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和谁关系好

故事会 日期:2021-4-9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起五更熬半夜,就那么点稿费,真不容易。

说到最后,王翔想起一个人来,问李亮:“你还记得咱读书时的同学杨鹏吗?那小子这几年搞室内装修发了。一年赚好几十万呢,比咱们可赚钱多了!”

李亮这会儿也有些醉了,说:“杨鹏我还能不知道?他当年落魄的时候,老婆生孩子住院的钱还是从我这里拿的呢!”

王翔说:“说起来你和杨鹏的关系就不如我铁了,他开装修公司的时候,资金短缺,向我借钱,我没二话就借给他三千。”

两个人酒劲都上来了,都说自己和杨鹏关系好,争了半天也没争出个结果来。最后还是王翔想了个好主意:打个赌,都打杨鹏的手机,打通后不说话就挂掉,看他先回拨谁的号码,那就是跟谁关系好。

李亮先打给杨鹏,拨通了,响两下就挂掉,然后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放,继续喝酒。等李亮举了两次杯了,也没见手机响,他脸上就有些不自然了。

王翔向李亮笑了笑,说:“怎么样,你不行吧,看我的!”

王翔也如法炮制,拨完电话响两下然后结束通话。可过了十几分钟,王翔的手机也不见一点动静,他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两个手机一个也没响,并且还当着外人郭涛,他们都觉得很尴尬,可郭涛却拿起手机,说:“不如我给你们那个朋友打个电话试试。”

王翔和李亮就奇怪:“你认识杨鹏?”

郭涛摇了摇头:“我也是刚才听你们说,才知道他的。”

“那你打什么手机,他都不认识你,怎么能回你呢?”王翔和李亮异口同声说。

郭涛也不多说什么,要了杨鹏的电话号码,就用自己的手机拨了过去,响了两下后结束通话。

出乎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举起酒杯来,桌上郭涛的手机却响了。

郭涛不慌不忙地拿过手机来,冲里面“喂”了一声:“请问,你是杨鹏先生吗?”

王翔和李亮面面相觑,还真是杨鹏打过来的!

接着郭涛就说:“是这样的,我并不认识你,我正和你的两个朋友在喝酒,他们说起了你,想跟你联系,手机却没电了……”

王翔和李亮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对着手机应付了两句,就挂了。他们又尴尬又奇怪,最后憋不住问郭涛:“杨鹏怎么会给你回电话呢?”

郭涛笑呵呵地说:“你们还写作呢,这就是你们观察生活不细致了。你们都曾借钱给那个杨鹏,那个杨鹏就欠着你们一个人情债呀!现在他发了,你们打他手机,他觉得很有可能是你们要跟他借钱,他给你们打过来就有可能损失一笔钱。而他是个搞装修的,所有陌生的电话,都有可能是他的一个新客户,能让他赚一笔钱。客户那就是上帝呀,他能不打过来吗?”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0623.html

盖房子等

为梦想投票

感谢骗子

消除致命隐患的绝招

善的种子

神回复+无敌上上签

知情者的底线

高手

攒机高手

超级自信的小偷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后一瓶酒

    年幼的儿子喝了父亲藏的所谓“最后一瓶酒”,给意志消沉的父亲上了珍贵的一课。 那年,他35岁,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本来经营得相当红火的...

    青年文摘2021-4-9
  • 看重现在

    这一天晚上,所有的工作结束后,我真的觉得很累。天空飘着细雨,季节即将转换的时候,就是我筋骨酸痛最难抵挡的时候。我忽然想念起温泉来,对让我搭便车...

    人生感悟2021-4-9
  • 盼着土匪来抢钱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

    故事会2021-4-9
  • 老去

    人是奇怪的动物。人会理性思考,聪明,能辨是非,但面对客观事实时,却不一定肯承认。我们一天一天地老去,属自然规律,但不少人拒绝接受。 有个朋友爱热...

    读者文摘2021-4-9
  • 和男孩子表白的正确方式

    有个网名叫丧心病狂的读者前两天跟我说:“玛门,我就要毕业啦。我想跟我男神表白,但是怕班主任骂我,你说我表不表白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你...

    意林2021-4-9
  • 身家数亿当文员

    2009年年初,我在一家公司做顾问时,碰到一位奇特的职员:一个身家数亿的女士,竟然到一个公司做了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我发现她的“秘密”纯属...

    意林2021-4-9
  • 到底和谁关系好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

    故事会2021-4-9
  • 管好那张不会说话的嘴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1-4-9
  • 阿P修车记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

    故事会2021-4-9
  • 书的莞尔一笑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

    人生感悟2021-4-9
  • 你让我们懂得怎样看待人生_读后感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

    读后感2021-4-9
  • 一年清致雪霜中

    1904年,天津,严氏家塾。 她十岁,在城西的严氏女塾念书,喜欢穿素净的长棉袍和厚厚的毛坎肩,把一头长发盘进帽子里,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 女塾设在严...

    读者文摘2021-4-9
  • 想象尚未发生的事

    我每天都在想象尚未发生的事,各种媒体中正在报道的新闻事件,未来会如何演变?朝鲜会不会真攻击对手?H7N9会不会大流行?虽然这些事我都离现场很远,但...

    青年文摘2021-4-9
  • 转变

    这些年来,你的价值观,是否有转变? 一定有吧,否则,何以存活。 必然逐年修订,十几二十年之后,可能与出发点南辕北辙,完全改变了方向。 不过,内心深...

    读者文摘2021-4-9
  • 不试试,怎么知道爱不上

    “站在十米跳台是什么感觉?”我畏高畏水又懒于运动,面前站着的却是奥运跳水选手邱波。 他去过世界各地比赛,拿过大大小小的奖牌,但他没有体...

    意林2021-4-9
  • 为孝行埋单

    接到二弟的电话,说是母亲病了,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急三火四地坐上客车往老家赶。 正逢双休日,车上人很多,连过道里都挤满了回家探亲、外出旅游的乘客...

    青年文摘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