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校长

读者文摘 日期:2020-4-29

我以前从来都不觉得香港的大学有多好。你看那些学生,毕业典礼总是人人手抱一只毛毛熊,不说还以为是幼稚园结业呢。至於老师,不是不好,只不过研究多用英文出版,而且以论文为主,书局很难见得着,不像大陆学者,着作等身的人多得是,一大堆摆在书店,威风得不得了。校园气氛就更不要提了,许多大牌学人来演讲,也都只有小猫几只去捧场,学术沙龙?那是甚么东西呀?没听过!

直到近年在大陆跑多了,见过不少名牌学府的另一面,听过不少着名大师帮的笑话,了解到整个高等教育界的运作方式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香港的大学也不算太差。

你看,我的母校香港中文大学的前校长高锟,拿了诺贝尔奖,这难道不是很威风吗?坦白讲,当年我念书的时候可不以为他有这么厉害,相反地,我们一帮学生甚至认为他只不过是个糟老头罢了。我的一个同学是那时学生报的编辑,赶在高锟退休之前,在报上发了一篇文章,总结他的政绩,标题里有一句“校长任内一事无成”,大家看了都拍手叫好。不只如此,他还接受中央政府的邀请,出任港事顾问,替将来的回归大业出谋献策。很多同学都被高锟的举动激怒了,大家认为这是学术向政治献媚的表现,堂堂一校之长,怎能这么容易就被统战?又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向未来的当权者示好呢?於是在一次大型集会上面(好像是毕业典礼),学生会发难了,他们在底下站起来,指着台上的校长大叫:“高锟可耻!”而高锟的表情,明显不好。

后来,一帮更激进的同学主张打倒行之有年的迎新营,因为那是洗脑工程,拼命向新生灌输以母校为荣的自豪感,很不要得。就在高锟对新生发表欢迎演讲的那一天,他们冲上去围住了他,塞给他一根套上了避孕套的麦克风,意思自然是要他闭嘴。现场一片华然,高锟却独自低首,饶有兴味地检视那个玩偶。

后来我们才在报纸上看清楚他的回应。当时有记者跑去追问正要离开的校长:“校长!你会惩罚这些学生吗?”高锟马上停下来,回头很不解地反问那个记者:“惩罚?我为甚么要罚我的学生?”毕业之后,我才从当年干过学生会和学生报的老同学那里得知,原来高锟每年都会亲笔写信给他们,感谢他们的工作。不只如此,他怕这些热心搞事的学生,忙得没机会和大家一样去打暑期工,所以每年都会自掏腰包,私下捐给这两个组织各两万港币的补助金,请他们自行分配给家境比较困难的同学。我那位臭骂他一事无成的同门,正是当年的获益者之一。今天他已经回到母校任教了,在电话里他笑呵呵地告诉我:“我们就年年拿钱年年骂,他就年年挨骂年年给。”

前段时间,被我们中大人戏称为殖民地大学的香港大学也出了条新闻,他们把名誉院士的荣衔颁给了宿舍大学堂的老校工“三嫂”袁苏妺,因为她以自己的生命,影响了大学住宿生的生命。这位八十二岁,连字都不识的老太太,不只把学生们的肚皮照顾得无微不至,还不时要充当他们的爱情顾问,在他们人生路上遇到困难的时候,以自己的岁月浇灌他们茫然的青春。

那一天,“三嫂”戴着神气的院士圆帽,穿上红黑相间的学袍,是一众重量级学者之间最灿烂的巨星。她一上台,底下的老校友就站起来大声呐喊,掌声雷动,不管他们的头发是黑是白,不管他们现在是高官议员还是富商名流,他们都是她的孩子。

我和高锟可就从来没这么亲近过了。八年里头,我只当面对他说过一句话。那天和几个同学从图书馆出来,正好见到他走在前面,马上揉搓成了一团纸朝他丢过去。他一回头,我就指着另一个同学笑着大喊:“校长,你看他居然乱丢垃圾!”总是笑得有点傻的校长一如以往,顿了一顿才反应过来,慢吞吞地说:“这就不太好了”。我们立即笑作一团,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前一阵子,唐英年跑到中大演讲领导的艺术,居然大谈甚么包容是领导最重要的美德,我忍不住摇头轻叹:“你来我们这里讲包容?”

2003年,高锟得了轻度老人痴呆症,记性有点衰退了。这也不是不好的,因为我希望他忘记当年我们的恶作剧,忘记我们侮辱他的种种言行。但我是多么多么地盼望他,我们的老校长,能够记住他刚刚得到的是诺贝尔奖,记住他提出光纤构想时的喜悦,记住我们毕业之后,偶尔在街上碰见他,笑着向他鞠躬请安“校长好”时的由衷敬意。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70001.html

感激一杯温开水

情人节餐单

善意没有巧合

娜拉怎么分房子

陆川:拍电影是件玩命的事儿

我长久地看着你

海外行贿玩花招

和在一起的人慢慢相爱

柯南的启示

用互联网思维装神弄鬼

最新文章阅读

  • 宝地

    牛二家住农村,好吃懒做,他有两块地,一块大的,一块小的,大块地几年前租了出去,还剩一块小的,这块地很贫瘠,没人租,牛二只好自己种。这一带的人都...

    故事会2020-4-29
  • 我眼里的贾平凹

    1986年的夏天,贾平凹突然接到了一封叫莫言的人从新疆拍来的电报,让他去火车站接我。当时我跟他素不相识,没有任何交往,但是我们被困在兰州,要在西安...

    读者文摘2020-4-29
  • 公主妙计安天下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一、宫里送来口棺材 “驸马爷,不好啦!...

    故事会2020-4-29
  • 租房差点租成儿媳妇

    到了晚上,我一口水也不敢喝,生怕起夜去WC。一想起要独自一人穿过幽黑阴冷的长廊,走到院外的街头,我就从脚趾头开始打怵。 五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我,...

    意林2020-4-29
  • 我发现了自己的童年梦_读后感

    友谊与爱情都是旅途中寂寞心灵的良伴。友谊淡如茶,爱情浓似酒,好茶清香解渴,好酒芳醇醉人,我的梦,有你的祝福才能够完全,风浪再大,我也会勇往直前...

    读后感2020-4-29
  • 鸭子走路为什么一摇一摆?

    鸭子走路时总是挺着胸脯、伸长脖子,一摇一摆地向前走,这是为什么呢?原来,为了适应水里的生活,鸭子的脚都长在身体的后部,这样就导致了它们的身体前重...

  • 《小鹬鸟的故事》观后感200字

    《小鹬鸟的故事》观后感 文:妙妙 今天,我看了一个短片——《小鹬鸟的故事》,是讲一只小鹬鸟如何学会一种新的捕食方法。 一般的鹬鸟在沙滩觅...

    观后感2020-4-29
  • 离经叛道的一代必将成为主流的一代

    没大没小的母女 大家都说妞妞和我不大像一对母女,因为我俩都有点“没大没小”。我出书,洪晃对我的责任编辑说:“我妈的书,最好先交给...

    意林2020-4-29
  • 为什么洗衣机能洗于净衣服?

    以波轮洗衣机为例,在桶底有一个倾斜的转轮,我们叫它波轮。波轮以每分钟300至500转的速度作正向和反向运转,水在洗衣桶内作旋转涡卷运动,同时获得一定...

  • 为什么施用过浓肥料会“烧苗”?

    俗话说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肥料对作物的增产作用,是人人皆知的。 实践告诉我们,施肥也是一门学问。施用过淡的肥料,淡而无效,毫充增产作用;施...

  • 凡尔纳拒绝“植入广告”

    1872年,法国著名科幻小说家儒勒·凡尔纳的名著《八十天环游地球》,以连载形式在《巴黎时报》公开发表。作品一经问世,便产生轰动效应。主人公福...

    读者文摘2020-4-29
  • 出国去看什么病

    从摘除眼球变成微创手术 2015年初,不到两岁的童童被确诊患上了婴幼儿常见恶性肿瘤视网膜母细胞瘤(简称RB),这种眼病极易发生转移,严重时会危及患儿生...

    青年文摘2020-4-29
  • 彻里彻外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彻里彻外 【汉语拼音】chè lǐ chè wài 【近义词】:从里到外、完完全全、彻上彻下 、彻头彻尾 【反义词】:七折八扣、...

    成语故事2020-4-29
  • 姥姥和奶奶的战争

    奶奶今年90岁,姥姥80岁。 我是姥姥一手带大的,小时候,我对奶奶没有特别的记忆。 奶奶不喜欢东北人,而我的母亲恰恰是她唯一的东北儿媳妇。不记得她抱...

    读者文摘2020-4-29
  • 老校长

    我以前从来都不觉得香港的大学有多好。你看那些学生,毕业典礼总是人人手抱一只毛毛熊,不说还以为是幼稚园结业呢。至於老师,不是不好,只不过研究多用...

    读者文摘2020-4-29
  • 还没开始,就不算晚

    1958年,一个叫渡边淳一的日本青年从札幌医科大学毕业了,他在一家矿工医院做了一名外科医生。在世人的眼中,这是一份收入稳定而又体面的工作,可渡边淳...

    读者文摘202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