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涧

读者文摘 日期:2020-10-16

陕西的山里有个地方叫清涧,那个地方出大枣。但当我们的车在清涧停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条泛着淡黄色泡沫的溪水,从弥漫着黄色烟雾的山的深处流出来,一直流进一条浑浊的大河里。不见蓝天,也没有鸟语花香,空气中流动着一股刺鼻的硫酸味。

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西安一个朋友曾送给我一大包红枣,上面优美地写着“清涧大枣”。他说清涧大枣是如何的有名,是当年的贡品。我把这包清涧大枣从中国背回德国。在湿润寒冷的冬季,我每天很珍惜地拿出几颗供皇帝吃过的东西,洗净以后剔去核子,和银耳放在一起用小火慢慢地炖,炖得满屋清香,然后再放进冰糖。我想象着陕北高原蓝汪汪的天,清清的山涧溪水在阳光下碎银一样地闪光。满山满坡的枣树在冬日灿烂的太阳下欢笑。却不知我是自作多情地用在浓烟和充满化学废料里结果的大枣“滋补”了一个冬天。

摄像拍着空中的浓烟和泛泡沫的溪水。这时正好有个女孩子赶着几头羊从溪边走过,摄像叫住她,想让她赶着羊涉过小溪,然后沿着溪水走向大山深处的村庄。那女孩子个子很小,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脸上很脏,头发细细黄黄的象干草。我的心里突然很痛,护着那女孩子指责摄像,说就因为你要拍个镜头,让人家小姑娘在这么脏的水里走,你以为你是德国电视台,就有权利让人做这样的事情?

德国人面面相觑地站在那里看着我。我突然意识到我这会儿婆婆妈妈地象个彻头彻尾的家庭妇女。协助拍摄的中方人员问明了情况,安慰我说,这不算什么,这水不深,乡下孩子能吃苦,你们给她一点钱就行了。我说,她就是不走我也会给她钱。这不是钱的事情。我们会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在深秋的季节趟这样的脏水沟吗?

摄像一脸尴尬地说,你这么说就让我很惭愧了。可你也天天在念叨,说空镜头很无聊,要让它们活动起来。这女孩子今天不从脏水里走,可她昨天走过,明天后天还会走。现在她为我们的镜头走一走,还走出了一点意义来。你说是不是?

我明白他说的是。我也明白他的设想很好。但我觉得除了理智和道德底线以外,

除了拍摄到理想的画面以外,还有一样东西在约束着人的行为,那就是感情。摄像见我犹豫不决,又说,如果需要,我也可以走过这水沟,但我走没有这女孩子走有说服力。

我哑然。我知道我今生今世拍不成大片。因为我是个容易被鸡毛蒜皮吸引注意力的女人。我总是在关注片子以外的事情。有一次在蒙古要拍杀羊的镜头,活蹦鲜跳的肥羊牵来了,我看了心里不忍,就跟摄像探讨怎么可以把镜头处理得既拍了杀羊,又不真的杀羊。结果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在那里切磋。周围的蒙古人都坚定不移地站在摄像的一边。最后杀完羊我才知道,蒙古人都在等着吃羊肉。摄像为此批评我不专业,说我最好改行去做做慈善业什么的。

我往女孩子的衣袋里塞了几张纸币,告诉她要过小溪,然后沿着小溪一直走,不要停下来,也不要往回看。回到家以后,把钱交给妈妈。我一边说着这些事,一边情绪低落到了极点。我知道我和眼前的这伙人都在做一件徒劳无益的事。我们拍这些环境污染的镜头,到什么时候才能反馈到这里。就是反馈到这里,又能改变什么?这女孩子拿了这几个钱,也根本不能改变她的生活。呼吸着肮脏的空气喝着污染过的水,她或许会早夭。如果侥幸活到十八岁,她就得嫁人,然后她会重复她母亲的生活。她的孩子或许会天天涉过更脏的水沟。一切都很难改变,在这深山野岭里面。

一个人十四岁的时候说要改变世界是有理想,一个四十岁的人说要改变世界就是太幼稚。可是一个人如果一生一世不为改变这个世界做一点努力,那就是太自私。我所以总是尽心尽力地在做,希望能改变什么,哪怕只是一点点。

摄像架好了机器,同事们都往女孩子衣袋里塞了些东西,巧克力,或者是圆珠笔。女孩子很乖巧,跟每个人都说了谢谢,我帮女孩把脸擦干净,跟她道了再见。她赶着羊走过小溪,肮脏的溪水淹没到她的小腿。她按我们的话一直往前走,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再回头。

目送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我们全体沉默,谁也没说话。

这是九十年代中期的事了,我希望现在的清涧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清涧。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64155.html

抓不下

活着本来单纯

看着我的眼睛

我们每个人的路都不是很宽

徐悲鸿的底线

住在宽容隔壁

性格色彩

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史蒂夫。乔布斯:不要害怕成为榜样

可怕的恶性竞争

最新文章阅读

  • 别让缺点大于优点

    丘吉尔在出任英国首相期间,曾经暴露出很多缺点。 身为首相的丘吉尔,对下属既不和善,又不体谅,还常常随口骂人,有时简直到了百般苛求和吹毛求疵的程度...

    励志故事2020-10-17
  • 无尤无怨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无尤无怨 【汉语拼音】wú yóu wú yuàn 【近义词】:无怨无悔、不共戴天 【反义词】:怨声载道 【成语出处】鲁...

    成语故事2020-10-17
  • 我有感觉

    杨局长因违纪被停职,他心情十分郁闷,想借酒消愁,一醉方休。刚端起酒杯,二叔就急匆匆地跑进来说:“孩子,官场险恶,身不由己,不干了也好。&rdq...

    故事会2020-10-17
  • 善良是一棵矮树

    如今是“利益原则”至上的年代。经商的人把利润置于首位,并为此拼搏。不经商的人在这种社会氛围的笼罩之下,也把利益上的得失作为思考的砝码...

    意林2020-10-17
  • “失独”之痛

    我国每年新增7。6万个“失独者”家庭,50岁以上“失独”群体日益庞大。 “与死亡俱来的一切,往往比死亡更骇人:呻吟与痉挛,...

    青年文摘2020-10-17
  • 30秒是我们相守的理由

    男人和女人吃完晚饭,然后,男人搭了车,直奔机场。他要去一个遥远的城市出差,飞机是不等人的。可是他们的晚饭精致并且丰富,一点儿也没有马虎。全是男...

    青年文摘2020-10-17
  • 让老树发出新枝

    有这样一位退休老教师,她说,如果我一生的教书育人是一棵树,那么我现在所做的就是老树上的一束新枝。 她叫张秀丽,河南郑州人。她所说的“新枝&rd...

    意林2020-10-17
  • 两岸同亲

    (1) 初夏时节,秦小琼奉命去南方作为期一周的公务旅行。秦小琼出门五天后,她的丈夫华剑刚也得到去一个风景美丽的海滨城市槟城赴会的机会。当华剑刚乘...

    故事会2020-10-17
  • 通过爱情,你什么也得不到

    看了一些评论,发现几个叫我觉得很难同意的观点,其中之一便是“爱情都是自私的。”爱情是爱情,自私是自私,这完全是两件事儿,也不知是谁那...

    读者文摘2020-10-17
  • 三尺之上,必有制度

    美国:一分钱的创意 塔达夫是一名机械工,长年负责操作一台叫“华纳西”的巨型机器,专用来切割金属。“华纳西”前面部分有两扇挡板...

    读者文摘2020-10-17
  • 清涧

    陕西的山里有个地方叫清涧,那个地方出大枣。但当我们的车在清涧停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条泛着淡黄色泡沫的溪水,从弥漫着黄色烟雾的山的深处流出来...

    读者文摘2020-10-16
  • 毕业了,再没有人在乎你的名次

    在近乎完美的斯坦福,我学到最宝贵的一课是:“不完美是OK的!” 我们那届的358位同学,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产业。他们惟一的共同点,是在进斯...

    青年文摘2020-10-16
  • 关于回家的语句

    关于回家的语句 1、回家,似乎总是与爱联系在一起的,母亲的唠叨,父亲关爱的眼神,几个细微的动作都可能成为日后想家的理由。爱溢满心底...

  • 吓人

    吓人 晚上天气闷热,又没有电,于是我把凉席铺到楼道睡。刚躺下就被蚊子围住,回家翻箱倒柜找出盘蚊香,点上放在脚旁,这才安然睡去。 不到一个钟头,我...

    故事会2020-10-16
  • 92年的诚信赔偿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德、奥为首的同盟国战败而结束。一年后,英、法、美等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凡尔赛宫召开会议,签订《凡尔赛和约》,和约中最重...

    青年文摘2020-10-16
  • 不归路

    大马哈鱼的繁殖过程十分惊心动魄。 在大马哈鱼的生殖季节,它们成群结队地从深海区域往内陆的江河跋涉,也许千万里吧,行程异常艰难。一些浅得刚能没过石...

    人生感悟202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