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了,把身体交给谁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2-11

在医疗新时代,“医生无所不知”的模式已经过时。取而代之的是,知情的病人和医生一起共同做决定,共同选择治疗方案。

可惜的是,虽然我们开始渐渐要求和医生的关系变得平等,但只要仔细审视一下,就会发现我们要求的仅仅只是结果的平等,却无法寻求过程的主动参与。

从进医院看医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甘心以“弱者”自居,病人甚至对自己的身体都没什么了解,就和疾病、医生发生了联系。这时,又怎么去做一个有尊严、有自由、聪明的病人呢?我们内心总是极其希望把自己交给一个能掌控全局的医生。医生手持先进器械,脑装各种门类的检查和疾病知识,像是权威的“家长”,我们却满怀无助、诚惶诚恐,对自己出错的身体一无所知。

这一刻,其实是谈不上平等的。医生处于控制的角色,起先是在技术上,后来是在心理上;我们作为病人处于屈从的角色,起先是在对疾病和身体的了解上,后来也是在心理上。

不同的是,当你在对自己的身体和疾病一无所知时,把所有的责任尽数交给一位专业人士,由他来承担所有的责任,在当时可以算是一种轻松的选择。但是一旦有一天,你发现,你全心信任的医生并没有让你恢复健康,那么,所有的希望顷刻间就破灭了。病人希望能从医生那里得到健康的承诺,而医生必须去实现这个诺言。如果不实现,有时只能法庭见。

谁为你的健康做打算?除了医生,还有你自己!

如果仔细观察一下这种关系,就会发现,病人将责任尽数交出,看似轻松,其实是偷懒而且被动。病人似乎是被动地被疾病袭击,于是也被动地等待医生(或者医生背后站着的医学)的处置发落。

病人很少意识到应去承担自己该承担的那部分责任,甚至连和自己密切相关的身体都不甚了解。而对自己身体的认识,对自己心理的关爱,努力和医生一起平等对话……这些其实都是我们可以去做的事。聪明的病人要求的是从头至尾的平等,是需要自己也投入努力的平等。

最好的医生其实是和病人一起作战的,那么,反过来也一样,最好的病人其实也是和医生一起作战的。

我们的身体里有一些防御机制,可能我们并没有真切地了解过它们的意义。只是,当它们出现时,因为对身体的不了解,我们的第一反应是找医生。

事实上,并不是我们一感觉“身体不舒服”,就该去找医生的。现在的大多数医生已经被培养成无药不欢,看见你发热,给你一盒退烧药,“先吃两片阿司匹林,再来找我”;看见你疼痛难忍,给你一堆止痛片,其实对你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在这时,你需要负起自己该负的责任,为自己的身体做点决定。

比如发烧,当我们感染了病菌之后,有时体温会升高,这是身体调节的结果。体内中枢有一个叫作体温调定点的机制,如果这个点增高,体温就会上调,一直到符合体温调定点为止。这时的发热是体温调节中枢的重新设定,是身体对抗病菌感染的防御机制,但我们大多喜欢在发热时用退烧药,因为我们觉得发热就是生病。

柏杨曾经这样描述他的一位医生朋友:“柏杨先生有一位医生朋友,一向过往甚密,可惜他有两项严重的缺点,使我对他的敬仰之心与日俱减。其中之一就是他很吝啬给病人吃药。现在流行的手段是,病人一进大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针葡萄糖加维生素B,或是一针退烧药假设病人似乎有点发烧的话而该医生朋友总是寻求病因,妄图根治,既劝病人少打针,又劝病人少吃药。于是乎,‘有口皆碑’,怨声载道。”

柏杨的口气是他惯用的反讽,事实上像这位医生这样,能在病人发烧时劝病人少打针、少吃药的人,现在已经濒临绝种。

病人改变不了医疗世界,但可以改变自己。一个病人去医院看病,如果医生说不用吃药,回去休息休息就好,病人大半会觉得失落,仿佛走时不带走一张处方,这一趟就全无意义。

在看病的时候,人们似乎习惯被控制,甚至可以说,喜欢这种医学的“干涉哲学”。不仅仅是治疗的“干涉哲学”,我们还习惯于从医生那里得到所有的信息。仿佛医生手中掌握着所有专业的信息,而我们一无所知。但是,现在这个时代,信息的格局已经改变了,我们有许多可以主动得到信息的渠道。有不少网站可以提供基本的医学信息,有些专业医学网站还有定期的专家网上咨询,一些病友也组织了相关疾病的论坛。如果你能阅读英文,那么可以看到的角度更多,得到的知识也更多。原先存在于我们和医生之间的信息沟壑,就可以变得越来越小。

在一个积极的病人眼里,他总是能发现自己可以积极主动参与的那部分。我们可以运用自己能控制的那部分力量,和医生一起对付疾病。我们还可以运用自己获得的信息和判断,去和医生商讨更好的方案。

聪明的病人不是习惯“被灌输”的病人,不是等待“被控制”的病人,也不是医学“干涉哲学”的绝对拥护者。身体是我们的,我们与其坐而述,不如起而行,和医生一起并肩前进。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65642.html

光荣的职业

难以归类的多丽丝·莱辛

娱乐不应至死

诸葛亮的人格障碍

善用人之短

朴素人生

老贝被打之后

掌声总在成功后

妈妈,我还是想你

汪曾祺为何爱逃课

最新文章阅读

  • 树木的力量

    我的家地处高层建筑林立的商业街,这里有一棵我最喜欢的道边树。某天深夜,我经过那棵树时不经意一抬头,发现它枝繁叶茂,我莫名地被它伸展出的枝条散发...

    读者文摘2019-12-30
  • 在爱情世界里,作一个有尊严的女子

    我曾经在网上发过一篇关于女性在生活和感情上应当保持独立的文章,当时就收到了大量的留言和回复。其中有不少女孩子对我说,你说的真容易,可我根本作不到...

    青年文摘2019-12-30
  • 傻媳妇的故事:照镜子

    有个傻媳妇,从没见过镜子,在外做生意的丈夫给她带了一面镜子回来。 傻媳妇拿过镜子一看,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哭哭啼啼地跑回娘家去了。 傻媳妇拿着镜子...

    故事会2019-12-30
  • 民国时期怎样打击空置房

    关于民国治房的文章,其宗旨就是带读者一起回首上个世纪前期的房价、房租、房产税、购房纠纷、开发黑幕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住房政策。丘吉尔说,回首越深...

    青年文摘2019-12-30
  • 何时你才能开始自己的梦想?

    你认识的人当中,有多少能够真正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指的是基于激情和渴望的梦想,而非那些基于实际需要或职业发展而设定的目标。这种梦想可以是任何形式...

    读者文摘2019-12-30
  • 以无用之事治时代焦虑症

    生活方式就是限制方式。你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就是选择了某种限制,无一例外。卢梭早就说过: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20世纪70年代安东尼奥尼所拍...

    读者文摘2019-12-30
  • 有缘总能相会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巧得真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下午快要收工时,工地李老板对张晓权说:“小张,你把我买的柑子替我送到我家。顺便跟莉琴说一下,...

    故事会2019-12-30
  • 爱久见人心

    01 这世上,至少有2万个人适合做你的伴侣,就看你先遇到哪一个。 可是,你怎么知道什么叫合适? 12岁的时候,你觉得那个陪你走夜路,把你送回家的少年,...

    青年文摘2019-12-30
  • 呕心沥血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呕心沥血 【汉语拼音】ǒu xīn lì xiě 【成语解释】 “呕心”,把心吐出来。语本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隐秀》。“...

    成语故事2019-12-30
  • 她为什么总吸引坏事

    友人开着一家小餐吧,聊起餐吧的一个主管。她说你知道吗,有些人,个人风水不好,做什么事都是错,坏事总找上她。乍一听,挺玄。但听完整个事情后,我觉...

    意林2019-12-29
  • 用味蕾留住爱

    2012年十一期间,中国传媒大学研二女孩杨涵去养老院做义工时,接触到了几位临终老人,在聊天中,老人们倾诉了一生中的愿望和遗憾,给她很大触动。 有一位...

    读者文摘2019-12-29
  • 西装革履见爹娘

    在政府机关供职的我,平日里常一副西装笔挺、皮鞋铮亮的职业装扮,总感觉太板太单调。所以,每逢双休日或是放假,便迫不及待地换上一身休闲装,也好让紧...

    青年文摘2019-12-29
  • 白米杀人之谜

    唐朝末年,朝政腐败堕落,各级官员不仅奢侈腐化,而且结党营私。以李德裕为首的“李党”,和牛僧孺为首的“牛党”互相排挤倾轧,拼...

    故事会2019-12-29
  • 人生要敢于尝试

    汤姆·邓普西生下来的时候只有半只左脚和一只畸形的右手,父母从不让他因为自己的残疾而感到不安。结果,他能做到任何健全男孩所能做的事:如果童...

    励志故事2019-12-29
  • 最孤独的虚拟饭局

    7月24日晚上,22岁的福州女生阿伦在饭店打包了几个菜回家。然后,她搬来小板凳,打开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脸和饭菜,开拍。 这是阿伦“人生中的第一个...

    意林2019-12-29
  • 我们的快乐与痛苦在被什么操纵,列举六大因素

    1.社会价值排序 什么是“社会价值排序”呢?简单说,只要你根据社会的观念,认为一个白领就比一个民工高档,一个大学生就比一个小学生厉害,那...

    读者文摘2019-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