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官刺

官刺

故事会 日期:2021-11-22

旧世道,陈州城有不少专业刺客,多是些武艺高强、智谋超群的人物。江湖上,刺客分两种:一种为“黑刺”只要有人给钱,杀人不论青红皂白;一种为“官刺”专杀官府追捕的政治要犯、江洋大盗或其他官府认为非杀不可的人物。往往是先贴出画像,然后扬言悬赏多少多少银两。刺客怀揣画像,四处寻觅,得之首级,到官府领赏钱。

城南尚武街有个叫仇英的人,就是远近闻名的“官刺”。

据传仇英上无兄下无妹,五岁成孤儿,六岁随舅父习武,练得一身好武艺。尤其是轻功,堪称一绝。飞檐走壁,如履平地。

因为仇英有了名声,所以官府每逢遇到难以捉拿归案的罪犯,多请他去行刺。

这一年,陈州城东出了一个大盗,名叫盖天。盖天为“孤贼”,行窃从不与人搭伙,多是独来独往。盖天也曾被官府捉拿过几回,皆因看管不严又让其逃之夭夭,上面公文早已下达,说盖天专盗官府,死有余辜。陈州知府请来仇英,出银千两,要他为官除害。仇英见过盖天,不需画像,便携剑出发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明察暗访,仇英终于摸清了盖天的踪迹。原来这盖天极狡猾,他深知官府正四处捉拿他,许多人决不会想到他竟敢在家中过夜。盖天利用众人之错觉,可谓是在“敌人眼皮底下”打鼾了。一日深夜,盖天作案后消失在夜色里。仇英紧紧追赶,到了一个小村落,只见盖天进了一个破落小院。仇英知道这是盖天的家,便飞身过墙,匿在暗处。小院儿不大,三间破草屋一间小灶房。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好一时仇英才辨出方位。只见盖天呆在屋前,久久不动。仇英刚要进屋,又突然回头,警惕四望,见无可疑之处,才开门走进房内。仇英正欲前移,突见房门又开,那盖天执剑而出,东跳西蹦,如遇劲敌。仇英倒吸凉气,心想这盖天果真非寻常之辈。

过了一时,盖天像是稳定了情绪,悄然进屋。仇英见时机成熟,飞一般贴在了门口处,故意弄出了响动。那盖天像是在门后专候,“忽”地开了房门,利剑猛然出击,接着涌出一团黑影。仇英正欲行刺,又怕中了盖天的奸计。正在迟疑瞬间,不料盖天从窗户里穿出。仇英急中生智,悄然卧倒在那团黑物上。

盖天四下寻觅,竟没发现仇英。仇英贴在盖天扔出的被褥上,大气不出,伺机杀戮。果然,那盖天见无动静,就要抱回被褥进屋的当儿,仇英挥臂出剑,旋下了盖天的脑袋。

热腥的气息使仇英蹙了一下眉头,他急忙取出包单,包了盖天首级,正欲走,突然听得室内有人叫“天儿”。望去,原来是一位老太婆,颤颤抖抖地从里间摸了出来,口中轻声呼唤着“天儿”,双手如盲人摸象般朝前探着路。

仇英心想这大概就是盖天的盲母了!他怔然片刻,急忙放了包单,轻轻拉开盖天的尸体,然后开门,点燃了蜡烛。

盖天的母亲听到响动,问道:“天儿,你又做事了?”

仇英不敢吭声,打开盖天带回的包儿,内里除去金银之外,竟还有几个热包子。仇英走上去,把包子递给了老太婆。老太婆接过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又斥问儿子道:“你几回发誓洗手不干,为何又干了?”说话间,老太婆的面部严肃如冰。

仇英仍是不敢搭话。

“你说!”老太婆定定地看着“儿子”,严厉地追问。

仇英觉得很心酸,好一时才说:“大娘,我是盖天的朋友。盖天出了远门,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让我来照料您老人家。”

老太婆怔了一下,许久,才叹气道:“怪我一双盲眼,错怪了客人!盖天九岁丧父,我苦心巴力拉扯大他,不料他却走了邪路。我好寒心呐!”言毕,老太婆抹了抹泪水,又说:“你要好生劝劝他,让他改邪归正!”

仇英就觉得双目有些发潮,满口答应,并说从明天起由他派人给老人送吃喝。拜别老人,仇英悄悄扛起盖天的尸体,埋在了村外的乱坟之中,然后跪地,告慰盖天的在天之灵,说是一定会照顾好他的老娘。

第二天,仇英去官府交过盖天首级,领了赏钱,然后派人每天给盖天的盲母送吃喝。

一日,仇英追杀一个要犯路过盖天所住的村子,天已大黑,他就想去看看老太婆。盖天的母亲非常高兴,感激地拉过仇英的手,抚摸良久。她摸索着给仇英铺了床,对仇英说:“孩子,盖天不在,这些日子多亏你呀!”仇英谎称自己早已和盖天哥哥插过香,盖天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母亲。接着,他动情地说:“大娘,孩儿自幼无娘,您老就是俺的亲娘!”盖天的母亲哭了,许久才止了啜泣,对仇英说:“能让我摸摸你的剑吗?”仇英抽出宝剑,递给了老太婆。老太婆接过剑,先摸了摸,又在眼前晃了晃,然后放在鼻下嗅了嗅,突然飞身而起,立了一个门户,挥剑直出,非常准确地削了蜡烛,室内顿然一片黑暗。

仇英大惊失色,他做梦都未想到老太婆的剑法如此娴熟!他急忙闪到角落,躲着寒光闪闪的利剑。老太婆舞剑如雨,飞剑如网般罩得仇英动弹不得,且剑尖每次都能准确地在仇英的胸前撩一下。仇英的胸前“刀痕”累累,布屑儿飞舞如雪。仇英吓白了脸,正欲想法逃脱,不料那剑已压在了他脖颈处。老太婆像有千斤臂力,压得仇英大气不敢出。

老太婆怒气冲冲地说:“一切我都非常清楚,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我儿子虽然行为不端,可他在我面前是个孝子。他虽为强盗,可没害过黎民。你为虎作伥,专为官府刺杀无辜,我岂能容你!”

仇英痛苦地闭了双目。

许久,那剑竟缓缓地落了下来。老太婆收了功夫,放了宝剑,摸索着坐在床上,无力地对仇英说:“你走吧。想你自幼无娘,又是一个良心不灭的壮士,我饶你一条性命!”说完,老太婆取出一件新袍子,撂给了仇英。

望着双目失明的老太婆一针一线缝制出的袍子,仇英像是第一次饱尝了母爱!他禁不住热泪横流,“扑通”跪地,叫了三声亲娘,然后将剑入鞘,深情地说:“娘,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

老太婆痛哭不已。

仇英郁闷地走出村庄,禁不住又回首观望,突然发现盖天家火光冲天。他大吃一惊,飞身回奔,急急翻过墙头,扑向三间草房。

门,已上了闩。

仇英大喝一声,夺门而进。火光之中,只见老太婆双手合十,正襟危坐。仇英哭叫着亲娘,冲上前要背起老太婆,老太婆岿然不动。

仇英深知自己的功夫远不及老太婆,便拔出剑来跪在老太婆面前,哭着说:“娘,请您赐儿一死!”

“你走吧!”老太婆冰冷地说。

“娘若不走,孩儿愿陪娘一同化为灰烬!”

许久,老太婆终于抱过仇英,母子二人恸哭不止。

四周一片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