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着土匪来抢钱

故事会 日期:2021-4-9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陈州城内北大街有一家诊所,医生姓丁名济一。这丁济一估计自己收入颇多,又是名人,定惹人眼红,肯定是被劫对象。为对付土匪,他钻过地窖,请过保镖,但都觉得不保险。最后终于想出高招儿:爬房顶。他琢磨着,房顶是土匪们的“盲点”。每天太阳一落,他就悄悄爬上自家房顶,藏在暗处。可是连躲了数日,不见动静。他好生奇怪,认为土匪把他列为重点,单等最后收拾。于是他更加警惕,照天爬房顶躲匪患。冬天天冷,北风一吹,房顶上更是如同冰山。丁济一为防寒,穿了三件棉袄,外面又穿了一件老羊皮袄。这样,他就显得极其笨拙,加上他个不高,像个大狗熊一般。就这样坚持不到半月,丁济一确实有点受不了了,无形中竟从心底深处盼土匪早日来抢一回。而且这种盼匪来抢一回的心理随着房顶上受的煎熬的增加越来越强烈。一日深夜,突然下起了小雪,丁济一心里被折磨得火烧火燎,身上却冻得吃不住,上牙磕下牙,禁不住长吁短叹,骂道:“日他娘,咋还不来!”

不想,第二天天一亮,丁济一家的大门上就出现了一张白纸条儿。白纸条儿上面写着:朋友,现向你要现洋一千元,限二日内办齐,在夜间子时,以吸烟为号,在城北于楼树林里交款。如敢抗拒不办或延误日期,把你全家杀光,鸡犬不留!

这就是传说中的土匪“贴条子”。若放在别家,全家人定会吓得大哭小叫,惊慌失措。而丁济一已受了多日洋罪,见一千块大洋就能买个平安再不上房顶,像是遇上了救星一般,颤抖着手揭下那张条子,双手捧着,激动万分地说:“我可把你盼来了!”

丁济一直嫌限期太长,在屋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来来回回地踱步,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夜里,早早地就准备起来。他担了两个筐,前面是一千块大洋,后面放满了糕点、香烟等礼物,急急告别家人,壮着胆子,走出北城门,然后沿着蜿蜒小路,奔向指定的交款地点。

于楼离北关约有三里路,只有几家住户,村东有一片树林子,是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丁济一挑担走进树林,望望四周,默然坐下,稍事休息,平静一下心态。不一会儿,掏出怀表看看,快子时了,便把香烟放到嘴里吸着。夜,寂静,田野四周更是静得可怕。好在丁济一已有在房顶上受了多日折磨的经验,对这种等待已不当回事儿,便又燃了一支烟。这时候,他听到西北方向有狗叫声,接着像是响起了脚步声,由远而近,他心中顿时紧张起来,以为是接款的土匪来了……可等了多时,仍不见有人过来,丁济一又疑心起来,心想如果今晚交不上款,明天还得受那可怕的煎熬!想起自己在房顶上身穿三件棉袄外加一件羊皮袄像皮球一样滚来滚去冻得脚麻手木脸如刀割,丁济一恨不得马上把钱交给土匪们,财去人安乐。自己受那么多不该受的罪不都是为了保护几个鸟钱吗?是钱迷了自己的心窍,再不能执迷不悟了!

为能早日卸掉心中的沉重包袱,丁济一产生了某种反常心理,那就是强烈的破财心理,他站起身,来回走动,把烟火吸得亮亮的,以扩大目标,迫不及待地盼望着收款的出现。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见东方发白,天就要亮了,仍然不见一个人影和狗影。丁济一心急如焚,恨不得把夜幕重新拉上,他左看右看,双目似要喷出火来,禁不住走上一个高坡,放声喊了起来:“我来交钱了!我来交钱了!为啥不来取呀!我日你妈!”

不想这憋在心中的话一喊出,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似长堤崩溃一般,一泻千里,淋漓尽致,越喊越想喊,越喊越不能自已,越喊越凄厉……

从此,丁济一就变成了丁疯子。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1540.html

阿p重走爱情路

九十九缸金

[职场故事] 职场黑话一箩筐

人太老实

拜师学艺故事:竖子行医

笨贼搅翻天

哪一条路去承德

汉语等级考试试题

意料之外

理发师的搞笑段子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后一瓶酒

    年幼的儿子喝了父亲藏的所谓“最后一瓶酒”,给意志消沉的父亲上了珍贵的一课。 那年,他35岁,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本来经营得相当红火的...

    青年文摘2021-4-9
  • 看重现在

    这一天晚上,所有的工作结束后,我真的觉得很累。天空飘着细雨,季节即将转换的时候,就是我筋骨酸痛最难抵挡的时候。我忽然想念起温泉来,对让我搭便车...

    人生感悟2021-4-9
  • 盼着土匪来抢钱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

    故事会2021-4-9
  • 老去

    人是奇怪的动物。人会理性思考,聪明,能辨是非,但面对客观事实时,却不一定肯承认。我们一天一天地老去,属自然规律,但不少人拒绝接受。 有个朋友爱热...

    读者文摘2021-4-9
  • 和男孩子表白的正确方式

    有个网名叫丧心病狂的读者前两天跟我说:“玛门,我就要毕业啦。我想跟我男神表白,但是怕班主任骂我,你说我表不表白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你...

    意林2021-4-9
  • 身家数亿当文员

    2009年年初,我在一家公司做顾问时,碰到一位奇特的职员:一个身家数亿的女士,竟然到一个公司做了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我发现她的“秘密”纯属...

    意林2021-4-9
  • 到底和谁关系好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

    故事会2021-4-9
  • 管好那张不会说话的嘴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1-4-9
  • 阿P修车记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

    故事会2021-4-9
  • 书的莞尔一笑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

    人生感悟2021-4-9
  • 你让我们懂得怎样看待人生_读后感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

    读后感2021-4-9
  • 一年清致雪霜中

    1904年,天津,严氏家塾。 她十岁,在城西的严氏女塾念书,喜欢穿素净的长棉袍和厚厚的毛坎肩,把一头长发盘进帽子里,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 女塾设在严...

    读者文摘2021-4-9
  • 想象尚未发生的事

    我每天都在想象尚未发生的事,各种媒体中正在报道的新闻事件,未来会如何演变?朝鲜会不会真攻击对手?H7N9会不会大流行?虽然这些事我都离现场很远,但...

    青年文摘2021-4-9
  • 转变

    这些年来,你的价值观,是否有转变? 一定有吧,否则,何以存活。 必然逐年修订,十几二十年之后,可能与出发点南辕北辙,完全改变了方向。 不过,内心深...

    读者文摘2021-4-9
  • 不试试,怎么知道爱不上

    “站在十米跳台是什么感觉?”我畏高畏水又懒于运动,面前站着的却是奥运跳水选手邱波。 他去过世界各地比赛,拿过大大小小的奖牌,但他没有体...

    意林2021-4-9
  • 为孝行埋单

    接到二弟的电话,说是母亲病了,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急三火四地坐上客车往老家赶。 正逢双休日,车上人很多,连过道里都挤满了回家探亲、外出旅游的乘客...

    青年文摘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