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不下蛋的母鸡

不下蛋的母鸡

故事会 日期:2021-11-19

玉菊爱上了同村的顺子。一个漆黑的夜晚,在参加完村上组织的科技夜校培训班后,他们俩偷偷地相拥在一起发誓,今生非她不娶,非他不嫁。可他们俩的美好愿望却被一个不信守承诺的男人给搅了,那就是玉菊的爹爹何老六。

这天晚上,玉菊和顺子发完誓回到家已经10点了,为不吵醒家人,她连灯都没开就进了门。正准备进房时,何老六的声音出现了:“你是不是又跟顺子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才回来。菊儿,爹想好了,从明天起你就不要跟顺子来往了,他一个孤儿,何时是个头?爹就你一个闺女,你妈又有病,还是找个好人家吧!”爹边说边拉亮了灯,“刚才,村主任托人说媒来了,他儿子愿出10万块钱娶你,你妈那病急等着用钱,你还是找个好人家吧。”

“什么?爹,您说话不算数了?那可是你亲口当着那么多乡亲说的!顺子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再说了,顺子哪儿不好?既勤劳,又朴实,我非要跟他好!”玉菊说完这些话,跑进了自己的房里。

那是一年多前的一个冬天,玉菊去村口提水时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天寒地冻,眼看玉菊就要沉下去,围观的人谁也不敢下去。何老六给众人磕头:“谁救了我女儿,我给他5000块钱!家里有没结婚的儿子,我愿将玉菊嫁给他家做儿媳妇。”就这样,还是没有人站出来,因为村里年轻的小伙子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的只是老人孩子。恰在这时,顺子送父亲到镇上看病回来,立即放下架子车上的父亲,跳入冰冷的河中。几经周折,他终于将玉菊救了上来。待顺子回到父亲面前时,顿时惊呆了:父亲满头是血,已人事不省。原来,刚才顺子只顾救玉菊,放架子车时不小心,病重的父亲从架子车上滚落下来,头磕到一块尖硬的石块上,大家只顾救玉菊,没注意这头,最终顺子的父亲因流血过多没有抢救过来。顺子母亲生他时因难产而死,如今顺子成了孤儿,且家徒四壁。因何老六当着众乡亲的面许下谁救他女儿就嫁给谁的诺言,本来私下就有意的顺子和玉菊就名正言顺地好上了,作为未来的女婿,顺子经常帮玉菊家干农活,玉菊的爹妈也喜在心头。可想不到,今晚何老六突然变卦了。

何老六跟进了女儿的房间,此时玉菊已满脸泪水。何老六无奈地说:“菊儿,顺子是个好娃子,我们一家不会忘记他,我也是没办法啊!你妈的病医院说了,再不做手术就晚了,做手术最少要5万元,你说我咋办?”

玉菊仰起头哭道:“电视上不是说,咱农民有合作医疗保险吗?看病可以报销,找乡上去呀!”

何老六一脸的无奈:“我咋没问啊!咱们这偏僻,最早也要到明年开春才实行,可你妈的病不做手术活不过三个月,你说咋办啊!”何老六叹了一口气:“我想好了,决不会亏顺子的,村主任家给的10万块彩礼钱给顺子2万,算是给他补偿,娶个媳妇没问题。你要是答应,爹明天就给村主任回话。”见女儿艰难地点点头,何老六如释重负地出了门。

两天后,何老六将顺子叫到自己家,说了一大堆自己的难处后,拿出2万元放在顺子的面前。顺子将钱推了过去:“大叔,大婶生病急需要钱,这钱我不会要的。再说我当初救人也是应该的,我不会怪你们。”说完就要走。一旁的玉菊将钱塞到顺子手里:“你真是个傻瓜,媳妇让别人抢走了,为啥不要这钱?”可任凭玉菊怎么塞,顺子就是不要并跑出了门。何老六给女儿使了个眼色,玉菊立即拿着钱追上了顺子:“顺子哥,你不是准备引进国外良种小尾寒羊搞养殖吗?这2万块钱算是我借给你的,行不行?”经过玉菊的好说歹说,顺子终于收下了钱,并给玉菊打了张借条。临出门时,玉菊突然在顺子的脸上亲了一口:“今生我一定要做你的新娘。”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就在玉菊婚期的前一星期,何老六外出忽然被车撞倒因伤势过重没有抢救过来。临死前他握着前来探望的顺子的双手,老泪纵横:“顺子,叔这生对不住你,若有来生,我再有女儿一定嫁给你。”

埋葬了何老六后,一转眼还有三天玉菊就要成村主任的儿媳妇了。这天,顺子正在家搞小尾寒羊养殖试验,忙得不可开交,玉菊非缠着他陪她上一趟县城买几件新衣服。毕竟是昔日的恋人,他不好拒绝。买完衣服后,玉菊忽然喊肚子疼,正巧附近就是一家医院,顺子搀扶着玉菊走了进去。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拿着一张单子来到顺子面前:“你就是那女的丈夫吧,签个字。”

此时顺子满脑子正想着小尾寒羊养殖试验的事呢,见女医生叫自己签字,连看都没看就将自己的大名签上了。半个多小时后,玉菊和那女医生出来了。女医生笑着对玉菊说:“还是趁早要个孩子吧。”然后又对一旁的顺子说道:“要多看一些性生活方面的书,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是个处女,农村就是落后啊。”顺子听得云里雾里,觉得这个女医生说话怪怪的。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玉菊结婚已一年多了。这天,她眼睛红肿地回到家,进门就哭。妈妈问她咋了?玉菊说丈夫不仅打她,他们全家还骂她是个买回家不会下蛋的母鸡。妈妈也纳闷:“菊儿,你们结婚已一年多了,按说应该有个娃娃了,到底是咋回事?怎么不到医院查查?”

“咋没查,经过检查谁也没有毛病,可就是怀不上,他们家硬说是我的责任。”玉菊正说着,村口忽然鞭炮齐鸣,响彻天空。玉菊问妈妈咋回事?妈妈说:“今天村上成立养殖协会,大家一致选举顺子为会长。妈本来想早点去,你回来就耽搁了。”玉菊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顺子是个好娃呀,有志气,要不是妈的病急着做手术要钱,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唉!报应啊,你要是嫁给顺子,也许你爹也不会出车祸。”

玉菊前阵子回家时曾听妈说过,顺子搞的那个小尾寒羊养殖非常成功,不仅赚了一大笔钱,还帮助全村人家家养殖这种小尾寒羊。想到这,玉菊和妈一起来到了村头,可娘俩刚坐下,就听到旁边的人对着她们指指点点:“忘恩负义的人,还有脸来这儿。”“可不是吗?人要脸,树要皮,咱乡下人守的就是个信誉,咋说话不算数呢?”“幸亏顺子有志气,不稀罕她。”

听着这些议论,玉菊和她妈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正当她俩要离开时,站在人群里的顺子高声地大喊玉菊,并将她拉进了人群中间,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的小尾寒羊养殖成功并能带动乡亲们一同致富,要感谢玉菊一家啊!是他们借给我两万块钱才让我有了本钱,否则当时我一贫如洗,谁能给我贷款?又哪会有今天的成功?”

正在这时,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小伙子急急地来到人群旁,大声地叫道:“何玉菊,快出来!我要和你离婚!我花了10万块钱,想不到买了只不下蛋的母鸡!这是法院刚刚送给你的传票,快来签字,后天就开庭。”现场的乡亲一看,那人大家都认识,那是村主任的儿子。同时大家也知道了,玉菊不会生娃,在农村,不会生娃的女人谁要啊!

正当大家以为玉菊会大哭大闹拒不签字时,想不到玉菊却哈哈大笑起来:“好!既然我不会下蛋,不要我就不要我了吧,我同意离婚。”玉菊又从衣兜里掏出来一张纸对着丈夫说:“你嫌我不下蛋,早就在外勾搭上相好的了。我早看出来咱俩过不到一起去,这是我提前写好的离婚协议书,一直揣在身上等着你,你签上字拿到法院就行了。”说完,玉菊将离婚协议书扔给了丈夫。

玉菊的离婚手续很快就办完了。这天,娘在家数落玉菊:“菊儿,你不会生娃,这下大家都知道了,这以后谁还要你啊?眼下你爹又没了,这孤女寡母的日子以后咋过啊?”玉菊听了默默无语。

正在这时,只听门外有人喊:“大婶,玉菊没人要我要!”门帘一挑,原来是顺子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妇女。他将手里提着的一大包礼品放在桌子上:“大婶,我是个孤儿,如你们不嫌弃,咱们两家合一家,我为你养老送终。你瞧,我将村妇联主任请来说媒来了。”

妇联主任笑着介绍说,顺子这几年一直潜心小尾寒羊养殖试验,没把心思用到找对象上,而且玉菊爹的突然变卦对他也是个不小的打击。现在他的养殖搞成功了,正准备叫她这个妇联主任介绍对象,今天正巧村主任的儿子要和玉菊离婚,想不到玉菊竟然爽快地答应了,于是顺子立马找到她这个媒人。

原来是这样,玉菊妈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她乐呵呵地笑道:“顺子,这是真的?”随即她又摇了摇头:“顺子,咱们家玉菊可不会生娃呀。”

顺子笑道:“大婶,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传宗接代的观念。她不会生娃,我们就不能领养一个吗?”一旁的玉菊笑了,她一把将顺子抱住,满脸泪水。

有情人终成眷属,玉菊和顺子结婚了。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玉菊喜笑颜开地对顺子说:“你快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玉菊神秘地拿出一张盖着大红印章的纸,递到顺子手里:“顺子,这是化验单,我怀孕了。”

“什么?”顺子睁大了眼睛,“你怀孕了?这是真的?你不是不会下蛋吗?”

“跟他不下蛋,跟你就下蛋,这个蛋我就要下给你!”玉菊幸福地亲了顺子一口。

顺子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到底咋回事?”

玉菊这才说:“我不想嫁给那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儿,更不想跟他过一辈子,我的心中只有你。在跟他结婚的前两天,我叫你陪我到街上买衣服,当时我假装肚子疼来到医院,其实就是给自己安节育环。你还记得吗,那女医生还以为我们是夫妻,让你签了字。顺子,为了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豁出去了!”

“假若我也不要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呢?”顺子高兴地将玉菊抱了起来。

玉菊甜蜜地搂住顺子的脖子:“你不要,那我就嫁到一个没人知道的远远的地方,取下节育环,给别人下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