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

读者文摘 日期:2020-6-28

古龙写过,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想寻短见,就放他去菜市场。那意思,一进菜市,此人定然死念全消,重新萌发对生活的热爱这话夸张些,但意思是对的。

菜市场是个神妙绝伦的地界儿。夫集市者,市井之地也。玉皇大帝、五殿阎罗,一进集市这种只认秤码的地方,再百般神通也得认输。菜市场又是集市里最神奇的地方。买菜下厨的都是阿妈,思绪如飞、口舌如剑、双目如炬,菜市场里钩心斗角,每一单生意或宽或紧都暗藏着温暖与杀机。市井混杂,再没比菜市场更磨炼人的了。

我外婆以前说,菜市场里小贩都属鳝鱼,滑不留手,剥不下皮。但细想来,其中自有玄妙。

我爸曾被我妈派去买水果,一路溜达到杨梅摊。一篮杨梅水灵灵带叶子,望去个个紫红浑圆。我爸蹲下,带我一起试吃。两三个吃下来觉得甚好,也不还价,就提了一篮。父子俩边走边吃,未到家门口,发现不对。上层酸甜适口的杨梅吃完后,露出下层干瘪惨淡、白生生的一堆,不由得仰天长叹。后来我们二人合计,一个杨梅篮要摆得如此端庄、巧夺天工、不露痕迹,也属不易。所以先尝后买,看你吃得欢欣还笑容不改的殷勤小贩,早都预备下了陷阱。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江南菜市场,无分室内室外,布局似乎有默契。国营粮油商店在进门处,店员们一脸铁饭碗表情,闲散自在,时常串门;冷冻食品、豆制品这类带包装的,依在两旁;蔬菜水果市场交叠在入门处,殷勤叫卖;卖猪肉的分踞一案,虎背熊腰的大叔或膀阔腰圆的大婶们刀客般兀立,一派睥睨之态,俨然看不起蔬菜贩子们;卖家禽的常在角落,看摊的很淡定地坐在原地,等生意,对空气里弥漫的家禽臭味毫无所觉;卖水产的是菜市场最高贵的存在。戴手套、披围裙,手指一点,就嗖的一声从水里提起尾活鱼来。手法精准、华丽,每次都能招我喝一声彩。

然而菜市场并不只卖菜。小吃铺见缝插针,散布在菜市场里外,功能多样。老太太们都起得早,爱去早市溜达,笃信“早上的猪肉新鲜”“早市的蔬菜好吃”,边买早点,边和小吃摊的老板叨叨抱怨那只知吃不知

做、千人恨万人骂、黑了心大懒虫的死老公,然后把热气腾腾的八卦、包子和油条带回家。包子和油条新鲜,八卦却经常是旧的。所以餐桌上总是被老头子厉声呵斥:“你净打听小道消息!”

午饭和晚饭前是菜市场最喧腾时节。有的左手给第一位找钱,右手给第二位拣菜,嘴里招呼第三位,粗声大气,好像吵架,一急就拍脑门:“又他妈算错钱了!”有的则潇洒得多,眼皮低垂,可是听一算二接待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手持秤砣颤悠悠一瞄,嘴里已经在和熟人聊天,还不忘耍个俏皮。都说江南人小家子气,算盘打得响,至少在小贩们身上是如此。账都在老先生脑子里,一笔不乱。最多略一凝思,吐起数字来流利得大珠小珠落玉盘。

然而过了繁忙期,菜市场颇有点渔歌互答的闲雅风情。近午时分,有些大汉打着哈欠补觉去了,精神好的几位聊天、打牌、下棋,把摊子搁在原地。也有打牌打入神了的,有一位卖馓子大叔,牌瘾极大,每天手提着一副麻将牌来卖馓子。下午开桌叫牌,打得热火朝天。这时候去买他的馓子,你大声问:“馓子什么价?”他手一扬:“随便!别吵!”

入夜之后的菜市场人去摊空,就摇身一变,成了夜市小吃街。基本是豆花、馄饨这些即下即熟的汤食,加一些萝卜丝饼、油馓子之类的小食。家远的小贩经常就地解决饮食,卖馓子的和卖豆花的大叔经常能并肩一坐,你递包馓子我拿碗豆花,边吃边聊天。入夜后一切都变得温情,连卖油煎饼的大伯都会免费给你摊个鸡蛋,昏黄灯光照在油光光的皱纹上。

菜市场这地方出没久了,便知其中藏龙卧虎。我印象里最厉害的,是一位卖马蹄的老人在我们这里,荸荠俗称马蹄,清脆而甜,胜于梨子。但荸荠的皮难对付,所以菜市场常有卖去皮荸荠的。荸荠去皮不难,只是琐碎,费时,用力大了就把荸荠削平了,自己亏本儿。我旧居的菜市场末尾有位老人家,常穿蓝布衣服,戴一顶蓝棉帽,戴副袖套,坐一张小竹凳。左手拿荸荠,右手持一柄短而薄的刀。每个荸荠,几乎只要一刀左手和右手各转一个美妙的弧线,眼睛一眨,荸荠皮落,一个雪白的荸荠瞬间就跳脱出来。

离家上大学后,自己租房子,自己下厨,自己去菜场,才觉得两眼一抹黑。以前我妈去菜场总是胸有成竹,好像当晚的宴席已经被她配平成化学方程式,只要斟酌分量买好就是。而我初次单个进菜场,被叫卖声惹得东张西望,如进迷宫。

见了菜肉贩们,也说不清自己要什么,期期艾艾,惹得对面大爷大婶们冷脸以对,就差没喝令我“脑子理理清再来”。临了,跌跌撞撞把疑似要买的买齐后,回家下厨,才发现短了这缺了那。回思爸妈和外婆当年精准犀利的食材、调料分配,顿有高山仰止之感。后来和老妈在电话谈这事,老妈问罢价,在电话那头顿足声我都听得清了:“买贵了!买贵了!”

过年前回家,陪爸去买年菜,顺便吃芝麻烧饼,喝羊肉汤。

闻到鱼腥味、菜叶味、生鲜肉味、烧饼味、萝卜丝饼味、臭豆腐味、廉价香水味,听到吆喝声、剁肉声、卖鱼的水槽哗啦声、运货小车司机大吼“让一让,让一让”声、小孩子哭闹声,望着满菜市场涌动的人流和其上所浮的白气呼吸呵出来的,蒸包子氤出来的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妥帖安稳的地方。好像小时候菜市场收摊后的馄饨铺,热汤和暖黄灯光散发着温暖。那时,好像人化成了泥,融进了一个庞大、杂乱但温暖的泥淖中。所谓落叶归根,其实就是告诉你:越是有泥巴的地方,越是安稳妥帖。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65918.html

关乎绝望的实验结论

10个毛病

得自在处真快乐

读书也不乐

再听父母跟你唠叨唠叨

竹影临风

退休后该做7件事

隔着一场雨

你“质疑”过吗?

探索,让人生变得有趣的重要线索

最新文章阅读

  • 尊重

    一 上清的一座咖啡馆里。在一本摄影集子里,见到一组作品。 是对一群狐猴的拍摄。背景皆是苍翠木林。粗老树干上,几只狐猴。狐猴端坐于树干,一只张开双...

    读者文摘2020-7-2
  • 七个臭男人的爱情表白

    1 情人节那天,我们学校附近的巧克力都脱销了,买巧克力的多数是汉子。烂操与大卫各自买了昂贵的巧克力,当他们送给小苹果时,发现她收到的巧克力已经多...

    意林2020-7-2
  • 不该发生的车祸

    李正是市电视台的记者。他们电视台每年都要搞一台3。15晚会,揭露一些产品质量问题。晚会收视率挺高,距晚会还有小半年的时间,台里便忙活开了。台长亲自...

    故事会2020-7-2
  • 一条跑道的距离

    不久前,在“朋友圈”看见一张大学室友跑马拉松的照片,他身材很好,没有一点赘肉。我拿给同事看,她们都花痴得直咽口水,殊不知他在大学时是...

    青年文摘2020-7-2
  • 笑死人的座右铭

    笑死人的座右铭: 1。有钱人终成眷属。 2。鲜花往往不属于赏花的人,而属于牛粪。 3。谎言与誓言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听的人当真了,一个是说的人当真了。 ...

    座右铭2020-7-2
  • “人造食品”来袭

    随着食品加工工业的发展,“人造鸡蛋”“人造肉”等“人造食品”纷纷袭来,它们不但能让人吃个够,还能吃得更健康。未来...

    读者文摘2020-7-2
  • 生与死

    我不与人争, 胜负均不值。 我爱大自然, 艺术在其次。 且以生命之火烘我手, 它一熄, 我起身就走。 (作者/兰德译/绿原) 记得那是2006年6月的一天,我...

    意林2020-7-2
  • 什么决定你拿高薪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去一家大型国企,由于产品老化,更新换代跟不上,他们连工资也发不出。有一次,办公室的几个人愤愤不平,原来,研发部开发出一项新产品...

    意林2020-7-2
  • 懊丧无奈之事

    有次等地铁,前边有个老头,后边有对情侣。车门刚开,人还没下,后边的小伙子就肩膀一扛,把我顶到一边,推开老头就钻进去了。有三个空位连着,他一屁股...

    读者文摘2020-7-2
  • 工蜂:蜂群中的无冕之王

    如果要評定动物界的“劳动模范”,那“桂冠”肯定是给蜜蜂。“不论平地与山尖,无尽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

    青年文摘2020-7-2
  • 赖床赖出大财富

    今天26岁的弗雷·安德鲁是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一位年轻人,他从小就是个“大懒虫”,喜欢睡懒觉,在学校读书时就经常因为睡懒觉而...

    意林2020-7-1
  • 敲响生命

    郭老师高烧不退。透视发现他胸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阴影,怀疑是肿瘤。 同事们纷纷去医院探视。回来的人说,有一个女的,叫王瑞。特地从北京赶到唐山来看郭...

    意林2020-7-1
  • [成长] 青春期,遇见“公元前”父母

    青春期是人生的一个薄冰期。尤其是女孩,心思更加细腻,情绪更加敏感,就像走在快要解冻的脆弱冰面上,随时都有可能“咔嚓”裂开一个洞,跌进...

    青年文摘2020-7-1
  • 古人如何赞“有才”

    现在人与人交往中,如果对方某件事做得很好,或某个方面很突出,很多人就会情不自禁地赞叹道:“你真有才!”“太有才了!”这当然...

    读者文摘2020-7-1
  • 深圳第一课

    十多年前,我去了深圳。在朋友家安顿下来后,开始为工作奔波。 每天一大早。起床后我就直奔楼下的报摊,买一份当天的《深圳特区报》,浏览一番上面的招聘...

    青年文摘2020-7-1
  • 给他人留面子的境界

    在金庸小说《侠客行》中,石破天练成了金乌刀法,武功高强。女友阿绣怕他误伤他人,多结仇家,于是对石破天说:“武林人士大都甚是好名。一个成名人...

    人生感悟202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