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的代价

故事会 日期:2020-2-15

可怕的手机铃声叮叮当当地又响起来,是陈力又来了电话,对此,郭敏做了缜密的应对准备。一直以来,郭敏为了保全名声,不得不保持与他的关系。郭敏已与他人定下结婚日期,如果陈力再死缠烂打的纠缠,她就太危险了。所以,为了自己的幸福,郭敏必须尽快地除掉陈力。

从宋城市到陈力所住的林州市,乘特快列车只需两个小时。郭敏这回下定决心要在一个工作日的夜晚实施行动,这样,就没人会怀疑到她的头上。自从郭敏与陈力“网恋”有了一夜情后,郭敏每每受到陈力的要挟,她这才知道自己误入魔窟。陈力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还扬言说如果郭敏不满足他,他便将他俩的“床上艳照”公之于众。无奈之下,郭敏不得不隔三岔五地前往林州市,以满足陈力的兽欲。这样的日子让她感到恐惧。

下午五时下班后,郭敏去收费厕所改了装。本来,她开一手好车,但考虑到中途可能发生意外,所以决定乘特快列车去林州市。她已预先通知了陈力,使他处于“饥饿”状态。她猜想这条色狼一定会一如既往地收拾好一个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空间,静候她这只“猎物”的到来。

在厕所,郭敏放下了盘发,戴上了浅茶色眼镜。然后,她坐上了开往林州市的列车。列车正点到达。傍晚八时,郭敏按计划到了林州市天桥下面陈力的家。她看准四周无人后,迅速取下浅茶色眼镜,重新盘起了头发。郭敏轻轻按响了门铃,几乎与此同时,门打开了。陈力迫不及待地将她拥进铺着塌塌米的房间。她没有反抗。

心满意足后,陈力说了声“嗓子真干”,让郭敏去冰箱里拿啤酒。

郭敏等的就是这句话。她找到冰箱上的汽车扳手后,先给陈力的杯子倒满啤酒,剩下的留给了自己。然后,她将预备多时的氰化钾悄悄撒入陈力的杯子。冰箱和陈力的视线恰成死角,她的一举一动自然就逃过了陈力的视线。

那杯啤酒,被陈力一饮而尽。

杀人的紧张,使郭敏浑身战栗。她暗暗祈祷这个恶棍快点死去。可是,陈力毫无中毒症状。正当郭敏紧张地拿起那把汽车扳手准备动手时,陈力突然紧揪胸口,身体弯成虾子状,剧烈地痉挛起来。不足两分钟,陈力就停止了动弹。

郭敏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离开现场。在逃离现场前,她清洗了自己喝过的杯子,再将未开的啤酒放回冰箱,并一一抹擦了留有指纹的地方。再改过装后,她快步走出房间。

外面细雨蒙蒙,天色较暗,没一丝光亮。郭敏身疲力乏,斜撑着伞,准备快速穿越天桥下的人行斑马线。过了这条马路,就到车站了。突然,一辆轿车飞驰而来,随着一声紧急刹车的刺耳尖叫声,郭敏倒了下去……

从昏迷中醒来时,郭敏已躺在一辆轿车内。

“喂!你醒了?”那个肇事司机从反光镜里紧张地瞅了她一眼,“坚持住啊,我送你去医院!”郭敏心中一跳。真是怕啥来啥,她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搭乘当晚的列车回宋城市的,怎么偏偏会遇上这倒霉的车祸呢?

“不,没必要去医院。”郭敏说。假如到了医院,她就必须接受各种询问,那样,自己在林州市岂不是暴露了身份?

但肇事司机坚持说送她去看医生。那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眉毛和眼睛长得紧凑,现在由于紧张,都扭结在了一起。

车灯的前方,已是“林州市外科医院”。

“不,我坚决不去!”突然,郭敏强硬地说,有些神经质。

那男子吓了一跳,咕噜一声“奇怪”,只好将方向盘一打,拐了过去。

“请问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回家。”那男子说。

“我的家在宋城市,如果方便,就送我到宋城市吧。”郭敏觉得,坐个陌生人的车回家,也许更安全。

于是,肇事司机将车开往郊区。在车上,郭敏知道了他名叫杜威,是林州市一个汽车零配件公司的推销员。

车缓缓地行驶在旷野上,杜威按下了收音机开关。在狭窄的车内能与一位富有魅力的姑娘在一起,对男人来说,真是种至高无上的享受。透过车灯,看一眼郭敏姣好的面容,突然,杜威的体内涌上一股男人普遍拥有的冲动。

这时,收音机里响起了林州市的新闻:“今晚九时,本市天桥下,发现一名陈姓男子离奇地死在自己的住宅内。据现场初步勘查,这名男子是喝了含有氰化钾的啤酒后中毒死亡的。尸体边倒有一个空杯子和一个啤酒瓶。据悉,这位陈姓男子是一名网络诈骗犯,估计因精神空虚自杀致死。但根据现场情况分析,警方认为,有伪装自杀的嫌疑,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郭敏一阵晕眩,她将自己深深地埋入车座。究竟是什么引起了警方的怀疑?在杀人现场,她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呀……

“怎么啦?又痛了吗?”杜威突然发问。他敏感地察觉到郭敏的神情有些异样。

郭敏连忙掩饰说:“不,没什么。也许,撞上车子,心里有些紧张。”

谁知,杜威却话锋一转,说:“噢,林州市好像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哩!这种带血腥味的报道,真刺激神经哪!小姐,让我根据刚才的新闻报道,来推理一下案情,怎么样?”

“是自杀,刚才新闻报道不是说得明明白白的吗?”

“不,警方为啥不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呢?”杜威意味深长地说道,“假定是他杀的话,杀手绝不会愚蠢地留下指纹的。所以,警方必定是掌握了什么疑点,所以,这才有了那模棱两可的报道。”

顿了顿,杜威又说:“据报道,尸体旁边发现有残留着氰化钾的杯子。假定是自杀的话,那么,啤酒里的毒就是他自己放的;如果是他杀,下毒的就是杀手。那么,他杀的疑点,我们可不可以设定在啤酒及其周围的东西上呢?比如,一把扳手什么的!”

郭敏的心突然一跳。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9318.html

满城尽是临时工

发个红包给我吧

幽默小品:超值回报

同一条毛巾等

拿什么抵押

刷卡要努力

家有巨款

以权谋私

玩偶珍妮

搬不下来的写字台

最新文章阅读

  • 别惊动细水长流如深海的老朋友

    莎士比亚说:“衣服新的好,朋友旧的好。” 莎翁可能没有与旧朋友久不联络,再沦落到叙旧而言语无味的经验。旧朋友,往往因为对彼此的交情太有...

    青年文摘2020-2-15
  • 慢慢地过日子

    动车跑得太快了,脱轨了。这件事让人们大为震动,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我们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啊? 猫时常这样问我,那个时候,他在慢慢地吃饭,坐在沙...

    读者文摘2020-2-15
  • 遇见世上最好的爱

    请你一定相信,遇见了孩子就是遇见了世上最好的爱。 大学时的好友假期出游,顺路来看我,就在家中住了几天。正遇上老公出差,孩子感冒,我忙得不可开交,...

    青年文摘2020-2-15
  • 别怨热空气

    一位年轻人跟随师傅多年,他发现,尽管师傅德高望重,广受尊崇,但在与人交往过程中,总是温文尔雅,热情礼貌。受师傅的教诲和影响,年轻弟子在接人待物...

    人生哲理2020-2-15
  • 衣带渐宽终不悔

    痴,是对某事某物的极度专注和迷恋。古往今来,痴者不可计数:石痴,花痴,书痴,情痴……痴得惊天动地,痴得特立独行,痴得无怨无悔,几乎...

    读者文摘2020-2-15
  • 给力才会给钱

    商人运载一车货物经过一片松软的土地,车轮下陷,怎么拉也转动不起来。商人找来几个农夫,答应付给他们每人一些钱,让他们帮忙把货车拖上大路。农夫们给...

    意林2020-2-15
  • 机场的拥抱

    在南京机场候机回北京,来得很早,时间充裕,坐在候机大厅无所事事,看人来人往。到底是南京,比北京要暖,离立夏还有多日,姑娘们都已经迫不及待地穿上...

    青年文摘2020-2-15
  • 什么叫气质

    小时候,我想过一个问题“什么叫气质?” 有个同学很严肃地回答我,听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有气质,我找了盒磁带,听了半天,没听见什么叫气质。 ...

    青年文摘2020-2-15
  • 网恋的代价

    可怕的手机铃声叮叮当当地又响起来,是陈力又来了电话,对此,郭敏做了缜密的应对准备。一直以来,郭敏为了保全名声,不得不保持与他的关系。郭敏已与他...

    故事会2020-2-15
  • “真性情”怎敌“大酱缸”

    论交谊在师友之间,兼亲与长,论事功在唐宋之上,兼德与言,朝野同悲惟我最; 其始出以夺情为疑,实赞其行,其练兵以水师为着,实发其议,艰难未与负公多...

    青年文摘2020-2-15
  • “中国的苏珊”:活出个样子给自己看

    为别人活着是一种负担,为自己活着是一种洒脱。活给别人看是一种浮华与虚伪,活给自己看是一种充实与智慧。 一期星光大道上,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她,没有...

    意林2020-2-15
  • 我所认识的白岩松

    1 十年前,陈虻找我的时候,原话是说,我们要给白岩松找一个女搭档。 我当时还没想换工作,陈虻说你来我们年会玩玩吧,也见见大家。 那年年会是白岩松主...

    意林2020-2-15
  • 职场如鸡窝

    在老家的时候养了一窝鸡。闲时,我常从家里的谷仓中抓一把谷子喂它们。谷子撒在地上,再向鸡一声呼唤,鸡们像听到了集结号,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喂的时间...

    意林2020-2-15
  • 幸福的标准

    何谓幸福?有人说,幸福是六个字:能吃,能睡,能笑。有人说,幸福是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住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人说,...

    读者文摘2020-2-15
  • 知人三要

    相貌知人 陈平,汉初丞相,阳武县户牖乡人。 陈平少时家贫,好读书,与他的大哥一同生活,他大哥在家耕田,让陈平出外游学。他大嫂对其只吃不干很生气,...

    读者文摘2020-2-15
  • 真正让花朵美丽的不是色彩

    朋友的作品在一次摄影大赛中获奖,获奖作品是一张黑白照,拍的是一朵含苞的花,作品的名字叫“美丽的花”。 拍花,为什么不用彩照,而用黑白照...

    人生感悟202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