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眼井

故事会 日期:2020-1-10

曹建民这些年给人做工程,东奔西走,赚了不少钱。他最近回到老家,发现老家这些年变化很大。

这天饭后,他沿街散起步来。街边的两栋大楼之间,立着一座陈年老屋,那老屋被围墙围了起来,一看就知道是钉子户。

走进围墙内,曹建民看到老屋前有一口古井,心想:这不是高亮家吗,自己从小学到高中,经常在这儿玩。当年,这里出门就能打到井水,可热闹了。曹建民再朝井里一看,清亮的井水照出了人的影子,说明还有人在喝这井水呢。他端详着老屋,想起高亮的爸爸讲过,老屋住过八代人,有两百多年历史,是有文物价值的。

此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曹建民一眼就认出,此人正是高亮的爸爸,赶紧上前打了招呼,说起了当年往事。老人听了一会儿,总算想起了他,请他坐下后,便聊了起来,却是越说越来气。

原来,政府拆迁时,想把老屋当一般的房屋拆除,按面积只补偿三百万。老人和高亮坚决不同意,高亮要求两倍的补偿款,老人则说老屋是文物,要求政府保护性挪移,政府都没同意,老屋就这样成了钉子户。

老人叹了一口气,说:“总这样不是个事啊。万寿园要改扩建了,工程老板主动找到我们,说老屋可以挪进万寿园,补偿给我们三百万,我高兴坏了。”曹建民明白了:万寿园距离老屋只有两百多米远,他参与过万寿园仿古建筑的项目,仿古建筑多半是用水泥雕琢出来的。如果把老屋整修后挪移到万寿园里去,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老人突然跺了跺脚:“可我那小子,硬要人家五百万。后来,人家不搭理我们了,因为超出预算,他们放弃了。”

曹建民想了想,问老人要了高亮的电话,把他约到饭店。高亮说:“我也后悔了,三百万就三百万吧,结果那老板说,因为我耽误了他们工期,只给一百万。如果谈不拢,他们宁愿不实施这个项目。唉……”高亮一脸沮丧。曹建民劝他:“一百万就一百万吧,以后每年都有游客欣赏老屋,赞赏老屋……”高亮突然站起身:“一百万,家里人一平分,还能剩多少?夸奖能当饭吃啊?”最后,两人聊得不欢而散。

曹建民回家后,心情挺复杂。可还没等他想到解决办法,当地就遭了台风。等台风过境后,曹建民去了趟老屋,到了那儿,便感叹不已:老屋仍然挺立着,历经百年风雨,它真能扛啊。但老人住的那间房的窗户掉了,老人受了点轻伤。

高亮来了,劝老人到他家里去住。老人说:“我哪家也不去,我就住老屋。”老人还赌着气呢。

高亮走后,老人拉着曹建民的手说:“他看重的是钱,我看重的是老屋。一百万行了,我跟他想的不一样。”看着老人伤感的眼神,曹建民沉默了。

这天,当地电视台在反复播放着一个通告:本市水厂的饮用水源受到污染,一周内自来水不能饮用,只能用于洗衣、洗澡。

这时,老屋前的大街上,市民停下了脚步,他们看见了一块醒目的牌子:请大家来打井水,不要钱。“呼啦”一阵,大家提着桶啊盆啊,抢水似的来打井水了。老人维护起秩序来,市民自觉排起了长龙,曹建民也在其中。打水的市民问老人:“这水真能喝吗?”老人说:“能喝,能喝,井水三十多米深,井周围是沙石土,井水过滤得干干净净,放心喝吧。”大家一喝,井水清凉中带那么一点点甜,比自来水的味道好多了。

老人一边指导他们打井水,一边兴奋地说起了古井的来历:“这里原来每隔一百米就有一口井,一共有六口井,从第一口到第六口,取名叫一眼井、二眼井……这是六眼井。可惜呀,那五口井都被埋掉了,只剩下它了。没想到它今天还能派上用场。”就像自己珍藏多年的好东西,终于被认可了一样,老人高兴得合不拢嘴。

看到这一幕,曹建民眼角有了泪花,想起小时候,自己玩累了、渴了,就跑到这儿来,高亮爸打上来井水,还没来得及倒呢,他就扳着水桶,就着桶的边缘“咕嘟咕嘟”地喝起来。这一幕印象实在太深了,夏天的井水,喝得真是太痛快了。

曹建民正想着,高亮忽然从外面钻了进来,嘴里喊着:“都出去,都出去。”说着,“嘭嘭嘭”,钉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大桶五元,小桶三元。”站门口收起钱来。老人说话结巴起来:“亮亮,这、这不好吧。”高亮说:“有什么不好的,我们守了它五年,要不是我们守着,它早废了。”虽然收费了,但好多人还是掏钱买了。从天亮到晚上,一直都有人来买井水,一下都没断过。高亮家的人,轮流值班,这钱收得一点不含糊。就这样,高亮挣了万把块。

一周后,水井旁又沉寂下来。毕竟自来水供应一恢复,人们就不愿花力气来提水了。只有几个老者偶尔会到老人这儿坐一坐,喝几口井水泡的茶,同老人唠一会儿嗑,回忆回忆过去的事情。

因为井水热闹了一阵,这会儿清净了,老人又愁起了挪移老屋的事,眼看着就要泡汤,老人很着急,突然病倒了。

曹建民到医院看望老人,高亮正好在陪护,一看老人这个样子,他就把高亮拉到门外劝他,劝了半天,高亮说话却阴阳怪气起来:“你如果同情他,你买老屋,再让人挪它啊。你不是大老板吗?政府出过三百万的价,看在我们是老相识的分上,我愿意三百万卖给你,但你会买吗?不要装个大好人的样子。”说着,高亮便回到病房,留曹建民尴尬地站在门外。

过了一阵,曹建民来到医院,拉着老人的手说:“老爷子,如果我来买老屋,您愿意卖吗?”老人惊讶不已:“你买它,有什么用啊?就因为看到我这要死的样子,同情我吗?”曹建民说:“我是商人,我买它,就有我的用处。”老人将信将疑,说:“你和高亮谈吧,我那小子心可不善。”

曹建民谈了想买老屋的意愿。高亮说:“三百万,我可一分不带少的,买了别后悔。”曹建民说:“行,毕竟我和老屋也有感情。”

老屋是拆迁房,按理是不能买卖过户的,但高亮是房管所挂了号的“名人”,综合利弊,房管部门特批,让双方签了合同,办了过户手续。

买下老屋后,曹建民满足了老人的心愿。老屋挪移的那一天,老人激动坏了。大型机械把整栋楼端了起来。老屋在大街上缓缓移动,老人乐哈哈地看着它移向两百米外的万寿园内。满大街的人都在围观,这样的挪移工程好多人都没见过。

当老屋被挪走后,老人抚摸老井,感叹着:“可惜啊,它挪不走了。”曹建民说:“我也舍不得它啊。”

在老屋原址,曹建民建了一个漂亮的茶楼,当然也是经过批准的。用井水泡的茉莉花茶,香遍了这座城市。大家知道六眼井的水甜着呢,泡的茶特别好喝,所以曹建民的生意好得不得了。

曹建民的茶楼成为一景,与周围环境协调了,又解决了一个钉子户,是不是值得赞扬?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5601.html

请你帮我去离婚

逼命情人

谨防上当

攒机高手

您一定是工程师吧

凶宅

警犬当上看家狗

京城第一木工

霞姑

求爱傻话

最新文章阅读

  • 农夫与争吵的儿子们的寓言

    有个农夫的儿子们常常互相争斗不休。 他多次语重心长地劝说他们,尽管他苦口婆心,仍无济于事。 他认为应该用事实来教育他们,便叫儿子们去拿一捆木棒来...

    伊索寓言2020-1-11
  • 与俗世温暖相拥

    记得学生时代,我和一个好友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散步,我为她读里尔克的诗:“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就醒来,读书,写...

    青年文摘2020-1-11
  •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伤城

    在你的记忆里,是否有过一座让你念念不忘的城呢? 你会不会在即将结束一段旅程的时候,坐在回程的火车上,贪恋时光过得太慌张,责怪自己走路太匆忙,甚至...

    读者文摘2020-1-11
  • 小花

    森林里有一朵小花,生长在一棵非常粗壮的大树下。瘦弱的小花一直都很庆幸自己有大树的保护,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毒辣的太阳也晒不着。生活的无忧无虑。 ...

  • 父爱在,奇迹在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骑着自行车去上班,意外毫无征兆地发生了一辆小汽车从后面冲了过来,自行车被压扁了,她飞了出去。那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却让...

    青年文摘2020-1-11
  • 活着,就是为了遇见美好

    她是个大学老师,一个很优雅的女人。她的笑容像白玉兰一样,亲切美好。 很多年前,她刚搬来,不久人们就发现她有一个患癫痫病的女儿。她女儿常常突然发病...

    青年文摘2020-1-11
  • 第一次约会

    突然想起自己的第一次约会,大约是17岁吧,人已经在高中了,却又想起初中时候的“绯闻对象”,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两个名字却被人生...

    意林2020-1-11
  • 另一种善良

    那是小学里的一篇课文,说的是主人公和几位朋友到加拉巴哥岛旅游的事。他们登上岛的时候,正是傍晚。一只幼小的海龟从洞穴里探头探脑地爬出来。它左顾右...

    人生哲理2020-1-11
  • 花钱能解决问题吗

    我看到健身房一教练戴了块名表,市场上的价格大约在5万人民币。心想,健身教练在中国不算高收入职业呀。健身教练对我笑笑,告诉我这块表的故事。原来,在...

    读者文摘2020-1-11
  • 别让父母在你面前变得小心翼翼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的心是疼的。这是要逼着我们承认是亏欠父母的吗? 打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我们便被教育要尊老爱幼,所以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意林2020-1-11
  • 孩子,你今天100岁

    一 医生的摇头和那一声叹息,掐灭了我的最后一丝希望,我木然地坐在椅子上,忍不住抱头痛哭。自从妻子难产而去,我和儿子相依为命。他患病后,我独自带着...

    意林2020-1-11
  • 请把你的善良留下

    诚志有限股份责任公司的会议室里,正在进行着一场严格的考试,经过笔试、口答、现场发挥和微机演练等一系列较量,有位名叫依虹的女子鹤立鸡群,成绩明显...

    故事会2020-1-11
  • 采摘果子的方法

    百米开外,有一棵果树。老师要一群学生跑向果树,看谁在规定的时间内采到更多的果子。 比赛结束后,老师问采果子多的前五名学生:知道你们为什么采的果子...

    人生哲理2020-1-11
  • 一滴水也会疼痛

    这破碎的瓷,玻璃的残骸 谁能窥视你心中的疼痛与圣洁 风在吹,风在梦境中翻动着柔情 一滴水在风雨中疾行 它追逐着流水浪涛和飞雪 却让疼痛静静地覆盖一生...

    读者文摘2020-1-11
  • 那些你不知道的心灵深处

    以前在一家外企上班的时候,身边有个女同事不太招人喜欢,常年不苟言笑,和谁说话都板着一张脸。常年穿着屈指可数的几套衣服,且不施粉黛,平时有聚餐聚...

    青年文摘2020-1-11
  • 拔牙招婿

    一 董锐是牙科医生。这几天,他无意发现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帖子:本人是医学院美女毕业生,刚开了一家牙科诊所,欲“拔牙摆擂台”招婿,其间所...

    故事会202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