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值一千块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1-10

这一段时间,我除了当老师、当毛毛虫、做DJ之外,又接了一个新工作。每周我会飞去长沙主持湖南卫视的娱乐节目《快乐大本营》。节目不错,好玩得紧,所以虽然累,我依然乐此不疲。

一次周四晚上彩排结束后,我正要去办公室开总结会,观众席上一个小男生把我叫到一边。

“何炅哥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小男生有些忐忑地问。

“什么忙呢?”我自然以为是要签名或照片之类,便也轻松反问。

“何炅哥哥,我的同学都说我和你很像,你能做我的哥哥吗?”

咦?这倒新鲜。我当下仔细打量这名有创意之新新人类,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只是,长得清秀可人,又为什么妄自菲薄地说像充其量算长得有“特色”的我?

“这个……你希望我怎么个哥哥法呢?”我费了很大劲儿忍住笑又问道。

“只要你明天上午到我们教室门口叫我出来一下就行。”

闻所未闻!我好奇心顿生:“为什么要这样?”

小男生沉默了一会儿,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之后才说:“我说实话吧。大家都说我像你,我一时激动就说你本来就是我哥哥。同学说我吹牛,我们就打了赌,只要你明天上午去我们教室一下,我就可以赢一千块。”

“一千块?”我下巴差点儿没掉地下。“我倒成了你的摇钱树了?你不觉得这对我很不尊重吗?你怎么可以拿我打赌?”我抗议道。

小男生满不在乎地说:“没有不尊重你呀,我们经常打赌的。什么赌都打。”我的记忆力不太好,好多读书时代的故事都记不起来了,但我可以肯定在我读高中的时候从来没有和同学打过什么赌,更别说赌一千块!

现在的孩子怎么了?

“我明天没有时间,有时间我也不会去。而且我也不许你以后再和同学打赌,如果你真把我当哥哥的话。”我说得很激动,可看到他很失望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我从书包里找到一张照片,匆匆地在背面签上名,写上“给弟弟”,递给他说:“我想这个也许能证明你没有吹牛,以后再不要和他们打赌了。”小男生好像还是有些不甘心,欲言又止地走了。

一个星期以后,我又飞去长沙,《快乐大本营》彩排结束后我又在现场看到那个男生,他在等我。走过去打招呼:“大家还说你吹牛吗?”

“何炅哥哥,你明天上午有时间吗?”“弟弟”笑眯眯地问。

“怎么,还要我去你们学校?”

“那个赌还没打完。上次我没来得及告诉你,如果你没去,我就得赔给同学一千块。”

小男生笑靥如花,我吓出一身汗。

见我半天不说话,他很轻地说:“没时间就算了。”

我瞠目结舌地问:“你要输一千块?”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千块吗?”

倒像我没见过钱似的!嘿,我这暴脾气!“我问你,如果我不去,你哪来这一千块?你爸你妈给?”

小男生豪迈地说:“我才不会找爸妈要呢!”

“那钱从哪儿来?”

“……”小男生沉默不语很久,突然冒出一句:“所以你肯定会去。”

过分!我差点没给他气得一屁股坐地上!更可气的是我已经知道我真的肯定会去的!

其实,这个小男生绝非贪财之徒,他也只是一时兴起,口出妄言。虽然说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可我真的担心这个小男生因为这笔不小的赌做出什么错事!

我咬牙切齿地答应:“我去。”在他欢呼之前我接着说:“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你虽然赢了,但不许拿同学一分钱。”“没问题!”“第二,我不管你能不能带动其他同学,但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沾惹打赌这种坏毛病。”

“我叫他们也别再打赌了。”该帅哥开始大包大揽。

“好,明天见。”说完,我心里一阵发毛。谁知道明天会是怎样的状况呢?第二天,我手里拿着一封连夜写好的信穿过烈日下的校园。树阴下展卷而读的学生好奇地打量这个戴墨镜的鬼鬼祟祟的家伙,猜测着。有眼尖的在身后大叫:“何炅!”我愈发匆忙地小跑起来,心里想:“我一定是疯了!”

好不容易找到他们的教室。往门口一站,我看到我那位“弟弟”正伏案疾书。要说我这位老弟真是“演技超群”,抬头见我,他立刻做出吃惊和不耐烦的表情,满脸的潜台词是“叫你别来学校,又来干什么”,我一边在心中为他的精彩表情喝彩,想踹他一脚,一边递过那封信:“我走了,好好念书。”然后涨红了脸逃也似的离开!

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我好像别无选择。我也不知道那个小男生会不会信守他的承诺,但我知道如果他好好地看我给他的信,他也许会从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

“弟,其实人生就是一个大赌局,到时候生活自然会逼你下注,你们现在该是好好修炼、积累人生筹码的时候,又哪有时间玩这种无聊的打赌游戏?另外我不知道你们家的经济状况如何,我目前正为把系里读不起书的贫困学生留在校园而忙碌,当你们一掷千金的时候,请想想他们。”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60503.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对得起房价,对不起爹娘

    决定贷款买房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错了,被人蒙住了双眼,吓跑了理智。蒙住我双眼、吓跑我理智的,不是别人,正是房价。 为房价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查询银行卡...

    读者文摘2018-9-23
  • 阿炳的故事

    我对家乡始终有一丝愧疚,而那一根弦,与民间音乐人阿炳脱不开干系。 身为一个无锡人,我从小就对老乡“瞎子阿炳”充满了感情。这不仅是因为老...

    读者文摘2019-6-6
  • 谁会知道差别呢

    一位父亲带着他的两个儿子去打小型高尔夫球。他走到售票处询问门票价钱。 “成人5枚硬币,6岁以上的儿童3枚硬币,6岁以下的儿童免门票。”售票...

    读者文摘2019-1-15
  • 雁门红

    每逢冬天,总会想起雁门关上道路两边那一丛丛不知其名的小红果。星星点点、红红艳艳的小红果,像一苗苗大风扑不灭的小火焰,像千盏万盏挑着的小红灯笼,...

    读者文摘2019-3-4
  • 转身之美

    他家住山东泰安,在北京读大学期间,结交了一位澳洲友人,两人热情相约有朝一日一同游览泰山。但直到10年后,他们才找到实现心愿的机会。彼时,两人都已...

    读者文摘2019-8-18
  • 大师的弯腰

    卢梭小时候生活在法国西北部的拉瓦尔市,他的父亲是一名打铁匠。父亲希望他将来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经常要传授他一些打铁的知识。 卢梭进入学校读书...

    读者文摘2019-4-18
  • 这些差位你要躲

    生活中哪些地方最脏、对健康最不利?美国《预防》杂志近日撰文为读者进行了总结。 1、公共厕所的最差位置中间的厕位 一项研究表明,人们在上厕所时,往往...

    读者文摘2019-5-17
  • 马拉利的账单

    马拉利怀揣一本烫金的《鲁宾逊漂流记》排在长长的队伍里,心跳得跟战前的鼓点一样。 “唉,还有比我更惨的吗?父母离异,自己无家可归。可怜的奶奶...

    读者文摘2019-6-4
  • 那些可爱的梦想们

    打小,我就是个爱瞎想的人,想得自己眉飞色舞心里像开了朵花,宛如已经走进了想象中的世界。至今想起自己儿时的梦想,还会咧开嘴巴傻笑。 5岁时,拽着妈...

    读者文摘2018-12-25
  • 爱的语言

    亨利·托尼住在意大利瓦耶里市一个平民区里。因为贫困,他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他衣衫褴褛,常常往来于垃圾房和赌场之间。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读者文摘2019-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