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民是财富

故事会 日期:2020-6-30

一高手的目标

宋哲宗年间,一个寒冷冬季,西北苦寒之地,朔风呼啸,按往常的规矩,西夏人这时候应该缩在帐篷里围着火炉烤肉吃,绝不会出兵侵扰大宋边境。然而,一天晚上,守卫灵州的大将种谔深夜里却被人紧急唤醒,原来是宋朝派往西夏的特工人员传出一条绝密级信息:一日前,梁太后派出二十名武林高手,秘密前往大宋,不知作何营生。

种谔亲自培养的这个特工现在已经官居西夏国的内廷大臣,他的消息一向是重大且准确的。但令种谔苦恼的是,任凭这位顶尖特工百般努力,居然没有探出这个秘密行动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西夏国一直是大宋的死敌!它每年都要搞几次小规模袭扰,每隔两三年就有一次大战,两国间互有损伤,同时也在互相渗透。宋朝境内有不少西夏细作,他们活动频繁,暗杀宋大臣的事情时有发生。七年前,他们干的最大一票,是派死士袭击相国王安石,原因很简单,神宗皇帝任用王安石变法,使宋朝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实力大增。更让西夏国主恼火的是,王安石在对外战争方面态度一直都很强硬,西夏习惯于先打仗再逼对方签媾和协议,捞到最大好处后,等一段时间再搞一次,如此这般反复循环,像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地收割宋人。但没想到王安石面对西夏人绝不媾和,也绝不妥协,花费巨资整修边境,加强防守力量,西夏人连续几年都是灰头土脸地回来,情急之下,才不惜冒着让细作暴露的风险,暗杀王安石。

幸运的是,那天王安石在宫中跟神宗议事,回去的只是空轿子,才躲过了致命的暗杀。不幸的是,几年后神宗皇帝驾崩,反对新法改革的旧党人物司马光上台,新法尽废,又对新党人物进行残酷的打击,对西夏人来说,这是天大的利好,因为西夏人无论提出怎样的要求,司马光总会满足他们。

边境将士眼瞅着西夏人肆无忌惮地劫掠边境却无所作为,等啊等,终于把司马光给熬死了,支持司马光的高太后也咽气了,年幼的哲宗皇帝也开始亲征了,新党的党魁章惇得到重用,面对积贫积弱被旧党搞得奄奄一息的大宋王朝,章惇以雷霆万钧之势重振朝纲,将一批有胆略的将军充实到边境,种谔就是在被司马光雪藏了几年后又被章惇挖掘出来,任抵抗西夏最前线灵州的将军。章惇命令边境加强力量,无论是对辽国还是西夏,时刻迎击来犯之敌。同时,开放对西夏的贸易商道,西夏人可以在市场上购买所需物资。但种谔必须派兵保护商道,以防西夏人纵兵劫掠。

总之,章惇招招制敌,令西夏人非常恼火。西夏的国主是一个小孩子,真正当政的是梁太后。梁太后的偶像是辽国的萧太后,她是汉人,对宋朝了解颇深,在司马光当政时屡行敲诈之举,每次都得手,因此快速地赢得了西夏贵族的支持。但这些贵族们从来都是见利忘义的人,这两年梁太后给不了他们好处,他们就开始闹着要梁太后退居二线,让十多岁的皇帝当朝。梁太后急需一场战争来巩固权力。眼下,她派出的二十名死士,潜入大宋的目的就很耐人寻味。

种谔想了好久,觉得这些死士应该是冲着章惇去的。章惇是西夏人的噩梦,别看这个宰相是文人,但比王安石还要果断强势,比如他命令兵部武器司研制出最新的火炮,将这些火炮充实到边境,大大加强了防卫力量。章惇不仅恢复了火器制造,还让匠人们重新配置火药成分,新型的火药杀伤力更大,但所费也更大,假如没有章惇的鼎力支持,武器司是没有钱制造数量众多的火炮的。

种谔马上修书给章惇,提醒他注意。同时,他马上组织力量,对边境严防死守。第二天天刚亮,他接到了灵州西城守将的报告,西夏人二十余骑从一处山寨潜入大宋边境,与巡逻的宋兵遭遇,一番战斗,四十余宋兵皆被杀,而西夏人却只死了一个……

二苏学士才是真正目标

种谔带人赶过去,这个山寨离灵州城最远,防卫力量薄弱,西夏人从这里进入,选择点很正确。巡逻的四十余名宋兵,都是正当壮年,从横七竖八的宋兵尸体来看,这支西夏人武艺高强,手段狠毒,几乎都是一招毙命,不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留下的那具唯一的西夏人尸体上,有一块腰牌,种谔一看,上书“梁太后侍卫李灵均”,种谔一惊:李姓是皇姓,能被赐姓李的侍卫,绝对是梁太后的贴身侍卫,怪不得手段如此厉害,这支李姓高手队伍实力不可小觑。

西夏快骑闻名天下,追是追不上了,种谔只有祈祷章惇加强戒备,令这群西夏死士无功而返。

三天后,章惇飞鸽传书,说收到种谔的信后,东京城内加强了戒备力量,对往来人等自习盘查,却并没有发现西夏人的身影。在东京经商的西夏人被严密监控了,大宋跟西夏必将有一场大战,这二十余骑西夏人无论是做什么,都不能让他们回去。同时,边界的商道要控制好,加强从西夏交换马匹,对食盐、火药、铁器之类的东西要严格控制,尽量不要让这些东西流入西夏。

种谔心领神会。不久,跟随西夏人的探子回报,循着踪迹,他们发现,西夏人没有往东京去,进入洛阳后居然向江夏方向去了……

西夏人去南方干什么?种谔奇怪,章惇也奇怪,南方有什么?多瘴气多蛇虫,是发配官员的地方……

说到发配官员,章惇忽然想到了什么。再探,西夏人过襄樊,再过武昌……像是在追某个人,唯一符合这条路线的人是苏轼!

苏轼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王安石当政的时候,他反对新法;司马光上任后,他又反对司马光将所有新法都去除,希望司马光保留那些比较好的新法,这样一来,新党和旧党人都不喜欢他。苏轼才高八斗,文采是当今公认的第一,故去的高太后对他相当欣赏,宠爱有加,所以尽管旧党人不喜欢他,他还是做到了大学士。章惇跟他本来是挺好的朋友,但因为党争,两人关系迅速恶化。司马光当政时,又极端残害新党人,造成大臣因为党争而死亡的恶性事件,使新党人对旧党人的恨刻骨铭心,所以章惇上台后,横扫一切旧党,苏轼躺着也中枪,因为他诗文影响力巨大,几句讽刺新政的诗能传播到海内外,所以章惇一不做二不休,将他贬到了海南岛。

海南岛在大宋时期是不毛之地,路途遥远,环境恶劣。不过,苏轼是个乐天派,无论遇到怎样的困境,总是以一颗豁达之心对之,所以,在发配过程中,他跟不少故交相见,这些故交们纷纷赠予他礼物,这个送丫头服侍,那个送瓦工帮他修屋等,离开东京时没几个人,到海南时已经是浩浩荡荡几十人了。

由于西夏偏远,得知苏轼被贬的消息已经是数十日后了,所以西夏人紧赶慢赶,还是没有撵上。种谔让探子继续探查,终于查知,原来梁太后十分喜欢苏轼,她专门派人到东京的书肆购买苏轼的诗文,苏轼每每出了新文,她想尽办法也要得到。在她的影响下,西夏贵族们也都成了苏轼的粉丝,家里要是没本苏轼的诗文,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自己是贵族。假如苏轼能够到西夏来,那可是件振奋人心的事。苏轼被贬官海南,这是一个机会,梁太后派出精干人员,想把苏轼抢回西夏。

章惇想了一下,觉得应该对苏轼加强防卫。虽然他对苏轼不感冒,觉得他只是一个酸腐书生,但苏轼影响力巨大,在辽邦、吐蕃等国都很知名,是公认的文豪,这样的人流落到西夏,那大宋引以为豪的“文明上国”的脸面往哪儿摆呢?连苏轼都留不住,大宋不就成了“武也不行,文也不行”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1029.html

床头婴

生死门

房间里的神秘来客

英雄“救”美

湖底杀机

关键的一撞

考前辅导

棋高一着

最后一次倒斗

刮鱼鳞等

最新文章阅读

  • 赖床赖出大财富

    今天26岁的弗雷·安德鲁是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一位年轻人,他从小就是个“大懒虫”,喜欢睡懒觉,在学校读书时就经常因为睡懒觉而...

    意林2020-7-1
  • 敲响生命

    郭老师高烧不退。透视发现他胸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阴影,怀疑是肿瘤。 同事们纷纷去医院探视。回来的人说,有一个女的,叫王瑞。特地从北京赶到唐山来看郭...

    意林2020-7-1
  • [成长] 青春期,遇见“公元前”父母

    青春期是人生的一个薄冰期。尤其是女孩,心思更加细腻,情绪更加敏感,就像走在快要解冻的脆弱冰面上,随时都有可能“咔嚓”裂开一个洞,跌进...

    青年文摘2020-7-1
  • 古人如何赞“有才”

    现在人与人交往中,如果对方某件事做得很好,或某个方面很突出,很多人就会情不自禁地赞叹道:“你真有才!”“太有才了!”这当然...

    读者文摘2020-7-1
  • 深圳第一课

    十多年前,我去了深圳。在朋友家安顿下来后,开始为工作奔波。 每天一大早。起床后我就直奔楼下的报摊,买一份当天的《深圳特区报》,浏览一番上面的招聘...

    青年文摘2020-7-1
  • 给他人留面子的境界

    在金庸小说《侠客行》中,石破天练成了金乌刀法,武功高强。女友阿绣怕他误伤他人,多结仇家,于是对石破天说:“武林人士大都甚是好名。一个成名人...

    人生感悟2020-7-1
  • 偷鸡不着蚀把米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偷鸡不着蚀把米 【汉语拼音】tōu jī bù zháo shí bǎ mǐ 【近义词】:赔了夫人又折兵、肉包子打狗 【反义词】:变本加...

    成语故事2020-7-1
  • 有趣的三个维度

    有趣,是一种高贵的品质,是个宏观的概念,我经常说有趣的将打败无趣的,但我从没谈过什么叫有趣。对我而言,有趣有三个维度。 第一维度,有趣是知识结构...

    人生感悟2020-7-1
  • 再高几厘米就会倒塌

    魏源是近代史上杰出的思想家、改革家、史学家、地理学家和文学家。人们常常称赞他博古通今、造诣精深。人们所不知道的,是与他同时代的另一位英才,这位...

    读者文摘2020-7-1
  • [万叶集] 一见钟情是种能力

    “男女之间存在真正的友情吗?”曾经这是一个引起广泛争论的话题。实际上,对女性来说,男女之间可以存在真正的友情;而对男性来说,恐怕就难了...

    青年文摘2020-7-1
  • 我的极品单相思

    一个人的拉拉队 卓然是我的室友。高、帅,校篮球队的主力。凉小语第一次在篮球馆看见他,就问我,“他和你住一个宿舍吧?” 我警觉地问:&ldqu...

    意林2020-6-30
  • 爱情鸡汤

    爷爷沉默寡言,常常蹲在院子里,嘴里衔着一根长烟杆,侍弄花草,满脸的皱纹在烟雾缭绕中渐渐舒展。 奶奶快人快语,每每安排完家务活,还常常邀一帮年纪相...

    读者文摘2020-6-30
  • 犹太父亲的奇特家教

    一次,一个犹太父亲带他的儿子去澡堂。他们跳进水池后,孩子冻得发抖,不由得大叫:“哎呀,爸爸,哎呀!” 于是父亲把他抱出来,用毛巾擦干了...

    青年文摘2020-6-30
  • 怀柔政策

    吴嫂最近很生气,因为她的儿子刚升高三就早恋了。吴嫂决定让儿子跟女生断绝关系,丈夫提醒说:“千万别贸然行事,咱儿子脾气又犟,又叛逆,咱还是采...

    故事会2020-6-30
  • 伟大的笨蛋

    刚满12岁,我就步入了考试这块冷漠的领地。主考官们最心爱的科目,几乎毫无例外地都是我最不喜欢的。我喜欢历史、诗歌和写作。而主考官们却偏爱拉丁文和...

    读者文摘2020-6-30
  • 用古人的智慧享受人生

    2006年国庆长假期间,受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的邀请,我连续讲了一周《论语》。此前,我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强烈的反响。如果说,我对《论语》有一些...

    意林20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