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礼服

读者文摘 日期:2021-6-26

我们第一次看到那件大红礼服时,父亲、母亲和我正在刚刚落下的雪中步行,准备去安大略市汉斯维尔镇缅因街上的哈勃五金店。在经过伊顿百货公司的窗外时,我们像往常一样驻足观望,做着自己的白日梦。

装饰华丽的展示橱窗厅摆放着前所未见的、最好的玩具。我立刻就喜欢上了一个大型的绿色四轮马车玩具。而玩具娃娃太可爱了,我都舍不得拿来玩。它们都安稳地陈列在那件令人惊艳的大红色荷叶边裙的下面。

母亲的眼睛盯着那一大块闪烁着红色微光的缎子,缎子上点缀着闪亮的黑天鹅绒材质的星形装饰,星形的中心部分缝有亮片。“我的天,”她用着迷的语调说,“看看这件礼服,真不得了!”然后,母亲完全一反常态地在打滑的人行道上跳着华尔兹舞步转了个圈。据我所记得的,每个冬季她穿的都是一件厚重的、带有木质纽扣的灰色羊毛大衣,结果母亲失去了平衡,向地上跌去。父亲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她。

母亲的脸颊比往常更红了,父亲笑话她,为母亲拍掉大衣上的雪,母亲嗔怪地打父亲,“嘿,别笑了!”她命令般地推开父亲的手臂,“这件摆在伊顿百货橱窗里的衣服真是太傻了!”“究竟谁会买件这么惹人注目的衣服?”

圣诞节快到了,我们很快就忘记了那件红色礼服。母亲的个性是,她不想得到或不想花钱去买那些并不实用的东西。她总是说:“这个东西不实用。”

但与母亲不同,父亲喜欢在预算允许的情况下奢侈一下。当然,他偶尔的挥霍也会惹来母亲的责骂,但是每次父亲的钱都是用在最善意的意图上的。

就像那次父亲买回家的那个电灶。我们原来住在牛舌湖畔的马斯科卡农舍,母亲常年使用的是一个木材火炉。在夏天里,由于厨房太热,连家蝇都不愿飞进去。但母亲还是在里面烤猪肉和芜菁。

一天,父亲给母亲带来一个惊喜,一个高档的新电炉。母亲拒绝使用,这是肯定的事,她说木材火炉还不错,电炉太贵了,而且太耗电。尽管母亲说她不喜欢新炉子,父亲和我都知道她非常喜爱那个新炉子。

旧农场还需要很多现代化东西,像室内的抽水马桶和干衣机,但母亲坚持称要等到我们家能够买得起再说。

我总是看到母亲在不停地做家务用手洗衣物,照料猪群或者打理我们庞大的花园所以她总是穿着打补丁的、印花棉布居家便装,并且系上一条围裙保持前襟干净。她确实有一或两件“特别的”礼服留着星期天去教堂穿。尽管有那么多事要做,她还是抽出时间制作自己的衣服。尽管衣服不怎么华丽,但穿起来还不错。

那个圣诞节,我在一家“五角到一元店”为父亲买了一把鱼饵,分别装在好几个火柴盒里,让父亲可以多拆几个礼物。为母亲选礼物就更困难了。

父亲和我问她想要什么礼物,母亲仔细想了想,然后以适当的方式含蓄地告诉我们说,她要一些擦拭杯盘用的抹布、洗脸毛巾或一个新的洗碟盆。

那是新年以前的最后一次,我们去了一趟镇上,当车开到缅因街上时,母亲突然惊奇地叫道:“快看那个!”她兴奋地指向父亲刚刚开车经过的伊顿百货。

“那件深红色礼服不在了,”她不相信地说道,“真的不在了。”

“噢……不是吧!”父亲轻声笑着,“我的天,还真是不在了!”

“谁会这么傻,买一件这么炫耀的礼服?”母亲摇着头问道。我和父亲快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他冲我眨了眨蓝色的眼睛,还用肘轻轻碰了我一下。车沿着街道继续向前开去,母亲伸着脖子从车后窗再次向商店望了一眼。“不在了……”她低语道。我几乎可以肯定她的声音中带有一丝渴望的伤感。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圣诞节的早晨,我看着母亲用手剥去一个大盒子上的薄纸,盒盖上写着“伊顿百货最好的搪瓷洗碟盆”。

“噢,弗兰克,”她称赞道,“这正是我想要的!”父亲坐在摇椅上,咧嘴大笑。

“我又不是傻子,我应该送给你这个世间少有的老婆真正想要的圣诞礼物,”他笑道,“继续,打开看看,看盆子有没有缺口。”父亲对我使了个眼色,真的很古怪,我心中对父亲的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母亲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大的白色搪瓷洗碟盆盆中容纳不下的深红色缎子拖坠到母亲的腿上。母亲用她颤抖的手触摸着那件用第一流面料制作的大红色礼服。

“噢,我的天!”母亲叫出声来,眼中噙满了泪水,“噢,弗兰克……”她的脸像小房间角落里圣诞树上闪耀的星星一样明亮。

“噢,你就别操心了!”父亲说道。“让我们看看是否合身,”他笑道,帮母亲将这件品质一流的礼服套在她的肩上。闪闪发光的红缎子包裹着她,恰到好处地将里面那件打着补丁、褪色的印花便装遮住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我为父母身上闪耀的、以前没有发觉的光辉而着迷。他们在房间内跳起了华尔兹,那件大红色礼服在我的心底旋动,展示着它的魔法。

“你看起来真漂亮。”父亲轻声对母亲说她确实看起来非常美!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61478.html

迭代:聪明人的笨功夫

法国人的勾引之道

梅婷:运动让我如此美丽

好女必读书

十里红妆

28载爱心路

林则徐芋泥待客

商场是免费的景点

世界人

每步见药

最新文章阅读

  • 苏阳:听岁月在唱歌

    这是一个收藏黑胶唱片的人。 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很是让我吃惊。 本以为,玩黑胶唱片或者说收藏黑胶唱片的人,应该是满腹经纶,一把年纪的模样,如...

    读者文摘2021-7-24
  • 朋友之树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会邂逅许多人,他们能让我们感到幸福。有些人会和我们并肩前行,共同见证潮起潮落;有些人会和我们短暂相处,然后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人生感悟2021-7-24
  • 当一个青年周游世界

    有一位贵妇曾问毛姆,如何才能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作家。毛姆开玩笑说:“每年给他150镑,给5年,叫他见鬼去吧。”过了不久,毛姆回过味儿来,...

    意林2021-7-24
  • 小巫见大巫

    大刘在一家高档餐厅做大厨。这天晚上,经理拿着一份菜单告诉他,知名热播剧导演猛叔光临餐厅,这份菜单就是猛叔本人亲自拟定的。大刘点点头,就去操作间...

    故事会2021-7-24
  • 谁是盲人

    由于天生双目失明,我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只能通过别人的眼睛来塑造自己的形象。遗憾的是,在别人眼里,我的形象似乎更残缺。 有些人认为既然我看不见,当...

    读者文摘2021-7-24
  • 与草化敌为友

    草是庄稼的敌人。庄稼是父亲的心头肉。草跟父亲势不两立。 草长在庄稼地里,与庄稼争抢养料、阳光和雨露,那些草明着是长在庄稼地里,暗里长在父亲的心头...

    青年文摘2021-7-24
  • 昨夜,雨和我交谈

    昨夜, 雨 和我交谈, 它慢条斯理地说, 从翻卷的云层 落下 是何等快乐, 一旦落到地面 又会产生 一种新的快乐! 这是雨落下时 所说的话, 它散发出铁的...

    意林2021-7-24
  • 宾至如归的故事及注释

    【汉语拼音】     bīn zhì rú guī 【名词解释】 客人来到这里就好像回到自己的家里。语出《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后用&ld...

    成语故事2021-7-24
  • 两座墓

    我想说的两座墓的主人都姓陈,一个叫陈寅恪,一个叫陈独秀。 陈寅恪的墓在庐山植物园。那天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在植物园转了一圈,出来后我到植物园边的...

    读者文摘2021-7-24
  • 梦想的凳子

    都快8岁了,他10以内的加减法还是算得一塌糊涂。父亲把墙根下玩打石头的他拽起来,丢给他一个书包说,上学去吧。 父母一天到晚想着他能有一个正经营生。...

    意林2021-7-24
  •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汉语拼音】bǎ wàn mǎi zhái,qiān wàn mǎi lín 【近义词】:居必择邻 【反义词】:孟母...

    成语故事2021-7-24
  • 月是他乡明

    《圣经》里有一则很有趣的小故事:耶稣成名之后,回到家乡讲演,听众根本不买账,只是嗤之以鼻:这不就是那个木匠家的小儿子吗?耶稣没动气,说:没有一...

    读者文摘2021-7-24
  • 经典爱情英语句子

    经典爱情英语句子 A heart the loves is alwasys young. 有爱的心的永远年轻。 At the touch of love everyone becomes a poet.每一个沐浴...

  • 从旅到旅

    倘使说人生好像也有一条过程似的:坠地呱呱的哭声作为一个初起的点,弥留的哀绝呻吟是最终的止境。那么这中间从生到死,不管它是一截或是一段,接踵着,...

    人生感悟2021-7-24
  • 日本人开始测量“疲劳”

    日本经济起飞阶段,曾经产生过一种著名的“并发症”“过劳死”。不少特别勤奋的日本人由于工作太过劳累,身体极度疲倦,最终抑郁自...

    青年文摘2021-7-24
  • 玻璃上的花纹是怎样刻出来的?

           化学实验室里有一种会“啃”玻璃的化学物质,一旦玻璃制品和它接触,轻的去掉一层表皮,重的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