,我再付给你10万,你看这样行不行?”男孩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大人有大量,就按你说的办。明天早晨6点整,你必须将钱放在这棵大树底下。”

高神狐回到厂里,让夏春燕去银行取回了20万。晚上回到家里,看着挂在墙上秋芬的遗像,高神狐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己要不是狼心狗肺,心狠手辣,喜新厌旧,怎么会有今天的报应?就在这时,门开了,夏春燕走了进来,高神狐赶忙用衣袖擦去眼泪。夏春燕站在高神狐面前,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高神狐摇了摇头,佯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冲夏春燕笑笑:“我这不是挺好的嘛!”夏春燕微微摇了摇头:“知夫莫过妻,我一眼就能看出你心里有什么事情,秋芬嫂已经故去了,我已经决定嫁给你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应该告诉我,我们两个人去面对,总比你一个人扛着好。”高神狐依然摇着头:“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夏春燕便依偎在高神狐的怀里,高神狐紧紧拥抱夏春燕,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9908.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知名公司的“加班口号”

    知名公司的“加班口号” 美特斯邦威:不加寻常班。 特步:加班,死一般的感觉。 百事:加班无极限。 森马:上什么公司,加什么班。 脑白金:今...

    故事会2018-12-6
  • [法律故事] 谁封了我的帐户

    郑光平原是“晨峰酒家”的老板,由于他脑子灵活,诚信经营,生意很红火。一年前,远在深圳的表哥请他去打理一笔大生意,于是他将店转让给了一...

    故事会2019-6-7
  • 舍寿成真

    从前有个姓厉的老汉,他有三个儿子,他们分别是六十岁的厉老大,五十岁的厉老二和四十岁的厉老三。 厉家家财万贯,还有一样特别的:他家堂屋的供桌上,长...

    故事会2018-10-18
  • 爱是一笔账

    张菲和李林是大学同学,相恋四年,两个人终于在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之后结婚了。婚礼虽然很简单,房子也是租的,但两个人很自信,他们想,只要努力工作,不...

    故事会2019-5-1
  • 索命电话

    一、午夜凶铃 这天晚上,家住小商品批发一条街的梅芬,一直到深夜十点多钟也没有睡实。这两天她老是心惊肉跳,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三年前,丈夫迟东...

    故事会2019-4-20
  • 让我多救一个人

    那天下午,西川中学高一(七)班男生程小龙因感冒发烧,妈妈汪月萍于是跟老师请假,带他去医院打针。程小龙和妈妈刚出校门,突然山摇地动,大地“轰...

    故事会2018-10-15
  • 风水轮流转

    相传明末清初,在东县西岸住着刘氏家族几户人家,这几户用红砖砌起围墙,用青石垒起门弄,这条门弄因此称为“刘厝里”。 这年秋天的一个傍晚,...

    故事会2019-5-26
  • 吝啬鬼传说

    郑廷玉所写的元杂剧《看钱奴》里有这么一位男主角,叫贾仁。贾仁本是穷人,饥寒交迫之际,从地下挖出了别人的祖产,发财了。 饶是如此,也不肯大方一点。...

    故事会2018-11-30
  • 惹不起的人

    公交车停稳后,一个老人上来了。这趟车人很挤,司机叫道:“哪位好心人给老人让个座儿?”大家都不动,这时,靠门的一个小伙子站起来说:&ldqu...

    故事会2019-6-14
  • 结发同心

    无价的珍宝和彼此的真情,孰轻孰重?爱要转多少弯,才能诠释清这个最简单的道理? 凌小菲和李青瑶在江湖上人称“武林双娇”。两人一样地貌美如...

    故事会2019-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