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头骨复原杰作

故事会 日期:2021-1-10

一点一点,头骨渐渐复原,展现出一个美丽女人的头颅。一个尘封了十几年的冷案,浮出水面……

最后一课

这天,省政法学院的一间教室里人声鼎沸。学院的老师和学生都在等着司马春的到来。司马春是这个学院的教授,研究头骨复容术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今天是他退休前的最后一堂课。

司马春微笑着走进教室,身后跟着助手孙坚。

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近百双眼睛望着满头白发的司马春。

“大家好。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给大家上课……”说到这里,司马春突然哽咽了。过了片刻,司马春接着说:“今天这堂课本来我想做一下总结的,现在想来没有必要。我退休了,会有更好的教授来教你们,头骨复容这项技术永远不会过时。所以,今天我想亲手复原一个男人头骨,就算是对我自己的总结吧。”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司马春挥手示意大家停下来,然后转身从孙坚手里接过一个纸盒,放到讲桌上,边打开盒子边说:“这是一个男人的头骨……”但他立即呆住了,看着托在手上的头骨,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我是真老了,明明想着放进一个男人头骨,怎么竟成了女人头骨?”司马春毕竟久经沙场,稍一停顿,接着说,“本来想复原一个男人头骨的……既然是女人的,就将错就错吧。”说着,自嘲地笑了笑,“不过,我的技术自信还不会错。”台下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司马春托着头骨,在教室走了一圈,然后回到讲台上。

“大家都看到了,女性颅骨的特点是骨板薄,骨质轻,骨面平滑,眉弓较平坦,肌脊不明显……从这个头骨牙齿的磨损程度和冠状缝的全部愈合,可以推断此人死时年约41至43周岁。”说完,司马春放下头骨,开始在计算机上运算。大约两分钟后,他点点头,顺手拿过旁边盒子里的可塑性材料,开始凭感觉再现这人生前的容貌和气质。台下鸦雀无声,有人已经开始录像。

司马春注视着头骨,嘴角紧绷,脖子上一根青筋突起,好像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很快,头骨的额头有了,鼻梁有了……正在人们等待头像复原的那一刻时,司马春突然住手了。他后退一步,仔细端详着讲桌上的这个半成品,突然身体抖了一下。孙坚赶紧上前扶住他,着急地说:“司马教授,您没事吧?”司马春抬手摸了一下额头的汗珠,吃力地说:“好像我的心脏病犯了……我……”旁边早有人打了120,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拉着长笛将司马春送到医院。

本来挺好的机会,让气人的心脏病给搅了,学生们看着讲台上的半成品不住地叹气。学院的领导跟着来到病房,劝司马春好好休息,等康复了再把剩下的活干完。

尴尬师生

半个月后,司马春出院了,但他拒绝再去复原那个头骨。

“司马教授,这可不是您一贯的作风啊。”孙坚力劝司马春,“因为您是全学院头骨复原做得最好的教授,学生们都想看您复原完这个头骨。可……”

司马春摇摇头,说:“我理解同学们的心情。可你知道,复原头骨看似轻松,却是一个全身心投入的活儿,我这身体恐怕是不行了。”说着,司马春不住地摇头。

这时,学院党组书记李士奇代表学院领导来看望司马春,一番嘘寒问暖后,李士奇说:“司马教授啊,在你住院期间,领导和同学们对你很是关心,都希望你尽快康复,好上完最后这一课。你看,什么时间好啊?”司马春看看李士奇,又看看孙坚,点点头,说:“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再拼一把,也算给自己三十年的研究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过,我不想再复原那个头骨了,换一个男性的吧。”

李士奇皱着眉头问:“那个女性头骨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问题。我只是想把最后这个活儿干得漂亮点。你不知道,原来那个男性头骨,我是做了充分准备的,一定能出来预想的效果。”

“就为这个?”李士奇呵呵一笑,“司马教授的功夫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什么准备不准备,这都是托词。上次清舜花园施工时挖出的那个头骨,你也没做准备啊,活儿不是一样干得漂亮?好了,同学们都希望你完成那个半成品,你就辛苦一下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司马春只好答应了。

转眼到了约定时间。还是那间教室,司马春步履有点蹒跚地走上讲台。同学们看他脸色不好,都鼓掌感谢他。

司马春这次没有侃侃而谈,而是对这头骨端详了一下,拿起可塑材料开始复原。他刚把头骨的左脸颊粘上,旁边的孙坚指着电脑显示屏说:“上次教授算出的数据我都保存了,我觉得这脸颊不应该这样,应该是这样的。”说着,孙坚走到讲桌前,把司马春粘上的脸颊取下来,重新做了一下,这才粘了上去。

司马春不满地看了一眼孙坚,继续复原,但孙坚今天好像吃错药了,司马春粘上一块,他就过去纠正一块,台下的人议论纷纷。

“我这课没法讲了!”司马春把手里的一块材料往地上一丢,转身就走。学院领导刚想说话,孙坚不冷不热地说:“教授,您平时教我们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怎么今天学生就是纠正了一点您的瑕疵,您就生气了?这不是教授您的作风吧?”这话还真管用。司马春站住了,瞪了一眼孙坚,说:“好,有出息,不愧是博士生中的佼佼者。我只不过是想试验一下,我的学生是不是在权威面前怯场。好,现在我放心了。”说完,司马春转身回来,要继续复原。孙坚拦住他说:“既然这样,学生愿意在老师面前献丑,这余下的活我来干。”没等司马春反应过来,孙坚已经抓起材料,在头骨上边研究边粘贴。

台下的议论声更大了,人们对孙坚这种不尊敬老师的行为极其鄙视,有的学生已经开始离开教室。

“同学们不要走,我这不是抢老师的功,是用实际行动汇报我这一年来学习的情况。再有几分钟这个头像就复原完了,难道你们不想听听司马教授的评语?”

也许是孙坚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教室里安静下来。

十分钟后,孙坚说:“完了,大家看看,我没丢教授的脸吧?”说着,孙坚将复原完的头像转过去,面向着坐在教室里的老师和学生。

“没想到这小子还行,能复原出这么漂亮的女人来。”

“是啊,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正在人们议论纷纷之时,坐在教室后面的李士奇忽然大喊一声:“这人怎么这么像裘娟娟……”旁边的老师们一看,都说像,然后大家一齐把目光转向讲台一角的司马春。

裘娟娟是司马春的学生,因为爱上司马春,一直没有结婚,留校任教后,常年和司马春偷情,因为这,差点毁了司马春的家庭。后来,裘娟娟写下一封忏悔信就失踪了,从那以后再没有回来。

“教授,他们说这人像裘娟娟。裘娟娟是谁?您认识她吗?”孙坚回头问司马春。

司马春看着头像,忽然身子一软,瘫在地上。

这时,几个刑警走进教室,扶起司马春说:“教授,我们想请你到刑警队去一趟,有个案子需要你的帮助。”然后,刑警又对孙坚说:“你也去一趟吧,听说你是教授的得意门生。”

在人们惊奇的目光中。警车一路呼啸而去。

残酷真相

刑警队办公室里,队长欧阳剑的办公桌上摆着复原完的那个头骨和一张裘娟娟的照片。门外一声“报告”,司马春低着头被一名刑警带了进来。

“教授请坐。”欧阳剑边扶着司马春在沙发上坐好,边用手一指那个刚复原的头像,“我想请教授说实话,孙坚复原的这个头像,怎么和裘娟娟这么像?”司马春只说了一句“世界上长得一样的人多了”,就不再多话。

欧阳剑一拍巴掌,孙坚进来了。孙坚先向司马春鞠了个躬,感谢他一年来的提携。接着,孙坚说:“教授,现在我该说实话了,我其实不是开始跟您说的刚从学校毕业,而是在刑警队干了三年的刑警了。这次回学校就是为了裘娟娟的案子。我这样说,教授应该想到了吧?”

司马春怎么也没想到,孙坚一到刑警队,就对十几年前的“裘娟娟失踪案”起了兴趣。开始,公安局的人都笑他,说一个陈年积案,大家都不再提,你闲操什么心?但孙坚铁了心要查这件事。查来查去,线索就在司马春这里断了。正好,局里要派一个人去政法学院跟司马春学习头骨复容术,孙坚就毛遂自荐,来到司马春身边。从见到司马春的第一眼起,孙坚就觉得这看上去和蔼可亲的老教授,一定和这件事有关。后来的日子,孙坚一边刻苦学习头骨复容技术,一边调查司马春的历史。这天,在司马春的工作室里,孙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本来,靠东墙的柜子里,放着七八层各式各样的头骨,因为长时间不动,上面覆着一层薄薄的灰尘。但有一个头骨却没有灰尘,司马春还常常拿起来翻来覆去地看。后来,孙坚趁司马春去外地讲学,用学到的头骨复容技术将那个头骨试着复原,竟发现和失踪的裘娟娟很是相像。

“开始我也认为这可能只是巧合,直到有一天我在找资料时无意看到了裘娟娟写给教授的一封信。那封信上说,如果教授再不离婚,她将到校领导那里去闹,让教授身败名裂。于是,我就找到了教授杀死情人的原因。”孙坚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司马春,对欧阳剑说,“我的话完了,下面该你了。”

欧阳剑点点头:“教授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我们的调查不会停止。现在我们已经得到证人证实,就在裘娟娟失踪的那天上午,至少有三个人看到她进了你的工作室。后来就再也没人见过她,你能否告诉我们那天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即使裘娟娟写了忏悔信远走他乡,也不会半夜三更就神秘消失吧?”

司马春的额头开始冒汗,他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头像,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那时我在乎的只是名声,现在想想我是多么愚蠢!我是多么爱裘娟娟,以至于我留下了这个头骨……”司马春转身看着孙坚,突然眼前一亮,“小坚,去把材料拿来,我要重新复原这个头像。”欧阳剑冲孙坚点点头。

半个小时后,头像已经在司马春的手中复原了。不过,不是裘娟娟死亡时的年龄,而是二十岁左右的裘娟娟,年轻而漂亮。司马春低下头去,轻轻在裘娟娟的头像上吻了一下,然后冲着欧阳剑伸出了微微颤动的双手。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48753.html

鸳鸯泪

意外收获等

“骗”骗子

月儿弯弯照九州

捐班放缺

古诗思维广等

《男人真有味》等

学无止境

麻袋支招

“老作家”授课记

最新文章阅读

  • 三捞竹简书

    捞书救人 战国时期,光渔村有个叫黑泥鳅的小伙子,水性极佳,能在水里游,泥里爬。因为他皮肤黝黑,身子光溜,所以大家都叫他黑泥鳅。 这天,黑泥鳅和一...

    故事会2021-1-27
  • “薇女郎”杨子姗:台漂岁月里寻找正能量

    2013年5月,由赵薇执导的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在全国各地热播,电影中饰演女主角郑微的演员杨子姗也凭借清丽的形象与不俗的演技迅速走红。在与赵...

    意林2021-1-27
  • 不曾老去

    在台湾,有5位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他们是多年的好友,曾一起度过很多快乐的日子。然而,当青春不在、岁月远去,匆匆流逝的时光只留给他们无数欢快的记忆...

    读者文摘2021-1-27
  • 只砍有记号的树

    1944年冬,盟军完成对德国的铁壁合围,整个德国笼罩在一片末日的气氛里,经济崩溃,物资奇缺,老百姓的生活陷入困境。 对普通贫民来说,食品短缺是人命关...

    青年文摘2021-1-27
  • 春娇救志明观后感250字

    春娇救志明观后感 前几年看过春娇与志明,没有什么感觉。可能就是当看了一个香港片,也没有特别多的感受。去看春娇救志明没有对这个电影太大的期待,就是...

    观后感2021-1-27
  • 应该提哪壶

    大概天性使然,我对不公平的事,常能记得很清楚,就算几十年前不干己的小事,也不忘。 譬如当“台北市长”刚开放民选的时候,有位候选人的信箱...

    意林2021-1-27
  • 给心窗点一盏灯

    窗子本来就是给屋子透亮的,有人却觉得这一透还不够,又加挂一盏灯。挂在窗口上的灯,我给它取名叫窗灯。不是对灯的痴恋,而是对光的竞逐。这就是北欧瑞...

    读者文摘2021-1-27
  • 墨守成规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墨守成规 【汉语拼音】mòshǒuchéngguī 【成语解释】 “墨守”,坚持固守。语本《战国策.齐策六》。“成规&rd...

    成语故事2021-1-27
  • 肯塔基的红罗雀

    据说在离美国肯塔基州40英里的那个小镇上,我是唯一出现过的中国人。 小镇只有不到40户人家,而且住得都很分散。一到晚上,除了教堂附近的那家酒吧亮着灯...

    青年文摘2021-1-27
  • 三位伟大的医生

    医学教授临终的时候,对他周围的医生说:“我将留给你们三位伟大医生的名字。” 在场的所有医生都希望这三个人中能有自己。 这位教授继续说:&...

    读者文摘2021-1-27
  • 东京审判中的座次之争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根据1945年7月中、美、苏、英四国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对战犯“将处以法律之裁判”的承诺设立的,除庭长外...

    读者文摘2021-1-27
  • 送给大学生的话

    送给大学生的话 1、做你喜欢的事情,每天做,坚持做,多个角度做。喜欢什么就每天拿出一小时去做。 2、自主学习,平坦不平坦都是正路,否则...

  • 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

    友人住在风景秀丽的西子湖畔。 去年,我应邀参加了在杭州举办的一次笔会。那是我第一次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 一天,友人陪我游西...

    读者文摘2021-1-27
  • 《美丽人生》观后感200字

    《美丽人生》观后感 一直觉得自己低俗,看电视只有人美服装好看。看后也没有太多的思考。 空余时间很多,总是不知不觉就浪费了。 儿子也受了影响吧,...

    观后感2021-1-27
  • 城市的良心

    一个“蜘蛛人”从15层楼上坠下,头部砸在坚硬的花岗石上,血肉模糊。 事发现场聚集了许多人,有报亭老板,有修车师傅,还有经过此地的白领、阿...

    读者文摘2021-1-27
  • 外公屋前有棵梅子树

    “你外公屋前那棵梅子树,死了!”电话音筒里传来大舅妈那嘶哑的声音。我呆住了,却不知所措,“那参天茂密的梅树竟随外公同行了!&rdquo...

    读者文摘202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