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拔据点

故事会 日期:2019-11-6

刘二家几辈都是制杆秤的,到了他这代,制杆秤的手艺可谓是炉火纯青,人称“杆秤刘”。不用说,刘二的杆秤生意自然风生水起。可是,自从日本鬼子占领了家乡以后,百业萧条,刘二的生意自然也是一落千丈。

再说,当时日军在村南二里的地方建了个据点,驻着一个小队的鬼子,他们白天出来烧杀抢夺,一到晚上,就龟缩在炮楼里安稳睡觉。当地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

这天傍晚,刘二的表弟万勇带着个人悄悄来到刘二家。万勇是后山游击队的队长,今晚他带着队员小赵是来侦察敌人据点的,目的是为端掉这个据点做准备。

“我看不好办!”听完万勇的计划后,刘二摇着头说,“鬼子把炮楼建在开阔地,周围没一点遮掩的东西,只要一靠近,炮楼上放哨的鬼子早就发现了,哪让你们到得了跟前?”

万勇坚定地说:“上级决定了,再难也要端掉这个祸害!今晚我们就是来请你带我们察看地形……”

正说到这里,突然外面响起了“砰砰砰”的砸门声,伴随着几个鬼子生硬的中国话:“开门,快开门!”大家一惊,刘二急着问万勇:“来时被人发现了?”“应该不会。”万勇说着和小赵同时从腰间拔出枪想往外冲。

刘二急忙拦着说:“出不去了,你们快藏到床底下去,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我去应付!”说着稳了稳神走出门去。

当刘二把院门打开时,呼啦拥进三个端枪的日本鬼子,后面跟着他们的小队长岗村。几个鬼子怪刘二开门慢了,抡起枪托要打刘二,被岗村拦下了。岗村假装很有礼貌地说:“刘师傅,久闻大名,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今天,我来是有一事相求。”

刘二疑惑地问:“什么事?”

岗村扶了扶眼镜说:“我知道,你是制杆秤的高手,不瞒你说,在下是个中国杆秤收藏爱好者。我今晚来请你拿出看家本领和最好的材料,给我制作五斤的、二十斤的两杆秤,完事后重重有赏。”

刘二一听,心里松了口气,对岗村说:“太君,要两杆秤,没问题,三天内一定送来。”

“不,不,不,刘师傅,明天一早一定要交货,因为我刚接到命令,明天中午我要调走了。”

刘二脑子一转,心想,还是先把他们支走再说,于是就显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太君,一晚上做两杆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我尽量完成。那我就不留太君喝茶了,我要马上开工,不然会耽搁太君交办的事……”说着,刘二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岗村却不动身子,摇摇头说:“不不不,我今天来是请你去我那儿施展手艺,这样你才能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如果你偷懒、耍滑头,嘿嘿,不光你回不来,你屋里的老婆、儿子……”

几个鬼子把枪往肩上一挎,一个捧起一捆杆秤的毛坯料,一个提起几个秤砣,还有一个一把扛起刘二的旋床,不容分说就往外走。岗村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刘师傅,带上你的工具箱,走吧!”

事已至此,刘二别无他法,只好背起工具箱,一语双关地对老婆说:“在家等着,明天我会回来,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岗村心里哼了下:还想回来?等把杆秤给我制好,我可不希望中国有手艺这么高超的人活在世上。

到了鬼子的据点后,岗村很客气地给刘二泡上壶茶:“刘师傅,晚间倦了,喝口茶解解乏……”

刘二不耐烦地说:“太君,你们赶紧该干吗干吗去,我要赶快干活,我可不想误了太君交代的事!”岗村笑了笑,挥手示意手下,让他们值班的值班,休息的休息,自己也回房休息去了。

等屋内没了鬼子,刘二定了定神,仔细察看室内的情况,除了鬼子们用的杯、碗、瓢、盆外,靠东墙是一排步枪摆在枪架上。他数了数,有八九杆枪。刘二想了想,就摇起旋床,刨起了秤杆……

半夜时分,刘二把手摇旋床上刨下来的木花点着,两手伸向火苗烤了下手,又走到岗村里间门前敲了几下门,站岗的鬼子听到声响,端着枪冲进来,发现刘二点着了刨花,大声斥责:“点火的不要,快点灭掉!”

刘二忙把一杯水泼向火堆,解释道:“天气太冷,生火取取暖。”火苗被水一浇,一股白烟立刻升腾了起来。里间的岗村睡眼惺忪地出来:“刘师傅,杆秤做好了?”

“还没有。”刘二拿着刨好的秤杆说,“太君,秤杆的星没法点了,点星的银丝没了。”

岗村忙问:“那……哪里有?”刘二说:“家里就有,昨晚你们催得急,没拿够。”岗村眼珠转了转,对站岗的两个鬼子说:“你们俩陪刘师傅回去取银丝,快去快回。”然后又叫出两个鬼子去站岗。

到了刘二家院门跟前,刘二抬手敲门:“孩他娘,开门,秤做得很顺利。两个太君和我回来取下银丝,马上就完工了。”

不一会儿,刘二的老婆就把大门打开。刘二跨进大门,两个鬼子也挎着枪跟了进去。就在这时,门后猛地闪出万勇和小赵,他们每人手里抄着个大秤砣,狠狠地砸向两个鬼子的后脑勺,两个鬼子没来得及吱声就倒了下去。

刘二忙转身对万勇说:“赶紧处理掉尸体,换上他俩的衣服,跟着我去端炮楼拔据点!”万勇一愣:“就我们仨?别开玩笑了。”

刘二认真地说:“不开玩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刚才把做秤杆的刨花点燃了,表面上是取暖,实际上这种木质刨花点燃后冒出来的烟能把人熏昏过去。现在他们正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等着收拾呢,再晚了他们就会醒过来的!”

万勇和小赵穿起鬼子的衣服,“押”着刘二靠近据点,炮楼顶上站岗的鬼子叽里呱啦地向这边喊话,三人知道这是哨兵和他们对口令,但是三人都不懂日语啊。刘二忙说:“表弟,打掉他!”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万勇端起从鬼子那里弄来的枪,“砰”的一声脆响,炮楼顶上的鬼子还没来得及还手就倒了下去。

他们正想冲向据点,里面已冲出八九个端枪的鬼子,岗村用指挥刀一挥,让他们开枪。万勇和小赵大吃一惊,转头对刘二说:“你不是说鬼子都被烟熏倒了吗?”

刘二着急地说:“表弟你们快打,不用躲他们的子弹,以后我再跟你们解释!”

这时,怪事出现了。那八九个鬼子端起枪支,朝着刘二他们扣动扳机,随即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怪响。万勇他们都不觉得有子弹射来,对面却传来一阵鬼子的鬼哭狼嚎。只见六七个鬼子已被炸得血肉横飞,东倒西歪地躺倒在地,剩下两个还站着的,一个断了左手,另一个被炸掉了半张脸皮,十分吓人……

万勇和小赵也顾不得多想了,他们端枪朝着那两个鬼子,一枪一个结果了他们的性命。枪声停了下来,三人冲到炮楼跟前一看,鬼子全死了。万勇不解地问刘二:“表哥,这是怎么回事?”

刘二告诉他们,昨晚他发现敌人的枪支都放在枪架上,他就量了量枪筒的内径,然后用秤杆毛料刨出一根和枪筒内径一样粗细的木杆,把它锯成四寸长的几段,再分别塞到枪筒里,塞得严丝合缝。为保险起见,他又端起茶壶,往枪管里倒了些茶水。木料遇水一胀,就死死地卡在枪管里……

万勇捶了捶刘二:“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实情呢?”

刘二说:“我怕二位不相信我的手艺而放弃这次行动,就编了个把敌人都熏昏过去的谎话。”

万勇高兴地说:“好!咱们抓紧把炮楼给烧了!”

“慢,我吃饭的家伙还在里边呢,等我搬出来再烧。”刘二说着跑进了炮楼……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2652.html

出狱之后

体重真重等

两好合一好

刘向阳扶贫

妈妈来认门

故乡筷子村

K市玫瑰梦

满城尽是临时工

“偷窥”

逼出来的祸事

最新文章阅读

  • 走进陌生

    一位青年,在家门口做了六年生意,贩过菜,倒过服装,卖过鸭子,然而每次都因生意不好而歇业。后来,他因一个偶然的机会去了青海,发现那儿没有卖海带的...

    人生感悟2020-4-25
  • 为什么有些植物的根可以吃?

    有些植物需要储存大量的养分以供生长,所以它的根部会长得特别肥大。这些肥大的根部含有丰富的淀粉和糖分,可以作为食物,例如我们常吃的萝卜和番薯等。 ...

  • “摇”出财路

    利民糖果厂是家老字号,它早年制作的“摇三摇多味糖豆”不仅口感好,包装设计也十分奇特:即在圆形糖果盒一端留有一个圆孔,只须垂直摇上几下...

    意林2020-4-25
  • 油干灯草尽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油干灯草尽 【汉语拼音】yóu gān dēng cǎo jìn 【近义词】:油干火尽 【反义词】:朝气蓬勃 【成语出处】邹韬奋《〈萍踪寄语...

    成语故事2020-4-25
  • 不幸换来快乐

    迈克尔·盖茨·吉尔出生于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其父布兰登·吉尔是美国一位著名作家。迈克尔从小生活优越,坐拥25个房间的大豪宅,往...

    读者文摘2020-4-25
  • 血泪斑斑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血泪斑斑 【汉语拼音】xuè lèi bān bān 【近义词】:血债累累、杀人如麻 【反义词】:恩重如山 【成语出处】元·韦居安...

    成语故事2020-4-25
  • 中国公仔

    远在美国芝加哥的女儿在越洋电话里不知道叮咛过多少次,要做母亲的去美国探望时,千万别忘记捎几个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公仔。女儿说的“中国公仔&r...

    读者文摘2020-4-25
  • 子不语三道杠

    小时候,我还一直是个“小干部”呢。小学六年,从小队长一路干到三道杠,中间没休息。 我小学第一任班主任王老师是个高大白肤的年轻女人,教语...

    青年文摘2020-4-25
  • 求官有术

    宋太祖赵匡胤曾答应任命一个叫张思光的人为司徒长史,张思光非常兴奋,一直期待着宋太祖颁布这个任命。 可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依然没有消息。张思光...

    故事会2020-4-25
  • 伏尔泰的礼物

    伏尔泰创作的悲剧《查伊尔》公演后,受到了观众很高的评价。但在创作的过程中,伏尔泰对剧作并不满意,认为剧中对人物性格的刻画和故事情节的描写,还有...

    青年文摘2020-4-25
  • 有关城南旧事读后感_读后感

    千辛万苦中,哪怕被压倒了,人也要敢于在重压下顽强挺立。这样的时刻,我们需要耐心等待,满怀信心地去等待,相信,生活不会放弃你,命运不会抛弃你。如...

    读后感2020-4-25
  • 莫让薪酬变心愁

    任何企业都有一个绕不过去的事,这就是薪酬。分开来说,薪是钱,又叫直接薪酬;酬是爱,又叫间接薪酬。 当下,企业面临用工成本上升,招人、留人难,80后...

    意林2020-4-25
  • 有奖促销

    马驹是个爱占便宜的人。这天,他到一个著名的大都市旅游。逛街时,“呸”的一口痰吐在了地上,正巧被一个城管逮了个正着。城管出示证件后,说...

    故事会2020-4-25
  • 是谁让你痛苦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

    人生感悟2020-4-25
  • 母亲的园子

    一 二十多年过去了,邱娅回想起儿子秋实被确诊为自闭症之前的那几年,感觉已经遥远得像一个梦:是的,他们是那么疲劳而迷茫;是的,他们是那样担心秋实是...

    读者文摘2020-4-25
  • 在车上放一把伞

    妻子工作的单位离家比较远,为了妻子上下班方便,我们买了一辆私家车,她也考了驾照。从此,妻子开着车上下班,非常方便。过上了有车生活,妻子心情不错...

    人生感悟202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