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菊花去

读者文摘 日期:2020-3-27

早上有点阴寒,从被窝里伸出手来觉得冰浸的;纱窗外朦朦胧胧,是一片暗灰色,乍看起来辰光还早得很,我打了一个翻身,刚想闭上眼睛养会儿神,爸爸已经来叫我了。他说姐姐的住院手续全部办妥,林大夫跟他约好了十点钟在台大医院见面,但是他临时有个会要开,恐怕赶不回来,所以叫我先送姐姐去,他随后把姐姐的衣服送去,爸爸临出门的时候对我再三嘱咐,叫我送姐姐去的时候千万要小心。

我到姐姐房中时,妈一个人正在低着头替姐姐收拾衣服用具;她看见我走进来便问我道:

“爸爸跟你讲过了吧?”

“讲过了,妈。”

妈仍旧低下头继续收拾东西,我坐在床边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她把姐姐的衣服一件一件从柜子里拿出来,然后叠得平平的放进姐姐的小皮箱中,房里很静,只有妈抖衣服的窸窣声。我偷偷的端详了妈的脸一下,她的脸色苍白,眼皮似乎还有些儿浮肿似的。妈一向就有失眠症,早上总是起不早的,可是今天天刚亮我就仿佛听到她在隔壁房里讲话了。

“妈,你今天起得那么早,这下子该有点累了,去歇歇好吧?”我看妈弯着腰的样子很疲倦,站起来想去代她叠衣服。妈朝我摆了摆手,仍然没有抬起头来;可是我却看见她手中拿着的那件红毛衣角上闪着两颗大大的泪珠。

“妈,你要不要再见姐姐一面?”我看妈快要收拾完毕时便问她道,妈的嘴皮动了几下想说什么话又吞了下去,过了半晌终于答道。

“好的,你去带你姐姐来吧。”可是我刚踏出房门,妈忽然制止我,“不不现在不要,我现在不能见她。”

我们院子里本来就寒伧,这十月天愈更萧条;几株扶桑枝条上东一个西一个尽挂着虫茧,有几朵花苞才伸头就给毛虫咬死了,紫浆都淌了出来,好像伤兵流的淤血。原来小径的两旁刚种了两排杜鹃,哪晓得上月一阵台风,全倒了萎缩得如同发育不全的老姑娘,明年也未必能开花。姐姐坐在小径尽头的石头堆上,怀中抱着她那头胖猫咪,她的脸偎着猫咪的头,叽叽咕咕不知对猫咪讲些什么。当她看见我走过去的时候,瞪着眼睛向我凝视了一会儿,忽然咧开嘴笑得像个小孩似的:

“嘻嘻,弟弟,我才和咪咪说,叫它乖些,我等一下给它弄条鱼吃,喔!弟弟,昨晚好冷,吓得我要死!我把咪咪放到被窝里面来了,被窝里好暖和的,地板冷,咪咪要冻坏,嘻嘻嘻嘻咪咪不听话,在被窝里乱舔我的脸,后来又溜了出来。你看,咪咪,你打喷嚏了吧?听话,噢!等一下我给你鱼吃”姐姐在猫眯的鼻尖上吻了一下,猫咪耸了一耸毛,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呼噜。

姐姐的大衣钮子扣错了,身上东扯西拉的,显得愈更臃肿,身上的肉箍得一节一节挤了出来;袖子也没有扯好,里面的毛衣袖口伸出一半来。头上的发夹忘记取下来了,有两三个吊在耳根子后面,一讲话就甩呀甩的,头发也是乱蓬蓬一束一束绞缠在一起。

“弟弟,咪咪好刁的,昨晚没得鱼,它连饭都不要吃了,把我气得要死”姐姐讲到这,猫咪呜呜的叫了两下,姐姐连忙吻它一下,好像生怕得罪它似的,“哦,哦,你不要怕,噢,我又没骂你,又没有打你,你乖我就不说你了,弟弟,你看,你看,咪眯好可怜巴巴的样子。”

三轮车已经在门外等了很久了,我心中一直盘算着如何使姐姐上车而不起疑心,我忽然想到新公园这两天有菊花展览,新公园在台大医院对面。

“菊花展览?呃呃想是想去,不过咪咪还没吃饭,我想我还是不去吧。”

“不要紧,姐姐,我们一会就回来,回来给咪咪买两条鱼吃,好不好?”

“真的?弟弟。”姐姐喜得抓住我的衣角笑起来,“你答应了的啵,弟弟,两条鱼!咪咪,你听到没有?”姐姐在猫咪的鼻尖上吻了好几下。

我帮姐姐把衣服头发整了一下,才挽着她上车,姐姐本来想把猫咪一块儿带走的,我坚持不肯,姐姐很难过的样子放下猫咪对我说:

“不要这样嘛,弟弟,咪咪好可怜的,它没有我它要哭了的,你看,弟弟,它真的想哭了咪咪,噢,我马上就回来,买鱼回来给你吃。”

车子走了,我看见妈站在大门背后,嘴上捂着一条手帕。

姐姐紧紧的挽着我,我握着姐姐胖胖的手臂,十分暖和,姐姐很久没有上街了,看见街上热闹的情形非常兴奋,睁大眼睛像个刚进城的小孩一般。

“弟弟,你记得以前我们在桂林上小学时也是坐三轮车去的。”姐姐对于小时候的事情记得最清楚。

“弟弟,你那时呃,八岁吧?”

“七岁,姐。”

“哦,现在呢?”

“十八了。”

“喔!嘻嘻,弟弟,那时我们爱一道荡秋千,有一次,你跌了下来”

“把下巴跌肿了,是不是,姐?”

“对啦!吓得我要死,你想哭”

“你叫我不要哭,你说男孩子哭不得的是吗?”

“对啦!那时立立跟见见还在,他们也是两姐弟,噢。”

“嗯。”

“见见是给车压扁了,立立后来是怎么着”

“是生肺炎死的,姐。”

“对啦,我哭了好久呢,后来我们帮他们在岩洞口挖了两个坟,还竖了碑的呢!从那时候起我再也不养狗了。”

姐姐想到立立与见见,脸上有点悲惨,沉默了一会,她又想到别的事情去了。

“弟弟,那时我们爱种南瓜,天天放学到别人家马棚里去偷马粪回来浇肥,噢,那一年我们的南瓜有一个好大好大,多少斤,弟?”

“三十多斤呢,姐。”

“喔,我记得,我们把那个大南瓜拿到乡下给奶奶时,奶奶笑得合不拢嘴来,赏了我们好多山楂饼和荸荠呢,奶奶最爱叫我什么来着,弟弟,你还记得不?”

我怎么不记得?奶奶最爱叫姐姐“苹果妹”了,姐姐从小就长得周身浑圆,胖嘟嘟的两团腮红透了,两只眼睛活像小玩具的熊一样圆得俏皮,奶奶一看见她就揪住她的胖腮帮子吻个半天。

“哈哈,弟弟,『一二三,一二三,左转弯来右转弯』”姐姐高兴得忘了形,忽然??大声唱起我们小时候在学校里爱唱的歌来了,这时三轮车夫回头很古怪的朝姐姐看了一眼,我知道他的想法,我的脸发热起来了。姐姐没有觉得,她仍旧天真得跟小时候一样,所不同的是她以前那张红得透熟的苹果脸现在已经变得蜡黄了,好像给虫蛀过一样,有点浮肿,一戳就要瘪了下去一样;眼睛也变了,凝滞无光,像死了四五天的金鱼眼。

“嘘!姐,别那么大声,人家要笑话你了。”

“哦,哦,『一二三』,哈,弟弟,奶奶后来怎么着了?我好像很久很久没有看见她了,呃”愈是后来的事情姐姐的记忆愈是模糊了。

“奇怪!弟,奶奶后来到底怎么了?”

“奶奶不是老早过世了吗?姐。”这个问题她已经问过我好多次了。

“奶奶过世了?喔!什么时候过世的?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你还在外国念书,姐。”

姐姐的脸色突然变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刺了她一下,眼睛里显得有点惶恐,嘴唇颠动了一会儿,嗫嚅说道:

“弟我怕,一个人在漆黑的宿舍里头,我溜了出来,后来后来跌到沟里去,又给他们抓了回去,他们把我关到一个小房间里,说我是疯子,我说我不是疯子,他们不信,他们要关我,我怕极了,弟,我想你们得很,我没有办法,我只会哭我天天要吵着回来,回家我说家里不会关我的”姐姐挽得我更紧了,好像非常依赖我似的。

我的脸又热了起来,手心有点发汗。

早上十点钟是台大医院最热闹的当儿,门口停满了三轮车,求诊的,出院的,进出不停,有的人头上裹了绷带,有的脚上缠着纱布,还有些什么也没有扎,却是愁眉苦脸,让别人搀着哼哼唧唧地扶进去。当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时,姐姐悄悄的问我:

“弟弟,我们不是去看菊花吗?来这里”姐姐瞪着我,往医院里指了一指,我马上接着说道:

“哦,是的,姐姐,我们先去看一位朋友马上就去看菊花,噢。”

姐姐点了一点头没有做声,挽着我走了进去。里面比外面暖多了,有点燠闷,一股冲鼻的气味刺得人不太舒服,像是消毒品的药味,又似乎是痰盂里发出来的腥臭;小孩打针的哭声,急诊室里的呻吟,以及走廊架床上阵阵的颤抖,嘤嘤嗡嗡,在这个博物院似的大建筑物里互相交织着,走廊及候诊室全排满了病人,一个挨着一个在等待自己的号码,有的低头看报,有的瞪着眼睛发怔,一有人走过跟前,大家就不约而同的扫上一眼。我挽着姐姐走过这些走廊时恨不得三步当两步跨过去,因为每一道目光扫过来时,我就得低一下头;可是姐姐的步子却愈来愈迟缓了,她没有说什么,我从她的眼神却看出了她心中渐生的恐惧。外科诊室外面病人特别多,把过道塞住了,要过去就得把人群挤开,正当我急急忙忙用手拨路时,姐姐忽然紧紧抓住我的手臂停了下来。

“弟弟,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吧。”

“为什么?姐。”我的心怦然一跳。

“弟,这个地方不好,这些人呃,我要回去了。”

我连忙放低了声音温和的对姐姐说:

“姐,你不是要去看菊花吗?我们去看看朋友然后马上就”

“不!我要回去了。”姐姐咬住下唇执拗的说,这种情形姐姐小时候有时也会发生的,那时我总迁就她,可是今天我却不能了。姐姐要往回走,我紧紧的挽着她不让她走。

“我要回去嘛!”姐姐忽然提高了声音,立刻所有的病人一齐朝我们看过来,几十道目光逼得我十分尴尬。

“姐”我乞求的叫着她,姐姐不管,仍旧往回里挣扎,我愈用力拖住她,她愈挣得厉害,她胖胖的身躯左一扭右一扭,我几乎不能抓牢她了,走廊上的人全都围了过来,有几个人嘻嘻哈哈笑出了声音,有两个小孩跑到姐姐背后指指点点,我的脸如同烧铁烙下,突然热得有点发疼。

“姐姐请你姐”姐姐猛一拉,我脚下没有站稳,整个人扑到她身上去了,即刻四周爆起了一阵哈哈,几乎就在同一刻,我急得不知怎的在姐姐的臂上狠劲捏了一把,姐姐痛苦的叫了一声“嗳哟!”就停止了挣扎,渐渐恢复了平静与温顺,可是她圆肿的脸上却扭曲得厉害。

“怎么啦,姐”我嗫嚅的问她。

“弟你把我捏痛了。”姐姐捞起袖子,圆圆的臂上露出了一块紫红的伤斑。

到林大夫的诊室要走很长一节路,约莫转三四个弯才看到一条与先前不同的过道,这条过道比较狭窄而且是往地下渐渐斜下去的,所以光线阴暗,大概很少人来这里面,地板上的积尘也较厚些,道口有一扇大铁栅,和监狱里的一样,地上全是一条条栏杆的阴影。守栅的人让我们进去以后马上又把栅架上了铁锁。我一面走一面装着十分轻松的样子,与姐姐谈些我们小时的趣事,她慢慢地又开心来了,后来她想起了家里的猫咪,还跟我说:“弟,你答应了的啵,我们看完菊花买两条鱼回去给咪咪吃,咪咪好可怜的,我怕它要哭了。”过道的尽头另外又有一道铁栅,铁栅的上面有块牌子,写着“神经科”三个大字,里面是一连串病房,林大夫的诊室就在铁栅门口。

林大夫见我们来了,很和蔼的跟我们打了招呼说了几句话,姐姐笑嘻嘻的说道:“弟弟要带我来看菊花。”一会儿姐姐背后来了两个护士,我知道这是我们分手的时候了,我挽着姐姐走向里面那扇铁栅,两个护士跟在我们后面,姐姐挽得我紧紧的,脸上露着一丝微笑就如同我们小时候放学手挽着手回家那样,姐姐的微笑总是那么温柔的。走到铁栅门口时,两个护士便上来把姐姐接了过去,姐姐喃喃的叫了我一声“弟弟”还没来得及讲别的话,铁栅已经“克察”一声上了锁,把姐姐和我隔开了两边,姐姐这时才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马上转身一只手紧抓着铁栅,一只手伸出栏杆外想来挽我,同时还放声哭了起来。

“你说带我来看菊花的,怎么弟”

紫衣、飞仙、醉月,大白菊唔,好香,我凑近那朵沾满了露水的大白菊猛吸了一口,一缕冷香,浸凉浸凉的,闻了心里头舒服多了,外面下雨了,新公园里的游人零零落落剩下了几个,我心中想:要是要是姐姐此刻能够和我一道来看看这些碗大一朵的菊花,她不知该乐成什么样儿。我有点怕回去了我怕姐姐的咪咪真的会哭起来。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68178.html

给自己来场成人礼

别把情感专家不当人

一粒米的旅行

永远有利息在人间

大写数字与武则天

让开心成为一种习惯

小杂感

收回你的内心优势

风骨

情义生死签

最新文章阅读

  • 歉疚的风筝

    有件小事令我终生歉疚。 上高一时,一个胖胖的女孩儿走进了我的生活,她有着红扑扑的小脸,清澈的眸子。有一段日子,她上学放学路过我家,总是偷偷朝门里...

    意林2020-3-27
  • 很多事情不是冲着你来的

    “我真不想称她为朋友我叫她莎曼塔。我们那时计划好了一起去吃晚饭的,但到最后1分钟她又打电话来说不去了。如果我没记错,那是第7次了。我感到很受...

    青年文摘2020-3-27
  • 尿活一条命

    刚刚失恋的唐华丰万念俱灰,谁能想到,将他从自杀的悬崖边拽回来的,竟然是一泡尿…… 唐华丰给家里留了一封信,便决然踏上了自杀之路。 他...

    故事会2020-3-27
  • 半文钱的官司

    清朝时候,枝江县的县官听说杜老么聪明机智,深得民众赞赏,很是嫉妒,一心想整治他一下,以显示自已的才智在他之上。 于是县太爷命人把杜老么找来说:&l...

  • 我们看菊花去

    一 早上有点阴寒,从被窝里伸出手来觉得冰浸的;纱窗外朦朦胧胧,是一片暗灰色,乍看起来辰光还早得很,我打了一个翻身,刚想闭上眼睛养会儿神,爸爸已经...

    读者文摘2020-3-27
  • 对玫瑰的看法

    一少年写了篇文章,自己十分满意,就将文章寄到晚报社,并告诉家里人,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很长时间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少年很沮丧,母亲见状,乐呵呵...

    读者文摘2020-3-27
  • 鼠灵窃

    黄州城有个叫江春来的小伙子,父亲早亡,现下与母亲相依为命。家中只有几亩薄田,他抽空还要到山上打柴来卖,以贴补家用,日子过得凄惶。这天傍晚时分,...

    故事会2020-3-27
  • 格列佛游记读后感,游历世界_读后感

    很多的日子里,喜欢上了伤感。一个人独坐,聆听季节轮回中细碎的声响,看窗外花开时的嫣然和叶落时的飘零,在晨钟暮鼓的更替中倾听岁月细微的心声。 格列...

    读后感2020-3-27
  • 《生化危机终章》观后感600字

    《生化危机终章》观后感 伴随着“热血终结”正片片段的发布,不仅米拉惊喜现身,给中国影迷和观众送来了贴心问候,并向大家发出热情的邀请,走...

    观后感2020-3-27
  • 我赢了自己

    我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从小学到中学,我要求自己考试成绩必须在全年级排第一,如果考了第二名,我就一天一夜不吃饭,不睡觉,惩罚自己。 18岁,我以优异...

    意林2020-3-27
  • 春天为什么要多吃大枣山药呢?

    从中医角度来说,春天的饮食是历代养生家都非常重视的事情。因为这个季节阳气生发、生机盎然,但也是各种病菌和微生物繁殖、复苏的季节,疾病很容易流行...

  • 你真的很“敢赌”耶

    某天和一位朋友之间的对话蛮有趣。先强调这位朋友并非“嗜赌”,只是闲时老习惯不改,喜欢和老朋友三五成群,在红茶店一边喝饮料一边玩牌,或...

    读者文摘2020-3-27
  • 为什么环尾狐猴常竖起尾巴

    环尾狐猴最引人注目的特征是长着一条高高翘起的尾巴,上面还有非常醒目的黑白相同的环状环纹。原来,它们利用高举着的尾巴,比皮互相联络,互相威胁。另...

  • 新凉

    听雨,在深夜,在旧楼老宅。这是初秋的雨。雨声在夜色里,一滴一滴,生起无限凉意,像是不常来往的友人,情意有种克制的淡。躺在黑暗里,听雨声,点点滴...

    读者文摘2020-3-27
  • 最难的一关

    骗过别人是假聪明, 骗过自己是真愚蠢。 去年,我结束商海生涯,决定追寻多年的作家梦。恰巧北京有个作家班,谁都可以报名,惟一的条件是报名者必须有大...

    读者文摘2020-3-27
  • 父亲的遗产

    母亲对他隐瞒了真相,是不想让他因为这件事而动摇了对美德的坚持,更不想让他就此变成一个冷漠的人。 他15岁时,母亲成了父亲家族里的公敌。 这起源于一...

    意林202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