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牙签一千万

故事会 日期:2020-8-20

上千万的大生意眼看就要谈妥,“煮熟的鸭子”结果还是飞走了。谁也想不到,罪魁祸首竟是一根小小的牙签……

朋友聚会,餐后有人剔牙。酒店的牙签很讲究,细细的签身上居然刻有精致的花纹,牙签尖上涂有薄荷,用过之后满嘴清爽。大家猜测,这样的牙签不知道要多少钱一盒?

一个当建筑公司老板的朋友听了,笑着说,你们猜,世界上最昂贵的牙签要多少钱一支?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是我亲身经历的

2005年,我的建筑公司承建的工程很少,几乎处在半瘫痪状态。我急得晚上都睡不着觉,整天四处竞标托人找关系揽工程。

后来我找到一个高中同学,他当时在云天地产公司任办公室主任。他告诉我一个消息,他们公司有个大工程要外包,而且按照工程规模,我的建筑公司完全具备承建资质。

当时,想从云天地产承包这个工程的,还有两家建筑公司,资质和规模都跟我的公司差不多。我想要打败这两个竞争对手,惟一的办法,就是我的竞标价要比他们都低。

我对这个工程是志在必得。所以,我动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从我同学那里弄到了那两家公司的竞标价,结果,我以只比他们的最低价低十万元的价格,拿下了工程。我真是欣喜若狂!

签正式承建合同那天,我被通知去了云天地产公司,云天的朱总亲自设宴接待了我。朱总是个女的,四十来岁,很漂亮,很有气质,也有些儿傲慢。

但她那天对我很好,很客气。

按议程,我们是吃过饭后进行谈判,签正式合约。但不巧的是,我吃最后一口牛排时被塞了牙。我当时拿了一根牙签剔牙,那牙签很别致,像今天的牙签一样。

出于礼仪,我一只手拿牙签剔牙,另一只手在嘴前遮挡着。但那肉丝塞得实在太紧了,我剔断了一根牙签,没剔出来。又剔断了一根牙签,还是没剔出来。

当时大家都已离席,正等着我去会议室。我心里着急,拿第三根牙签剔时,用的力道也就猛了,可别说,这一猛,东西还真被剔出来了。但遗憾的是,牙签却断在了牙缝里,里面露出了一点点牙签尖,外侧露出了一点点牙签身。

我本打算躲到没人的地方先清理一下,但朱总已在我身边等了我好一会儿,这时她正对我作了个“请”的手势。我不好意思,只得随她一起去了会议室。

在会议室里,朱总拿出了她的合同条款草案,逐条地给我解释,并提出了她们公司对于这个工程的质量、施工进度等方面的要求。她讲得很仔细,大约半个小时,才讲了一半。

我坐在那里听着,可受罪了。那断在牙缝里的牙签塞得我满嘴的牙龈都有些酸胀。更要命的是,那截断牙签比我的齿面高出一点,顶得我的腮帮子火火生痛。人家讲话中途,我要是离场去清理,那太失礼节,要是拿手指去嘴里掰,又太恶心人。我只能忍着。

我忍了半个小时之后,再也忍不住了。我开始悄悄地用舌尖去顶露在里面的牙签尖。顶到舌尖火辣辣地痛,似乎舌尖都快顶破的时候,终于有了一点效果,那截牙签松动了。我欣喜不已,继续用力,但因为牙签的外侧有腮帮子挡着,不可能顶得掉它。

我只能改变策略,里面用舌头顶,外面活动腮帮子,用下撇嘴角的动作,将牙签往下挤压,希望内外协力,一举将这可恶的牙签弄掉。

我不动声色地这样做着时,牙签真的往下活动了一点,我受了鼓舞,更加努力。就在这时,我发现会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我一抬头,看到朱总正以怪异的目光看着我问:“有问题吗?”

我赶紧摇头:“没问题,没问题。朱总不愧是行家,字字珠玑,每一条都是要害。”

朱总对我翻了一下眼睛,似乎对我的恭维并不买账:“没问题我就继续了。”

我呢,可不愿半途而废,我又用腮帮子和舌头,内外夹击,去对付那根可恨的牙签。

牙签越来越松动了,就在这时,朱总的讲话又停了。我忍不住抬起头来,正碰到她冷冷射过来的目光:“李总,我讲得不对的对方,请多批评。我们都是门外汉,不及您这个行家。”

我不安了,赶紧说:“朱总说哪里话?您才是真正的行家,跟您比,我才是门外汉。”

我的恭维没有任何作用,朱总的脸更冷了:“李总一向这样恭维人吗?难得,见识了!”

我愣在那里,怎么这朱总翻脸比翻书还快?我又没得罪她,而且对她所提出的条款我还没有反驳一句呢,怎么就惹得这傲慢的女人翻脸了?我正不知就里,朱总发话了:“这也进行了好一会儿了吧?大家也许也有些累了,要不,休会吧,休息一下再继续。”

我巴不得休会呢,趁这工夫,我赶紧去了卫生间,也顾不得什么斯文,将手指伸进嘴里,将那截折腾了我快一个小时的牙签恶狠狠地拔了下来。

休会一休就休了半个多小时,丝毫没有再继续的迹象。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了,朱总的秘书从我面前经过时,我赶紧问她。秘书一个劲地赔笑脸:“哟,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朱总临时有点紧急事要处理,离开了。讨论合约的事,恐怕要延期到明天。李总明天再来吧,抱歉了。”

那时候我还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一个大公司的老总,有点紧急事情要处理是正常的。我回去了,只等第二天就能签约。

但当天晚上,我那个老同学就打来了电话:“你明天不用来了。今天晚上,朱总已经与另一家建筑公司将合同签了,工程给了他们。”

我惊出一身冷汗,这怎么可能?朱总怎么中途变卦了?老同学口气很冷淡:“这就要问你自己了。我可以捎朱总的一句话给你,朱总说:我还没见过这么自以为是、傲慢无礼的人,连对人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他也配跟我合作?门都没有!”

我傻了眼。我怎么不尊重她了?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呀!

同学气呼呼地道:“你什么都没做?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吧,看看你那张可恶的嘴脸!姓李的,今天下午在会场,我都看不下去了,我没想到你开了个小公司,就被钱烧得那样一副德性。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论财力论能力,我们朱总强你十倍,还轮得到你来鄙视她!”

我愣在那里起码有三分钟。我下午做什么了?就是用舌头和腮帮子配合着剔了牙缝里的牙签呀,难道……我匆忙冲到卫生间,对着镜子重复了我下午的动作,我自个儿都愣住了,镜子里的我不断地下撇着嘴角,谁看了都知道,那是一种鄙夷的、嘲讽的表情。

当朱总讲话时,我就一直以这样的表情回应她!

这个工程最终与我失之交臂。我们的工程师曾做过预算,如果我们揽下这个工程,最少,我们可以赚一千万。“一千万利润就这样被一小截牙签毁了,”建筑老板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这算得上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牙签了吧?”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0501.html

夸老婆等

美女送怀

六十年后的握手

同归于尽

许望阉猪

“偷窥”

你懂的

理个发真难

应聘三十六计

金门匪女

最新文章阅读

  • 七爷的故事

    七爷比我父亲还小三岁,辈分大。父亲说,七爷是他们那一拨中最风流的一个。 说七爷风流,是因为他年轻时自由恋爱过。土改那会儿,七爷是村会计,兰花是村...

    读者文摘2020-9-1
  • 情郎

    明末左都御史趙南星,受阉宦魏忠贤迫害,削籍遣戍山西代州后,以“清都散客”为笔名写了一本《笑赞》。其中一则,记北齐皇帝高洋之事。高洋有...

    读者文摘2020-9-1
  • 两公里的雪

    你的爱是沉默的黄金 我的路穿透了你的青春 今天我已独自走远 梦中还有你的泪光笑颜 父亲一直是我们所惧怕的那种人,沉默,暴躁,独断,专横,除非遇到重...

    青年文摘2020-9-1
  • 烟雨杏花寒

    一条小路蜿蜒着爬上了山坡,山坡矮矮的,几棵树惊人地粗大。 站在树下,我依稀看见唐朝的车马,踽踽而行,临近小城。车中坐的,正是杜牧,此来赴任池州牧...

    读者文摘2020-9-1
  • 铁器

    在我家的院门口,那儿有一块空地。下午来了一伙外地人,请求从我家扯出电线供他们使用,再把一只灯泡高高地吊起。 有一个男人,他为观看的人群表演。 那...

    意林2020-9-1
  • 爱入骨髓,也心甘

    1 我在走进人体临摹教室的那一刻,几乎要退出来了,这是怎样的炼狱!在众多的学子面前,我的勇气一下降为零。可高杰盯了我足足有十秒钟,我屈服在他的眼...

    青年文摘2020-9-1
  • 为什么狗是人类首先驯化成功的动物

    动物学家告诉我们,驯化实际上是一种共生现象,两种不同的生物,相互影响,彼此获益,实在是一件大好事。他们发现,有些蚂蚁伺养了一些能吸食植物汁液的...

  • 抚慰人心的歌唱

    说起鸟儿歌声,英国人戴维是相当自豪不已的,因为他搜集的鸟儿歌声在英国国家广播电台已有22年的播出历史。 戴维从小就喜欢鸟,尤其喜欢听鸟儿唱歌,长大...

    读者文摘2020-9-1
  • 自残的王鱼

    太平洋中有一个布拉特岛。在这个岛的水域中,有一种鱼,叫王鱼。王鱼分为两种,一种有鳞,一种没有鳞,有鳞没有鳞,全看自己,是由自己来选择。这个太有...

    人生感悟2020-9-1
  • 一卷情谊

    看黄裳的一篇文章,看到一个很沧桑又很温暖的人间故事,惘然情味,萦绕心间,久久不散。 1949年4月的一天,黄裳托靳以写信给远方的张充和,请她写几个字...

    青年文摘2020-9-1
  • 第二个跳楼者

    阳光中学地处中原,该校每年毕业的学生,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升入重点大学,其中,升入清华、北大的学生,竟占全省招生名额的一半以上。 有道是:树大招风。...

    故事会2020-8-31
  • 声音的琥珀

    这世间,一定有种珍贵的东西叫作“声音的琥珀”。 1 电影《邮差》里,寂寞小岛上的邮差,在他的诗人朋友离去后,以朝圣的姿态,跑遍整个岛屿,...

    读者文摘2020-8-31
  • 小说中感人的话

    小说中感人的话 等不到,也没关系的。他一样,已经习惯了。 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 仿佛什么都有期限,爱情或者友情,以及更多更多! ...

  • 不挑火候的大白菜

    前些日子在家掌勺,肉菜炒完,拿整片的大白菜叶子下热水煮熟,加虾皮提鲜,出锅浇一点儿蒸鱼豉油,味道相当不错。这是广东人蒸鱼的做法,做鱼时火候要好...

    读者文摘2020-8-31
  • 我不想做你的情人

    到今天为止,我跟你同居已经一年了,我的朋友没有人知道,在他们眼里,我不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他们只知道28岁的我能干、美丽、高傲,从不为男人侧目,...

    青年文摘2020-8-31
  • 99一族

    有位国王,天下尽在手中,照理,应该满足了吧,但事实并非如此。 国王自己也纳闷,为什么对自己的生活还不满意,尽管他也有意识地参加一些有意思的晚宴和...

    读者文摘202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