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堆估得美人归

故事会 日期:2021-1-13

估堆赛过电子秤,估堆王的本领真神!但更神的是,他还能

一、估堆王出错

五道梁村是沂蒙老区的小山村,这里沟深林密,道路狭窄,根本种不了庄稼。当地老百姓靠着出产的山货过活。乡亲们最盼的就是秋季,一过霜降,最先下来的是太妃梨,接着是野生的五味子,等到了大雪压山的时候,人们就会上山采集干瘪的铁枣。这三样可都是闻名遐迩的好东西!

五道梁村卖山货有个怪毛病,那就是从来不用秤称,却是用嘴巴估算分量简称估堆。

估堆最厉害的要数王老蔫,他的眼睛就是看得准,估堆赛过电子秤,被外地的客商和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尊称为估堆王。

王老蔫五年前死了老婆,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过日子,他虽然相中了村里的民办教师柳叶,可怎么看,他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柳叶一边当民办教师,一边照顾石砬子山上的一片梨园。梨园赚的钱,都被柳叶用到修理教室、购买教具上了,不是柳叶经常花钱找人修补五道梁小学那几间老校舍,五道梁的孩子们恐怕早就没有教室上课了。

别看柳叶五十出头,可是看起来,丰满的柳叶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村里的老光棍不少,至少有四五个都在打柳叶的主意。王老蔫能否胜出,他心里根本就没底。他也明白,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侯老六与尚原山!

侯老六是五道梁村的第一人精,他的梨园紧挨着柳叶的梨园,侯老六动不动就帮柳叶剪枝、除草;而尚原山是村主任,村里有个大事小情都离不开他。看着他们和柳叶越走越近,王老蔫心里急啊。可急也没用,眼看着霜降就要到了,山外的梨商们纷纷来到五道梁找王老蔫订货,王老蔫又得忙了。

今年收购太妃梨的客商明显要比去年多,可是今年收梨的要求也提高了,下梨装篓子之前,一定要分出等级,一等的太妃梨是直接出口澳洲的。

三天后,五道梁村的太妃梨都已经装篓完毕了。村民们在村主任尚原山的指挥下,将梨篓子都运到了村东头的打谷场上。梨商们在王老蔫的带领下,来到了小山一样的梨篓子前,听王老蔫估完斤数,梨商们当场给种梨户点了钱,然后装车。

经过十几年的合作,这些梨商都非常相信王老蔫的眼力,估到最后,只剩下侯老六和柳叶家的两堆梨了。

王老蔫走到侯老六家的梨篓子前,搬着一个梨篓子,先掂了掂单篓的重量,然后数了一下侯老六家梨篓子的总数,估道:“一万三千六百斤!”

侯老六眨了眨眼睛,不相信地说道:“老蔫,你,你是不是给我估少了!”

王老蔫说了声错不了,又走到柳叶家的梨篓子前,道:“一万五千六百斤!”

可柳叶家的梨堆明显比侯老六家的梨堆小啊,柳叶听完也是直纳闷,这估堆王也有估错的时候?

二、梨柄上暗记

梨商们可不管那么多,按照等级和斤数把梨钱点清后,就开始装车。柳侯两家的梨,正好装了满满一大解放车。侯老六手里握着一沓钞票,急得直转圈,他在背后曾经称过自家单个梨包的重量,然后乘上总数,一万五六千斤的梨总该有,可是这个该死的王老蔫一张口,就给自己少报了两三千斤,太妃梨是两元一斤,这一下子,他要损失好几千元呢!

侯老六连问王老蔫是否看走眼了,王老蔫冷笑道:“不可能,要是估得不对,差的钱我赔你!”

错一赔三,这是估堆的规矩。侯老六等车装完,“嗖”的一声,跳上了副驾驶的位子道:“我家的梨分量绝对不对,我自己花钱,到县里复秤去!”

第二天下午,侯老六打了个车从县里回来了。他一进村子,立刻扯开破锣嗓子嚷道:“王老蔫,你把我家梨的分量给估错了,一共少估了2000斤!”

错一赔三,王老蔫要赔给侯老六一万两千块钱!王老蔫不慌不忙地打开大门,接过侯老六手里的复秤单:“真的错了吗?”

侯老六指着王老蔫的鼻子:“当然错了,你赶快赔钱,不然我和你没完!”

听到侯老六的嚷嚷,柳叶急忙跑过来劝架。侯老六一见柳叶,“刷啦”一声,从兜子里掏出一张复秤单,这张复秤单上,是他们两家梨分量的总数,减去侯老六家的梨分量,柳叶家的梨凭空多出来2000斤!

柳叶说那两千斤梨的梨钱由她出,侯老六一摆手,吼道:“不行!”

刚喝完酒的村主任尚原山听到动静,也急忙赶了过来。侯老六拉过村主任,让他给自己主持公道。

王老蔫想都没想,说道:“趁着村主任在,侯老六,你把家里留下的两筐梨搬出来,你就知道我究竟差不差你家梨钱了!”

侯老六还真不信邪,他领着儿子一人扛来一筐太妃梨,并从中挑出二十多只大个的太妃梨,放到了桌子上。

柳叶家的梨今年全是王老蔫摘的,摘梨的时候,王老蔫两手都戴着线手套。为了省手套,王老蔫找来一段细铁丝,缠到了最容易磨破的右手大拇指的手套外面,所以他每用右手摘下一只梨,梨柄上都会留下一道细铁丝的压痕。

桌子上那二十多个梨柄上个个都有铁丝的压痕,大伙急忙到柳叶家一看,果然柳叶留下过年吃的太妃梨梨柄上也有相同的细铁丝压痕,很显然,这二十多个梨是侯老六偷人家柳叶的!侯老六家的梨园和柳叶家的梨园紧挨着,这个贪心不足的侯老六借柳叶家晚上没人看梨的机会,把自己家的小梨搬到柳家的梨园里,和柳家的大梨来了个偷梁换柱。

看着梨柄上王老蔫留下的记号,侯老六当时就傻了。

王老蔫估堆时没有当场点破侯老六换梨的卑劣行径,已经给他留了面子,可是侯老六非得蹬鼻子上脸,这也怪不得王老蔫了!在乡亲们的哄笑声中,侯家父子耷拉着脑袋,挤出人群,灰溜溜地回家去了!

三、斤数又不对

侯老六被乡亲们嘲笑了半个多月,石砬子山沟里野生的五味子也灌浆成熟了。尚原山用大喇叭一广播,五道梁村的村民们全体出动,三天后,两万多斤野生的五味子就被采摘装篓,运到了村头的场院上。

王老蔫这些日子可没闲着,他为了把五味子卖个好价钱,坐火车,换汽车,一直来到邻省的生源五味子酒厂,酒厂老总看着王老蔫拿来的五味子样品,那是相当地满意!没费多少唇舌,酒厂的老总就同意收购五道梁的全部五味子,王老蔫坐在酒厂派来的东风车上,颠簸了两天,回到了五道梁村。

王老蔫在前面估算重量,酒厂的业务经理跟在后面就给乡亲们点钞票,最后,王老蔫来到村主任尚原山家的六篓子五味子前。

王老蔫挨个掂了一下那六篓五味子的分量,开口说道:“360斤!”

尚原山听了眼睛一瞪,说道:“错了!”这五味子他昨天称过,400斤,绝对错不了!

王老蔫呵呵一笑道:“只怕主任家的秤没有我的眼睛准,斤数绝对错不了!”

尚原山没办法,只得接过五味子酒厂业务经理递过来的三千块钱,看着一篓篓的五味子被装到了车上,尚原山走到蹲在碾盘上吸烟的王老蔫身边,压低声音说道:“老蔫,你故意压低五味子的分量,你说你究竟得了酒厂多少好处?”

王老蔫一翻眼睛,低声分辩道:“不相信我,你可以亲自去酿酒厂过秤。”

尚原山还真有个亲戚在生源五味子酿酒厂当质检员,两天后,亲戚给尚原山打了个电话,说五味子入库的总重量竟和王老蔫估算的总重量一样。

真是闹鬼了,难道是自家的那杆老台秤不准?尚原山也糊涂了!想了十几天,也没想明白。转眼就是立冬了,北风刮了三天,随后一场大雪,连绵的石砬子山也成了银色的,尚原山召集村民,发出了采收铁枣的通知,大家顶着绵密的雪花,开始上山采铁枣了。

铁枣是野酸枣的一种,枣皮可以入药,补血健胃,唯一区别于酸枣的地方就是它的枣核,铁枣的枣核漆黑发亮,不拿锤子砸,谁也休想把枣核敲开,所以叫做铁枣!

铁枣的价格颇高,一斤能卖九十多元。虽然石砬子山上的铁枣不多,可总共也能采来三百多斤,卖完铁枣,大家也能弄个年份子钱。

王老蔫为了把铁枣卖出去,出门转了一大圈,可是去年的铁枣还有库存,今年的铁枣价格下滑,很多药商对收购铁枣兴趣不大,这让王老蔫犯了难。

三、估准你的心

三天后,王老蔫赶了回来,谁也没想到,他竟自己掏出了三万多元,用100元一斤的价格,把铁枣全部买下了。买完铁枣,王老蔫找人将铁枣枣皮除下,卖给了当地的药材公司,得了两万元,然后买了一张火车票,带着两百多斤黑幽幽的枣核直奔广东。

腊月二十八,满面红光的王老蔫从广东坐车回来了。看着他手提包里一沓沓的人民币,五道梁村的村民奔走相告:这个貌不惊人的王老蔫发财了!

王老蔫这一家伙赚了20万,乡亲们心里不平衡了,大家一起找到了村主任尚原山,说王老蔫贩卖铁枣果核发财,这里面也有五道梁乡亲们的功劳啊!20万啊,这笔钱他不能一人独吞!

尚原山喝了半斤酒,气呼呼地来找王老蔫,王老蔫家里锁头看门,他正在柳叶家里喝酒呢。尚原山一听,只觉得心里酸溜溜的,直奔柳叶的家,隔着玻璃窗户,大老远就见屋里柳叶正亲亲热热地给王老蔫倒酒呢。

尚原山咳嗽了一声,推门走了进去,王老蔫有些喝高了,尚原山看着鼻子喝得通红的王老蔫,把眼睛一瞪,喝道:“说说你那20万是怎么来的,不会是偷来的吧!”

王老蔫光知道“嘿嘿”地笑,就是不说话,柳叶急忙把尚原山让到了屋里,火炕边的酒桌上摆着八个菜,可是在菜中间,却放着一列八间做工精巧的微型木头平房。

原来那铁枣的枣核经过打磨上光,黑幽幽地发亮,打孔钻眼后,两百多斤枣核被工艺制品厂做成了两千多串念珠,100元一串,被泰国的一个商人全部买走了。

王老蔫要用这笔钱,给五道梁的娃娃们建一座像样的小学校,他找人做的八间小木头房子,就是将来小学学校的模型。

尚原山一听王老蔫要建学校,“嗖”地从炕沿上跳了起来,一下子抓住了王老蔫的手,激动地叫道:“老蔫,你可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了!”

第二年开春,五道梁小学新学校的六间崭新的平房拔地而起,乡县两级领导一起来到五道梁,给新学校剪彩。尚原山等剪彩完毕,将王老蔫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老蔫,你告诉我,那一车五味子的分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王老蔫脸一红,说道:“五味子鲜品运输,等运到地方是会掉很多分量的,为了稳定客户,损失的一部分,只能咱们自己承担了。”

尚原山看着柳叶正四处在找王老蔫,他推了王老蔫一把,说道:“我知道你估堆为啥估得那么准了,因为你是用‘心’在估啊……柳叶的心思只有你估得准了,她在找你,你快去吧!”

看着王老蔫和柳叶亲亲热热地拉起手来,尚原山眼角湿润着,竟噼里啪啦鼓起掌来!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48998.html

邻居算账

教授看药方

百万聘金变基金

《忍不住》等

拿什么抵押

[法律故事] 谁封了我的帐户

代孕风波

凶宅

卖房计划

穷人的大学

最新文章阅读

  • 生活美好的12个理由

    你是不是在抱怨生活多么不如意?是不是上司对你太刻薄,同事对你不友好,爱人跟你越来越没话说,孩子总是那么不听话?其实,生活是美好的,只是很多细微...

    哲理故事2021-1-25
  • 境界

    有一次,游名山,朋友们都登绝顶而去,我懒得爬山,便在山脚闻名遐迩的宝刹憩息。天很热,我坐在井边纳凉,寂寞寺院,寥落蝉声,显得少有的寂静。只见一...

    读者文摘2021-1-25
  • 夫人们的前线

    抗战时期,国共两党的爱国人士皆在政治棋盘上抛洒热血、共同努力。男人,自然在战场和政治线上博弈,而抗日战壕中,许多后方的救亡工作也非常重要,其中...

    读者文摘2021-1-25
  • 妈妈眼里的星光

    一直以来,做一名出色的天文学家是卡尔最大的梦想,这不仅是因为他从小就喜欢满天美丽的星星,更因为他有一位出色的从事天文学研究的父亲。 卡尔还记得他...

    意林2021-1-25
  • 喜爱所做的工作

    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公司做簿记员。他十分珍惜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曾这样说:“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做的第一份工作簿记员。那时...

    读者文摘2021-1-25
  • 油水多的地方常常很滑

    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是世界史册上的伟人。他不仅是治国兴邦的政治家、极富才华的演说家、二战中的传奇英雄,而且是著名的作家,曾获得过诺贝尔文...

    读者文摘2021-1-25
  • 当下之美

    未满周岁的儿子,坐在黄叶散落的阳台上,吹拂着九月的秋风。褐头山雀“咻”地掠过树枝间的缝隙,北美红松鼠在云杉的枝上发出警戒的叫声,每当...

    意林2021-1-25
  • 一知半解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一知半解 【汉语拼音】yī zhī bàn jiě 【成语解释】 形容一个人所知不全,了解不深。语或出宋.张栻〈寄周子充尚书〉。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2021-1-25
  • 为什么豆腐和菠菜不能一起煮?

    菠菜营养丰富,有“蔬菜之王”之称,但是菠菜里含有很多草酸,每100克菠菜中约含300毫克草酸。豆腐里含有较多的钙质,两者若同时进入人体,可在人体内发生...

  • 如果你没考上大学

    如果你没考上大学,那太好了。这意味着你不需要去忍受三个中有两个让你睡觉的老师的课堂:不需要去花学三四年也未见得会做一件事的时间;不需要留在那两...

    读者文摘2021-1-25
  • 危急存亡之秋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危急存亡之秋 【汉语拼音】wēi jí cún wáng zhī qiū 【近义词】:国家危难之际 【反义词】:太平盛世、击壤而歌 【成...

    成语故事2021-1-25
  • 有个姑娘叫小芳

    下岗不久,我便应聘到了邻县一家台商独资的五金厂,在电镀车间里当工艺员。 上班的第一天,由于对这里的生产工艺还不十分熟悉,一不留神便出了小半箩筐的...

    故事会2021-1-25
  • 冠名

    自从有了孩子,女友就被冠了名。在与孩子有关的世界里,不再有人关心她姓甚名谁,别人眼里的她,只剩下一个称呼天天妈。女友抱怨过,但最终习以为常。某...

    读者文摘2021-1-25
  • 错别字折腾出了魏忠贤

    张老捕头临终前留给儿子一张简单的字条,不料这张不起眼的字条,竟然“造就”了一个祸国殃民、权倾朝野的大宦官…… 一、送不出的...

    故事会2021-1-25
  • 不当总统也能改变世界

    2005年8月的一天,塔莉亚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准备看自己喜欢的动画片。就在这时,她看到一组新闻报道:卡特里娜飓风席卷美国新奥尔良,城镇被毁,人们流离...

    意林2021-1-25
  • 每个极客都是极品

    《生活大爆炸》是这两年最火的美式情景剧,里面的“科学怪人”们让人忍俊不禁。他们的衣着、说话方式,乃至生活行为都受到人们的追捧。他们有...

    意林20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