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送我的那一首歌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0-8

“老天确实是送了我一首歌。”我总是跟旁人这样说。但是如果在闪烁的灵念扬起时,你并没有站上前去迎取,终究也只是随风而逝的一抹感动而已。

“是最后一场雪了。”门房老爹倚着门说。哆嗦的身形,叫人耐不住地起了反感。1992年,西单……新街口喧闹不止,这片大地像是一个即将苏醒的巨人,每个人都怀揣着一个梦,我们笑话着南方的乡愁,汇向这涌起的潮流。

录音棚的活儿,已经停滞好几天了。“老爹要来赶人了,如果我们的工作再没有进展……”对着我的编曲正帆,玩笑话是那样说的,没准儿,心里还在阴郁地嘀咕:“老爹你别麻烦了,待会我就把他给杀了,然后我再自杀,就死在新街口这浪漫的雪夜里……”但是我没说出口。知道这一季灵感之神再也不会眷顾我们了,无颜回南方见父老,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去喝酒吧!”我下了收工的指令。走在录音棚外窸窸窣窣的幽暗胡同里,巷子口有一块惨白的路牌,在昏弱的路灯下泛着光,“百花深处”,老爹说这胡同深处的录音棚,在旧时代还是个王爷府,住着格格,养着满庭院的花儿!所以就有了这样的来由。

踩在刚下的雪上,发出呜咽的怪声,突然感觉是不是老北京这些漂亮的灵魂,都依着你的脚印,跟了过来讨酒喝。真想我南方温暖的小城镇啊!酒过三巡,不自觉地用闽南话引着胡同门缝里泄出来的段子,怪异地哼着:“我哪帖北京?我哪帖北京?”凄苦无比。

“Onenightin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迎着胡同幽暗的深处,越唱越带劲。“就这个啦!等的就是这个啦!”我跟正帆两个人伫立在百花深处胡同里,唱着唱着有种泫然欲泣的快感。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赶回录音棚,重新架起了器材,着了魔似的录了起来。后来门房老爹说:“见鬼了!前儿个来了好些天,也没录出点成绩来,怎么着喝完酒跑回来吵着要录音,个把钟头,就完了那首歌了!”

我就想老爹你别费神了,我就那么个无心的痴念,念去了那百花深处。当闪动的灵念出发时,完成一首歌又需要多少时间呢?

于是我知道,那年的最后一场雪里,老天确实送了我一首歌。百花胡同里那些漂亮的灵魂,在胡同深处体贴又温柔地讪笑着。那样的夜里,没有人不是动了真情,也留下了许多的真情。

而闪动的灵念发生时,如果我们没迎取它,那它也不过就是雪夜里一抹感动而已。

许多年过去了,老北京早已脱胎换骨,有了更强壮的面貌。录音棚那胡同深处,偶尔也会经过,朋友们见到我时总是像有什么话要说似的笑而不语。

我在想,你就别问百花深处在哪儿了,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百花深处,你要起了闪念,何不自己去看看呢?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59013.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史上最浪漫的情书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 致未婚妻奥利维娅·兰登(1869年) “你是我将用一生守护的无价珍宝,我喜悦的心底涌起对你的爱与祝福的潮水。它那...

    读者文摘2019-2-16
  • 一颗善心就是一颗星

    暴风雨之夜,在巴西某个偏僻的山村里,有位女士即将临盆,可她的丈夫在监狱里,她身边只有一个5岁的小男孩儿。情急之下,这位女士报了警。但是由于暴雨已...

    读者文摘2019-5-18
  • 横一只竹笛

    傍晚从街上走过,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悦耳的竹笛声。循声望去,惊讶笛声竟来自一辆蹬士,吹竹笛的是位骑蹬士的中年男子,只见他背靠座位全神贯注地吹奏着,...

    读者文摘2018-10-16
  • 以人为鉴

    某种宗教说,所有的灵魂都不愿转世为人,视做人为苦役,独有一个灵魂自告奋勇。 神问他:“你有什么理由?”他说:“我前世为人,犯了很...

    读者文摘2018-10-21
  • 互联网孤独症候群

    星期五的晚上,我的房间突然停电。在整整5分钟的时间里,应急灯让屋子里的一切看上去一如往常,桌子上的书依然摆在之前的位置,刚洗完的衣服还有水珠滴滴...

    读者文摘2019-5-22
  • 只要在前行,暂时的输又何妨

    多年前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在看完《泰坦尼克号》后,年少的我沦陷了,这部电影长久影响了我的审美观。那些年,《泰坦尼克号》中生死不渝的爱情不只是感...

    读者文摘2019-6-7
  • 先生之风

    2011年,刚考上博士的王博去汤一介家中看望先生。初次登门,他买了一些水果,没想到传说中温和的汤一介却对他生了气:“你还是学生,以后不要带任何...

    读者文摘2019-6-9
  • 没腿的不倒翁

    小时候,很喜欢玩不倒翁。 父亲给我买了很多种不倒翁,据我观察,发现这些不倒翁,都是没腿的。 有没有一种有腿的不倒翁呢? 一次,我问父亲。父亲说,不...

    读者文摘2019-6-2
  • 摇醒一朵花

    这时的草原是不是已经睡了?她有没有给我留下一朵花,让我把心事藏在花朵里?这时的花朵是不是都已回到天上去了?她们有没有给我留下口信,让我在春天的...

    读者文摘2018-12-11
  • 天长地久的小吃

    新竹城隍庙的贡丸、米粉……一谈起小吃,脑海中就有许多关于吃的记忆,而且这些都不是“大吃”,而是“小吃”。 我觉得...

    读者文摘2019-3-11