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实验

故事会 日期:2021-7-2

赫德是位非常有名气的科学家,在他住的小楼里,一楼二楼是实验室,他和妻子苏妮住在三楼。这天他工作到午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卧室,躺在苏妮身边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赫德突然剧烈地喘息起来,身子不停地扭动,好像在做一个可怕的梦,苏妮被惊醒,急忙起身打开床头灯,推醒赫德,问他怎么了。赫德腾地坐起,犹自惊魂未定,说:“我梦到了那些可恶的老鼠,吓死我了。”

苏妮长出一口气,笑着说:“你整天跟老鼠在一起,梦到它们也没什么啊。别怕,睡吧。”

赫德的地下实验室里,养着几百只从各种地方搜集来的各个品种的老鼠。他最近的科研课题,就是老鼠的梦境与老鼠的生活之间的关系。赫德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我研究了这么久,虽然做过关于老鼠的梦,但没有一次如此可怕又如此真实,我……”

苏妮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苏妮今年三十三岁,比赫德小了十六岁,五年前她嫁给赫德,她不但是赫德的妻子,还是他的好助手。这几年来,她从没见过赫德如此失态。她跳下床来,将所有的灯打开,刹那间,屋子里亮如白昼。她柔声说:“亲爱的,那只是一场梦,不要去想了,让我给你放首音乐吧……”

赫德摇摇头,突然跳下床赤着脚就往一楼跑,苏妮急忙跟了上去。一打开实验室的门,里面便传出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整个空间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阴森可怖。赫德来到一个笼子前,里面那只硕大的灰鼠本来像是睡着了,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在赫德蹲下身子的一瞬间,突然弹跳起来,扑在笼子上,冲赫德咧开嘴,做威胁状。看着它那双闪着幽光的小眼睛,赫德心里一寒。

刚才梦里出现的就是它,他叫它布雷。布雷来自西部的贫民区,被人从肮脏的下水道里抓来给他。它性子暴躁,攻击性很强。四个月前,赫德在它专门负责忘记和学习的海马区内植入了微电极,对它的大脑神经元放电进行监测。这是一只十分强悍的老鼠,即使在它的梦境里,它的生活也充满了杀戮。

赫德盯着布雷,一丝恐惧的感觉慢慢自脊柱升起。布雷冷酷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种征服的欲望它想征服自己吗?赫德觉得无比好笑,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声音越来越大,变得歇斯底里。苏妮惊慌地问他怎么了,可赫德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苏妮急了,抬手给了赫德一个耳光。

赫德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看着苏妮,好半天才颤抖着声音说:“你知道我梦见了什么?我梦见了它布雷,就在这间研究室里,一道强光从墙里钻进来,打在布雷身上,然后它变了,变得比我还要高大,它撕开笼子射出来,将我按在地上,让我动弹不得,它用它的小眼睛死死盯着我天啊,从它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死神的影子……”

苏妮紧紧抱住他,她的身子也在发抖,但依然镇定地说:“亲爱的,那只是梦,真的,那只是梦……”

“那不是梦!”赫德突然狂叫起来,“它的爪子差点撕裂我的身体,我感觉得到那痛彻心肺的疼痛,现在还能感觉得到。我要杀了这该死的老鼠。”赫德推开苏妮,冲到实验台,抓起上面的一支麻醉枪,将麻醉针射入布雷的身体里,布雷倒下后,他打开笼子取出它,用匕首切下了它的头。

当他做完这一切,才发现苏妮面色惨白,苏妮小声说:“赫德,你……太疯狂了!我要告知乔治。”

乔治是赫德的学生,在某些研究领域,他甚至超越了赫德,两人与其说是老师和学生关系,不如说是朋友更恰当。所以苏妮这时候要向乔治求助。乔治连夜赶来,可他觉得老师没有问题,他安慰苏妮说,这只是一个意外。苏妮却吓坏了,第二天一大早,便和乔治带着赫德来到了医院,医生为赫德做了全身检查和精神上的测试,结果表明赫德一切正常。他们告诉赫德,他可能是太累了,以致于产生了幻觉,只要休息一下就会好起来。苏妮和乔治挽着赫德走出医院,阳光暖暖地照射在他们身上,车辆飞驰而过,忙碌的人们脚步匆匆,正是一个阳光下的美好世界。赫德突然笑了,说:“夜里我怎么会那么失态?我竟然被一个梦吓成那个样子?而我们正是梦的专家啊。”

苏妮不无忧虑,她说:“亲爱的,你确实太累了,要不,我们去旅行,放松一下?”

赫德哈哈大笑:“你知道工作是我的最爱,还有什么比工作更能让我放松的?真可惜,我竟然杀死了布雷,幸好它的资料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

这一天,赫德一直留在实验室里,到了晚上,苏妮站在一楼门口叫他,说他该休息了。赫德大声说:“不,我要再工作几个小时。亲爱的,这只小雌鼠太有趣了,它来自一间百老汇剧院里,你知道它做的梦是怎样的吗?哈哈哈,它居然梦到它身披最美丽的礼服,如一个女王一般,在一片鲜花的海洋里徜徉,无数的老鼠们在为它祝福……”

苏妮不由分说将他从一楼里拉上来,告诫他说要多休息。她为他准备了很丰盛的晚餐,还打开了一瓶白兰地。晚餐之后,他们一起看了电视,然后上床熄灯睡觉。不知怎地,赫德翻来覆去,直到午夜,他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觉得自己置身于一楼,被关在一个笼子里,而身边的笼子里关着苏妮、他的父母、苏妮的父母、他的朋友们……他的面前,是一座山样的东西,他睁大眼睛看清了这东西,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这东西正是被他杀死的布雷。布雷正狞笑着,一只爪子里捏着一枚东西,赫德认得那是他研究老鼠用的微电极,布雷竟然发出人声,说要将这东西植入他的脑袋里,它要拿他做研究的对象……布雷说着举起了锋利的手术刀……

赫德被苏妮叫醒后,还在不可抑制地狂叫,那一切如此真实,就像刚才真切地发生过,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他发狂地冲到实验室,要毁掉这些可恶的老鼠,苏妮拼命地拦住他,大喊道:“不要啊,这都是你的心血,你会后悔的。”

赫德从疯狂中醒悟,呆了半晌,抱着苏妮哭了起来。

他们找了好几个医疗专家,可是一切的检查和分析结果表明,赫德没有问题,唯一的解释是他出现了短暂的幻觉。专家们强烈要求他离开工作,休息一段时间。这次,赫德听从了他们的劝告,他带着苏妮去了夏威夷,两人在那里度过了一周的美好时光。赫德再也没做过令他恐惧的噩梦。

他的研究工作已近尾声,从夏威夷回来后,赫德迫不及待地重新开始他的研究。那天,他兴高采烈地告诉苏妮,准备庆祝吧,再有几个小时,他将结束所有的研究,他终于可以摆脱这些该死的老鼠了。苏妮高兴地出去采购东西,准备晚餐。

赫德做好最后的工作,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跳起来,然后跳上台阶,用力一把推开门,只听得苏妮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原来是赫德的动作过猛,将刚来到门前为他送咖啡的苏妮撞倒在地,苏妮脑袋上红肿了一大块,已经昏了过去,地上有一大摊散发着热气的咖啡。

赫德急忙将苏妮抱进卧室,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打了急救电话。他想应该用冰块帮她敷一下额头,于是去了厨房,找了半天,他才找到冰块,就在这时,他听到苏妮歇斯底里的大叫声,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扔下冰块就往卧室跑,进了卧室,正好见到惊心动魄的一幕:苏妮面无人色地大叫着,双眼直勾勾地冲到窗前,撞碎窗玻璃,就那么跳了下去。

赫德惊呆了,来到窗前一看,苏妮的身体被栅栏的尖刺穿透,鲜血狂涌而出,身体一下下地颤动着。赫德跑到楼下,苏妮还没咽气,用微弱的声音说:“你害了我……你的枕头……”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赫德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只大声地呼唤着她的名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救护车终于赶到了,他们费尽力气将苏妮从栅栏上取下来,可救护车没到医院,苏妮已经因失血过多而死了。赫德痛不欲生,趴在苏妮的尸体上号啕大哭,突然他跳起来冲出医院,回到家里的仓房,取出一桶汽油直奔实验室,把汽油浇到那些笼子里的老鼠身上,歇斯底里地大叫道:“你们这些该死的老鼠,是你们害死了苏妮,我要烧死你们……”

赫德颤抖着手打着火机,突然火机被人抢走,原来是一名警察,警察怀疑这是一起谋杀,他们封锁了这间屋子,并且要求赫德协助调查。

赫德终于镇定下来,他把事情的前后说了一遍,最后哭着说:“噩梦一直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这一次会害了苏妮?她一定是受到了那些老鼠的左右,才陷入疯狂的,才会不顾一切地跳下去。天啊,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闻讯赶来的乔治证实了赫德所说的一切,还说给赫德诊断的医生也可以作证。就在这时,警官埃克拿着一份文件,奇怪地问赫德:“难道你有预感自己会死吗?为什么你要立下这份遗嘱?”

赫德愣住了,他并没有立过什么遗嘱啊?他抢过文件一看,那是一份打印件,上面以他的口吻说,他饱受噩梦困扰,他知道那不是梦,那是老鼠的意志,老鼠们想反过来控制他,想让他死……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了,他把所有的财产留给苏妮,他未完的研究由乔治来完成。文件下面是他的亲笔签名。除此之外,还有一份巨额保单,上面写着受益人是苏妮。

赫德脑子乱成一团,为什么他不知道这些?难道……

如果死的是他,这件事情就有了答案,他深爱着的苏妮想谋杀他,得到他的财产,可是死的是苏妮,这结论就是错误的。他突然想起苏妮临终前的话,苏妮说:“你害了我……你的枕头……”难道跟他的枕头有关?

赫德把这番话对警官埃克说了,埃克若有所思,一旁的乔治脸色大变,想借故离开,却被埃克拦住了,埃克奇怪地问:“刚才你为什么想动那个枕头?难道枕头里有什么秘密吗?”

埃克撕开赫德的枕头,在里面找到一枚小小的磁片。乔治面如土色,刚才他想偷偷取走磁片,却因警察在场未能成功。赫德惊呆了,他抓住乔治的衣领大叫:“我做的那些梦都是你制造出来的?是你想害我?”

乔治腿一软坐在了地上。事到如今,不由得他不招供。不久前,乔治在梦境研究上跨出了一大步,他可以把设定好的梦境输入磁片,磁片可以发出微弱的信息,只要放在人的脑下,人在睡眠状态下就会接受梦境,梦境就像真实发生的事情一样……苏妮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子,嫁给赫德之后,发现和他一起生活毫无情趣,想离婚又舍不得赫德的财产,乔治看透此点,跟苏妮勾搭成奸,虽然自己已经有了研究成果,却还想图谋赫德对老鼠的研究。他让赫德做的前两个梦,就是想告诉别人,赫德的精神出了问题,那么他自杀时别人就会容易接受了。赫德的研究即将结束,乔治决定弄死他,他让苏妮将磁片放入赫德的枕下,没想到赫德不小心撞晕了她,将她放在床上自己睡觉的位置,苏妮昏迷中受了磁片的指引,于是跳楼而死……

原来,这一切不关老鼠的事,真正的鼠辈是他身边贪婪的人。赫德愤怒地盯着乔治,恍惚间,他觉得那不是乔治,而是被他切去脑袋的布雷,他忍不住大叫一声:“啊……”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9576.html

神奇的上帝

不能说的秘密

乡野武魁

悍马狂飙

爱情启事

逼出来的祸事

这个老头了不得

斗虫王

打劫可能遇到的意外事

天使在身边

最新文章阅读

  • 苏阳:听岁月在唱歌

    这是一个收藏黑胶唱片的人。 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很是让我吃惊。 本以为,玩黑胶唱片或者说收藏黑胶唱片的人,应该是满腹经纶,一把年纪的模样,如...

    读者文摘2021-7-24
  • 朋友之树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会邂逅许多人,他们能让我们感到幸福。有些人会和我们并肩前行,共同见证潮起潮落;有些人会和我们短暂相处,然后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人生感悟2021-7-24
  • 当一个青年周游世界

    有一位贵妇曾问毛姆,如何才能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作家。毛姆开玩笑说:“每年给他150镑,给5年,叫他见鬼去吧。”过了不久,毛姆回过味儿来,...

    意林2021-7-24
  • 小巫见大巫

    大刘在一家高档餐厅做大厨。这天晚上,经理拿着一份菜单告诉他,知名热播剧导演猛叔光临餐厅,这份菜单就是猛叔本人亲自拟定的。大刘点点头,就去操作间...

    故事会2021-7-24
  • 谁是盲人

    由于天生双目失明,我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只能通过别人的眼睛来塑造自己的形象。遗憾的是,在别人眼里,我的形象似乎更残缺。 有些人认为既然我看不见,当...

    读者文摘2021-7-24
  • 与草化敌为友

    草是庄稼的敌人。庄稼是父亲的心头肉。草跟父亲势不两立。 草长在庄稼地里,与庄稼争抢养料、阳光和雨露,那些草明着是长在庄稼地里,暗里长在父亲的心头...

    青年文摘2021-7-24
  • 昨夜,雨和我交谈

    昨夜, 雨 和我交谈, 它慢条斯理地说, 从翻卷的云层 落下 是何等快乐, 一旦落到地面 又会产生 一种新的快乐! 这是雨落下时 所说的话, 它散发出铁的...

    意林2021-7-24
  • 宾至如归的故事及注释

    【汉语拼音】     bīn zhì rú guī 【名词解释】 客人来到这里就好像回到自己的家里。语出《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后用&ld...

    成语故事2021-7-24
  • 两座墓

    我想说的两座墓的主人都姓陈,一个叫陈寅恪,一个叫陈独秀。 陈寅恪的墓在庐山植物园。那天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在植物园转了一圈,出来后我到植物园边的...

    读者文摘2021-7-24
  • 梦想的凳子

    都快8岁了,他10以内的加减法还是算得一塌糊涂。父亲把墙根下玩打石头的他拽起来,丢给他一个书包说,上学去吧。 父母一天到晚想着他能有一个正经营生。...

    意林2021-7-24
  •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汉语拼音】bǎ wàn mǎi zhái,qiān wàn mǎi lín 【近义词】:居必择邻 【反义词】:孟母...

    成语故事2021-7-24
  • 月是他乡明

    《圣经》里有一则很有趣的小故事:耶稣成名之后,回到家乡讲演,听众根本不买账,只是嗤之以鼻:这不就是那个木匠家的小儿子吗?耶稣没动气,说:没有一...

    读者文摘2021-7-24
  • 经典爱情英语句子

    经典爱情英语句子 A heart the loves is alwasys young. 有爱的心的永远年轻。 At the touch of love everyone becomes a poet.每一个沐浴...

  • 从旅到旅

    倘使说人生好像也有一条过程似的:坠地呱呱的哭声作为一个初起的点,弥留的哀绝呻吟是最终的止境。那么这中间从生到死,不管它是一截或是一段,接踵着,...

    人生感悟2021-7-24
  • 日本人开始测量“疲劳”

    日本经济起飞阶段,曾经产生过一种著名的“并发症”“过劳死”。不少特别勤奋的日本人由于工作太过劳累,身体极度疲倦,最终抑郁自...

    青年文摘2021-7-24
  • 玻璃上的花纹是怎样刻出来的?

           化学实验室里有一种会“啃”玻璃的化学物质,一旦玻璃制品和它接触,轻的去掉一层表皮,重的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