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范护工

故事会 日期:2021-4-9

建设局汪局长遭遇车祸,双腿多处粉碎性骨折,被送进医院手术治疗。汪局长有钱有势,医院给他安排了最好的病房,配备了最有经验的医生。一切都无可挑剔,只有一点让汪局长闹心。

汪局长双腿打满石膏,吃喝拉撒全靠护工照料。但雇来的男护工素质很差,不是呆头呆脑就是毛手毛脚,没法让汪局长满意。短短半个月,护工走马灯似的换了三茬,仍没找到合适人选。当汪局长愁眉不展时,一个叫刘辉的小伙子主动找上门来,毛遂自荐要当护工。

刘辉20刚出头,家住百里外的金元村,长得眉清目秀,谈吐十分儒雅。汪局长越瞧越起疑,眼前这小伙子斯斯文文,咋看都不像个护工。刘辉解释了自己干护工的原因,他从小父母双亡,一直和姐姐相依为命。从师范学院毕业后,刘辉回到金元村小学教书。去年姐姐不幸患上尿毒症,急需大笔医药费救治。为了筹钱,刘辉辞去教职,进城干起了收入丰厚的护理工作。这番话打动了汪局长,他决定雇用刘辉,薪酬每月5000元。

刚开始,汪局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担心刘辉跟前几个男护工大同小异。没想到,这个小伙子的表现让汪局长赞不绝口。刘辉不嫌脏不嫌累,伺候汪局长比伺候亲爹还卖力。有一回汪局长半夜发烧,刘辉整宿不睡精心照料,汪局长的老婆看了都翘大拇指。还有一回汪局长便秘,连续几天拉不出屎,憋得抓耳挠腮,刘辉忍着恶心,用手指把硬邦邦的大便一点点抠了出来。当时汪局长感动得热泪盈眶。

刘辉的表现一天比一天出色,他使出浑身解数,把汪局长伺候得舒舒服服。医生、护士和其他病人都交口称赞,夸刘辉是难得的模范护工。干满一个月,汪局长多给了刘辉3000元,并许诺以后就按8000元标准付费。刘辉很高兴,他要求把工钱存在汪局长这儿,等护理工作结束时一起拿。汪局长颇觉蹊跷,但也没往别处想。

3个月后汪局长的双腿完全康复,准备出院。这天上午,刘辉提来一大袋苹果,对汪局长说:“这些苹果是俺们村种的,刚摘下来不久,请您尝尝鲜。”汪局长乐呵呵收下苹果,取出24000元对刘辉说:“小刘,这是3个月工钱,谢谢你的精心护理。”

刘辉没接钱,看看四下无人,他支支吾吾地说:“汪局长,我,我有个事想求您帮忙,这、这些钱就当是孝敬您的……”汪局长这才省悟过来:怪不得刘辉干得那么起劲,嘿嘿,原来他想走自己的门路啊!略一思忖,汪局长笑着问:“最近建设局在招合同工,你想应聘对不对?”刘辉摇了摇头。

“那肯定是你的亲戚中有人乱搭乱建,被相关部门查处了,要我发话解个围?”汪局长继续猜测。刘辉还是摇头。

两次都没猜中,汪局长疑惑地问:“那么,你究竟要我帮啥忙呢?”刘辉指着那袋苹果说:“汪局长,我想请您给它们谋条生路。”汪局长听呆了,以为刘辉在说胡话。这当儿,刘辉从怀里摸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双手捧给汪局长。汪局长打开信封,见里面装着厚厚一沓百元大钞。

刘辉解释道:“这是26000元,加上我存在您那儿的工钱,正好5万元整。这笔钱是金元村的乡亲们托我送给您的。”“这,这是啥意思?!”汪局长看看手里的钱,又瞅瞅刘辉,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刘辉红着眼圈说:“俺们想请汪局长出面,救救金元村的苹果……”接着,刘辉讲述了内中的隐情:

金元村位于大山深处,由于交通不便,那儿的经济一直很落后。为了改变贫困面貌,5年前金元村跟大丰果业公司合作,引种优质苹果树。村民们倾其所有,凑了100万元买树种,大丰公司负责运输和销售。“大丰”之所以跟金元村搞联营,是因为公司老总徐二胖和建设局汪局长是铁哥们。汪局长答应,由政府出资在金元村修一条盘山公路。

一晃4年过去了,苹果树长大进入了盛果期。可是,那条盘山公路却连个影都寻不见。原来,前一阵徐二胖因经济犯罪锒铛入狱,大丰果业公司随之倒闭。没有徐二胖从中斡旋,修路的事自然搁浅。村民们多次向建设局呼吁,都被汪局长找借口搪塞过去。这下可害苦了金元村,数百吨苹果堆在山上运不出去,只能眼睁睁地看它们烂掉。

为了拯救满山的苹果,村民们聚在一起想办法。经过反复商议,大伙儿决定凑5万元打点汪局长,让盘山公路早日建成。派谁去打点好呢?最佳人选是村小学教师刘辉。刘辉有文化,又能说会道,派他去准没错。第二天,刘辉肩负着乡亲们的重托来到了城里。然而,还没等他找到汪局长家,随身携带的5万元就被偷了!刘辉一时补不上这笔钱,又没脸回金元村,急得差点跳河。

就在刘辉走投无路时,汪局长出了车祸,为找不到合适的男护工而犯愁。得知消息后刘辉顿时有了主意,他决定去给汪局长当护工,伺机完成乡亲们的嘱托。为了不引起怀疑,刘辉编了个当护工的理由,随后的3个月里他拼命苦干,赢得了汪局长欢心。今天汪局长要出院,刘辉凑足了5万元,恳请汪局长帮忙修建盘山公路……

听完这番讲述汪局长如梦方醒;但他没收刘辉的钱,更不想帮金元村修路。汪局长这么做有两方面原因:首先,区区5万元吊不起他的胃口;其次,修建盘山公路牵扯到在押的徐二胖,汪局长避之唯恐不及。想到此,汪局长板起脸训斥道:“刘辉,你这么做是公然行贿,我要坚决抵制!”

刘辉见势不妙,赶忙赔着笑恳求:“汪局长,看在俺精心护理您的份上,您行个方便帮帮金元村吧……去年那茬苹果全烂在了山上,乡亲们损失惨重。今年眼看又是大丰收,俺们盼着建设局早点来修路,好把苹果全部运出去……”

汪局长连连摇头:“修路是件大事,要集体讨论才能决定,我一个人做不了主。”说着,汪局长将装钱的信封甩给刘辉,又把3个月工资塞到他怀里。刘辉不肯接钱,两人推来推去,越闹越激烈。最后,汪局长拍着桌子吼了起来,骂刘辉胡搅蛮缠。这番动静引来了许多围观者,病房被挤得满满登登。弄清真相后,大伙儿面面相觑,劝又不是,不劝又不是。这时,汪局长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让他替自己来办出院手续。吩咐完毕,汪局长拂袖而去,头也不回地出了医院。

望着汪局长远去的背影,刘辉抱住脑袋哭了起来。周围的人见状都唏嘘不已。这当儿,一只白晰的玉手在刘辉肩上轻轻拍了拍。刘辉扭脸一看,见一个珠光宝气的少妇正在冲自己微笑。少妇说:“小刘啊,你别伤心,我来救金元村的苹果。”刘辉浑身一振,惊喜地问:“您有法子帮俺们村修路?”少妇摇了摇头:“我没这本事。”“不修路,哪咋救满山的苹果呢?”刘辉大惑不解。

少妇没吭声,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刘辉。刘辉接过名片瞧了瞧,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叫张倩,是隆达酿酒集团的总经理。

看刘辉仍一脸茫然,张倩解释道:“我打算在金元村建个分厂,专门酿造苹果酒,这样你们村的苹果就可以就地消化了。”刘辉一听,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他紧紧握住张倩的手,激动地说:“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这样俺们村的苹果就有出路啦!”

“不过,我去金元村开厂是有前提条件的。”张倩提醒道。刘辉愣了一下,不安地问:“您有啥条件啊?”

张倩叹了口气,说出了条件内容:张倩的老公在登山时摔断了腿,目前正住在这家医院治疗。为了照料卧床的丈夫,张倩连着雇了几个男护工,结果都不满意。无奈之下,张倩夫妇瞄上了人见人夸的刘辉,开厂的前提条件就是要他当护工。

刘辉听后连连点头,拍着胸脯向张倩保证:“请张总放心,就算豁出小命去,我也要把您的先生护理好!”张倩笑靥如花:“好啊,那我明天就去金元村,洽谈开厂的事。”

这时,刘辉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点,忧心忡忡地问:“张总,苹果酒酿好后,你们怎样把它们运出金元村呢?”

张倩凑到刘辉耳边,胸有成竹地说:“嘿嘿,据我所知,朱市长的老爹患脊椎瘤瘫痪在床,正为找不到好护工犯愁哩……到时候,我把你这个模范护工推荐给朱市长,还怕那条盘山公路建不起来么?”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6978.html

鱼刺情深

职场故事·致命游戏

托比的微笑

走眼的行家

钱的疑惑

父亲节快乐

话聊艳遇

知乎上关于“爱”的神回复

打官司

成败皆唐诗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后一瓶酒

    年幼的儿子喝了父亲藏的所谓“最后一瓶酒”,给意志消沉的父亲上了珍贵的一课。 那年,他35岁,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本来经营得相当红火的...

    青年文摘2021-4-9
  • 看重现在

    这一天晚上,所有的工作结束后,我真的觉得很累。天空飘着细雨,季节即将转换的时候,就是我筋骨酸痛最难抵挡的时候。我忽然想念起温泉来,对让我搭便车...

    人生感悟2021-4-9
  • 盼着土匪来抢钱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

    故事会2021-4-9
  • 老去

    人是奇怪的动物。人会理性思考,聪明,能辨是非,但面对客观事实时,却不一定肯承认。我们一天一天地老去,属自然规律,但不少人拒绝接受。 有个朋友爱热...

    读者文摘2021-4-9
  • 和男孩子表白的正确方式

    有个网名叫丧心病狂的读者前两天跟我说:“玛门,我就要毕业啦。我想跟我男神表白,但是怕班主任骂我,你说我表不表白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你...

    意林2021-4-9
  • 身家数亿当文员

    2009年年初,我在一家公司做顾问时,碰到一位奇特的职员:一个身家数亿的女士,竟然到一个公司做了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我发现她的“秘密”纯属...

    意林2021-4-9
  • 到底和谁关系好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

    故事会2021-4-9
  • 管好那张不会说话的嘴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1-4-9
  • 阿P修车记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

    故事会2021-4-9
  • 书的莞尔一笑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

    人生感悟2021-4-9
  • 你让我们懂得怎样看待人生_读后感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

    读后感2021-4-9
  • 一年清致雪霜中

    1904年,天津,严氏家塾。 她十岁,在城西的严氏女塾念书,喜欢穿素净的长棉袍和厚厚的毛坎肩,把一头长发盘进帽子里,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 女塾设在严...

    读者文摘2021-4-9
  • 想象尚未发生的事

    我每天都在想象尚未发生的事,各种媒体中正在报道的新闻事件,未来会如何演变?朝鲜会不会真攻击对手?H7N9会不会大流行?虽然这些事我都离现场很远,但...

    青年文摘2021-4-9
  • 转变

    这些年来,你的价值观,是否有转变? 一定有吧,否则,何以存活。 必然逐年修订,十几二十年之后,可能与出发点南辕北辙,完全改变了方向。 不过,内心深...

    读者文摘2021-4-9
  • 不试试,怎么知道爱不上

    “站在十米跳台是什么感觉?”我畏高畏水又懒于运动,面前站着的却是奥运跳水选手邱波。 他去过世界各地比赛,拿过大大小小的奖牌,但他没有体...

    意林2021-4-9
  • 为孝行埋单

    接到二弟的电话,说是母亲病了,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急三火四地坐上客车往老家赶。 正逢双休日,车上人很多,连过道里都挤满了回家探亲、外出旅游的乘客...

    青年文摘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