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兵破敌

故事会 日期:2021-4-9

元朝末年,正是朱元璋的起义军和朝廷军队打得如火如荼之际。这年秋天,朱元璋手下的虎将常遇春率军来到金石城,发誓一月之内破城。可守城的元朝统领金必烈采取了闭城不出、坚守城池的策略,不管常遇春如何派人骂战、挑衅,对方就是不予理会。所带粮草不多,常遇春只好速战硬攻,可金石城固若金汤,一仗下来,明军损失惨重。

吃了败仗的常遇春彻夜难眠,闷气积胸,以至病倒在床。这天,常遇春听说刘伯温来了,立刻从床上蹦下来,叫道:“军师一来,我病好也!”刘伯温呵呵一笑:“我一没带粮,二没带兵,只在路上捡到一些逃难的百姓。他们居无定所,颠沛流离,还望将军收留他们。”说着就把身后一群衣衫破烂、面黄肌瘦的百姓引到常遇春前面:“将军,这位汉子是位屠夫,他可以杀猪。这位老人是个篾匠,编竹技艺一流。对了,还有这位……”

常遇春本以为军师有妙计破敌,却不想带来些累赘,于是皱起眉头,打断刘伯温的话:“在下素知军师爱民如子,我派人安排他们就是。”说完转身走了。

当天晚上,刘伯温找到常遇春:“将军莫怪我没给你带来粮草,其实我另有打算。金必烈将士之所以闭城不出,凭的是充足的粮草。如果他们没有粮草,我量他城中必自大乱,我军一举可得之!”

“可是他们的粮草在城北之处屯着,而金石城又刚好横亘在我军和他们粮草囤聚处中间,我们无法取其粮草啊!”常遇春无奈地说。

刘伯温问道:“如果从背后袭击呢?”

常遇春大笑:“军师难道不知敌军屯粮处的后方是悬崖峭壁吗?我看除非天兵天将才能办得到!”

刘伯温神秘地笑了:“对,我说的就是天兵天将!四日之后的子夜时分,我再来找将军,到时请将军看我如何施法把天兵天将召唤下凡。”

常遇春一听刘伯温拿自己开涮,干笑了两声,出了帐门,顾自查营去了。

四日之后的子时,刘伯温真的如约前来,拉起常遇春就走。不大一会儿,常遇春就跟着刘伯温来到了军营后面的一座土山上。

刘伯温拿羽毛扇向北方的天空指去:“将军请看,这便是我说的天兵天将!”

常遇春抬头一看,北方的天空群星闪烁,密如黄豆。

刘伯温手握羽毛扇,口中念念有词,突然扇子向下一压,喊了声“落!”此时就见那天上如豆的星星纷纷向下飞去,如流星划过,十分壮观。

就在常遇春惊奇之时,却见敌军屯粮之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而起。

“军师真乃神人也!”常遇春连连惊呼。

刘伯温爽朗地笑了:“适才老夫只是施了个障眼法而已,天上悬着的哪是什么天兵天将啊!”说着突然转身向后大喊:“你们都出来吧!”

这时,不知从哪儿钻出几十条黑影来。常遇春拿火把一照,这不是军师前几天带来的那些难民吗?

刘伯温从一个老百姓的手里接过一件东西拿到常遇春面前:“这就是天兵天将!”

常遇春定睛一看:“这东西我以前见过,好像叫什么孔明灯……”

刘伯温点头说:“没错!我这孔明灯的燃料是用猪油凝固做成的,点燃它里面的芯后,这用竹篾编成的纸篓就会充满热气,然后徐徐上升。老夫夜观天象,料定今夜是南风天,随着风它们自会飘到北面敌军屯粮处。”

“哦……可为什么你让它落它就落下来呢?”

刘伯温继续解释说:“我在燃体旁边绑了爆竹的引信呀,当燃料烧到一定程度时,自然会引燃引信,绑在下面的爆竹也会引燃。因为爆竹下方用硬纸堵死,孔明灯就在火药的冲力下向下急落,落到地上一爆炸引出火花,敌人的粮草自然就着火了。”

常遇春终于明白了,连声称妙。

刘伯温这时说:“将军可要知道,这东西正是我带来的这些屠夫,竹匠,采石炼丹、配火药的匠人们做的呀!”

接着,果然如刘伯温所料,因为急撤回兵救火,城中空虚,又加上粮草被毁,乱军早已自乱阵脚,待常遇春率领的军队攻城,元军自然不堪一击。

由于此战刘伯温是用诸葛亮发明的孔明灯破的敌军,人们就说二人心有灵犀,军师就是诸葛亮再世。从此,刘伯温“小诸葛”的名号越叫越响。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48565.html

捣蛋鬼的故事:朱元璋放牛

奇特的遗嘱

恩怨两亲家

栽啥树苗结啥果

心能看到

不信给他整不到个爹

大明医闹也疯狂

多看了一眼

保险箱中的魔术

知乎上关于“爱”的神回复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后一瓶酒

    年幼的儿子喝了父亲藏的所谓“最后一瓶酒”,给意志消沉的父亲上了珍贵的一课。 那年,他35岁,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本来经营得相当红火的...

    青年文摘2021-4-9
  • 看重现在

    这一天晚上,所有的工作结束后,我真的觉得很累。天空飘着细雨,季节即将转换的时候,就是我筋骨酸痛最难抵挡的时候。我忽然想念起温泉来,对让我搭便车...

    人生感悟2021-4-9
  • 盼着土匪来抢钱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

    故事会2021-4-9
  • 老去

    人是奇怪的动物。人会理性思考,聪明,能辨是非,但面对客观事实时,却不一定肯承认。我们一天一天地老去,属自然规律,但不少人拒绝接受。 有个朋友爱热...

    读者文摘2021-4-9
  • 和男孩子表白的正确方式

    有个网名叫丧心病狂的读者前两天跟我说:“玛门,我就要毕业啦。我想跟我男神表白,但是怕班主任骂我,你说我表不表白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你...

    意林2021-4-9
  • 身家数亿当文员

    2009年年初,我在一家公司做顾问时,碰到一位奇特的职员:一个身家数亿的女士,竟然到一个公司做了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我发现她的“秘密”纯属...

    意林2021-4-9
  • 到底和谁关系好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

    故事会2021-4-9
  • 管好那张不会说话的嘴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1-4-9
  • 阿P修车记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

    故事会2021-4-9
  • 书的莞尔一笑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

    人生感悟2021-4-9
  • 你让我们懂得怎样看待人生_读后感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

    读后感2021-4-9
  • 一年清致雪霜中

    1904年,天津,严氏家塾。 她十岁,在城西的严氏女塾念书,喜欢穿素净的长棉袍和厚厚的毛坎肩,把一头长发盘进帽子里,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 女塾设在严...

    读者文摘2021-4-9
  • 想象尚未发生的事

    我每天都在想象尚未发生的事,各种媒体中正在报道的新闻事件,未来会如何演变?朝鲜会不会真攻击对手?H7N9会不会大流行?虽然这些事我都离现场很远,但...

    青年文摘2021-4-9
  • 转变

    这些年来,你的价值观,是否有转变? 一定有吧,否则,何以存活。 必然逐年修订,十几二十年之后,可能与出发点南辕北辙,完全改变了方向。 不过,内心深...

    读者文摘2021-4-9
  • 不试试,怎么知道爱不上

    “站在十米跳台是什么感觉?”我畏高畏水又懒于运动,面前站着的却是奥运跳水选手邱波。 他去过世界各地比赛,拿过大大小小的奖牌,但他没有体...

    意林2021-4-9
  • 为孝行埋单

    接到二弟的电话,说是母亲病了,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急三火四地坐上客车往老家赶。 正逢双休日,车上人很多,连过道里都挤满了回家探亲、外出旅游的乘客...

    青年文摘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