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义墨猴

故事会 日期:2021-2-5

柳城韩子章是一位画家,专攻水墨画。他的画,被收藏的不少。可惜,收藏者都是韩子章的好朋友,韩子章没收过一分钱的润笔费。原来,韩子章是以画猫享誉柳城画坛的,他画的猫,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这是因为他家有一只黑白相间的狸猫,后来,那猫不知是吃了什么带毒药的东西,被毒死了。此后,他再没画过一只猫。所以,他画的猫就很值钱了。但他家却一张猫画也没存。韩子章现在画猴,而且专门画墨猴。因为,韩子章家又养了一只猴。这只猴浑身油黑,好似墨泼,韩子章就管它叫墨猴。自打墨猴来到韩子章家后,韩子章画兴大发,画的全是墨猴,满意的留下来,不满意的全部撕毁。他不想让一张败笔在世上保存下来。

墨猴和韩子章形影不离。

韩子章作画有个特点:自己一人在书房,不要任何人打搅,就是夫人紫英也要退避三舍。韩子章说,一个人凝神遐思,常常能获得灵感,有人在旁,心就乱了。可这只墨猴却除外,韩子章作画,墨猴就蹲在一旁默默地看,目不转睛,小眼睛很明亮,一副痴迷的样子。开始,韩子章并没有在意,以为这墨猴是好奇罢了。可是有一回,砚台里的墨不多了,便大声喊:“研墨!”平常,如果韩子章这么一喊,外屋的夫人紫英会立即进来兑水研墨。而这时,韩子章会双目微闭算作休息。可那天韩子章喊了三声,紫英也没进来,倒是墨猴迅速出去接了点水,回来倒进砚台,不多不少正合适。而后,它便一圈一圈地研墨。那墨一点也没有溢出。韩子章大喜,对墨猴越发喜欢起来。这墨猴也是听话,拉屎拉尿和人一样干净卫生,从来不惹韩子章和紫英生气。

韩子章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叫韩大茂。韩大茂岁数不大,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柳城人都说:“老子英雄,儿子狗熊。”韩大茂一年四季很少回家,经常在外面鬼混,只要他一回家,一准是回来要画的。他晓得老爸那只手就是一棵摇钱树,也是他吃喝嫖赌的靠山。韩子章虽然为人正直磊落,却管不了儿子。紫英也是小时候对韩大茂溺爱惯了,现在更是束手无策。后来,为了防备韩大茂,紫英专门买了一个保险柜。韩子章画的墨猴,凡是他满意的,就都放进保险柜里。但韩子章对画的要求很高,稍稍有瑕疵,他就果断撕掉。因此,几年下来,令他满意的墨猴画也不过几十张。而且,有朋友来,还要送人,家里存画所剩无几。

那天,韩子章突觉不适,后来竟手脚不能动了。立即住进医院,诊断结果是脑血栓。很多人扼腕惋惜:一代画家从此不复存在。但韩子章是个好强的人,他在医院积极配合治疗,有朋友来,他便尽量给人以轻松并无大碍的感觉。许多人来医院看望他,他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家回去都说,韩子章这人坚强,什么样的病都撂不倒他。但韩子章自己心里明镜似的,左右手拿茶杯还哆里哆嗦的呢,还能拿起画笔吗?在医院住了一个月,韩子章就出院了。他勉强地坐在了案几之前,像往常一样拿起了画笔,手就颤抖起来,他仰天长叹一声:“天灭我也!”

谁知,墨猴却蹦到韩子章面前,从韩子章手里夺过画笔,很熟练地把笔放在砚台里蘸了点墨,在韩子章铺好的宣纸上刷刷刷几下子,一个墨猴的形象便跃然纸上了。这一下,把个韩子章弄得目瞪口呆。墨猴画完,两手把那张画拎起来让韩子章看,满脸的喜色和得意。韩子章看出,墨猴虽说仅仅画了几笔,不过相当于速写罢了,但可以看出这墨猴的绘画天才。没想到,自己的画技被墨猴给偷偷学去了,韩子章不知是喜还是悲。从此,他经常偷偷把自己画的画拿出来,让墨猴看,墨猴便两眼放光,直呆呆瞅画,那神态,那形象,那认真劲儿,简直是令人忍俊不禁。

又过了一段时间,韩子章想试探试探墨猴,便把宣纸铺好,把他以前画好的墨猴画放在案几上。那墨猴晓得主人要作画了,马上出去接水,紫英惊讶地发现墨猴和人一样小心翼翼地拧开水龙头,尽量把水放到最小量,然后把茶杯放到下面接了半杯水,又小心翼翼地端进书房里。紫英兴奋地跟进来,对韩子章说:“哎呀,咱家墨猴真有出息,比我还有用呢,看不出来啊,你训练有方。”韩子章微微一笑说:“这下你就可以出去玩麻将了,有墨猴在我身边,我非常放心。不是我训练有方,是它自己很有悟性。”紫英乐得自由自在,便真的出去找伙伴玩去了。墨猴看紫英出了家,立即伸手把韩子章按在椅子上,并且轻轻拍了拍,韩子章理解墨猴的意思,它是要给韩子章露一手。韩子章点点头,墨猴欢喜地跳上案几,拿起平时韩子章常用的那支画笔,蘸墨,调墨,然后就聚精会神地画起来。

韩子章在旁边仔细看着,发现这墨猴的画法竟然和他一模一样,先画哪,后画哪,该浅时浅,该重时重,浓妆淡抹总相宜。这已经让韩子章惊喜异常了。而且,墨猴作画,速度极快。韩子章画一张墨猴,需一天时间,墨猴只需半天。韩子章还发现,这墨猴很有心劲,只要紫英回来,或家里来了客人,它是从来不动画笔的。它会乖乖地蹲在韩子章身边静静地听人说话,跟一个听话的小娃娃一般懂事。只要客人走了,紫英不在家,家里就剩下它和韩子章时,墨猴就在韩子章的关注下精心作画。紫英也好,韩大茂也好,还有韩子章的亲朋好友也罢,都知道韩子章家里的墨猴通人性,韩子章画的墨猴都是它的化身,却没有人晓得,不少署名韩子章的墨猴画作却出自墨猴之手。墨猴模仿韩子章的题款简直可以乱真,不论楷书行书篆书,连韩子章自己都看不出真假来。就连墨猴给画作的压题印章,都跟韩子章的位置一点不差。向韩子章讨画的人依旧不少,韩子章一一答应,没有人怀疑韩子章已经不能作画了。

可惜,半年以后,韩子章的病越发严重,在医院住了不到两个月,便撒手西归。紫英变卖了他的几幅早年画作凑钱给他买了一块墓地。下葬那天,墨猴上蹿下跳呜呜呜地哭,跟着大家到墓地送葬。别人哭,它也哭,它躺在韩子章的坟墓上不起来,昏了过去。在场的人都被它的真情所感动,最后还是韩大茂把墨猴抱回了家。

自此,墨猴跟以前大相径庭,一天天愁眉不展,怏怏不乐。紫英看着难受想把它还给先前的主人,可墨猴抱着紫英的大腿不撒手,以至于前来领养它的前主人没有丝毫办法把它带走。

有一天,韩大茂醉醺醺回来了,朝他妈妈要画。

紫英说:“你爸那画没有几张了,还不给我留下来几张养老?”

韩大茂说:“没事儿,你老了有我管呢,先把那画给我几张,我有急用。”

紫英无奈,只好打开保险柜,指着里面的画对韩大茂说:“你看看,到底还剩下几张了?”韩大茂把那些画打开,数了数,还有八张,然后说:“就给我五张,你留三张就够用了。”紫英急切地说:“你这纯粹是不想让我活了!”韩大茂却说:“给你留三张就不少了,再不同意,我都给你连窝端了。”紫英想跟韩大茂夺画时,墨猴在后面使劲拉拉紫英的衣角,朝紫英直摇头。紫英觉得墨猴是劝她别跟韩大茂计较,便住了手。韩大茂拿着韩子章的画作屁颠屁颠地跑了。韩大茂走后,紫英便抹起了眼泪。墨猴又是拉拉紫英的衣角,把紫英拉到书房。为睹物思人,紫英一直没有收拾那间书屋,保留着韩子章生前的原样。墨猴像变戏法一样从案几下拿出一张墨猴画来,满脸的喜悦。就在紫英大惑不解时,墨猴就当着紫英的面,给紫英画画,画了一张墨猴。紫英真是悲喜交加,悲的是韩子章与自己阴阳两隔,永无见面之时;喜的是墨猴画艺惊人,有墨猴,自己日后生活高枕无忧也。当下,紫英抱住墨猴亲了又亲。以后,紫英待墨猴如同亲人。但墨猴并不天天给紫英作画,高兴了,它就画一幅,不高兴了,一个月也不动一回画笔。

有一天,韩大茂又醉醺醺回来了,张口就朝紫英要画。紫英起先不答应,可架不住韩大茂软缠硬磨,动了恻隐之心,打开了保险柜。韩大茂一眼就看到保险柜里满满当当的。就上前把画都拽出来了,大声问:“妈妈,你咋唬弄你的亲儿子啊?明明我爸留下了这么多画,你却骗我?不行,今儿个我都得拿走。”

如果是在以前,紫英肯定要跟韩大茂争执的,也绝对不让他全拿走。可现在不同了,紫英觉得反正还有墨猴作画呢,怕什么?你拿走就拿走!只不过让墨猴多画几张而已,也就没有据理力争,算作默许。可是,墨猴却不干了,它蹿过去用手使劲一夺,没夺过来,却把那画撕了一张。韩大茂勃然大怒,猛地朝墨猴狠踢一脚,墨猴嗷嗷叫着,躲进了书房,再不出来。

后来,紫英进来摸摸墨猴的脑袋说:“你就原谅他吧,咋说他也是我的儿子呀?我不能不管,你就再给我多画几张。”墨猴眼泪汪汪地看着紫英,却没有动笔。这些天,墨猴经常自己躲在书房哭泣,没有给紫英画一张画。紫英便显出不耐烦了。那天,韩大茂领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姑娘回到家里,对紫英说:“妈,这是我女朋友,她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我们要结婚,你得花十万块钱给我们买一套像样的家具!”紫英问:“我手里哪来那么多钱啊?”韩大茂答:“我知道你手里没钱,可有我爸爸的画啊!有画就有钱。”

紫英就打起了墨猴的主意,先是用掸子把抽墨猴,让它作画,墨猴任凭紫英抽打,坚决不动画笔。紫英大怒,就改用一种铁锥子,专门扎墨猴的屁股,墨猴疼得直给紫英作揖,紫英说:“你不看韩大茂的面,也不看我的面,可你得看韩子章的面呀!他好歹是你的主人。”紫英一说到韩子章,墨猴就号啕大哭,哭了半晌,墨猴独自钻进书屋,把门闩上,一连三天没有出屋。紫英在屋外急得直跺脚,带着哭音恳求:“墨猴呀,你可别寻死啊,你要是死了,我上哪去凑那十万块钱啊?”

后来,墨猴把门打开了,紫英没有多看墨猴一眼,径直奔案几而去,当她看到了案几上六张画时,激动得热泪盈眶,紧紧抱住画说:“我们一家有救了!”

可是,紫英没有看见,三天三夜没有进水进食的墨猴早已是奄奄一息。墨猴蹒跚着走出紫英的家,一路朝韩子章的墓地走去,跌跌撞撞且行且哭,到达韩子章墓地时,它已经站立不起来了。

两天以后,正是韩子章一周年祭日,紫英及韩子章的家人来到韩子章的墓地举行祭祀活动,意外发现墨猴伏在韩子章的坟墓上睡着了,样子很安详。

韩大茂用手去拉它,墨猴身体僵硬,不知死去多长时间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7720.html

龟趺碑

逼命情人

请你举报我

这下我就放心了

小事不小

景阳冈之三碗不过岗后传

晨练的男人

同归于尽

换差

豪门命案

最新文章阅读

  • 被困电梯的男女

    一个女人拐过墙角,见电梯门即将关合。她喊一声“稍等”,小跑起来,看到电梯里伸出一只手,为她轻挡欲拢的门。那只手又粗又肥一只中年男人的...

    故事会2021-2-28
  • 犀牛摇头的启示

    犀牛摇头的启示 大草原,日上中天。一南非动物学家和一头大犀牛不期而遇。 动物学家一下慌了神,须知犀牛一嗅到可疑的气味,便会往散发气味的地方狂奔过...

  • 豺狼虎豹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豺狼虎豹 【汉语拼音】chái láng hǔ bào 【近义词】: 蚊蝇鼠蟑 、心狠手辣、鸷狠狼戾 【反义词】:心慈面软、菩萨心...

    成语故事2021-2-28
  • 打败苹果“老鸟”的小鸟

    如果你是一位苹果手机iphone的手机玩家,如果你是一位热爱手机游戏的时尚达人,你就会知道一款名为“泡泡球”的游戏,这款游戏的任务是克服重...

    读者文摘2021-2-28
  • 最猥琐的一句话

    最猥琐的一句话 1、中国有风险,投胎须谨慎。 2、挣的是卖白菜的钱,操的是卖viper的心。 3、这么个时代,这么个世界,不得个抑郁症什么的...

  • 永远“忙”,有多忙

    在日常生活中,问声“吃了吗”意在客气。其实吃没吃没必要说得很认真。问你“忙吗”也没必要答得太具体。一认真具体,容易添事:&ld...

    读者文摘2021-2-28
  • 青春的绿茶不曾凉

    年少时的情谊就像洁白的栀子花一样纯净芳香。小县城一所高中,在二楼临河的窗里,住着八位女孩的友谊。 高一到高三,三年的时光,分分秒秒,点点滴滴,琐...

    意林2021-2-28
  • 让色彩在水上固定成画

    他从小就痴迷美术,尽管大学按父母的意愿念了土木工程专业,可大学毕业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他毅然辞去工作要追逐自己的梦。 他叫黄珠琳,1985...

    意林2021-2-28
  • 书可以这样卖

    当年,他所供职的出版社花重金拿到金庸的版权。此前,有权出版金庸小说的那家出版公司因为财务问题,把授权当债务抵押,以致满大街都是金庸的小说,路边...

    意林2021-2-28
  • 爱和被爱

    在一个有关爱情的座谈会上,有位署名为“21岁青年”的朋友传了一张纸条问我,写着:“我是个很没有自信的人,我觉得自己长得很丑,好像做什么...

    青年文摘2021-2-28
  • 今日水世界

    水到底用在何处 就整个世界范围来说,农业用水所占比重接近70%。农业用水量的增加还源于饮食质量的提高,人们不断追求更为美味可口的食物。生产1公斤花生...

    读者文摘2021-2-28
  • 马云的“学霸学神差距论”:98分输给100分不止一点

    马云凭借一手缔造的电商帝国,当之无愧地成为互联网业的翘楚。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有记者发出了提问:“据我所知,早在几年前的亚洲互联网大会上,...

    读者文摘2021-2-28
  • 人有量

    人有量,实是天赐造化,非学所能及也。 南朝宋名臣褚彦回,有个门生偷了他的衣服,被他发觉了,门生吓得要死,褚彦回却安慰对方:“赶紧藏起来,不...

    读者文摘2021-2-28
  • 通往幸福的那扇门

    通往幸福的那扇门其实一直是虚掩的,可惜很多人找不到。 和妻子离婚以后,恢复了单身自由的时光,开始有热心人给他介绍女朋友。 第一次的相亲对象叫小安...

    青年文摘2021-2-28
  • 弱者的等待

    两人结伴横过沙漠,水喝完了,其中一个同伴中暑生病,不能行动。 剩下这个健康而又饥饿的人对同伴说:“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寻找水源。”...

    人生感悟2021-2-28
  • 向男孩子表白的话

    向男孩子表白的话 1、最难忘的是你的微笑,当它绽开在你的脸上时,我仿佛感到拂过一阵春风,暖融融的,把我的心都溶化了。 2、有你,我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