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做游戏

故事会 日期:2020-7-21

成山夫妻俩都是工薪阶层,平时都恨不得一个子儿掰成两半用,可这回成山的父亲得了重症,做手术需要20万,把平时的积蓄都拿出来了,还少了一大半。成山只得厚着脸皮到处借钱,可经常走动的都是一些穷亲戚、穷朋友,大家都紧巴巴的,又能借到多少呢?眼看就要动手术了,成山急得嘴角长泡,一个劲地叹气。

前几天,成山找一哥们借钱,这哥们说没钱,但可以给成山指条明路,让他去找“镇山”,“你还记得吧?这小子贼有钱。”

说起镇山,大家都觉得是个奇迹。这小子打小是个软蛋,读书时一直是被大家欺负的对象,哪个心情不好了,就找他开涮,镇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没想到前几年突然在小县城里名声鹊起,据说超级有钱,开公司、住豪宅、开豪车,身边还跟着娇妻,羡煞旁人。

成山以前压根儿都没想过找镇山借钱,要说以前谁欺负镇山最狠,莫过于他了。我要“成山”,你偏偏要“镇”我,啥意思?所以,每次成山欺负完镇山,总要恶狠狠地指着镇山说:“老子就是要‘成’山,我现在就在这里,你他娘的倒是来‘镇’我看看!”惹得旁人“哈哈”大笑。如果镇山要罗列出最恨的人,估计前几名就有他,但现在老头子等着救命钱,可再也找不到可以借的人啦,成山只得硬着头皮,敲开了镇山家的大门。

成山厚着脸皮,嗫嚅着把来意说了出来,镇山说:“借钱啊,小事一桩。”然后,他就拉着成山坐下来,说说笑笑,一起回忆着读书年代的趣事。

镇山说现在虽然有钱,吃喝玩乐,灯红酒绿,但想起来还是以前在一起玩游戏有意思,跳马、跳绳、斗鸡等等,回忆起来非常有趣,说到这里,鎮山突然说道:“我们一起做游戏吧?”

成山眉头一皱:“我们现在都儿女承欢了,再玩儿时的游戏不好吧?”

镇山断然说:“玩一个,借你1万,玩十个借10万。”

镇山莫名其妙地提出要玩游戏,还把玩游戏和借钱连在一起,这使成山隐隐感觉这里似乎有什么花样,但到了这个份上,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马上硬着头皮接了一句:“你兴致那么高,那我就奉陪到底,权当助助兴。”

镇山“嘻嘻”一笑,说:“以前你最喜欢找我玩跳马,那就先来个跳马吧。”

跳马就是两个人中的一个弯着腰,双手下垂撑在地上作“马”状,另一个稍微助跑,双手撑着对方的后背,稍一用力,整个人跨过对方。以前都是镇山当“马”,成山跳,现在一说玩游戏,两个人谁都不想当“马”,就那么站着。成山是习惯了“跳”的角色,而镇山就那么双手环抱,“嘻嘻”地笑着,看着成山。

成山突然醒悟过来,这王八蛋是要我当“马”啊!也就在这个时候,成山明白镇山要玩游戏的目的了,他要折腾我,羞辱我,发泄当年被侮辱时积下的仇怨!想到这里,成山的脸一下子就充血了,长这么大,只有我跳的份,还没有被别人跨过呢!不过再一想,现在毕竟有求于人,老头子还在医院等着做手术,他紧攥着拳头,缓缓地转过身,慢慢地弯下腰,双手下垂撑地,心情复杂地当起了“马”……

镇山退后两三步,稍微助跑了一下,“呼”地跳起,双手撑着成山的腰,一跃而过。成山感觉后背一阵挤压,觉得几节腰椎在“咯咯”作响,那是镇山180斤的身躯整个压在身上,成山的心头一阵抽搐。第二次跳的时候,可能镇山很久没运动了,居然没有跳过去,整个屁股擦着成山三分之一的脑袋,成山被这么一撞,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

镇山呵斥道:“怎么那么笨,撑都撑不稳,害老子差点撞到茶几!”

成山嘴上没说,心里嘀咕道:“是你这头猪太肥了!”

接下去,他们还玩了其他的游戏,当然游戏规则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只是角色互换了一下,比如斗鸡的时候,成山不动,镇山从四面八方狂攻。

玩了一会儿,镇山气喘吁吁的,娇妻马上过来给他擦了擦汗。

镇山摆了摆手,说:“今天太累了,就到这里吧,老婆,你去里面拿10万出来。”

成山虽然很憋屈,但也和以前的镇山一样,一点怨恨的表情都不敢流露出来,看着眼前十沓大钞,他甚至还有些惬意。

目的达到了,成山马上就要起身回家,这时,镇山却开口了:“别急,10万块对我来说是小钱,送给你也无妨,不过我这钱也不是风刮来的,要不你给我唱首歌,唱得好,这钱我白送给你,唱错一个字,我扣1万。”

成山顿时高兴坏了,唱歌对他来讲小事一桩,轻轻松松拿个10万元,那真是上苍眷顾啊!此刻在成山眼里,眼前这肥嘟嘟的镇山也成了天使一般,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再玩几个游戏,再唱几首歌,他都一百个愿意。

镇山看了成山一眼,不紧不慢地说:“你看我们今天都是在回忆童年,要不就唱一首《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吧。”

成山一听,急忙拉开嗓子唱起来:“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错了错了,谁叫你这么唱的,不知道规矩吗?从后面唱起!老婆,从里面拿一沓钱出来。”

成山一下子蒙了,从后往前唱,怎么唱呢?也没听过这规矩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成山理了理思路,一字一顿地从后面唱起:“情事的去过那听讲妈妈……”第一句唱了好几遍,都没有唱对,唱错一遍,桌上的钱就少了一沓,钱少一沓,成山就禁不住一阵肉痛。很快,桌上的钱都依旧回到了镇山的手里。

眼看到手的钱都飞走了,成山再也不装孙子了,气愤地说:“镇山,你这个混蛋,这是哪门子的规矩,没听过歌是从后面唱起的!”

镇山一声冷笑:“哪门子的规矩?这是当年你定的规矩。就像刚才那些游戏,只要是跳马,当马的那个始终是我;只要是斗鸡,被斗的那个永远是我。你忘了,我可没忘。”

经镇山一说,成山记忆的闸门一下子全打开了,他眨巴着眼睛想着,以前似乎也是这么玩镇山的,曾经好几次,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让镇山倒着唱歌,唱错一个字,打一巴掌。现在回忆起来,那打在镇山脸上的巴掌,此刻仿佛打在自己脸上一般,火辣辣的疼。真正混蛋的还是自己呀,可能自己以前玩得太绝了,这个报应终于还是来了,只是这报应偏偏让老爸承受了,想到这里,成山肠子都悔青了。

成山垂下了头,他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整个人都蔫了,他不敢望镇山一眼,说:“对不起,镇山,是我混蛋。请你原谅我以前的所作所为,你这钱我也不好意思借了。”说罢,成山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出来。

成山没有马上回家,他到了一个小酒店,叫了两个菜,一瓶酒,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正喝着,突然手机响了,原来是医院通知说有人刚打了10万元的款,现在可以做手术了。

紧接着,手机又响了,原来是之前让成山向镇山借钱的那个哥们打来的。哥们说,其实,镇山早就知道成山向老同学借钱救父的事,但成山一直没有主动向他借钱,镇山这才让哥们从中搭桥暗示。今天的恶作剧试出了成山的悔意,于是镇山给医院转去了10万元……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5470.html

爱情启事

老家来人

有便宜大家占

应聘三十六计

找话题

不请自来的大师

骷髅迷雾

龟趺碑

夺命眼神

英雄心里有块疤

最新文章阅读

  • 如果梦想记得回来的路

    我一直都记得。 那时我们都说要去很远的地方。 而我们在那段被称之为“时过境迁”的时光里,又留下些什么来丈量年轻的宽度呢? 是梦想。 总有...

    读者文摘2020-7-22
  • 这些“神器”永垂不朽

    这只灯泡亮了100多年 旧式的白炽灯泡,平均寿命是几千个小时。虽然新式灯泡的寿命可以达到2。5万个小时,但就算是它们也远远比不上美国加州利佛摩的那只&...

    意林2020-7-22
  • 脚比路长

    古老的阿拉比国坐落在大漠深处,多年的风沙肆虐,使昔日富有灵性的城堡变得满目疮痍。一天,国王将四个王子召集到了一起,对他们说:“我打算将国都...

    意林2020-7-22
  • 关于万圣节的句子

    关于万圣节的句子 厕所后面喝过水,火车道上压过腿,裹上床单装过鬼!呵呵,祝你万圣节快乐! 10.31万圣节之夜,我会去找你的……呵呵……吓着...

  • 空气中取水

    在靠近古罗马时代修建的城市奇切斯特的苏塞克斯郡,露珠挂满了白垩山丘的草地。一个池塘神奇地出现在山顶,这汪水完全远离任何泉水或溪流,却常年绿波涟...

    青年文摘2020-7-22
  • 输不起

    最近有一个热词:伤不起。神马都“伤不起”。人的精神状态娇弱得像热带鱼“玻璃拉拉”,五脏六腑一碰一泡水。 根子何在?我以为伤不...

    读者文摘2020-7-22
  • 中国人的旅游观

    在中国,竹子上刻字、岩洞里题字、城墙上留字,自是文人雅士的习惯。古代文人写诗,题目常常爱写成“题×××壁”“题&ti...

    读者文摘2020-7-22
  • 放任错误

    伦敦是世界上最拥挤的城市,高峰时汽车只能排着队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前挪动。在拥挤程度最密的街道上,车速甚至在12英里/时之下。2003年,伦敦行车速度继续...

    人生感悟2020-7-22
  • 再不相爱,我们就老了

    亦瞳今年研三。 寒假回家,走了一圈亲戚,从不见人关心“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却常被问“有男朋友了没”。 亦瞳笑笑,习惯了。若换...

    青年文摘2020-7-22
  • 企业家要会创新

    人类在过去300年间所创造的财富、积累的知识,超过了此前七八千年的总和。 是因为在17世纪时人类突然变得比以前聪明了?当然不是。原因是以英国为首的欧...

    意林2020-7-22
  • 为什么不排队

    外媒刊出一篇文章称,中国人上厕所时没有按先后次序排队等候的习惯,这从他们开车习惯上可见一斑。中国人在道路上行驶,欲变更车道时,往往争先恐后,生...

    读者文摘2020-7-21
  • 淡泊

    淡泊,汉语词典中解释为不追求名利或曰对名利看得很淡之意。近年来,也曾在报刊上读到过不少以淡泊为题的文章。这些文章虽不乏嫉俗愤世的凛然风骨,但终...

    读者文摘2020-7-21
  • 假如流水能回头

    “我第一次恋爱在那里,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家门前的湖边,这时谁还会流连?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这些已成回忆,每天都有新问题,不知何时又会再忆起...

    青年文摘2020-7-21
  • 真正的爱细水长流

    前些日子去挪威玩了一阵,让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那儿美丽的自然风光,也不是更美的北欧青年,而是在飞机上听到的一个故事。 女主人公是个37岁的挪威女人。...

    青年文摘2020-7-21
  • 我们一起做游戏

    成山夫妻俩都是工薪阶层,平时都恨不得一个子儿掰成两半用,可这回成山的父亲得了重症,做手术需要20万,把平时的积蓄都拿出来了,还少了一大半。成山只...

    故事会2020-7-21
  • 站在屋顶的小山羊与狼

    小山羊站在屋顶上,看见狼从底下走过,便谩骂他,嘲笑他。 狼说道:“啊,伙计,骂我的不是你,而是你所处的地势。” 这故事说明,地利与天机...

    伊索寓言202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