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蝎女人

故事会 日期:2019-10-28

1

医院里的秃头主任打来电话,他告诉我马上要送过来一个23岁的女病人,让我准备个单人房间,因为她是个极度危险的精神病人!

我好奇地转身望了一眼这个女病人。她好漂亮,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可能安定剂的药力过了,那漂亮的女病人挣扎了一下。

我走到她的身边,说:“小姐,这里是医院,护士会好好照顾你的,别紧张。”

她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丝怨恨。我翻了翻她的名片,上面写着:李芸。

我吩咐护士给这个叫李芸的女人注射了一定剂量的安定,就回到了值班室,我问送李芸来的护士她是怎么送来的,护士对我说:“要不是邻居闻到了臭味,说不定要放多久呢。知道吗?她还把那个女人的大部分尸体煮吃了,当警察撬开她家大门时,高压锅里还煮着一条手臂呢,砍成一截一截的。可惜呀,那个被她杀死的女人的头一直找不到,说不定也被她吃掉了!”

我听后,背上的寒毛仿佛一根根竖了起来。幸好我还没女朋友,我不禁有点释然,在精神病院偶尔看到一个漂亮的女病人,无疑也能调剂调剂我这单调的眼球。

2

过了两天,又轮到我值班,一到医院,秃头主任就叫我去他办公室一趟。进去后,发现里面除了主任,还坐着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看到我进来,秃头主任便出去了,留下我和那个陌生的男人。

男人走后,我感到有些口渴,喝了几口水,睡意像潮水一般涌来,令我无法抵抗。我觉得有点热,于是脱去了身上的大衣,躺在了小床上。我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合在了一起就不想再睁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身体突然有了一点异样的感受,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当我的瞳孔缓缓调整着焦距的时候,这个影子已经贴在了我的身上,软软的,像是一团温柔的棉花。是李芸!

她抱着我,身上一丝不挂,嘴里呼出的热气在我的眼前变成了一团团白色的水雾。

我喃喃地问:“这是在梦中吗?”

她在我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轻轻地说:“是的,你是在梦中。”

我微微地翻过身来,把这尤物压在了我的身下……

3

第二天见到李芸,她的脸上满是诡异的微笑,看着我,语气很缓慢地说:“你以为那是一个梦,可是那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医生和他的病人之间做了这样的事会有什么后果吧?我已经把昨天晚上从你身体里流出来的那些液体保存好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诧异地问:“你想干什么?”

“我要你带我出去!我想见外面一个人,想亲口问他一些话!”她斩钉截铁地说。

我找了件女护士的制服给李芸穿上,她便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看似戒备森严的兰草医院。出了医院大门,李芸指挥着出租车行驶了半个小时,来到一幢大楼前,李芸告诉我说:“在那幢楼下停车场的第44号车位有一辆红色的POLO车,车钥匙放在车左边的垃圾桶的底座下。你去开来接我吧。”

李芸笑了笑,说:“别想这么多了,这一切早就设计好了。当我在我的床脚发现了那堆切碎了的尸体,我就明白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圈套,而这个圈套只有我自己才可以解开。”

“怎么,你说你陷入了一个圈套?这么说那个女人不是你杀的了?你知道凶手是谁?”

“是的,就是包养我的男人。哼!那个女人的尸体上留有他的痕迹!他在做爱的时候,到了高潮就喜欢用牙齿咬女人的肩膀。”

我又想了想,问她:“那你为什么要把那个女人的尸体煮在锅里?”

李芸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奇怪而且兴奋的表情:“我要处理那具尸体,就是在锅里煮烂后,切成一块一块的扔进下水道里。谁知道我还没处理完,尸块就发臭了,引来了保安和警察。”

4

我定了定神,向她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个男人是谁?”

李芸的神情黯然失色:“他……他……他是……他是个大人物,每天都会在我们这个城市的报纸和电视上出现。”

我问她:“现在你准备怎么做?”

李芸想了想,说:“今天是18号,他每个月的这一天都会到他挂名的一家公司去拿他的顾问费,拿了之后就会到万金酒店的雪茄房去享受。我们就到那里去找他!”

我又问:“你准备杀了他吗?”

她笑了:“当然不是,我怎么杀得了他?我只是想问他到底还爱不爱我,为什么要把那个女人的尸体放在我的房间里。”

我们把车停在了万金酒店,进去。在那个男人常常包的那间雪茄房外,李芸让我在外面等她。

十多分钟后,她出来了,身上的衣物凌乱不堪,手上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刀锋上满是鲜血。我一把拉住了她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她的声音有些战栗:“我杀了他!我杀了他!”然后就倒在了我怀里“嘤嘤”地抽泣起来。

李芸满心以为那个大人物会和以往一样与她在这里云雨一番。可她错了,在迷幻中她睁开眼睛时,却通过房间的一面镜子看到那个肥胖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切雪茄的锋利的刀,刀尖正慢慢地上移,对准了她的脖子。

因为恐惧而爆发出的力量让人难以置信,李芸猛地抓住了男人的手腕,用力地一转,刀锋就插进了男人的身体。

5

回到屋,她笑了笑,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就像一弯新月一般。她吐气如兰地说:“重温一下那天的梦,好吗?”

我的心在狂跳,我拥着这尤物倒在了她的那张洁净得可以嗅到香味的大床上,恣意地放纵着自己的欲望……

当我筋疲力尽地倒在李芸身边时,她还不满足地纠缠着我。突然,我感觉到背后有一缕寒气,转过头,我看见了一柄透着幽光的刀锋正捏在李芸白皙的手中。

我反应极快,伸出手来,紧紧扼住了她的手腕。我不会像那个所谓的大人物一样没有抵抗的能力,我的力量令李芸无法动弹。

她面如死灰,脸上满是失望的表情。她迷乱地说:“你一直都在防范我,对吗?”我点了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会杀你?”她又问。

我笑了笑,说:“因为我一直都知道,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在她勾引我的那个晚上,在进值班室之前,秃头主任把我叫进了办公室,里面有个男人等着我。这个男人就是那位大人物,他和主任已经商量好了,让我找个时间把李芸放出来。他也知道是李芸杀了那个女人,因为李芸一直没供出他的身份,所以他想尽了所有的办法把李芸送到了兰草医院。那个死掉的女人是这位尊贵的大人物新包的一个小姐,本来想趁着李芸回老家的时候到这香巢里温存一下,没想到李芸提前回来了。李芸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心如蛇蝎。当着大人物的面,一刀刺死了这个女人。她和大人物约定,必须在两个月内把她放出来,不然她就会公布所有的真相。不得已,大人物找到了我。

李芸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我:“你早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在我去找那个男人时告诉我是他救了我,反而一任我去找他的麻烦?你明明知道我是去杀他的!”

我缓缓地说:“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掉了也不足惜。这样的人本来就该死!”

李芸又问:“那你怎么知道我要杀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会和你一起回医院?”

我一边拿绳子把她绑在床上,一边说:“谁也不会再想回到医院去的,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更重要的是,我刚才在你的冰箱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口袋,竟然是一颗冻得僵硬的女人的头颅!我已经知道,这就是那个死了的女人的头!你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又怎么会放过我呢?”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110。没过多久,楼下传来了警笛鸣叫的声音。李芸的神色黯淡,她幽幽地看着我,对我说:“今天的菜好吃吗?”

我点了点头,说:“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可惜,以后我都没机会再品尝了。”言语间,我竟然有了点莫名的感伤。

李芸笑了,笑声中有一些肆意。我奇怪地盯着她。她一字一句地对我说:“那些菜当然好吃啦,那是我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肉,是那个女人的大腿上最嫩的一块……”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8344.html

天价香烟

茶姐儿

绝妙任命

两好合一好

言而有信

指名征婚

买揍

美女请我传照片

请把你的善良留下

不管闲事等

最新文章阅读

  • 撷一段佳句,赏心悦目

    每一年中,在四季的变换里,都会相遇许多的花儿。它们纷纷且开且落,美丽延续着美丽。一年的花儿就这样从我们眼前走过,带着岁月的足音。每个季节都会有...

    读者文摘2020-8-7
  • 窝窝囊囊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窝窝囊囊 【汉语拼音】wō wō náng náng 【近义词】:憋憋屈屈 【反义词】:扬眉吐气 【成语出处】 1、老舍《我这一辈子》:&l...

    成语故事2020-8-7
  • 胡二楞失算

    葫芦沟的胡二楞,是个非常会算计的人。尽管这样,还是穷得叮当响。最近,他突然时来运转,一位台商看中了他家的老宅,愿出20万元买下,这在村里成了爆炸...

    故事会2020-8-7
  • 青春是件很偶然的事

    1985年夏天,我在红星幼儿园的二楼紧张地排练。 老师们千挑万选,选中张凌做领唱,我们表演的节目是《我们的祖国是花园》。一个月后,我们高唱着“...

    意林2020-8-7
  • 掌控你的生活

    她做行政工作多年,想进入人力资源行业,她所在的公司体系健全,在内部换岗是最好的选择。她信心满满地开始了职业转换计划,但很快就遭遇了阻碍。她所在...

    人生感悟2020-8-7
  • 那些因口误而闹出的笑话

    没人能保证不会口误,由于语言习惯、具体环境和单纯的脑抽,时不时地大家都会碰到口误的尴尬场面,大部分时候这些口误都无伤大雅,但是有的时候,情况就...

    故事会2020-8-7
  • 那些生命里的一期一会

    一期· 多年前跟家人自驾去太原游玩,途经市中心的红绿灯时,我看到有一对学生恋人手牵手过马路男孩右手牵着女孩,左手护着她的左肩,一路左顾右盼...

    青年文摘2020-8-7
  • 你有什么资格说尊严

    直到十八岁那年,我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尊严。 我出生在农村,家庭条件很不好,母亲在我考上大学的前一年去世了。 大学第一年学费总算对付过去了,第二年...

    读者文摘2020-8-7
  • 你说实话,我不生气

    问过一群学生:“当妈妈说什么话的时候,你觉得最恐怖?”几乎一致的回答是:“妈妈要求或命令我们说实话的时候。” 为了让我们说出...

    读者文摘2020-8-7
  • “霸女”陈月月和她的青春纪

    所有认识陈月月的人都有一种感觉,这个妮子身体里好像时刻埋伏着一部加速度的永动机,突突突,别人休息的时候她奔跑;突突突,别人奔跑的时候她冲刺。那...

    青年文摘2020-8-7
  • 红魔女

    一、匿名快递 傍晚的帽峰山显出几分肃杀之意。赵嫣红走在山边的小路上,思绪却倒回了3年前。父亲赵世宏本来是大学教授、瓷器鉴定领域里的泰斗级人物,过...

    故事会2020-8-6
  • 鱼丽之宴

    我发现很多人的失落,是忘却、违背了自己少年时的志向,自认为练达,自认为精明,从前多幼稚,总算看透了,想穿了就此变成自己少年时最憎恶的那种人。我...

    人生感悟2020-8-6
  • 善有一千张面孔

    一 在香港上班的时候,最常见到的现象就是一个个打扮精致的女人从IFC购物中心出来,穿过天桥走去四季酒店。 就是那短短的一段路上,有很多乞丐。他们中有...

    读者文摘2020-8-6
  • 二一添作五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二一添作五 【汉语拼音】èr yī tiān zuò wǔ 【近义词】:平分秋色 【反义词】:厚此薄彼 【成语出处】清·石玉昆《三侠...

    成语故事2020-8-6
  • 哄着自己玩

    作为高尔夫爱好者,非常荣幸在观澜湖和美兰湖分别与世界四大高球名将马特·库查尔、达伦·克拉克、麦克·道威尔、马丁·凯默尔...

    意林2020-8-6
  • 一堵残墙一段情

    1959年,女人成了寡妇。丈夫突然撒手而去,撇下她和两个妞妞。那是三年困难时期的头一年,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女人在院子里的麦秸垛下捡麦粒。那是去年的...

    青年文摘202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