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燥的灵魂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1-8

我憎恨把水不当回事的人,他们让我愤怒,让我浮想联翩。

1997年前后,是我人生中最干渴的一段时期,那两年,天不落雨,日复一日蒸腾。在我的故乡,我的沿着安河迁徙的亲人们遭罪了。地下水源不见了,井干了。人们担桶拿盆,拖儿带女,踉踉跄跄奔到南坡下的沟里找水源。那是他们的福地,几百年来,有了祸事、匪事,他们总是依靠秦岭化险为夷。那道大梁不但是中国的龙骨,也是他们的主心骨。在历史上,中国人每一次走不下去的时候,只要靠近土地,他们的心灵就是饱满的,他们就不管多难都还总能走下去。亲人们在南坡下的羊山古河道下挖出了一汪黄水汤。

每天打水是这样开始的:清晨五点来钟村庄第一户人家担上桶出发了,那时天还麻麻亮,天空辽远。在他挑出第一担水的时候,另一户人家开始动身,如此重复,于是有的人家到了十点钟了,才挑来了水,烟囱开始冒烟。就那么一汪水,同时打的人多了,水源就消退了,半天上不来。

后来我上大学了,口袋里有了可以自己操纵的零花钱,我就对那些五颜六色包装里的叫“饮料”的水产生了兴趣。但那一年,我并不快乐。我有一位同学来自甘肃,他告诉我,今年他们那里又是干旱,他的父亲种下750多公斤种子,收750多公斤瘪麦子。他还说,麦子还没有熟,就全掉在地里了。有人嫌割麦浪费劳动力,把地里的麦子全都点燃了。

我大学时代的宿舍里有我的一位老乡,每次他刷牙的时候我都愤怒不已,他尽情地开着水龙头,不让它有片刻停止,直到他完成那道工序。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称灵魂是干燥的,“干燥的灵魂是最智慧最优秀的”。我对此嗤之以鼻,这位苦行主义者,肯定没有见过干旱。但他又说:“对于灵魂来说,变湿乃是快乐。”我觉得这位哲人真是伟大,而我,在南方的湿润里,突然起了回家的念想,想回去看看那些“干燥的灵魂”。

就在那个夜晚,我的亲人们挑着灯走过秦岭的山道,他们脚步坚实,远处漫游的火光,正记录着灵魂的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61156.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先身教再言传

    在课堂上,德国教练技术学院院长施密茨博士讲了一个故事:一个男孩很喜欢吃糖,父亲想尽办法制止,但都没有效果,于是父亲决定请附近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读者文摘2019-2-15
  • 不能弹琴就唱歌

    黄昏时,莉娅出去散步,走过一条僻静的小街。忽然,她听到一阵柔美的歌声,顺着声音,一路找寻,来到路边的一家乐器店。 莉娅忽然产生一种冲动,想进店去...

    读者文摘2019-5-15
  • 你只需努力,剩下的交给时光

    有一次健身课的内容是拳击,我打了半场下来坐在场边休息喝水。我问教练:“教练,你说我以后能当教练吗?”其实我并不想当教练,无非是没话找...

    读者文摘2018-10-16
  • 上班第一个小时要做什么

    工作日中的第一个小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一个小时会影响到你的生产效率水平,以及一整天的心态。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方法,把工作按照优先级顺序排...

    读者文摘2019-8-25
  • 16岁出门远行

    少年派的流浪开始时,他才16岁。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标签里,16岁的你青黄不接,张皇失措,寂寞孤独。 成长是一场世界观的漂流记,对那些立志改变世界的少年...

    读者文摘2019-6-4
  • 生活伴随着漫长的伏笔

    没有什么可以一次拯救你,就像没有什么能一次就打倒你 那是一个冬天,没有顺利找到房子,我就在朋友家铺个睡袋,白天上课,晚上赶稿。朋友一早就要上班,...

    读者文摘2019-8-12
  • 我的各种奇葩学生

    乔治·古斯里奇博士是美国著名教育家、作家,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大学教授。在暴风雪肆虐的白令海偏远小岛上,他为祖祖辈辈以捕猎为生的爱斯基摩孩...

    读者文摘2019-5-19
  • 像夏日的黄昏缓缓降临

    博尔赫斯,这位阿根廷最伟大的作家,诞生于一个患有遗传性失明症的家族中。他用一双视线模糊的眼睛阅读了无以计数的书籍,对众多热爱博尔赫斯的读者来说...

    读者文摘2019-6-16
  • 四季歌

    当夏天匆匆赶到的时候,春姑娘还没有走远。“我爱你,亲爱的春姑娘!”夏天恭敬地给春姑娘送上了一大束郁金香和玫瑰。“相信我吧,亲爱的...

    读者文摘2019-5-6
  • 给自己来场成人礼

    在远离文明社会的原始部落,到成人年纪的孩子会参加成人礼。 他们全身涂满红色的油彩,躺在床上,家人围绕在旁呼喊着孩子的小名,唱着送别死者的歌。这是...

    读者文摘2019-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