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病

故事会 日期:2021-1-2

天刚麻麻亮,张跛子就起床了。他叫醒婆娘烧水杀鸡,自己则扛着锄头,提了个竹篓向村西的大屁股山走去。

昨晚,村里的马主任连夜通知张跛子,说是乡里的王副乡长今天要到黑山村来检查秋收工作,村里决定将王副乡长的午饭安排在张跛子家来吃。黑山村地处鄂湘交界的大山里,交通不便利,临近公路本来有一家饭馆的,各级领导到村里来指导工作,原来都是在这家饭馆安排伙食的。因村里招待任务重,又总是记账买单,饭馆老板资金周转出现严重困难,不得不忍痛关店。所以,现在有客人来,村里不得不启用古老的派饭制。

这回轮到张跛子家招待领导,张跛子兴奋得一夜没睡好。他知道这是人家马主任关照自己,前阵子,村南头的二愣子家被派过公饭,一顿家常饭,算了一百五十块钱,二愣子捏着村主任打的条喜得不行,在屋场上碰上平时不大爱理的张跛子,竟然给了支烟。张跛子搞清这支烟的缘由,脸上笑着,心里却酸溜溜的。咋啦?村里有三分之二的人家被派过饭了,就剩下几户不起眼的。

张跛子家穷,他腿有残疾,娶的婆娘也不健全,一只左手因小时候抽风留下残疾,伸不直,不能利索地抓握东西。因此,两口子做农活都很吃力。张跛子膝下有一儿一女,都在村里念中学。一家四口人挤在两间破土砖房里,种几亩山地。今年由于天旱,地里的稻苗还没山上的野草高,基本没抽穗结粒。家里欠下的各种债务连张跛子自己也搞不清有多少了。这样的人家,马主任肯定瞧不上,一次也没往他家派过饭。

昨天夜里,张跛子正在洗澡,忽然听到屋后有人嚷嚷:“跛子,在不?拿个电筒来照下,老子咋踩不到路了。”张跛子细细一听,好像是马主任的声音,顺手从枕头底下摸出手电,打开门,外面果然黑得深沉。屋后尽是高坎路,路又窄,白天走还可以,夜里认路就困难了。张跛子给马主任照着路,问马主任走夜路到哪去。马主任说:“明天乡里有干部来,去老李家派个饭。”张跛子一听,试探着说:“主任,这么黑的天,您摸到老李家多不方便……您看,能不能……能不能把这顿饭安排在咱家?”马主任想了想,说:“行,就你家吧。唉,屋里一桌麻将,还等我呢。”说完,夺下张跛子的手电筒,一路小跑回家去了。

半夜,张跛子正睡得香,马主任又跑来了,在屋后喊:“跛子,明天别忘了在后山刨几只旱乌龟。”张跛子在床上应了。马主任轻一脚重一脚的走了,一路直骂。“你个驴日的跛子,也不安个电话,又让老子跑一趟。”

夜里,张跛子就跟婆娘商量好,这顿公饭一定得做得像个样子,让领导吃好喝好。笼里还有三只土鸡,后山坡还有几垅青菜萝卜。在村西的大屁股山,生长着一种旱乌龟,又大又肥,平日生长在潮湿阴冷的坟地里,以食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为生,模样丑陋,有一股浓郁的腥臭。但这种龟做成菜却味道鲜美,滋补养人。特别是与山里土生土长的白萝卜炖了,那汤喝进肚里三天后还冒香嗝。

张跛子记着马主任的话,大清早上大屁股山,去寻旱乌龟。

从家里到大屁股山,有近七里山路。这座山外形怪,两座圆鼓鼓的山头,被一道泾渭分明的山坳分开,整座山远瞧又像女人的胸脯又像女人的屁股,经过当地资深色鬼的争论,最后认定这山更像女人的肥屁股,就取了这么个低级趣味特浓的名字。张跛子累出一身臭汗上了大屁股山,转悠了一个多时辰,用锄头东刨刨、西捣捣,也没有寻到一只龟。山上的旱乌龟近年来是越来越少了。想当年村民上山拾柴禾,冷不丁就能从松针败叶中刨出一只大乌龟。村里人嫌龟脏,不敢吃,总是扔得远远的。后来有个城里的探矿队来到山里,探矿时发现了旱乌龟这种宝,天天在山上架炉子炖旱乌龟下酒。村里人见了,直念叨:“这些城里人什么都敢吃,怪不得他们爱患些怪病、丑病、治不好的病,就是太好吃了!”从那以后,大屁股山再没安宁过,捉龟吃、捉龟卖的人一拨儿一拨儿往山里跑,将山上的荒草都踩平了。要不是山里的毒蛇厉害,吓退了不少捉龟的人,大屁股山里的旱乌龟怕早就绝种了。后来,到黑山村来检查指导工作的各级领导也爱上了旱乌龟,来到村里必吃这道菜。因为有这道颇具地方特色的美味佳肴,也吸引了更多领导对这个穷村的热情关注,每年都会有不同身份的领导以不同的理由来黑山村转一转、看一看。

张跛子深知旱乌龟对招待领导的重要性,尽管在山上腿都跑细了,裤衩都汗湿了,也不敢懈怠。他挥着锄头这儿挖挖、那儿刨刨,掏弄出十几条毒蛇,吓得身上冷汗直冒。眼看临近中午,他累得瘫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边吸手卷烟,一边想象着肥大的旱乌龟藏在哪里。忽然,张跛子前方的杂草抖动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握紧了锄头,警惕地注视着那堆抖动的杂草。杂草抖动得很缓慢,如微风吹过一般,不像是毒蛇行进时杂草抖动得那么迅疾。张跛子心中一阵暗喜,用锄头轻轻拨开杂草,发现了一只暗红色的旱乌龟,又肥又大,足有两斤多重。张跛子一激动,脚下没走稳,一只残腿被杂草给绊了一下。旱乌龟受了惊吓,飞快地奔跑起来,张跛子深一脚浅一脚竟然追不上,眼睁睁见那龟钻进一个洞里去了。张跛子急了,挥起锄头就挖,连挖了几下,才发现眼前是一座荒坟。他愣了一下,想到这个洞有可能是一个旱乌龟窝,也就顾不了许多。又是一阵猛挖,挖出一截棺材,同时发现了那只逃跑的旱乌龟,还没来得及捉,旱乌龟一头钻进棺材里去了。张跛子轻轻刨开棺材板,一股浓浓的腥臭顿时冲得他直干呕。定睛再看时,只见那棺材里有一汪黑水,黑水里成堆的旱乌龟在里面蠕动着,令人瞧着全身起鸡皮疙瘩。张跛子被眼前的情景惊骇得目瞪口呆,接着像看见了妖怪似的逃走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7354.html

女大学生的求职承诺(恶搞笑话)

最佳配偶

暗香依旧

招驸马

为老爸赎房

错认的外甥女

声音不对等13则

猜猜我是谁

二手时代好疯狂

老家来人

最新文章阅读

  • 美女巧开连锁店

    这天闲来无事,孙陂跑到街上去乱逛。经过一个服装店时,脚底下立刻就像粘了磁石:里面的服务员年轻漂亮,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孙陂脑子一转,一边迈步往店...

    故事会2021-1-2
  • 快乐之道

    道德家们常说:快乐靠追求是得不到的。只有用不明智的办法去追求才是这样。蒙特卡洛城的赌徒们追求金钱,但是多数人都会把钱输掉,而另外一些追求金钱的...

    读者文摘2021-1-2
  • 怪病

    天刚麻麻亮,张跛子就起床了。他叫醒婆娘烧水杀鸡,自己则扛着锄头,提了个竹篓向村西的大屁股山走去。 昨晚,村里的马主任连夜通知张跛子,说是乡里的王...

    故事会2021-1-2
  • 食泪的蝴蝶

    众神曾在此激战。怒掌拔山,巉岩碎为掌中沙;缠斗中,一条虎风自袍袖窜出,扑向飞沙,沙粒化成黑蝙蝠,朝高空逃逸,啃噬那轮红日。 你微微睁眼,红日已被...

    意林2021-1-2
  • 魔鬼的账单

    奥莱夫的父母是瑞典的贫苦佃农,他出生时家里值钱的财产是一支鸟枪和三只鹅。他的富有的表叔抱着儿子帕尔丁讥笑他的父母:“你那儿子注定是看鹅的穷...

    意林2021-1-2
  • 遇到急事慢下来

    遇到事情是应该急还是慢,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在外游乐的齐景公听说晏婴病重,危在旦夕,于是立刻命令急速返回。齐景公心急如焚,先是夺过车夫手里的缰绳...

    青年文摘2021-1-2
  • 经典感悟人生句子

    经典感悟人生句子 1、纵然当你转身离去,我也会在你转身的地方,将我们的故事,一个人,继续进行下去。 2、在无尽的追寻中,你会有一个又...

  • 鸠山的咖啡屋

    2010年元旦,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在互联网上开通了个人博客。鸠山的博客一开通,立刻吸引了日本民众的广泛关注,短短半天时间,博客的点击率就达二千多万...

    意林2021-1-2
  • 世界玩具创始人克里斯第森:我的奋斗人生

    他出生在丹麦彪隆镇一个名叫比隆德的小村庄,20世纪30年代初,已经41岁的他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坎儿。 本是木匠的他,凭着精湛的木工技艺开了一家木制加工...

    意林2021-1-2
  • 好员工是创业起点

    很多年轻人说,我加入别人的公司,那我不成了打工仔?给别人打工,谁认真干呀?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打工的,那你一辈子都是打工的。别人觉得你是不是在打工...

    青年文摘2021-1-2
  • 男神照我去战斗

    每个时代,男神的标配都不同。但无一例外,他们处于社会阶层金字塔的顶端。讲究血统的时期,他们可能是微服私访的王子、皇族,身后潜伏着一个召之即来的...

    意林2021-1-2
  • 教汽车游泳

    一 这段时间,吴晓远总觉得心里有个事没有落实好。所以工作起来,总是心不在焉,丢三落四的。静下来想一想,才知道应该再去一趟温水河。 所以今天他又来...

    故事会2021-1-2
  • 电梯女孩的昂贵青春

    我一度觉得开电梯是世界上最无聊、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天底下设置这样的工种简直是对青春的一种践踏与伤害。我一直弄不明白:是什么样的青春无敌女孩...

    青年文摘2021-1-2
  • 天意

    青山庄的常青山是一个货郎,他整天担着两个货箱走街串巷,卖针线、糖果之类的小玩意。 一天,他去县城进了些货,快出城门时被喊住了:“货郎,你回...

    故事会2021-1-2
  • 自操井臼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自操井臼 【汉语拼音】zì cāo jǐng jiù 【近义词】:身操井臼、勤俭持家、纺绩井臼 【反义词】:奢侈浪费、花天酒地 【成语出...

    成语故事2021-1-2
  • 灾后用记忆创富

    一座酒店,曾三度遭到天灾侵袭,多么不幸!她却从受灾现场捕捉到商机,并靠贩卖受灾的故事创造了财富。 溪头米堤大酒店,坐落在我国台湾南投县的山林间,...

    意林20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