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鼠粮

故事会 日期:2021-4-29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许多村民吃糠咽菜还是吃不饱肚子,谁要是能够吃上一口荤腥或者花生黄豆什么的,那简直赛过活神仙了。感谢老鼠,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我竟然有幸都吃上了。

那年我6岁,瘦得皮包着骨头,肚子大大的,隔着薄薄的一层皮,里面肠子的颜色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患上了严重的浮肿病,我也病倒了。医生说,如果再不加强营养,我这个幼小的生命随时都可能终结。全家人都吓哭了,然而,莫说“营养”,就是一顿玉米面粥都喝不上啊!这可如何是好?!我的生命悬于一线。

这天,赶巧姥爷来了。姥爷大大的个子,背有些驼。他闻听诉说眉头皱得紧紧的,背起我就走。母亲哭着说:“爸,你能有办法救活小宝?”姥爷坚定地点了点头。

姥爷家离我们家有十几里路,他们家的情况也跟我们家没什么两样,姥爷一不当干部,二没积蓄,能有什么办法给我“加强营养”?姥爷低三下四地去乞求队长,想借几斤粮食救我性命,然而得到的却是呵斥和拒绝!无奈之下,姥爷决定向老鼠索要。

姥爷家村南有一条逊惠河,村西有一条大清河,两河在这里交汇。那是农历9月份,天已有些凉了,姥爷扛着铁锨领着我向两河交汇处走去。姥爷说他要去捉螃蟹,今晚就能让我吃上。我一听可高兴了,可又为姥爷担心,因为我知道姥爷的腿有病,就对姥爷说:“河水很凉,你的腿……”姥爷说:“我捉螃蟹不用下水。”我很奇怪:“难道螃蟹不在水里?”姥爷肯定地点点头。我又问姥爷:“螃蟹的两个夹子可厉害了,夹上你咋办?”姥爷说:“我捉的螃蟹不会夹人!”我听了,更是感到奇怪。

说话间来到了河边,只见堤岸上零零星星散落着不少螃蟹。姥爷像猎人一样,捡起一根根螃蟹腿,看了看,闻了闻,然后便四处寻找起来。在一株高大的黄菜下,姥爷发现了一个洞,便停下脚步,拿起铁锨挖了起来。我问姥爷说:“这是螃蟹窝?”姥爷说:“不是,螃蟹窝在河里,这是老鼠窝!”我又一次纳闷起来,问姥爷:“老鼠窝里会有螃蟹?”姥爷说:“有啊!螃蟹这玩意儿,不光人爱吃,老鼠也爱吃呢!”我又问:“老鼠喜欢吃螃蟹,它会下河抓?”“不,老鼠自然不会下河抓,不过它自有抓螃蟹的办法!”

说话间,姥爷的坑已经挖得很大了,再挖下去,只见鼠洞越来越大,呈现一个葫芦状。姥爷兴奋地喊了一声:“快看!”随着姥爷铁锨的不断开掘,只见在这个葫芦状的洞中,并排着十来只圆圆的褐色大螃蟹!姥爷伸手将这些螃蟹一一拿出洞穴,但见它们都是清一色的“瘸子”,十来只螃蟹全都没有腿,只有两只大螃蟹夹子,仍在不停地晃动着。咦,它们竟然全都活着!螃蟹出了洞穴,本能地想爬,由于没有腿,爬又爬不了,只在原地打转转,我惊奇极了。

姥爷告诉我,这些螃蟹都是老鼠储存的过冬口粮。听了这话,我又惊奇又不明白:“老鼠是怎么抓到这些螃蟹的?”姥爷笑了笑说:“老鼠这家伙聪明着呢!每年的8月,螃蟹都要离开水面爬到河堤上晒太阳。老鼠知道这个规律,就躲在草丛里,一旦见到中意的就发起攻击,先咬掉螃蟹的8只爪子,让它跑不了,或者当时吃掉,或者拖进窝中储存起来。老鼠洞里空气湿润,温度又适宜,螃蟹三五个月都死不了,老鼠就可慢慢享用了。”听了姥爷的介绍,我顿感老鼠这家伙实在不简单。

就这样,我吃到了营养丰富的螃蟹肉。之后,姥爷又用同样的方法挖到了不少螃蟹。接下来,姥爷又用他的知识和经验,不光让我吃到了鲜美的螃蟹肉,又让我吃到了营养丰富的花生和黄豆,而且同样是向老鼠索要的!

一天晚上,月明星稀,姥爷说要带我出去长长见识,我知道姥爷这人本领大,对他非常崇拜,就兴高采烈地跟他去了。

这是一片刚刚收获的花生地,姥爷选了一个地方便趴下了,他让我也趴下别动。工夫不大,忽听前面传来“沙沙”的声音,循声望去,月光下,只见一只大老鼠带着一群小老鼠鱼贯而来。这只大老鼠左嗅嗅,右闻闻,伸出前爪,猛刨一阵,挖出了一粒粒花生,然后交给后面的鼠仔。我看得清清楚楚,大老鼠刨出了很多花生,它们没有装载的工具,如何运走?正想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只见这些鼠辈们将一粒粒花生分别夹在两只耳朵上,嘴里又叼上一粒,从原来的路上返了回去,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我既惊奇又着急,问姥爷该怎么办?

姥爷显得信心十足,悄悄地告诉我,老鼠跑不了,他自有办法找到它们。姥爷还说,老鼠都是些贪得无厌的家伙,早在花生成熟时,它们就偷了足够的花生;但它们仍不满足,趁着地里还有食物,还要再储存些。说着,他起身寻着老鼠的足迹往前追去。我真佩服姥爷,月光下地上的鼠印并不明显,他是怎么看到的?

左拐右转,在离花生地不太远的地方,姥爷发现了一个鼠洞。他指着旁边的新土说:“鼠洞不小,看样子是新挖的呢。”说着拔下一根蒿草插在了洞旁,做下记号。姥爷说,今晚这些老鼠们一定会把粮仓装得满满的。我更佩服姥爷了,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第二天,姥爷让我拿上一个大布袋,随他下地挖鼠洞。来到昨夜做记号的地方,但见昨夜倒出的新土已经很少了,土也已经风干了,仔细看去,这些土都被老鼠们四散开去。这些聪明的家伙,显然是怕窝外的积土暴露了鼠洞的位置,才将积土四散开去的。要不是昨夜姥爷做了记号,真还不容易再找到这个洞穴呢!

姥爷并没有急于挖掘这个洞穴,而是围着洞穴四周转了起来,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会儿,他又发现了一个洞穴,圆圆的,光溜溜的,明显地带有出入过的痕迹。这个洞穴离做记号的那个洞穴相隔足有十几步远。姥爷欣喜不已,拿过铁锨,便从这里挖了起来。我不明白:同样都是老鼠的洞穴,为什么不从那里挖,偏要到这里挖呢?

姥爷说,老鼠是个了不起的建筑专家,里面的洞子四通八达,有的简直就像个宫殿,设施齐全。昨天发现的那个洞,是它们平时出入的通道,遇有危险,马上就会堵死。这个洞,是它们的通气孔,与复杂的地下通道相连,有这个洞通风,就不会被憋死,还能从这里逃走。还有,老鼠非常精通通风的地方食物不容易变质的道理,所以,一般粮仓就建在通风口下面不远的地方。

姥爷继续挖着,并不见花生,而且洞穴也越来越小。见此,我问姥爷是不是挖错了地方?姥爷摇摇头,仍是不停地挖着。挖着挖着,洞穴里出现了一些干沙土,姥爷兴奋地告诉我,粮仓快到了!再挖下去,果然洞穴越来越大,干沙土也越来越多。哇!见到花生了!但见薄薄的一层干沙土下面,均匀地摆立着一排排的花生,像是列着方队的士兵一样。令人称奇的是,这里排列的花生,都是成熟饱满的3粒果的,极少有两粒或一粒果的!一层花生下面,又是一层薄薄的干沙土,下面还有一层又一层,足足码放了七八层!我不得不惊叹鼠类们的智慧,它们不愧为是天才的建筑专家和储存食物专家!我和姥爷惊喜地收获着这些诱人的“战利品”,这些花生少说也有二十多斤,我心里比喝了蜜还甜!当时我只顾了高兴,并没有问姥爷:洞穴中的这些干沙土老鼠们是怎么弄进去的?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后来姥爷又用同样的方法,从老鼠洞穴里挖出不少花生和黄豆,他老人家就是用这些高蛋白的营养品,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还接济了我一家。

转眼五十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当年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我的心里就非常不是滋味儿!我在深深地感激姥爷救我性命的同时,也深深地感激那些聪明智慧的老鼠。如果不是它们的“奉献”,我的命运真的就不好说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7097.html

想嫁老外

最好的皮鞋

风雨人生

灵魂出窍

玩笑开大了

看谁狠

卖房计划

来电与应答

关关难过

《西游记》的终极问题

最新文章阅读

  • 救命鼠粮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许多村民吃糠咽菜还是吃不饱肚子,谁要是能够吃上一口荤腥或者花生黄豆什么的,那简直赛过活神仙了。感谢老鼠,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

    故事会2021-4-29
  • 老爷去庙里喝茶

    明人冯梦龙《古今概谭》里有个段子流布颇广,说的是有位官人游僧舍,酒喝得畅快舒服了,便吟诵唐人诗说:“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rdquo...

    读者文摘2021-4-29
  • 一指头的力量

    我小时候,姥姥家有一个燕子窝。和一般垒在屋檐下的燕子窝不同,这个燕子窝垒在堂屋里的檩条上。听姥姥说,当初燕子也是把窝垒在屋檐下的,她从不许别人...

    意林2021-4-29
  • 胜在谋略,赢在恩德

    公元764年,唐朝将领仆固怀恩发动叛乱,兵发长安,威胁大唐。 唐代宗命郭子仪镇守奉天,也就是今天的陕西乾县,以阻止叛军进攻,确保都城安全。可是代宗...

    意林2021-4-29
  • 心空身必寒,心敝屋自宽

    有一个故事说一个富翁,家有万金,广厦千间,妻妾成群。忽一日,富翁得了一怪病,寻医问药,屡治不愈,眼见生命危在旦夕,只好请来一个有名的医生。 医生...

    人生哲理2021-4-29
  • 让能力走在工资前面

    朱莉与吕勤是一家广告公司策划部的员工。两人同批进入公司试用,同批被公司转正。由于同龄以及同为公司新人,两人彼此感觉亲切,很快成为了好朋友。虽然...

    青年文摘2021-4-29
  • 你的瓦尔登湖

    在现代生活里,苹果手机和VIP卡成了时尚标签。在豪华时尚圈,更有不少有钱的人总感觉应得到更多一些品牌,自己才会活得更快乐一点儿。但也有智者告诫他们...

    读者文摘2021-4-29
  • 植物大战人类

    “植物大战僵尸”这款游戏风靡全球,游戏里面的植物个个身怀绝技,把僵尸杀得落花流水。其实,这些植物在自然界是可以找到原型的,“植物...

    青年文摘2021-4-29
  • 什么是空空导弹?

          空空导弹是从空中航空器上发射、攻击空中目标的导弹,属于歼击机的主要空战武器,其他作战飞机也携带空空导弹。主...

  • 用人所短

    对于领导者来说,人才的使用是重中之重。毛泽东的用人之道,已经达到哲学的高度,有时让人莫名其妙,却又大有深意。 1949年4月,解放军靠着木船、舢板,...

    意林2021-4-29
  • 微笑的包装纸

    奈美每次经过这家店的门口,都忍不住想进去吃汉堡,特别是和男友一起路过的时候。这样说并不夸张,奈美并非很饿,只是想尝尝汉堡的味道,然而这样小小的...

    意林2021-4-29
  • 心头无事一床宽

    在人生里,内心有多少的执著,就会有多少痛苦;要摆脱痛苦,就必须从所有的执著里出离。如果试图以改变外在的世界来追求完美,将是永远徒劳无功的。永远...

    意林2021-4-29
  • 为啥总摊事儿

    于大爷退休前患了一次轻微脑出血,经抢救后总算痊愈了,却留下了说话慢半拍的后遗症,特别是在着急的时候,更是一句完整话也说不出来。后来,单位考虑到...

    故事会2021-4-29
  • “乡下人”哪里去了

    20世纪70年代,我随父母住在沂蒙山区一个公社。逢开春,山谷间就荡起“赊小鸡哎赊小鸡”的吆喝声,悠扬,拖长,像歌。所谓赊小鸡,就是用先欠...

    读者文摘2021-4-29
  • 当“上帝密码”被篡改之后

    当第一例“人造生命”诞生的时候,整个世界为之震动。它到底是某些人美梦的启程还是全人类噩梦的开始? 创造生命,这个早先被认为是造物主的工...

    读者文摘2021-4-29
  • 狂风吹不动母亲的爱

    认识一个患自闭症的孩子,常常让我情不自禁地难过。 有一次,这个孩子拉着一个女人的手,电梯上、货架后面、收银台……他满世界找妈妈,急得...

    意林2021-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