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情白桦谷

故事会 日期:2021-7-15

一、抱团取暖

时值深夜,雪大风冷,但更让驻守在白桦谷知青点的知青们心惊肉跳的是,整排宿舍又莫名其妙地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直将黑黢黢的夜空炙烤得亮如白昼。若非狗子起夜,鬼哭狼嚎般一通喊叫,来自天南海北的二十多个年轻男女都得报销在这莽莽荒原中的白桦谷!

侥幸逃过死劫,不等众人长出一口气,要命的麻烦接踵而来灾难突降,谁也没顾上穿衣戴帽,不少男知青几近赤身裸体,有的连鞋子都没穿,冷风一吹,顿觉寒彻骨髓;女知青们也没好到哪儿去,一个个衣衫单薄,冻得浑身直哆嗦。要知道,这可是在滴水成冰的寒冬腊月呀!

“喂,别硬挺了!再挺下去都要冻成冰棍,还是抱团取暖吧。”不知是谁磕碰着牙床喊了一嗓子,大伙儿纷纷聚堆,争着抢着往中间挤。一个叫耿东方的南方小伙子长得干干瘦瘦,比麻杆粗不了多少,可还是使足了劲分开男知青,硬生生将同乡白鸽推进了人群。紧咬牙关坚持了半个多小时,总算等到了匆匆赶来救援的乡亲们。

忙忙活活折腾到天色放亮,被安置进白桦谷革委会大院的知青们正想睡个热乎觉,却听到一阵沙哑的闷吼声在屋外响起:“小犊子们,都给老子出来,集合!”

单听动静,就知是民兵连长宋卫国。听说,宋卫国原本叫宋石头,18岁参军入伍,是部队首长给改的名。在一次战斗中不幸挂彩,差点丢了小命,伤好后被转回地方当起了民兵连长。每天早晚,他都要背着手、黑着脸走进知青点晃两圈,美其名曰检查工作。最近几个月,他又将检查重点转移进了女知青宿舍!每次进屋,斜着小眼睛扫一圈,最后都会落到脸蛋儿白白净净的白鸽身上。看那眼神,恨不得要把她一口吞下去。这个举动,让男知青们气愤不已,却也无可奈何。有一次,宋卫国又要往女知青宿舍钻,耿东方瘦身板一挺拦住了去路:“宋连长,男女有别,不打招呼就进去,这不太礼貌吧?”宋卫国当即瞪了眼,伸出大手一扒拉,耿东方便趔趔趄趄靠了边:“啥礼貌不礼貌的?老子当年端敌人师指挥部都不打招呼!”

集合令下,知青们紧忙下炕,呼啦啦奔出门,踩着厚厚的积雪列成两排。宋卫国迈着四方步走到队前,清清嗓子开了口:“刚才,我和革委会赵主任进行了深入、全面、细致的研究分析,一致认定知青点着火是个天大的阴谋,是对上山下乡伟大运动的挑战和敌视!我宋卫国绝不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现在,我就要揪出这粒暗藏在革命队伍中的老鼠屎!”

慷慨激昂地发表完演讲,宋卫国那双无比聚光的小眼睛径直瞄向白鸽:“白鸽,请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昨晚你有没有离开过宿舍?”

“我,我……没有。”白鸽不由得脸颊一红,惶惶垂下头,躲开了宋卫国刀子般的目光。

“我再问一遍,到底有没有?没有的话,谁能证明?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宋连长,白鸽从不撒谎,我能证明。”耿东方硬邦邦地抢过话茬,跨前一步出了列。宋卫国先是一怔,紧接着撇嘴冷哼:“男女宿舍是分开的,你怎么证明?”

质问入耳,耿东方笑了,紧盯着宋卫国一字一顿地回道:“因为,知青点发生火灾,是我不小心造成的!”

二、自投罗网

一语既出,全场皆惊。耿东方说,昨夜他闹肚子,接连去了七八次茅厕。跑得腿软,人又困得睁不开眼皮,便点了支烟想提提神。抽了两口,冷得实在受不了,就扔了烟屁股回了屋。等他再次起夜,恰恰听到了狗子的喊叫,这才意识到是该死的烟屁股闯下了大祸。

说到这儿,耿东方扭头看向站在身边的狗子:“狗子,我说的没错吧?”

狗子紧张兮兮地瞥了宋卫国一眼,慌忙凑到耿东方耳边,悄声嘀咕:“东方,你疯了吧?要是被打成反革命,你死定了!”

“我是男人,敢作敢为,不能让别人替我背黑锅。更何况我不是故意的,与阶级斗争无关。我相信宋连长一定会明察秋毫,公正处理!”耿东方大声说。

狗子心知肚明,耿东方是在瞎编,替白鸽顶缸。昨晚,闹肚子的是他狗子,一次次跑茅厕,害得睡在邻铺的耿东方都没怎么合眼。当大火燃起、知青们乱作一团时,白鸽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往知青点跑。耿东方一把拽过她,用力推进了人堆。这一幕,从头到尾都被狗子看在了眼底。起初,他以为白鸽是上茅厕,如今一琢磨,很快觉出了不对劲白鸽是从白桦谷外跑回来的!

对于耿东方和白鸽的关系,白桦谷的知青都心照不宣:两人是同乡,也是同一批次响应号召、支援边疆建设的。耿东方喜欢白鸽,处处帮她,但白鸽对他却始终不冷不热,不远不近。据和白鸽私交不错的女知青透露,白鸽父母的成分不好,被划归为小资产阶级下放到农村接受改造。他们几次来信叮嘱白鸽要向劳苦大众靠拢,将来嫁人,也要找个根正苗红的小伙子。而耿东方的父母也属于“黑五类”,就算白鸽同意,她的父母也会坚决反对。而眼下,他们两个不管是谁被扣上“火烧知青点”的罪名,这辈子都甭想翻身。

身为同甘共苦的哥们,狗子哪能不为耿东方担心?笨嘴拙舌地正要再劝,只见宋卫国哈哈一笑,先扔来一包火柴,又如抓小鸡般将耿东方拎到了码放成垛的烧柴旁:“烟屁股能引着木柴,你糊弄鬼的吧?你给老子点,点着了我信你;点不着,老子把你揍成倭瓜!”

“哧”,耿东方划了根火柴,尚未燃起就被风吹灭。接下来,在众知青凝神屏息的注视下,耿东方划光了一整包火柴,也没能点起火。宋卫国嘲弄地啐了一口唾沫,喊了声革命口号后代表赵主任下了命令:将白鸽关押禁闭,接受革委会的审查!

白桦谷革委会的赵主任名叫赵铁锨,堪称革命的急先锋。自从知青点建立的那天起,他就向知青们提出了高标准、严要求,誓要把白桦谷打造成北大荒的一面旗帜,一根标杆。知青点突燃大火,直惹得他大动肝火,暴跳如雷,责令宋卫国务必要一查到底,严惩破坏分子。

就在白鸽被关禁闭的当晚,耿东方睡意全无,翻来覆去地折饼子。心急火燎地挨到夜深人静,他悄悄起了床,抄起炉钩子溜出门,准备来个一不做二不休,打晕看守救出白鸽,从此远走高飞。可蹑手蹑脚没走几步远,就瞅见一道黑影快速奔向禁闭室,抡起猎枪放倒看守,又非常利落地撬开铁将军,一头扎了进去。

这个身手不错的黑影,看着有些熟悉。耿东方稍一寻思,想到了一个人:冯二根。

没错,就是住在白桦谷外柳树屯的冯二根!耿东方闪身藏进墙旮旯,暗暗寻思:宋卫国之所以盯上白鸽,原因很简单昨夜,白鸽确实偷偷离开知青点去了柳树屯,她所见的人,十有八九是这个猎户出身、枪法精准的冯二根。莫非,白鸽喜欢上了他?他要救白鸽逃离白桦谷?心下正自合计,却看到冯二根又高举双手,慢慢退出了禁闭室。

“哈哈,小犊子,就凭你这两把刷子,也敢和老子比划?”随着得意的大笑声撞入耳鼓,耿东方登时惊得目瞪口呆黑洞洞的枪口顶上了冯二根的脑门。

持枪者,竟然是宋卫国!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1962.html

阿林的艳遇

穷时富后

招聘小偷

你咋这么警觉等

“大款”请保姆

请你让我摔一跤

多子多福

人际关系指南

《调查》等

新钗头凤

最近更新的文章

  • 蚂蚁大力士

    每天一大早,小蚂蚁都要出门去寻找食物。有一天,走过蟋蟀家门口时,看见蟋蟀坐在漂亮的庭院里弹琴,十分羡慕。她呆呆地看着,自言自语地说:“如果...

    寓言故事2021-9-27
  • 芦花开在故乡里

    是秋天了。 草,慢慢地枯了;叶,悄悄地落了;菊花,悠然地开了……行走在秋天的城市里,我的目光总是下意识地掠过眼前熟悉的一切,向着远方...

    读者文摘2021-9-27
  • 没有声音的舞者

    他从出生起,就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到了上学的年龄,还不会叫一声妈妈。 12岁时,有一天,在电视里,他看到一个节目交际舞比赛,那如蝴蝶般翩翩起舞的舞者...

    意林2021-9-27
  • 人为什么会长头发?

    人体作为一个整体系统,自己有自己的独立光子信息,人体存在的时候,自己的光子信息并不是自己完全吸收,而是要向空间辐射,特别是自己的头部四肢,它是...

  • 阿林的艳遇

    在老婆的眼里,阿林是个好男人,他“工资基本上交”,每月只留50元的车票钱;“家务基本全包”,老婆要干的只是铺床叠被的活;&ldqu...

    故事会2021-9-27
  • 安慰伤心朋友的话

    安慰伤心朋友的话 不要害怕做错什么,即使错了,也不必懊恼,人生就是对对错错,何况有许多事,回头看来,对错已经无所谓了。 不要去反复思...

  • 龙肝豹胎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龙肝豹胎 【汉语拼音】lóng gān bào tāi 【近义词】:龙肝凤髓 【反义词】:一钱不值 【成语出处】《晋书·潘尼传》:&...

    成语故事2021-9-27
  • 我喜欢的那个祥子_读后感

    我总相信夜晚的太阳也在放出光芒,只不过照射于地球另一方。人的心也一样,人的情也一样,有时不是我们冷漠,而是我们的疏忽,是生活的无奈使我们忘记亮...

    读后感2021-9-27
  • 吃蛋黄对健康不利吗?

    吃蛋黄对健康不利吗? 很多人认为蛋黄中的胆固醇含量很高,吃了容易导致血管硬化,对身体不利。 尤其是一些老年人和患有心脏病的人,更是从来不吃蛋黄。 ...

  • 蒋开儒,月圆月缺都美丽

    蒋开儒是我国当代著名的词作家。 蒋开儒生于广西的一个地主家庭,16岁时考入军政干校,开始了他坎坷的军旅生涯。23岁时,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却因为他的...

    意林2021-9-27
  • 时髦信号

    如果你穿越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一定会被街头的“时尚青年”所震驚。 他们骑着自行车,戴着深色镜片的“蛤蟆镜”,穿着格子衬衫和喇叭...

    读者文摘2021-9-27
  • 像落叶那样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我能将自己美丽的生命存放在一片落叶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以为那些生命的元素会变得更加的精彩灿烂,就像我一直以来精心培植的...

    读者文摘2021-9-27
  • 最得意的爱情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过年。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的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有三个年头没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

    青年文摘2021-9-27
  • 以貌取人,取的是什么

    内在的涵养和思想,能够潜移默化一个人的容貌,你的脸就是你灵魂的模样。 1 我承认,我是个俗人,识人先识脸。 也曾看不起“以貌取人”这样的...

    意林2021-9-27
  • 在桃花绽放的季节

    春日姗姗,四月草长莺飞已数日,方见迎春迟迟黄花吐蕊;一夜春雨绵绵,忽见桃花羞赧吐红。万柳丝中,蓓蕾如丹,桃红梨白,争相怒放,迟到的春天终于光顾...

    读者文摘2021-9-27
  • 张忠谋再创业

    56岁时,张忠谋决定重新出发,干出一番事业。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办一个世界级的半导体公司。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让对手发抖 在这之前,张忠谋已经...

    意林202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