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善之间

读者文摘 日期:2021-1-7

这是一个暴躁的时代。在微博上我见过几个经济学爱好者吵架,说起来也是真名实姓、有头有脸的人物,吵起来竟然也时不时冒出“你这个傻×”“×××这个蠢货”“你吃×××的屎去吧”这样的用语。如果真是像希特勒和犹太人那样不共戴天也就罢了,但真要仔细去推敲,发现争论双方很可能70%甚至90%的观点是相似的,但即使是30%甚至10%的分歧,也往往导致“一言不合就掀桌子”。

这样的暴躁显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学家。在一个不习惯于就公共议题展开公开辩论的社会里,人人都是易燃易爆品。在一个有着悠久的“你死我活”传统的文化里,真理永远是独家经营。

我对迈克·桑德尔的喜爱,与其说是因为他的某个具体观点,不如说是因为他对所有论敌都抱有最大程度“同情性理解”的态度。作为一个当代政治哲学家,桑德尔被划分在“社群主义”这个理论阵营里,但是在他著名的哈佛公开课里,以及根据课堂讲义整理出来的《公正》一书里,桑德尔对社群主义的竞争对手功利主义、右翼自由至上主义、左翼平等自由主义、康德式的普遍人权学说都作出了最善意的阐释。当然他的论证最终引向了对这些理论的批评,但这是在对其作出最充分的辩护之后。

正是因为桑德尔这种“厚此不薄彼”的公允,《公正》一书教给读者的与其说是真理,不如说是困惑;与其说是信念,不如说是迟疑。但困惑和迟疑并不一定是坏事。当思想太多地被权力用来当作棍棒,困惑就成为宽容的前提。当人人争当杀气腾腾的真理代言人时,迟疑则是一种智性的成熟。“你知道得越多,你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也就越多。”

比如,有个恐怖分子嫌疑人,可能掌握了一个会导致成千上万平民死亡的恐怖袭击秘密,只有拷打他才可能获得该信息。为了获取信息,应不应该对他进行刑讯逼供?应该,那么好,你是哲学上的功利主义者因为你认为为了多数人的福利,可以牺牲一个个体的权利。但是,如果无论你如何拷打他,他都不会招除非你对他3岁的小女儿实施酷刑你还愿意做那个功利主义者吗?在成千上万平民的生命和一个小女孩的权利之间,你大约感到了迟疑。

再比如,篮球巨星乔丹在运动生涯里,年收入曾高达数千万美元。政府应该对他强制征收高税收,以促进经济平等吗?你也许会说,应该,因为他每年交出100万分给100个贫困家庭,对他自己来说,不造成什么大的损害,却可能大大改善100个家庭的生活条件,甚至可能改变100个孩子的命运这里促进的可不仅仅是结果平等,而且是机会平等。可是,那么,政府有没有权力出于同样的理由强制我们献血甚至献骨髓呢?毕竟,在体检合格的情况下,捐点血甚至骨髓不会真正影响我们的健康,对于那些急迫需要这些医疗救助的人,这却是雪中送炭。在平等和权利之间,我们再次感到了迟疑。

又比如,一个叫比尔的人,碰巧知道一个叫威蒂的人的下落。威蒂是个毒贩,正被政府通缉。比尔应该向警察供出威蒂的下落吗?当然应该,你可能会说。可是,如果威蒂是比尔的亲哥哥,并且从小两人相亲相爱呢?事实上,这个叫比尔·伯格的人宁可为了哥哥而辞去麻省大学校长的职位,也不肯配合警察揭发哥哥。事实上不少人被他对哥哥的忠诚及其牺牲所感动。可是,难道一件正确的事情,仅仅因为适用于你自己的亲人,就变成一件错误的事情吗?在康德式的绝对命令和桑德尔式的共同体忠诚之间,我们再次陷入徘徊。

这样的例子可以无限举下去。如果“生命是最宝贵的”,我们愿意为了降低高速公路上的车祸伤亡率而将最高时速降低一半吗?如果只要不伤害他人,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女性可以将自己的子宫作为一个工厂,在淘宝上出售自己的婴儿吗?如果政府应该保持价值中立,那么政府应该花同样多的钱资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垃圾肥皂剧吗?……根据心理学上的“认知冲突”理论,人有追求逻辑一致性的本能,但是这些令人困惑的情境似乎又提醒我们,没有一个正义标准可以放之四海且贯通古今,每个人实际上都在特定情境下“因地制宜”地选择正义原则。在读《公正》之前,我们也许清楚自己的原则是什么,读完之后,可能反而变得糊涂,因为每一种观念似乎都有它的道理。

每一种观念似乎都有它的道理,未必导致相对主义。它只是提醒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构成冲突的未必仅仅是“善恶”之间,一种“善”和另一种“善”也可能构成紧张关系。权利和福利之间,“绝对命令”和“人之常情”之间,平等和效率之间,自由和安全之间,常常存在着取舍关系。我们尽可以根据自己的观念,论证哪种取舍更合理或更合乎时宜,但是如果有人告诉我们存在着一种没有代价的选择,那我们也许就需要提高警惕。一百多年来的中国,从立宪派到革命派,从复古派到西化派,从民族主义到国家主义,从市场原教旨主义到民主万能论,有太多的观念传销者试图告诉我们存在着一种“包治百病”的药方,遍体鳞伤之后,也许我们可以在下一次冲锋陷阵之前,表现出一点点的犹豫。

犹豫不是为了逃避选择,但是它令选择之后的制度设计更加审慎和包容。也许我们的观念会被四通八达的“同情性理解”所模糊,但模糊下去的论点之下会显现出更清晰的论证。每个人最终会得出自己的结论,但这应该是通过穿过论敌的观念,而不是绕过它们。有人在形容美国的立宪经历时指出,这不是一个伟大的胜利,而是一个伟大的妥协。的确,在诸善之间,妥协比胜利更值得庆祝。

《公正》的另一个可贵之处在于它思考哲学的方式。这本书并不讨论一个个抽象的哲学问题,而是引领我们发掘生活的哲学性。在桑德尔的带领下,我们发现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几乎每一个细节里都暗藏着一个“哲学按钮”,按下这个按钮,庸常事物收拢的意义就会“孔雀开屏”。大到言论自由的边界何在,小到餐桌上的AA制是否合乎伦理,都可以进行哲学意义上的反思。亚里士多德、康德、罗尔斯、诺齐克的思想不再是学院派的概念游戏,而是照亮现实生活的手电筒。

在这个意义上,桑德尔可以说是授人以渔而不是授人以鱼。当然过于频繁地掏出“手电”也可能败坏生活的兴致。有一次我和城东的两个朋友聚会,在选聚会地点时,我情不自禁地思考:难道不应该在东边聚餐吗?一个人跑胜过两个人跑,这符合功利主义原则……但是凭什么要为两个人的利益牺牲一个人的利益,这难道不是传说中的多数暴政?……看来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沉睡的哲学家,千万不能轻易惊醒它,因为所谓理性,就是一场伟大而漫长的失眠。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59023.html

从富强到文雅

美国教育部长的邻居

我的童年才是真正的童年

王二的水井和中国的油价

旋转以后,静静生活

为孩子降落的雪

求学之道

[人生] 过就是错 等6则

内在的声音

布袋莲

最新文章阅读

  • 我画的不是胖子

    84岁的费尔南多·博特罗被称为“哥伦比亚最伟大、最著名的艺术家”,也是目前拉丁美洲在全球知名度最高、影响力最大的在世艺术家。 博特...

    读者文摘2021-1-7
  • 白手也能创业

    生活中经常有人会问:“我现在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我也没什么经验、也搞不到资金、也没什么技术,我该怎么办?” 事实是,任何高人也不可能立...

    读者文摘2021-1-7
  • 全家福

    袁方和妻子黄欣都是公司白领,平日里工作很忙。眼看儿子阳阳要上幼儿园了,需要人接送,两口子犯了难。黄欣提议道:“把你爸接来住吧,反正他一个人...

    青年文摘2021-1-7
  • 被鲸鱼生吞之后

    约拿与大鱼 在《圣经》中有一个这样的故事,说的是个名叫约拿的人在触怒耶和华后,被耶和华安排的一只大鱼吞了。后来,约拿在大鱼腹中虔诚地忏悔了3天3夜...

    意林2021-1-7
  • 北师大招彩票硕士,你怎么看

    北京师范大学国家彩票发展研究院正式成立,这是一家集彩票事业发展的科研、教学和服务于一身的科研机构。据介绍,该研究院将招收彩票硕士生。你认为彩票...

    意林2021-1-7
  • 扒手

    那个穿暗色粗格呢子衣服的女子扒斯通的口袋时,我正坐在假日旅馆的豪华休息室,翻阅一本杂志。她扒得很漂亮。斯通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绅士。手持拐杖,他...

    意林2021-1-7
  • 枣树的旅程

    初夏,在百花凋零后,枣树终于慢吞吞地抽新吐绿。叶子长了,花也开了。枣树的长叶与开花比其他植物更干脆,不似桃花那般欲说还休,倒像一位阅历丰富的知...

    读者文摘2021-1-7
  • 卜夜卜昼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卜夜卜昼 【汉语拼音】bǔ yè bǔ zhòu 【近义词】:玩物丧志、无尽无休 【反义词】:适可而至 【成语出处】先秦·左丘明...

    成语故事2021-1-7
  • 诸善之间

    这是一个暴躁的时代。在微博上我见过几个经济学爱好者吵架,说起来也是真名实姓、有头有脸的人物,吵起来竟然也时不时冒出“你这个傻×”...

    读者文摘2021-1-7
  • 妈妈,让我给您涂指甲油

    这天早上,家里有一大堆家务正等着凯西去做。这时,女儿却走到她面前,撒娇道:“妈妈,您先给我涂指甲油,然后我再给您涂指甲油,好吗?” 凯...

    故事会2021-1-7
  • 向前看

    一次,我问一位励志大师:“一个人如何来激励自己呢?” “不断地向前看。”励志大师说。 “向前看?是用前面的目標和希望来不...

    人生感悟2021-1-7
  • 蟑螂寓言

    厨房里来了不速之客。 用“蟑螂粘板”待客。 我在,客人很羞涩。 后来,客人很狼狈。 “引诱蟑螂信息素”在粘板中央。蟑螂个头越大...

    寓言故事2021-1-7
  • 高处是我的弱项

    从成田机场驱车赶往东京,看到一个眼生的高高的东西,正在想那是什么,原来是晴空塔。有一阵子没见,竟长高了好大一截。就好像看着熟人的小孩感叹一样:&...

    意林2021-1-7
  • 爱的馈赠

    一位满脸稚气的年轻记者对我说:“刚刚读了你在文汇月刊上发表的文章《没有失去的记忆》,我感到惊奇,想不到您这么大年纪,心情还是那么不平和。&r...

    读者文摘2021-1-7
  • 配资客李魁

    1、牛刀小试旗开得胜 李魁从老家贵阳来江南打工已10余年。他没什么文化又没什么手艺,打过临工拾过荒,直至在农贸市场门口摆了个书报摊,才算安稳了下来...

    故事会2021-1-7
  • 努力学习的意义

    三年前,没上过一天学的外公,被肺心病折磨了八年后,自己在医院里拔掉鼻管,不理在床边跪成一排的三个舅舅的哀求,强行要求出院。 救护车把他送回家后,...

    读者文摘20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