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河是一碗汤

读者文摘 日期:2021-2-17

当我相信它是一碗汤时,我已离开了它,却从此有了故乡。

人间就一条渭河,它的根系,它的枝干之始,它的血脉之源,不仅在甘肃,就连发源地也在天水眼皮子底下的渭源县,渭源渭源,可不就是渭河的源头嘛!而我们村子距离渭河的直线距离,不到二十公里。当再次重温渭河两岸有关伏羲女娲、轩辕神农、秦皇汉武的种种故事时,渭河突然变得更加陌生了,就像失散多年的爷俩突然路遇,更多的是惶恐和局促。原来世界并不大,别人拥有的太阳,也在我们东边的山头升起;别人拥有的月亮,也照样在我们树梢挂着。

仿佛一觉醒来,我在渭河的远与近、大与小和它与生俱来的神秘里流连忘返。难道渭河刚从渭源鸟鼠山奔涌而出,就是这等八百一十八公里的长度、十三万多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并横穿八百里秦川从潼关扑入黄河吗?非也!五百万年前,如今的渭河流经之地,居然是黄河古道,黄河从兰州向东,经鸟鼠山继而东行。从新生代开始,造山运动让秦岭抬升为陇中屏障,迫使黄河蜿蜒北上,经贺兰山、阴山由晋北顺桑干河入大海。再后来,由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地区隆起,黄河转而南下直奔潼关。一位地理学家告诉我,黄河、长江的源头拥有很多天然内流湖泊和高原冰川,万千支流多有涵养水源。而渭河不是,作为黄河最大的支流,它的源头恰恰在“定西苦甲天下”的西部最干旱地区,它一路走来,途经甘、宁、陕三省的八十多个干旱区县,拾荒似的玩命汇集从沟壑崖畔之下眼泪一样的一百一十多条支流,而这些支流大都不是地下水,而是从天而降的星星点点的雨水,他们伴随着季节而来,伴随着闪电与雷声而来,伴随着大地的渴望与喘息而来……

我信了这句老话:所谓“黄河之水天上来”,实质上是“渭河之水天上来”。

沧海桑田,没人知道黄河到底改道多少次,但渭河始终伴它风雨同舟,一往情深,像搭在黄河肩头的一袋面。

一条河,一碗汤,不用过多解释其中的含义,看看农耕以来渭河流域的灌溉情况,至少一半的答案在这里了。汉武帝时期修建的龙首渠,从地下贯通如今的澄城和大荔,使四万余公顷的盐碱地得到灌溉,年产量增加十倍以上,被誉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条地下渠。截至二十世纪末,关中地区类似性质的灌溉工程,万亩以上的灌区近一百一十个,自西向东基本连成了一片。皇天后土,有一口水,就有一株苗,就有一缕炊烟,就有一碗汤,就有生生不息的生命的指望。

有生命,就有创造。在甘肃的渭源、陇西、武山、甘谷、天水一带,到处都是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仰韶文化遗址;在陕西的宝鸡、咸阳、西安、渭南、潼关一带,半坡遗址、炎帝陵、黄帝陵、秦陵、乾陵等星罗棋布……渭河给我们提供的强大信息量到底被我们捕捉、寻找、获知、理解了多少?它像谜一样在着,也像谜一样不在。那样的年代,我不在,我爷爷也不在,但我爷爷的先祖一定在的。还能说啥,那些河流的子孙,一代代地没了,走了,先是一抔黄土,再后来,了无踪迹,就像这世间他们根本没来过,也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好想说错了,他们留下了我,以扩我们。

渭河流到如今,早已瘦了,皮包骨的样子。当风光一时的“八水绕长安”的曼妙景致只能在梦中去感受时,当“宋代从岐陇以西的渭河上游采伐和贩运的木材,联成木筏,浮渭而下”的壮观只能从史料中寻觅时,现实的渭河,会让你肝肠寸断。“渭河干了,咱就没汤喝了。”一位陕西农民告诉我。

血,与其说受之于父母,不如说,受之于一碗汤。

大地苍茫,耳边仿佛传来故乡的声音:“娃,喝汤来……”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8173.html

无须比较

瓦上生烟雨

完美前面是堵墙

对一意孤行的朋友不要劝

恭喜出发

风的青睐

那些儿时干过的傻事

副作用

流浪的云朵也有故乡

我已到了幻想的尽头

最新文章阅读

  • 为什么金丝猴是珍稀保护动物?

            金丝猴身长53-77厘米,尾巴与身体差不多长,它们因浑身毛发光亮如丝,且体毛长达33厘米,宛如肩披金黄...

  • 你需要知道的十个职场习惯

    ◎及时。收到的邮件,24小时内一定回复。约好了会议,要及时赶到,交通拥堵、闹钟没响、你妈忘了叫你起床都不是借口。 ◎近俗。尽管信息爆炸,要学会不走马...

    青年文摘2021-2-22
  • 状元是个什么东西

    前几天,有一则找熟悉人名字的微博挺有意思。 这是一道选择题:在二百四十人的名单中,选出你熟悉的。结果,一堆名字里,一般人只认得五位:蒲松龄、罗贯...

    青年文摘2021-2-22
  • 一张欠条里藏着的爱

    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大厅里,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中年女人准备办理离婚手续。男人填好表格签下自己的名字后,默默地把这张纸递给女人。女人默不作声接过纸,...

    青年文摘2021-2-22
  • 我是一个活在期望里的孩子

    我是一个活在期望里的孩子 我活在父母的期望里 活在他们为我营造的 金色的梦里 他们希望我做 一飞冲天的凤凰 栖息于梧桐枝头 浴火重生鸣凤朝阳 我是一个...

    读者文摘2021-2-22
  • 魔术

    魔术 作者:芥川龙之介来源:天涯在线书库 一个秋雨靠微的夜晚。一辆人力车拉着我,在大森一带的陡坡间,几度爬上爬下,终于停在一处翠竹环绕的小洋房前...

    读者文摘2021-2-22
  • 苜蓿的记忆

    侄女送来了好多苜蓿,说是让我尝个新鲜。这是今年的头茬苜宿,鲜嫩欲滴,惹人馋涎直涌嘴边。 中午,美美吃了一顿苜蓿搅团鱼鱼。其实我并不爱吃搅团鱼鱼,...

    读者文摘2021-2-22
  • 善变的叔孙通

    历史上,叔孙通是个饱受争议的人物,原因就在于他的善变。 叔孙通曾在秦二世朝中为官,陈胜起义,二世召人议论此事。大家都说是造反,秦二世一听就发了火...

    青年文摘2021-2-22
  • 金玉婷一个“非一般”的演员

    七年五登央视,她的名字也被观众牢牢记住,且被称为“春晚最美丽的女演员”。 十几年来,凭借《太平天国》中的曾晚妹,《玉碎》中的薛艳卿,《...

    读者文摘2021-2-22
  • 银与福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有一座魔鬼城。它是典型的雅丹(雅丹是维吾尔语,意即陡峭的小山包)地貌,砂岩被飓风的利刃和雨水的指甲,还有岁月的剪刀雕刻...

    读者文摘2021-2-22
  • 我们何其幸运

    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不是气象学家,不用知道云彩如何形成或气流里有什么成分,但我却可以用我的眼采集天边的流云,放在心里细品那份最抽象的唯美。 我何其...

    读者文摘2021-2-22
  • AI:从银幕走来

    从“预言”到现实 某种程度上,科幻电影成为科技行业的启蒙者。移动电话之父马丁·库帕就承认,他发明第一台移动电话正是受了《星际迷航...

    读者文摘2021-2-22
  • 执拗的茶王

    他是方圆百里知名的茶王,经他的手炒制的茶,颜色清亮,汤汁醇香,一派翡翠色,咂一小口在嘴里,茶香会从你的毛孔里往外冒。 一日,一位客商来到茶王家里...

    人生感悟2021-2-22
  • 我愿一生陪他跑

    在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黎母山镇的一个村子里,住着一个叫苏金兰的农妇,苏金兰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了,无情的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太多刻痕,饱经沧桑的...

    青年文摘2021-2-22
  • 猫和老鼠

    生存的全部意义就是永不停歇地你追我赶。 老鼠穿着浴衣和拖鞋坐在宽大的扶手椅里读书。他显得又高又瘦。一副眼镜架在他长有胡须的鼻子根部。房间的墙壁上...

    读者文摘2021-2-22
  • 两支箭

    有一个学习射箭的人,手里经常拿着两支箭。 师父说:“初学时最好不要带两支,依仗着有第二支,心中就不太注重第一支。每次射箭时都不要有得失的念...

    人生哲理202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