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心锁

故事会 日期:2021-2-7

阿凌刚结婚三年,就当上了劈腿丈夫。

他本来跟老婆阿朱的感情挺好的,可那天他到一个公司里去办事,跟狐狸精玫玫相遇了,两人一见钟情,他开始还保持着理智,但玫玫却不放过他,而且胆子也特别大,像一条美女蛇一样缠住了他。他被缠得骨头都酥了,很快就拜倒在石榴裙下。玫玫让他赶紧离婚,阿凌却犹豫着说,给他一段时间吧,他得跟阿朱慢慢疏远,不能让她太伤心了。玫玫也不逼他,只是见缝插针地跟他偷情。

恰好公司里有个去安徽的项目,没人愿意去,阿凌看准这是个好机会,就主动申请,领导爽快地同意了。他悄悄地给玫玫打电话,温柔地说:“你跟我一块儿去吧,就当是咱们的蜜月之旅。我还有点儿私房钱,够你用的了。”玫玫欢快地跳起来,在电话里就给了他甜蜜一吻,说她这就去请假。

过了没多大会儿,玫玫就给他打来电话,说假已经请好了,她马上就回家去收拾东西,准备他们的温馨浪漫之旅。说着,又隔空给了他一个飞吻。阿凌挂上电话,心里甜丝丝的,也赶紧回家收拾东西,更没忘把那笔私房钱拿出来,偷偷地藏进了箱子底儿里。

他跟阿朱说了要出差的事。阿朱也没多问他,给他收拾了行李,尽量把东西带全,又一遍一遍地嘱咐他注意事项。阿凌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心里想的全是跟玫玫的温柔乡。两天后,他顺利成行。

阿朱特意请了假,把他送到车站,还送上了火车。安顿好了,阿朱扭回头来看着他,叮嘱说:“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只要能平安地回来,就好。”阿凌应付地点了点头说:“记住了。”阿朱这才下车去了。

阿朱刚一走,玫玫就从旁边跳过来,搂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热吻。阿凌把她推到一边说:“她还没走远呢,别被她看到了。”玫玫嘟着嘴巴生气地说:“都这样了,你还护着她。”阿凌不理她,直到阿朱从他的视线里完全消失了,这才回身抱住了玫玫。玫玫顺势就钻进了他的怀里。

到了安徽后,阿凌忙着办理业务,玫玫则四处玩耍。没过两天,阿凌的业务顺利完成,余下的时间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了。玫玫说她一直想去黄山,可惜一直也没有机会。现在到了黄山边上,可不能错过了。阿凌一拍巴掌说:“好,咱就去黄山!”

玫玫又缠上他了,柔柔地望着他,柔柔地问他:“阿凌,你是真的爱我吗?”

阿凌忙说:“当然。要不,我给你发誓。”说着,他就举起手来,做出发誓的样子。玫玫忙拦住了他,柔柔地说:“听说在山顶的铁链子上锁上连心锁,咱们就能永永远远地在一起了,永永远远都不会分开。我真想永永远远地和你在一起啊。你能给咱们锁把连心锁吗?”阿凌忙说:“当然可以了。我这就给咱们定把连心锁。”玫玫听他表了这么大的决心,顿时兴奋起来,搂着他的脖子就送上了热吻。

阿凌带着玫玫出门去买锁,还没走出宾馆,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他没去过黄山,更没往那根铁链子上锁过连心锁,都不知道那铁链子有多粗,更不知道什么样的锁才能锁上。这要是鲁莽买了连心锁,爬到了山顶上却锁不上,那多败兴呀。他转身来到服务台,跟那位值班的服务员讨教。

服务员很热情,给他们讲解说,到山顶上去锁连心锁,是很有讲究的。不能随便买把锁锁上,而是要定做,一般情形是在锁的背面刻上戏水的鸳鸯,正面刻上两个人的名字,那才象征两个人的恩爱情深,白头偕老。阿凌忙问她哪里给定做这种锁。女服务员拿过一张定制连心锁的介绍单递给了他。

原来人家为了方便要到山顶去锁连心锁的客人,特别和做锁的手艺人联系好了,不出门就能预订,而且介绍单上还有各种连心锁的样式和价码,一目了然。阿凌很快就选中了一款。那款锁是由两把心型的锁连接在一起构成的,连接点巧妙地构思成了一支金黄的小箭,想来那就是爱神丘比特的爱情之箭吧。阿凌转脸问玫玫:“这款锁怎么样?”

玫玫说:“好啊,好啊。”

其实,她暗暗打着她的小算盘。她看阿凌还没离婚,心里早就急了,可她又不敢太催逼阿凌,只怕把他给逼跑了。她就想借着这个机会拍下她跟阿凌一起锁连心锁的照片,想个隐秘的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透露给阿朱,阿朱肯定会跟他大闹,那时候,他就是不想离婚,那也得离了。现在,什么款式的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锁上要刻上他们两个的名字。

阿凌见她同意了,就抓过服务台上的电话,按照介绍单上的号码拨过去。他说明了他们选好的样式,报上了名字。人家一一记录下来,然后告诉他,明天早上就能拿到锁了。

阿凌挂上电话,笑眯眯地看着玫玫,玫玫愤怒地瞪着他,一张脸也痛苦地扭曲着。他蓦然一愣,忙着问道:“玫玫,你怎么啦?”玫玫一拳砸在他胸口上:“你根本就不爱我,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咱们拜拜啦!”说完,她就跑上楼去了。

阿凌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他忙着追上楼去,发现玫玫已经锁上了房门,他怎么敲也不开。好一会儿,玫玫才开了房门,却已经把自己的东西都装进了皮箱,拎在手里,一把推开他,怒气冲冲地往外走去。阿凌忙跑过去拦住了她:“玫玫,到底怎么啦?你给我句明白话啊?”

玫玫狠狠地推开他。玫玫用了好大的力气,阿凌站立不稳,连着趔趄了好几步,这才靠着墙站住了。玫玫却已经大步地走了。等他再追出去,玫玫已经没了影子。

那天夜里,阿凌找遍了大大小小的宾馆旅店,却再也没有找到玫玫。他想,玫玫已经回去了吧。他筋疲力尽地回到宾馆,再次给玫玫打电话。玫玫的手机关机。这时,阿朱给他打来了电话,先是问他事情办得是否顺利,又告诉他北京下雨了,很冷,据说要下好几天,让他上火车前先买好雨衣,也别忘了换上厚衣裳。阿凌点了点头说:“我记住了。”

玫玫跑了,他也没兴致再游黄山了,干脆买了车票返回北京。一路上,他还不死心,一遍一遍地拨打玫玫的手机,但玫玫的手机一直关机。

回到北京后,他依旧拨打玫玫的手机,但玫玫的手机再也没开过。他心里的疙瘩解不开,跑到玫玫的公司,想直接问问她,但玫玫却已经辞职走了,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这么长时间了,他跟玫玫的联系都是靠手机,手机断了,他就再也找不到玫玫了。他想,玫玫就是不想让他找到,再也不给他机会了。

又过了几天,阿朱到外地开会去了。阿凌自己呆着烦,就到外面去喝酒。没喝两杯,他就醉了,被人家给赶了出来。他摇摇晃晃地在街边走着,好几次都走到马路中间去了,险些被车撞倒。

这时,玫玫从旁边跑过来,扶住了他,嗔怪地说:“喝这么多酒,不要命啦!”阿凌一看到玫玫,顿时流下泪来:“玫玫,是你吗?玫玫,是你吗?我想你啊。”玫玫不回他的话,拦了一辆出租车,搀扶着他回了家。

阿凌拉住玫玫的手说:“玫玫,你不要离开我了。别走了,你别走了。”玫玫痛苦地摇了摇头,冷冰冰地说:“女孩子都把感情看得很重,不会玩没结果的爱情游戏。我要找一个能够托付终身的依靠来爱,而不是做你的地下情人。你既然不能给我一个终身的依靠,咱们还是早些分手的好。”阿凌大声说:“我给你,一定要给你!”玫玫痛苦地摇了摇头说:“我看透了,你离不开你老婆,永远都离不开。”阿凌马上发誓说:“你等着我,不出一个月,我就跟我老婆离婚。等我一个月,好吗?”玫玫不回他的话,丢下他就走了。

阿凌知道玫玫是不信他。

阿凌决定,等阿朱一回来,就彻底摊牌。

几天以后,阿朱回来了。阿凌憋足了勇气,气哼哼地回到家,刚一开门,正准备跟阿朱大吼,阿朱一看到他,却猛地扑过来,一把搂住了他,一阵热吻。阿凌被她吻得天旋地转,哪里还有跟她斗的心思?阿朱本来就是个美人,如今再这么一温存,先把他的骨头给化软了。阿凌抱着她就上了床,倒把离婚的事给抛到了爪哇国里去了。

接连几天,都是如此。阿朱对他极尽温柔缠绵,像是回到了初恋时候,阿凌就是想发火,也找不到理由。更何况阿朱这么一柔,他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有火儿啊。每天一下班,他就想着赶紧往家跑,生怕回去晚了老婆的温柔就会跑了似的。

那天晚上,公司里加班。等到他下班时,已经是深夜了。他回到家,轻轻地推开房门,只见餐桌上摆放着饭菜,阿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他知道老婆还在等自己,不肯吃饭,也不肯睡觉,不觉心里一热,轻轻拉住了老婆的手。阿朱一惊醒,一件物品从她的手里滑落下来,“当啷”一声掉到地上。阿凌拣起那件物品,不觉惊呆了:那是把连心锁。

那款锁由两把心型的锁构成,中间连接着一支金黄的小箭,想来那就是爱神丘比特的爱情之箭吧。那把连心锁的背面刻的是戏水的鸳鸯,正面上刻着他和阿朱的名字。这款连心锁和他在宾馆里挑选的锁型一样。想不到阿朱竟和自己挑到了同样一款连心锁。阿朱轻轻偎依在他怀里,轻声说:“我一直以为你变心了,见到了这款锁,我才知道你是那么爱我。以后啊,我要加倍地爱你,再也不怀疑你了。”

阿朱这才告诉他,她到外地开会,借道到黄山游览,听说了锁连心锁的掌故,就到一家铁艺店去做锁。她选中了一款锁型,刚一报出她和阿凌的名字,那位锁匠就问她是不是来取锁的。她忙摇头,说她还是第一次到黄山来,更不可能预定连心锁。那位锁匠啧啧称奇,说前几天有人定了这款锁,一直没有取,而那对夫妻的名字,竟和她的一模一样。她不信,那位锁匠就拿出了那对连心锁。她问清那人预定这对连心锁的时间,恰恰是阿凌到这里出差的时间。她想一定是阿凌定了这款连心锁,却因为意外的原因没有取走。而她到这里来,竟如此巧合地拿到了这款锁。看着连心锁上那两个紧紧连在一起的名字,她感觉到阿凌对她深深的爱,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

那位锁匠听了她的述说,也大为感动,非要把那款锁送给她,一分钱不收,还祝他们夫妻俩白头偕老,一生相爱。从那一刻开始,她就下定了决心,这辈子都要死心塌地爱他,把自己满腹的柔情都给他。她不舍得把这款连心锁再锁到铁链子上,而是随时带在身边,随时感觉着丈夫对她的爱。

阿凌的心猛地一颤。他方才明白了,那天他和玫玫在宾馆里给锁店打电话预定连心锁,锁匠问他要刻的名字,他顺嘴就说出了他和老婆的名字,怪不得玫玫生了气,再也不理他了。看来,还是他对老婆的感情太深,竟在他和情人预定连心锁的时候居然还是说出了他和老婆的名字。

这么想着,他羞愧地红了脸,深深地勾下头去。

阿朱偎依到他怀里,缓缓地抱紧了他。

这个秘密,他是不会再对任何人说起了。他抱紧了老婆,哽咽着说道:“我们永远相爱,永远都不要分开。”说着,他眼睛里一酸,竟不觉流下泪来。那款连心锁,紧紧地握在他和阿朱的手心里呢。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9558.html

快醉等

野象谷惊魂

拆局容易,做局难

难逃一死的金匠

一个鸡蛋的传奇

谁偷了结婚证

合作婚姻

片场凶案

绝密核桃

机智问答

最新文章阅读

  • 都德传世佳作,最后一课读后感_读后感

    如果人生只剩下最后一课,你将怎么度过呢?这不禁让人联系起阿尔丰斯·都德的短篇小说《最后一课》,当爱国的法国师生上了最后一堂法语课,那感人...

    读后感2021-3-1
  • 黑眼睛

    那天下午一切似乎都比平时要慢,那个讨厌的红绿灯好像一点也不打算变绿。他一边在人行横道上等候,一边反复想着那个吉卜赛女人几分钟前跟他说的话。她借...

    意林2021-3-1
  • 韩国电影《素媛》观后感600字

    韩国电影《素媛》观后感 罗文诗 一部直述强奸幼童这个罪行,并由此由真实故事改编而来的电影,在当年斩获许多大奖,同时也打动了所有人。 在那个飘雨的早...

    观后感2021-3-1
  • 青春散场,该我们走四方了

    饯别,各种恩怨在酒里一笑泯恩仇;未来,我们得闯出点什么名堂来。 毕业的时候,突然觉得每个同学都很善良,各种祝福的话像跳跳糖,从这个口袋跳到那个口...

    读者文摘2021-3-1
  • 树木的哭泣

    在研究森林的过程中,我渐渐地有了新疑问:当森林过渡成公园时,我们真正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公园落成时,我们为已经消失的森林感到悲伤。可是,...

    意林2021-3-1
  • 三床百花被

    外婆刚出嫁时,就赶上了兵荒马乱,外公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儿。为了生计,外婆整天忙个不停,白天绣花,晚上织布。外婆的刺绣手艺极好,所以找上门的活...

    青年文摘2021-3-1
  • 晨光中的事物

    我热爱,这些晨光中的事物 清风,像青草一般摇晃 几只麻雀,在树枝上感受着风 我在木窗上感受开启的黎明 此刻,阳光正穿越露水和浓雾 一丛黄菊绽放在篱墙...

    意林2021-3-1
  • 西,或八点钟方向

    养胡沟的溪水纯得有如空气,石子枚枚可见。这么干净的水,别说喝,输入血管也心安。 坐在水边如龟背的巨石上,浓荫笼罩,四野无声。随手拣一粒石子掷水,...

    青年文摘2021-3-1
  • 玫瑰与青蛙

    一株漂亮的红玫瑰,因为自己是花园里最美丽的花朵而感到骄傲,但是它却发现人们总是站在远处欣赏它而从不靠近。原来,在它的旁边一直蹲着一只又大又难看...

    寓言故事2021-3-1
  • 两个新毕业的大学生

    非常有幸,我的家住在一个人们通常叫“蚁族”的地方。而且,作为一个“蚁族”的房东,经常与那些刚刚毕业的形形色色的大学生打交道...

    读者文摘2021-3-1
  • 饭桌上识人

    每一个企业家都有自己的一套识人方法,虽各有妙招,但不外乎以小见大、见微知著。 金仁宝集团董事长许胜雄有一套识人招数。他认为在集团内要成为一个总经...

    意林2021-3-1
  • 走北荒

    我有一个舅舅,是母亲的表弟。在他们那一辈里,他是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的一个。按理说,最小的孩子理应得到家里的照顾,可是,他年纪轻轻的,就走了北荒...

    读者文摘2021-3-1
  • 起诉国王

    并不是每一个律师都敢起诉英国国王。 在一个寒冷冬夜,当起诉查理一世的卷宗送达库克门前时,绝大多数声名赫赫的律师已经溜之大吉了。他们或者逃到乡间,...

    读者文摘2021-3-1
  • 能量是怎样产生的

    陆超是个普通的铁路工人,当初是接父亲的班进入铁路工作的。工作几年后,因为铁路系统裁减人员,陆超不幸被裁减下去。 下岗回家后,全家人都很郁闷,家人...

    读者文摘2021-3-1
  • 母亲盐

    朴素,沉默,总是躲在家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被生活的烟火一再锤炼,让一棵白菜 脱胎换骨,让一枚土豆意味深长…… 一粒盐,坚守着永远不变的承...

    意林2021-3-1
  • 旅行是零食生活是正餐

    最近好多人问我:“这次旅行的最大收获是什么?”我仔细想想,还真没有。 说到最大的感受或者收获,我自己就必须把所有的收获罗列出来,然后再...

    意林20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